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涩竹

第36章 弱者说(8)

娱乐场里的客人们见有人打架,乱嚷乱叫地夺门而逃。那九个女主人中的大姐并没发火,你道她却是为何?原来她是**民党秘密组织派来的间谍。她的代号是“黑九”。前几个月,她接到上级密电,说有一个代号叫“红三”的人来大陆,希望她跟“红三”联系,共同合作。“黑九”见屠轻曾有派头,就猜想他肯定是“红三”了。但不敢下肯定,只是在一旁观察着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再说卢江山被惊走的人们一轰动,昏沉沉地抬起了头。他见兄弟马廉正和那几个屠轻曾的保镖对打,马廉虽是一人,但他们不是对手。他猛地一喜,现在何不乘机把屠轻曾干掉。

他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向屠轻曾走去。这一回,屠轻曾真的有点害怕。因为自己的保镖不但救不了自己,他们还自身难保,况且卢江山也是一个十分了得的功夫人。他急中生智,忙从腰间拔出了手枪,对准了梁桂秋,慌张地向走来的卢江山说:“你不要过来,你若过来,我先打死她!”他把手枪抵在梁桂秋的太阳穴上,食指已经扣在扳机上面。

卢江山听清了屠轻曾说的话,他是真的再也不敢往前走了,他爱自己的妻子,内心有着一种深深的感情,他也知道,梁桂秋也深深地痴爱着自己,要不她怎会不辞辛苦跋山涉水来寻找自己,又舍生忘死地陪伴着自己呢?他对自己的妻子,内心感到无比愧疚,更不知道妻子是否能体谅他的过失。这个过失,就是他没有保护好她,既然没有保护好她,那就让她原谅自己吧——现在要去救她。可现在又不敢再往前走,是因为再次无能为力地去保护她去营救她。

“告诉他,不要再打了!”屠轻曾指了一下马廉,向卢江山命令道。

卢江山喊道:“马廉兄弟,不要再打了。”马廉见此情景,也只得停下了手。“现在,”屠轻曾一边说一边用左手掀了一下没系扣的西服,并把手叉在腰上,由于西服被掀在了后边,他左胸前印着的一个红色的“3”显示了出来。在一旁的“黑九”看见了,禁不住暗暗大喜:他果真是我要联系的“红三”。

屠轻曾继续威胁着,“你们三个都要听我的话。卢江山,那金猫国宝在什么地方?快说!”

“江山,你不要说出来,好好保护国宝,交给黄校长。”梁桂秋向卢江山大喊。

卢江山一时拿不定主意。屠轻曾听见她说话,狠狠地击了她一拳:“你敢再说!”梁桂秋又喊:“江山,你不要管我,快走吧,把国宝交给黄校长,将功折罪。你照顾好咱们的孩子,我死也就放心了。江山,我求你了。”梁桂秋说着话,泪水已经流了出来。卢江山心里隐隐作痛,屠轻曾又给了她一掌,一脚踢在她的小腹上。梁桂秋惨叫一声,跌倒在地。那几个保镖围了上去,几只手枪对准了梁桂秋。

“住手!”卢江山眼冒怒火,两只拳头已攥的“叭叭”直响,脸上青筋绽出,喝进肚里的烈酒已烧得他脸上淌下了热汗,他完全清醒了。仇恨在眼中涌出,他所依靠的屠轻曾,还有他多年的希望,现在都已清楚了。屠轻曾,这个与**作对的恶魔,竟在他眼前暴露出真面目了。

卢江山指着屠轻曾,说道:“你说,我一旦说出了金猫国宝在哪里,你是否放了梁桂秋?”

屠轻曾奸笑道:“这是自然,只要你说实话。”卢江山望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妻子,咬咬牙说:“金猫国宝在本玉山石凉洞里。”屠轻曾说:“具体地方?”卢江山说:“石凉洞里那个大厅里,大石桌正前面一米处的地方。金猫国宝就埋在那里。”

“现在你该放人了吧。”屠轻曾哈哈大笑:“谁知道你说的话是真是假,现在放了人,未免太早了些。”

马廉见他不放人,乘屠轻曾狂傲之时,一个箭步冲上去,用手勾住他的脖子,手枪顶住了他的头颅。马廉道:“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屠轻曾,快放人!”

屠轻曾没办法,只得挥了一下手,示意保镖们把梁桂秋放过去。梁桂秋重新回到卢江山的身边,马廉又让他们把手枪扔在地上,屠轻曾一伙纷纷扔了手枪。“黑九”见了,暗暗叫苦。

马廉告诉卢江山说:“大哥,你们快走吧,我来收拾他们。”卢江山道:“不,我要亲手杀死屠轻曾。”梁桂秋知道屠轻曾有很多兵马,她担心屠的兵马一到,卢江山会有生命危险。她也劝阻卢江山:“江山,马廉说得对,我们快走吧。屠轻曾的人马快到了,到那时,你我可都逃不出去了。”

卢江山哪里能听进梁桂秋的话,非要亲手杀死屠轻曾不可。这时,“黑九”在一旁掏出手枪,对准了卢江山。梁桂秋见状,奋命扑向卢江山:“江山,小心!”

李小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