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皇后

第10章

这时若有太渊皇朝皇族子弟在场,只怕就要惊异得大叫出声,“祭血神功”,皇族秘而不宣的神功,如今裴瑗使出来,那是拼着要鱼死网破了。

她想拼命,对方却未必肯,那人一见那诡异红光亮起,立即一声不吭大步冲出,靴尖在门框上一踢,一个旋身已经脱开红光笼罩范围,暴雨中黑色身影如鹰似鹞,转掠间已经飞出三丈,消失在连绵如墙的雨幕里。

裴瑗掣剑便追,她神功已经完备,抬脚起势快如闪电,掌中长剑光芒丈二,几乎只要一抬手,便可以立即到达黑影后心。

然而将抬未抬之时,忽觉有什么滑腻的东西从身边掠过,带起一股不大的风声,随即手指一痛,长剑呛然落地。

裴瑗大骇之下以为室内还有敌人,拼命睁大眼去看,血红的视野里只隐约看见一团圆影,刹那出没。

随即脚下一软,仿佛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裴瑗一个踉跄。

脸上两道伤痕麻痒此时开始发作,仿佛有无数小虫在伤口中爬动,大惊之下裴瑗顾不得再去拼命,赶紧去摸伤痕,却越摸越痒,一片血红里她什么也看不见,急得尖声大叫起来,“来人!来人!打水给我!叫太医,叫太医!”

没有动静。

那些她刚才怕污着地面,而赶到雨地里的丫鬟们,依旧抱着熄灭的灯,木讷而冷淡的看着她。

她们木然站在雨里,看着平日里高贵跋扈的女子,暴雨之中披散长发,满脸满手鲜血,张开双臂在桐木长廊之中凄然呼叫,她脸上两道交错而过的伤痕划成一个狰狞的叉,鲜血从那狠厉的笔画中滴落,滴落她从来不许人跨入的长廊,将光亮洁净的地面染得一片血色污浊。

“来人啊……来人啊……”

没有人动,没有人说话,这些亲眼目睹刚才那一场残杀的下等婢女,近乎冷酷的站在雨地里。

大雨被风卷成一片片的水晶墙,隔绝了她们因被长日摧残而带着恨意的眼神。

“来……人……啊……”

裴瑗的惨呼被暴雨声淹没,渐渐消至无声,她疯狂的在廊上狂奔,却因为时时撞到柱子而再添伤痕,脸上的麻痒越发剧烈,她的力气却已渐渐耗尽。

雨从廊上垂挂的深红帐幕里透进来,浇得那颜色如血,雨幕后红衣浴血的裴瑗旋转着,悲呼着,渐渐软倒下去。

她身子落在台阶上,黑发垂落廊下雨地,在汪了水面的地面里迤逦如蛇,她的手在努力前伸,似是想要够着某个脱离噩梦的希望。

然而已永远够不着。

夜未央,风雷如怒。

一声不解而疼痛的低吟,响在隆隆的雷声里。

“你们……为什么……不救我……”

夜色深沉,所有的鲜血都浸在黑暗里,所有的shen吟都掩在暴雨中。

裴瑗脸上被画上十字的那一刻,远处屋檐上,一人衣衫飘舞,经雨而不湿,负手微笑看着下方动静。

他身后,一名黑衣人垂首于三步外侍立。

“等会你去裴瑗那里做点手脚。”元昭诩吩咐黑衣人,“裴家在燕京,和相府云家是世仇,也是政敌……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黑衣人无声俯首,身形一闪已经消失在原地。

元昭诩笑笑,再次看向下方,他的语声在倾盆暴雨里凝而不散,语气悠悠,“画起叉来干脆利落,这女人……”

躲在一处隐秘的墙角,匆匆收拾了下身上的血迹,孟扶摇拍拍肩头的元宝大人,笑道,“谢了!”

元宝大人嫌弃的一让,乌溜溜黑眼珠里满是鄙视,大有“你爪子很脏不要污了我的雪白的毛”之意。

“臭屁的肉球!”孟扶摇暗骂一声,大步走了出去。

她并不知道,在她走后,一道闪电,如天神战斧劈开黑霾,自九天之上,直贯五洲大地。

电光里,躺着昏迷裴瑗的室内骤然大亮,森白色彩里隐约有更亮的冷电一抹,随即,鲜红溅起。

这是个注定不平静的暴雨之夜。

林玄元刚睡下没多久,就被匆匆叫起,当他赶来看见裴瑗的情况,脸色难看得难以形容。

昏迷不醒的裴瑗,脸上的伤痕只在这转瞬之间,已经烂得见了骨头,鲜血和白骨交织成凄厉的容颜,昔日的绝世容光,注定永生不能再见。

林玄元怔在当地,已经不知如何是好,别的弟子不清楚裴瑗来历,他却自然明白,裴瑗的出身,他也招惹不起,如今出了这事,他要如何向裴瑗背后的势力交代?

