迢迢年华皆为你

第10章 你终于正常了!

蓝惜月轻声嗤笑,她就知道,他会把她推开。

“如果我说···没有闹够呢?”说罢,她直直盯着板着脸的他。

蓝尘修无奈,看着眼前胡闹的蓝惜月,不答反问:“娱乐圈好玩吗?”

蓝惜月对着他眨巴两下眼睛,轻轻转身,语气悠然:“好玩···当然好玩了···不过很奇怪,所有剧本到我这,似乎完全变了个样···”

说音落罢,她还意有所指的瞥一眼蓝尘修。

自她拍戏以来,床戏吻戏什么的似乎和她没有一点关系。

能删则删,不能删找替身,实在不行,就来个错吻。

刚开始她以为是导演的意思,可时间一久,她就发觉了不对,想来想去,一定和他有关。

蓝尘修忽略蓝惜月的意有所指,面无异色的抬步,走至她对面优雅落座。

蓝惜月明目张胆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不得不说,这个男人,骨子里都透着一股子清贵淡雅,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

“为什么换学校···”蓝尘修也不看她,伸手端起一杯清茶。

蓝惜月垂了垂眼帘,毫不在意道:“我不喜欢经济···不是那块料···”

“明天回家,奶奶想你了···”蓝尘修切断话题,对于蓝惜月当初闹着换学校进了影视学院,他不想再追究,因为追究,也没用。

“我会抽时间看她老人家的···”蓝惜月说罢就想起身离开,跟他再谈下去,心里难受的还是她自己。

正在此时,房门忽然被人敲响···

本想起身的她,重新靠在了椅背上。

“进···”蓝尘修清冷吐出一字。

门被推开,一男一女,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

看到蓝惜月也在,为首那名男子立即惊奇出声:“小月?原来你也在呀!”

蓝惜月脸带喜色:“是啊···好久不见景渊哥···”

来人正是蓝尘修的唯一表弟:景渊,蓝惜月和他关系也是极好。

“小月,前两天看报道说你回来了,我就说去家里看看你呢···”一道温柔嗓音响起,让蓝惜月嘴角的笑不由僵了僵。

许可晴--

她也来了···

“呵呵,是吗?”她扯出一丝笑意,不温不火道。

“是啊···前两天我还去公司问尘修你什么时候回来呢,没想到,刚问过,就报道说你回来了···”

许可晴笑盈盈的走至桌边,放下手包,姿态娴雅的落座。

蓝惜月在心底冷笑,四年时间,这女人还是人前一面人后一面,她对她,真心没什么好感,不过同样,许可晴,并不像表面这样喜欢她,做出来的所有样子都只是给别人看的罢了。

“呵呵,这么多年没见,还不知道晴姐姐嫁人了没呢?”演戏,谁不会,这可是她的强项。

蓝惜月的话顿时让许可晴嘴角的笑僵了僵。

景渊听到蓝惜月这么问,闷笑出声:“小月···你又不是不知道,可晴的一颗心一直在咱家哥身上呢···”

景渊直爽阳光,在蓝尘修面前,向来是有什么说什么。

许可晴偷偷看了看沉默不语的蓝尘修,脸红的对着景渊道:“景渊,你说什么呢···”

景渊立即装起了迷糊,“我说什么了?我刚说什么了?”

蓝惜月却忽然惊讶出声:“是吗?可刚刚哥哥明明对我说···他身边有女人呀,所以我还以为晴姐姐也···”

她的话一出口,许可晴羞涩的脸色骤然变的苍白起来。

而景渊双目圆睁,嘴巴张的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反看蓝尘修本人,依然微低着头,神色不明的轻轻转动着手中茶杯。

似乎蓝惜月说的话,跟他没有一点关系。

蓝惜月看着许可晴瞬间苍白的脸色,心底划过一阵快感。

这个许可晴,凭着和蓝家有些交情,凭着奶奶喜欢她,一直当自己是未来蓝家女主人,当初一个劲讨好她无果,便私下指着她的鼻子说她蓝惜月只是蓝家领养的一个孤儿,她根本不放在眼里。

她是蓝家领养的孤儿,但用不着她一个外人指着鼻子来提醒她!

再说,蓝尘修是她相中的男人,即使他只把她当做妹妹,她也不想看到这个许可晴嫁进蓝家!

气氛变的微妙起来,许可晴似是被蓝惜月的话打击的不轻。

众所周知,自蓝尘修成年以来,身边根本就没有什么花花草草,女人对她来说,那是比空气还空气。

说好听点是洁身自好,不近女色。

说难听点是身有怪癖,视女色如粪土。

但越是这样,越让女人为之疯狂,都梦想着能成为他身边的那个另类,成为他的破例,成为他的唯一!

许可晴便是其一,所以,就算已经步入28岁,依然不死心的死守着比她大两岁的蓝尘修。

即使蓝尘修对她毫无好感,即使机会渺茫,只要他没有结婚,她就要一直守着他,期盼着梦中无数次的场景化为现实。

可蓝惜月的一句话,把她所有期盼全部击为粉碎!

他身边有女人?

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她不知道?

景渊终于从震惊中回神,一脸的不可置信,他扭头,看着微低着头没什么反应的蓝尘修,心下更是惊疑,难道是真的?

“哥···小月不是在胡说吧?”

他的话一出口,许可晴的跟中骤然染起一丝光亮,这个蓝惜月向来喜欢胡言乱语,说不定是她在胡说呢?

蓝惜月切了一声,一脸不爽的看着景渊:“景渊哥你什么意思啊?这种事情我能胡说吗?”

景渊惊愕!

许可晴崩溃!

因为蓝尘修并没有反驳,而是保持沉默。

沉默就代表默认,默认就说明蓝惜月不是在胡说,那---

“哥!你终于正常了!”景渊是激动不已!也顾不得许可晴在场,高兴问道:“是谁?你看上的是哪家小姐?快告诉我呀!”

“我还有点事,先失陪了···”许可晴终于无法接受突如其来的打击,红着眼眶站起身,拿起手包匆匆转身向门外走去。

“哎?可晴···”景渊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伤到了许可晴。

许可晴置若罔闻,头也不回的拉门离去。

三世书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