傀儡新娘:撒旦公爵的逃妻

傀儡新娘:撒旦公爵的逃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章 交锋·烟幕(1)

第3章 交锋·烟幕(1)

“嗯。”

男子嘴角冷酷地勾着,一双邪佞的紫瞳深处,残忍戾绝的光华幽幽流转着,带给众人无以伦比的恐怖压迫力!

骨节优美的大手握上了门把,猛然的一扭——咔哒!

轻轻的锁扣松开的声音,犹如地狱大门的打开,然,这声音,亦正是暮颜地狱般的噩梦命运宣告开始的丧钟。

正确来说,从她被绑架的那一刻开始,这个地狱就已经为她准备好了。

而此时,暮颜还浑然未觉,兀自在洗手间里怡然自得的用冷水洗脸。

人呢?

进了门的紫瞳男子,意外的没有见到那个刚才还躺在巨大沙发上的身影,当场俊脸沉了下来,一双冷锐的像搜捕猎物的邪佞紫眸森冷地扫视室内的每一个角落!

洗手间的门虚掩着,隐约传来水声!

男子危险的半眯起了紫瞳,长腿慢慢的迈近洗手间——

“呼——”

暮颜轻呼着气,满意的对着镜子拍了一下自己白里透红的脸颊,很好,看起来精神多了!

“现在,家里一定混乱成一团了吧?”

冷静的水眸闪着狡黠的笑意,她低头关上水龙头,正要转身之际,冷不防旁边蹿出一道有些低沉略带磁性的冰冷嗓音,紧跟着高大的阴影落在头上——

“何止,简直是鸡飞狗跳!”

谁?!

暮颜心一惊,来不及抬头看清镜子里的人,她撑在洗手台上的皓腕就被两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铁钳一般的大手捏住,用力的一扯一推,身体便离开了洗手台,背部狠狠的撞上旁边冰冷的光滑瓷砖墙面!

而双手,亦在背部撞上冰冷墙壁的下一秒,被人扯高,单手压制在头顶上,然后高大的身躯压了过来!

好痛!

背部传来的钝痛,让暮颜精巧的五官一阵扭曲的煞白,视线发黑,喉间更是一阵疼痛的吸气声!

哼!

而她的吸气声与煞白的俏脸则引来男子一声轻蔑的冷笑!

这种程度就受不了,待会他还怎么玩?

“宫洛?……”

这么过分的粗暴对待,让暮颜不用抬头看对方就心中了然,除了他,也没人会这么恨阙家人了。

“很聪明。”

得到的依然是一声冷笑!

“可惜太聪明的女人的下场都不怎么好!”

他就这么将她压在冰冷的瓷砖墙壁上,邪魅的纯色紫眸里残酷冷冽如冰,呼在她脸上的气息灼灼的烫伤她的呼吸。

危险的邪恶气息在空气中流窜!

……

……

暮颜衣衫破碎,腿间血迹斑斑,像破碎的不堪洋娃娃一样躺在了冰冷的洗手间地板上。

一向冷静淡然的美丽智慧水眸,此时只剩下空洞的破碎迷茫。

已经发泄完自己欲望的宫洛?,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居高临下的双手环胸,眼角飞快的扫了一眼洗手间隐蔽位置安装的高端针口摄像头,嘲弄残忍的眼眸紧紧盯着地板上了无生气的女人,薄唇扬起一抹恶毒的阴戾笑弧!

“阙暮颜,你说,当阙羽联亲眼看到自己的亲妹妹你被我强暴的录影带,他的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羞愤、后悔、憎恨还是心痛得发狂?”

躺在地上了无生气的苍白人儿的身体蓦然一震!

他唇边的笑容愈发的残忍快意!

阙暮颜,哭叫崩溃吧,这样看到这盒录影带的阙羽联,才会痛入骨髓里,像狗一样跪下来哀求我放过你!

可是阙暮颜下一步的行动却出乎了他的意料——她没有哭,甚至连眼泪也没有,缓慢却无比优雅地坐了起来,那双上一秒还空洞迷茫的黑瞳,这一刻,竟然那么的清冷透彻到底,幽幽流转的绝不屈服光芒,像冰刃一样刺伤了宫洛?邪佞森冷的紫眸!

一缕怪异的悸动划过他冷酷的心脏。

这一瞬间,他竟然觉得这女人很了不起,很美?!

“那样做有意义么?宫洛?。”

暮颜冷冷地笑着。

宫洛?,你也太小看我阙暮颜了!

你以为,你这种程度的羞辱折磨,就可以摧毁我了么?