他已经将她的仆人婢女都审问了个遍,但这些人都咬定自己只看见一个黑影窜出主子房门,其余什么都不知道。

这一场来得突然的大雨,掩盖了太多痕迹。

林玄元脸上的皱纹,一夜间深了许多,他仰首缓缓向天,在心中喟叹。

“莫非,天要亡我玄元?”

目光掠过客房黑沉沉的房舍,林玄元心中突然掠过一个念头,“无极国太傅一来,就出了这事,会不会……”

转眼便否定了自己的怀疑,太傅大人很少出门,和玄元剑派也向来交好,根本没有杀人动机,何况看过裴瑗伤势的大夫已经认出来了,裴瑗右手小指被削去半截,那伤痕偏斜,自下而上反撩而起,正是裴家政敌死仇云家的“惊风剑法”的起手式会造成的伤痕,看来应该是云家派人上山暗伤裴瑗。

只是裴瑗在玄元剑派学艺,是隐瞒了身份的……林玄元皱着眉,想云家实在下手狠毒,这事要好好和裴家说清楚。

“今夜所有人都不要睡了,全部给我出去找人,我已经启动了各个关隘的机关大阵,雨这么大,凶手不可能赶到山下,你们一定给我把人堵在山上!”

弟子们轰然应命,林玄元看着前方未歇的雨势,森然道,“记住,此事关系我玄元剑派存亡绝续,人,一定要捉到,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一道黑色身影,如离弦之箭,穿透茫茫雨幕,因为速度过快,以至于经过的地方,竟像留下淡淡的残影。

人影直奔后山,玄元剑派依山而建,山庄之后,是防守相对最为薄弱的地方。

后山平静一如往常,人影停也不停,迅速自一道偏峰攀援而上,她曾经逛遍全山,知道这座山峰后面有个谷地,穿过谷地里一个山洞,就可以从另一面脱出玄元山的范围。

她脚程极快,奔行中按在腰畔剑鞘的手指下,微微透出淡碧色剑气。

碧色剑光,破九霄功法第四层的独属色彩,破一切阴劲绵柔内力。

元昭诩一番内力相助,不仅帮孟扶摇恢复了原本的功法层次,甚至帮她冲破了一直停滞不前的第三层关隘,进入了第四层境界。

这使她的刚才的出手速度快上一倍,才能在裴瑗已有警觉的情形下,犹自能给她脸上划上一对漂亮的叉。

可惜裴瑗势如疯虎想和她拼命,孟扶摇不想和她同归于尽,只好沾手既走,即使知道也许会留下后患,也顾不得了。

前方,淡黑色的山峰在望,山上丛生的树木杂草被雨水冲得东倒西歪,看起来没有人经过的痕迹。

孟扶摇轻轻吐一口气,露出释然的笑意。

她迈步上前去。

“铿。”

脚下突有异感,像是踢到了一颗小石子的感觉。

孟扶摇却绝不会觉得这真的是颗石子,立刻抽身暴退!

那些低伏的草叶却突然如蛇般昂身而起,仔细一看却是丛木之后覆起了一面巨网,将草木连泥拔起,满天里都是飒飒之声,那些隐藏在乱草树枝之后惨青色的光芒,自网眼里爆射而出,铺天盖地的向孟扶摇袭来!

“糟了,这里居然也有关卡!”孟扶摇暗骂林老狐狸动作快速,更诧异自己以前为什么就没发觉这里也不是缺口。

巨网翻飞,笼罩范围足有十丈,孟扶摇借来的内力已开始消散,以她现在的体力,便是大罗金仙也无法在刹那间逃脱,眼看黑色巨网如霾罩落,网上倒钩光芒乌青闪烁,孟扶摇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喂,睡着了?”

低而优雅的声音,带着笑意响在耳侧,孟扶摇惊喜的睁开眼。

前方,元昭诩整洁尊贵优雅得像是刚刚步入殿堂,暴雨袭身而衣衫不湿,遥遥立于一片油绿之中,山崖背后立即像突然升起一轮新的明月。

他站得那么远,神态还那般不急不忙,按说此时便是想救孟扶摇也已来不及,然而孟扶摇一见他便觉得没来由的安心,似乎眼前这生死一刻的泼天大难也不再值得惊恐,嘴角忍不住微微翘起。

孟扶摇笑意还没来得及展开,就见刚才还静若处子的元昭诩亦对她一笑。

笑意未散,他突然动了。

这一动便动若雷霆,仿佛玉山之摧积雪之崩,一片灿亮的奔卷平铺过来,将夜色风雨都搅动得壮阔凌厉,地面草叶被这无与伦比的疾行劲气带动,俱都呼啦啦连根拔起,直立成墙,满目叠翠的向着巨网罩落的方向飞来。

天下归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