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的刁妻

第3章

北茜看着老狐狸离开的那么高兴,纳闷的皱着眉,心下想,这老家伙果然神经不正常!

转过头,眯着眼看向明王爷,心下却百转千回,适才这小子叫自己冰冶,先前,老狐狸说上官家,那就是说……自己的名字叫做……上官冰冶!

哼哼,她果然不愧是顶级特工啊,冰冶十分的佩服自己啊。

“喂,丑女,听说你先前还为了不愿嫁入宫中,寻死觅活的,我说,你这么丑,能嫁给皇兄,是你祖上八辈子积德了,真是不知好歹!”明王爷靠着身后的椅子,挑衅的看着冰冶。

冰冶眯了眯眼,一条腿搭上椅子,俯下身子,痞里痞气的对着明王爷说道,“我说,臭小子,你今天漱口了吗?好臭啊!”说着,还煞有其事的摆了摆手,仿佛真的很臭。

明王爷哪里受过这等侮辱,气得跳脚,一拍桌子,怒视着冰冶,“你!”

“恩?怎么样啊?”冰冶抬起下巴,挑衅的看着明王爷。

“哼!”两个人异口同声的一声冷哼,转过了头去,冰冶率先踏出了前厅,她才不要和这种臭小子呆在一间屋子里,空气都被污染了的说!

走出去,冰冶身后就有那个臭小子紧跟在后,终于忍无可忍,冰冶转过头来,“我说,你能不能别跟着我啊?”

“没办法啊,我又不认识你们家的路。”明王爷很无辜的摊手耸肩。

“那真是抱歉了,我也不知道!”冰冶不耐烦的开口对着明王爷说道,明王爷明显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冰冶懒得去解释了,信不信的等一下自己去体会的啦!

于是,冰冶开始在这里乱走了,顺便记下府邸的每一个建筑物的特色,以便于下次再走的话,如果找不到路,岂不是很难解释?

绕过了一处又一处的园地,冰冶不得不佩服,这上官府还真是大啊,花还真多,全都是艳丽之极的花,满园都是这么艳,真是俗气的府邸……

不知道是谁的恶趣味!

撇撇嘴,冰冶继续走,明王爷就跟在身后研究这个女人,恶俗啊……恶俗啊……真是很难看的牡丹园……

红的冶艳的花,铺了一园,而且还不加修整,长得跟稻草一样的严密,香味浓郁的让人有点想作呕,谁这么没品位啊?

冰冶实在是受不了,于是加快了步伐,身后明王爷皱着眉紧跟在后,连连叹息,一个女人怎么能走得这么快?

冰冶却突然停下来转过身,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明王爷,明王爷看着她“如狼似虎”的眼神,不禁有点后怕,往后退了几步,还夸张的将衣服裹紧。

冰冶一愣,“臭小子,你裹衣服干什么,我又不会非礼你!”

明王爷更是一愣,紧紧地盯着冰冶,“真不是个女人会说出的话,你还是不是个女人啊?”

“啊,这个就不劳你操心了,明王爷!”转过身,继续走,话说,明王爷很无语,因为,绕了一大圈,又回到原地了……

冰冶更加无语,不由得叹息道,“啊到底是谁这么恶趣味啊?到处都是这么……这么让人想吐的花园……真是的!”说着,上前一脚就踢碎了那脆弱的花朵。

明王爷深切的同意这句话,但是,同时也真的明白了一件事情,眼前的这个臭丫头的的确确是不认识自己家的路……

天哪,世界上还会有这种人吗?仰天长叹,老天,你还是把我收回去吧……

冰冶转过身来,冲着明王爷诡异的一笑,“呐,我说,祈求老天爷把你收回去那是很不现实的哟,不过,我很乐意帮你这个忙的哦”

明王爷深沉的看着冰冶,她可以看透他的想法,即使只是一个玩笑的想法,她可以看得透!

冰冶以同样的目光与明王爷对视,突然她痞痞的一笑,“呐装什么深沉啊,我替老天灭了你!”

说着,一脚,明王爷光荣掉进旁边的那个……不算浅的池子里面了,这一脚真是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啊,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厉害哦冰冶很得意的收回脚,蹲在池边看着明王爷和鱼一起游泳……

“哎呀,明王爷真是好雅兴啊,既然如此,那么,本姑娘就不打扰了,明王爷你自便哦。”笑着,冰冶拍拍手,站起身冲着阳光伸个懒腰,“哎呀,去睡午觉了,今天真是好天气啊。”

明王爷从水中跃起到了地上,看着冰冶走远了,微微眯眼,这丫头,什么怪力?居然就这么被踹下去了?

一世英名啊一世英名啊,都毁在这个臭丫头手里了!

冰冶很满意的优哉游哉的回房去,唉,那家伙游泳的姿势还真不错啊,哈哈哈,帅哥就是有帅哥的风范的嘛。

回到房间,关门的一瞬间,冰冶差点被吓个半死,身后那个头上长满了水草的怪物是什么东西啊?怎么会紧跟在自己身后,却一点都没有发现呢?

拍拍胸口,定睛一看,冰冶又不由得笑喷了,这家伙就是那个明王爷啊。

那双充满了暴怒的眼神下,冰冶还是很光荣的没有止住笑,捂着肚子,决定先笑够了再说,那家伙现在哪有点王爷的样子啊?比乞丐还乞丐。

看到那双手已经紧紧的握在一起了,说不定某一刻就朝着自己挥过来了,冰冶貌似很严肃的干咳两声,走上前来,伸手取下了明王爷头上的水草,明王爷居高临下的看着冰冶这张很努力憋笑的脸,突然觉得这臭丫头实在是欠调教!

取下水草,冰冶拿在手里甩着玩,看着这家伙浑身湿透了,皱了皱眉,想了半天。

明王爷看她似乎在想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便没有打扰,他现在需要好好降降火,要不然,一个冲动,他恐怕会暴走,然后把这个丫头捏死!

很久以后,冰冶突然一拍明王爷手边的桌子,吓了明王爷一大跳,惊恐地看着冰冶那张近在咫尺的残颜。

“喂,你不要换身衣服吗?可是我这里,没有唉”冰冶很苦恼啊,这家伙要是就这么出去了,估计是会引起轰动的,皇帝看到他可爱的弟弟成了这个模样,会不会一怒之下就……

话说古代的皇帝,脾气都好烂的说,而且还护短!

明王爷彻底无语,原来这么一炷香的时间,这臭丫头就在想这个事情,但是,她难道没长眼睛吗?没看到自己的衣服已经干了吗?

冰冶皱皱眉,转过身来,正要好好研究一个方案,低头却发现这家伙的衣服已经干了,惊讶的拉扯着明王爷的衣服,“真的假的?哇,会移动的活体甩干机吗?老天,你火气得多大啊!厉害厉害!”

明王爷满脸黑线,一把拉过了冰冶乱拉扯的手,“丑女人!”

冰冶看着明王爷,抿唇,甩开了明王爷的手,给他头上一个爆栗,“哟呵,小子,敢跟老娘面前挑衅?你丫的就是欠抽!”

歌落妖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