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宠娃娃

第18章

“那……那个……只剩半串了,都宣哥哥,要不要……”

倏地一声,她手上的东东不在了。

“难吃!”

不好的结论,她心底一阵儿的不爽。

“就知道你不爱吃嘛,还偏跟人家抢。真是小气鬼……呃……”

“美美!”招唤声明显不满。

“你你……你……又下毒……”

砰咚一声,她倒。

这个该死的家伙,毒她上瘾了么?!

“美美,美美……”北辰焦急地呼唤。

某日,路过手饰珠宝摊。

“哇,好漂亮,好可爱,好美丽的珠花啊……”

她的大眼里,写满了购买欲望。为了满足欲望,她又向都宣撒娇,浑然忘却了前日郁闷的“毒”宠事件。

“买啦买啦,又不贵。大不了,你记下帐,我回家了还你嘛!”她拖着她的手臂,摇呀晃呀,大眼直盯着漂亮东东,没注意都宣越来越冰冷的眼神。

“无聊!”

大手一挥,别开她,走掉。

她的心儿一沉,万般不舍,绝对扭曲。

“呜呜,人家要嘛要嘛,就要嘛!买嘛买嘛,人家的钱都给你买药食用光光了,现在要你买个……呃……”

黑氅一挥,香馨袭来。

砰咚一声,她又倒下。

靠——

她可爱滴珠花呀呀呀呀~

“美美,美美……”依然是北辰焦急地呼唤。

终于到手了,但是,她却是拿着珠花,又哭又笑,连续3个小时,不得消停。都宣不准北辰配解药,说什么,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承担后果。

啊啊——臭毒男!

所以说,美丽是要付出代价的。

现在,中毒对她爱美美来说,仿佛家常便饭了。

不论都宣下什么毒,总归不会毒死她的。

为什么?

这个嘛,就是女人直觉咯!

哦,她才5岁呀!但是,她的心智年龄已经二十多岁了。

所以,她依然顾我地——绝对爱美。

而都宣,依然顾我地——绝对毒死人不尝命。

暗杀,依然进行中。

在他们刚回到奉化的第二天夜里,黑衣人又来暗杀。不过,这次暗杀,与之前稍有不同了。

他们三人,虽然年纪小,却总是一人一间房的。

就算她的命,被都宣要了,她也坚持黄花小闺女,绝不与男子同屋。

洗了舒服地玫瑰百草精油浴,一刻钟完成。要知道,上次她没按时,后来才知道她居然连着睡了3天才醒过来。难怪,那早上都宣来给她换药,伤口基本已经好了。

她舒舒服服地钻进被窝中,梦周公去了。正梦到周公居然有一个特别特别帅滴儿子要出场时,被一声公鸭般的哨叫吵醒了。

她揉揉眼,刚准备坐起身儿,一道黑影突然闪出,将她从被窝里拎了出来。

“哼,今次,就怪你时运不好,搭上绝毒公子吧!”

黑衣大人拎着她就往外窜,几个跳腾,落在了房顶上。而房顶上,已经有一圈黑衣人,将都宣圈围其中。

“都宣,不想要她死的话,就放下鞭子和毒药,束手就擒!”

她像小鸡似地,被黑衣人拎起,朝都宣那儿晃了晃。

TNND,这还要人活不?!她又不是小鸡仔,她可是举世无双的小美人儿一个哇!

“放开我,放开我,丑八怪,变态男,你嗷什么嗷啊!大半夜不睡觉,搞什么飞机呀你!你是不是内分泌失调,肾上腺过多,思维短路,大便失禁,小便失调,XXOO!,¥,¥……,¥……”

睡眠不充足的女人,特别是小女人,在这种情况下,语无论次、胡言乱语,是很正常的。

但拎着她的黑衣人,有听没懂,却也知道绝不是什么好话的话,给气得七窍生烟,恨不能一把将小妖女甩到地上成壁帖一枚。

“她的命,是我的。”

黑眸射来,如凌迟般,寸寸刨割着人心。

黑衣人有恃无恐的模样,迅速萎蔫下去。

“对对对,我的命,是他的。你快放开我,不然你们的命,都会变成阎王爷的了。”

“住嘴,臭丫头,我封了你的……啊——”

突然一个拐音,情势陡转。

拎住她的黑衣手,突然放了手,捂着刚才触到她的那只手,嗷嗷地乱叫。

而她,则呈自由落体运动,在房顶上滚滚滚,直接扑向大地。

“啊——”

她承认她是恶人无胆,行不!可是,也不要老跟她玩“失重”游戏啊!

啪啪一声鞭响,身儿一轻,她没落地,落回了一个甜腻腻的怀抱。

哇,情况急转呐!