“这种羞辱手段,不过是更彰显了你输给了我哥哥的可悲与卑劣而已,你再怎么折腾,怎么在乎,我嫂子爱的人还是我哥哥。”

“你说什么?”

邪佞阴戾的紫瞳瞳孔一缩,深处黑色风暴迅速成形!

“阙暮颜,你再说一次!”

宫洛?紧紧咬住了牙关,手垂下腿侧握得死紧,瞪向她的冰冷紫瞳闪着凌厉的杀气,俊美的五官上更是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寒霜!

她竟敢……

“你听得很清楚,不是吗?”

暮颜手扶着冰冷的光滑墙壁,倔强撑着仿佛被车子辗过的要散架一样疼痛不堪的身体站起来,苍白的俏颜泛着讥讽的冷笑,傲然与他相视。

一股被刺伤的、被羞辱的无法抑制的怒火熊熊从心底烧了出来,宫洛?大步走过去,紫瞳冷冽如墨,骨节优美的右手愤怒地扼住了她纤细美好的颈子!

“你以为,这一生我在乎过谁?”

冷锐的优美薄唇缓缓的说出冰冷的低语,而那温度微冷的修长白皙手指,遽然扼紧!

暮颜没有反抗,正确来说,是没有力气去反抗。

胸腔渐渐呼吸不进空气,窒闷的泛疼,她美丽的俏颜也渐渐由白泛青再慢慢转黑,可是却这一点都妨碍不到她唇边那朵冷然的妖娆笑花的盛放——

“咳……如果不在乎,咳……你、你这样对我……又、又是为了哪般……”

真是可笑!

困难的断断续续的嘲弄话语,像刀一样狠狠的拉过宫洛?的心脏,提醒他被她看透的事实,也提醒他一直在逃避的事实!

狠狠的甩开手上脆弱的颈子,宫洛?紧紧咬着牙,阴戾的嘴硬的一字一字说着在她听来可笑至极的借口:“我恨你们报复你们,仅仅是因为你哥哥羞辱了我们宫家与莱茵家的脸面,亦羞辱了我宫洛?的!”

暮颜虚弱的身体狼狈的撞上冰冷的墙壁,牵动身体上的伤,一阵晕眩,平衡再也无力维持,身体软绵绵地顺着光滑的冰冷墙壁滑落地面,当场昏厥了过去!

“阙暮颜,惹我不快的代价可是相当的大的,别以为你现在晕过去就会没事了!”

宣告着,宫洛?森冷地盯着地板上的女人,冷冽紫眸里的黑色风暴,愈刮越烈……

翌日清晨。

清爽的晨风吹拂着蕾丝边的米白色窗帘,清新的空气泌人心扉,鸟儿的清脆鸣叫婉转动听,正是一天里最怡人的时刻。

可惜的是,此刻阙家大宅里是人心惶惶的“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一片死凝的低气压。

要说起阙家,在台湾可是家谕屋晓的名门豪族,与宫家、皇甫家、日本的端木家一起被称为亚洲的四大名门家族,并在其中排名第二的超级豪门,在台湾,要是谁说不知道‘阙家’,那他|她一定会被全台湾的老百姓们投以鄙视的眼光,顺便鄙夷地问一句“你是不是从哪里的深山老林出来的”!

只见阙家现任的年轻掌权者,亦即是亚洲四大家族财团中排名第二的天朝集团的独裁者阙羽联,正绷着一张本来就冷得不能再冷的俊颜,黑沉着锐利的清冷黑眸,紧抿着薄唇笔直的坐在大厅的沙发里,如雪的目光扫过面前汗流浃背的一列三个黑衣保镖男子。

“找了一夜,都还没有找到小姐跟张叔还有车子?”

薄唇轻启,音量虽低,却像冬日的寒风冷飕飕地刮着黑衣男子的身体,也让大厅里僵凝站着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仆佣们,激灵灵的打了几个哆嗦!

呜呜呜,冰山少爷的人造冰风暴,从昨晚一直持续到现在,他们已经受不了了,要感冒了啦!!!

“是的,少爷,对不起。”

为首的黑衣男子不安地吞了吞口水,硬着发麻的头皮回答。

“我们动用了一切可以用的手段,还是找不到有关于一点小姐跟张叔下落的一点消息。”

阙羽联锐利的清冷黑眸危险地眯了起来!

“凌矢,你这样的办事能力也配被称为‘台湾最强的特别私人保镖’么?”

他冰冷嗓音里蕴含的深沉怒火,足够把阙家大厅里每一个站着的人烧成灰烬!

乱琉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