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剑吟

血剑吟
上QQ阅读APP,阅读体验更流畅

第27章 午夜狼嚎

剑晨在一旁听得一愣一愣。

初遇安安时,她说自己懂得天下武功,剑晨自然是不信的。

可是今日,对面那七位大汉分明不认识安安,而安安却能一口叫破对方的武功底细。

难不成……安安小小年纪,当真尽知天下武学?

他正胡思乱想中,却听当先那位大汉被安安挤兑地怒极而笑,狞声道:“鬼丫头,待大爷拿住你两个,便要叫你尝尝什么是厉害的手段!”

话音刚落,他身后两人脚下一跺,斜刺里冲了上来,腰间鬼头刀在阳光下陡然发出夺目寒光,一边一个,疾劈剑晨与安安两人。

安安啊得一声尖叫,躲在剑晨身后,一迭声叫道:“疯狗咬人啦,傻子快挡住!”

剑晨嘴角咧了咧,心道这姑娘大敌当头还有心情调皮。

好在他早已警惕着七人的一举一动,刀光袭来,夷然不惧,千锋棍瞬间化作两条黑龙。

铛,铛!

金铁交鸣间,两柄大刀被他一人一棍挡住去路。

“咦?”

出手两人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出疑惑之色。

他二人刀势被挡,这不意外,意外的是,眼前这少年看似弱不禁风,竟然能抵挡得住鬼头刀中蕴含的狂猛力道。

要知道,他二人被这一记硬挡,受了反震力,手腕处也是阵阵酸麻。

而这少年淡然自若地站在原地,竟似丝毫不受影响,一步也没有退。

难道这少年年纪不大,却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正在迟疑中,少年却开了口。

“诸位且慢,我有话说!”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聚集在剑晨身上。

“那个……”剑晨皱着眉头,考虑着措辞,“我与七位素未谋面,为何却要在此拦截于我?七位是否认错了人?”

他虽然不怕事,但也不想白白的打上一场冤枉架,凡事总得弄个明白。

岂知他话一出口,在场众人包括安安,都是瞪大了眼睛。

那两人其中一位退后一步,靠得离带头的大汉近了些,低低道:“老大,咱们好像忘了交代?”

安安也是将剑晨拉到一边,无语道:“你傻呀你,岭山七狼一向在河南一带活动,这会巴巴得跑到你齐云山来,自然是为了靳冲和玄冥诀啦!”

剑晨听得一怔,又是为玄冥诀而来?

正想求证,对面那带头的大汉突然气得跳脚,怒道:“都是那倒霉丫头胡言乱语,害得老子忘了正事。”

安安凤目一瞪,“你自己傻,还怪起我来?”

大汉心知比斗嘴的功夫,十个他也不是安安对手,索性不去理她,鬼头刀直指剑晨,狠道:

“小子,听好了,大爷哥几个江湖上人称岭山七狼,老子便是头狼,这六个是俺兄弟,个个都是杀人如麻的狠角色!”

“今日你想竖着离开,就乖乖将玄冥诀交出来,否则就别怪大爷几个把你打横了再慢慢搜!”

安安两手一摊,“看吧,看吧,说了你还不信。”

剑晨却是奇道:“你们怎么认为我会有玄冥诀?”

头狼哼笑道:“你可是剑冢弟子?”

“是。”剑晨老实点头。

头狼道:“是就对了,只要是剑冢的人,就有可能有玄冥诀,大爷这叫宁杀错不放过!”

剑晨转着眼珠子想了想,忍不住道:“还是不对,那你们怎么认定我就是剑家的弟子?”

这回头狼哈哈笑道:“小子,咱岭山七狼的见识可也不低,你背后那把真银剑,乃是剑家特有之物,大爷我又如何不认得?”

安安在一旁听得窃笑不已,倒是一点也不担忧眼下的景况。

剑晨脸色一黑,愤愤提起千锋,“出招吧!”

头狼叫道:“好小子,给你敬酒不吃,可别怪爷爷们心狠手辣!”

左右使个眼角,对先前出手那两位道:“老六老七,上!”

谁知这两人摸不清剑晨底细,现下正纠结着,靠近头狼那人也不知是老六还是老七,尴尬道:“老大,这点子……有些扎手。”

头狼怒哼一声,瞪他一眼:“没用!”

到底是在江湖上混出名号的人,先前那一击虽然没有他兄弟感受得深,也是瞧出剑晨有些底蕴。

眼下这两位怯战,他也果决,又吼道:“小子,莫怪爷爷们人多欺你人少,此刻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岭山七狼成名绝技!”

“连狼十三斩!”

随着头狼一声怒吼,岭山七狼气势陡涨,刷得一下,七柄鬼头刀寒芒闪烁,人影错乱间,七人头狼为首,从头到尾排成一条直线。

剑晨双目微眯,他临乱经验本就不多,以一对七这种事情更是从未有过,当下谨慎起来,密切注意着对方动作。

七人连成一线,以剑晨的视角看去,便只能见到带头那位头狼一人,但是偏偏,他从头狼身上感受到的气势压迫,竟然比之前两人合击之时还要大上数倍不止。

头狼双目精芒锐利非常,剑晨被他盯着,恍然间当真有如被一头极恶之狼锁定之感。

呜!

七柄鬼头刀同一时间双手互握,高举过头,所发出的啸声听在剑晨与安安耳中,如同午夜狼嚎!

狼嚎一起,头狼目中的厉芒陡然大盛,怒吼道:“斩!”

脚下发力,坚硬的泥土被他踏得爆裂开来,寒光一闪而至,已是当头往剑晨头顶怒劈而下。

剑晨一愕,倒不是惧了他一刀之威。

而是没想到,七人故弄玄虚准备了半天,这刀招仍然还是一刀劈头,一点变化也没有。七柄鬼头刀同一时间双手互握,高举过头,所发出的啸声听在剑晨与安安耳中,如同午夜狼嚎!

狼嚎一起,头狼目中的厉芒陡然大盛,怒吼道:“斩!”

脚下发力,坚硬的泥土被他踏得爆裂开来,寒光一闪而至,已是当头往剑晨头顶怒劈而下。

剑晨一愕,倒不是惧了他一刀之威。

而是没想到,七人故弄玄虚准备了半天,这刀招仍然还是一刀劈头,一点变化也没有。

他有混沌气劲在身,最不怕的就是这硬碰硬的碰撞,当下千锋迎上,铛的一声,刀棍相交。

玄冥诀所化的混沌气劲全数附在千锋之上,这一记硬碰,剑晨对头狼的内力是半点感觉也无。

余下的冲击蛮力,在他精进大成境界的内力抵御下,轻松便化解了去,仍是如先前抵挡老六老七突袭时一样,一步也未退。

反观头狼,一刀被挡,他临空就是一翻,竟然在反震力之下,暴退出老远,身形落下,鬼头刀仍然高举过头,立在排成直线的其余六人一侧,宛若未动。

他面上未动,心中却是翻腾。

那一刀……到底劈中了没?

手腕处传来的酸麻感明明白白地告诉头狼,他不应该有这种疑惑,可是……

老六老七的纠结,头狼这时突然释然了几分。

“斩!”

还没等剑晨缓口气,排在第二位的汉子也是一声暴喝,身形骤起。

所用的刀招,与头狼一样,临空当头劈下!

枫零无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