想当然尔,黑衣人没了人质,只有硬着头皮,冲上来送死。

又一个一刻钟,她终于回到自己的被窝了。

“等等,我想知道,刚才为什么那个人他……”她拖住他要离开的袖口,疑惑啊疑惑,不解惑,今晚甭想睡了。

“你的命,是我的。任何人,不能碰。”

说完,他离开了。

留下一道绝岸的背影,帅呀帅,酷呀酷,也……

毒呀毒死人!

他居然在她身上下了毒,至此也没人敢碰到她了!

那她家爹娘要碰她,咋办呀?!

呃……刚才他又给她下了什么毒,她得几天才醒得来呀?!

答应是:又一个三天。

醒时,他们三儿正坐在一辆颇舒适的豪华马车里,行驶在一条宽阔的官道上。

“美美,你终于醒了。来来,先喝点儿热粥。”

北辰现在成了她的御用保姆了。伺候汤水,不亦乐呼,不知道都宣给了他什么好处,居然都不为她申申冤。

喝完粥,有了力气,看看窗外往后跑的树林,问,“我们要去哪儿?”

北辰耸耸肩,表示不知道。

鄙视一眼北辰,不得已,看向都宣。

这一看,惊哪——

都宣靠着窗,半依在大大的锦垫上,衣衫半敞,黑发披散,一手落小几上,支着头,一手上拿着一卷蓝皮书,留了一个超级帅的侧面给他们。

窗外淡淡的阳光,飞掠而过,投在那半张帅脸上的阴影,勾勒出深壑削壁般的冷俊线条。

慵懒,性感,冷酷,还带了点儿莫名的知性美啊!

他感觉到她的注目,从书中抬起头,背光的视线中,那双熠熠双眸,仿佛有一瞬间叙说了什么秘密,一向紧抿的薄唇,竟似绽出一抹带笑的弯弧。

咕咕咕~

她又听到自己吞口水的声音了。

“好帅啊……好酷哦……好美……”

情不自禁,呢喃出声。

下颌一疼,大帅哥突然凑近俊脸,声音有一丝低哑,“你,说什么?”

骤然回神,暗骂自己花痴的不是时候。

“我……我想知道,我们这是往哪儿去?”

他收回手,视线回到书卷上,淡淡答道,“鹏琛。”

鹏琛,敖圣国腹地的繁华商业城之一。是东西商贸官道上,自西向东腹地的第一大城市。西垂各城皆被一座从东北至西南的阴山山脉所阻隔。鹏琛,正位于跨过阴山后,那片广茂无垠的东腹地大平原之初,亦是横贯东西的大藏河出阴山后,流经的第一个大城市。

从奉化跨阴山,至少要一周多的时间呐!

那么,现在他们应该是在阴山山脉中咯!

呃……对于山林,她有种不太友好的感觉咩!

今晚,该不会又露宿野外吧?!该不会……又要上演一出古代版“骇客帝国”——都宣大战黑衣人咯?!哎哎,虽然宣宣打架很帅,很惊心动魄,可她脆弱的小心肝真的经不起一再的失重啊,坠楼啊,飞天啦,失重啦……

“今晚,我们……又住山里?”

她粉不情愿地问出口,小爪子搭在窗口,郁闷啊郁闷!她天生就是好享受的主儿,实在不喜欢幕天席地的过日子。

驾——驾——

车夫吆喝着,马车缓缓停了下来。车外传来一阵人声喧哗。

“二位爷,驿站到了。”

都宣率先下了车。北辰呵呵笑着跳了下去,回头伸手,将美美抱下了车。

她这才看清,这是一座相当有规模的官府驿站,专供东西往来商贾投宿歇脚。高高的大石块垒成坚固的石墙,上面还设有两个碉楼岗哨。进了驿馆大门,宽阔的广庭上,已经停着很多商贾马车、货车。南来北往的异族、中土人,往来行走之间,很是热闹。

夜里的小小驿馆,一时间成了个东西南北中的资讯兼货物集散地。

哦哦,太好了,不用露宿荒效野外了!看看这么多的人,其中必有江湖人士吧!糟糕,若有人认出都宣是绝毒公子,那该是怎样轰动呀!会不会又招来杀生之祸呀?

一进驿馆,他们的出现,立即引起周人恻目。而原因,却并非是都宣。

“啧啧,好标致的小女娃。”直接表扬的。

“唇红齿白,峥婳妍姿,远黛眸娇,再等个几年,怎番颜色呵!”文绉绉赞叹的。

“嘿,这小妞儿可真俊儿,卖到寨子里,一定能值很多钱吧!哈哈~”粗野的侧面赞颂。

“去,卖到窑子里,那可是未来的大红牌儿呀!嘿嘿~”侮辱性赞美。

“嗯。和白家那美名远播的小姐相比,也毫不逊色呢!”

爱朵朵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