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绝恋

第4章

冰月随慕容美走进花姐姐那温馨的小屋,这是座两层楼的房子,每层楼都是三房两厅,自客厅左角旋转上去的是一架白色楼梯,看起来如摆设一般高雅大方,直通二楼。家里摆设很简洁却给人舒适淡雅的感觉。

按现代人的眼光,这小屋也许该称之为“小别墅”,不过这“小别墅“似乎只住着花姐姐一人,独居于此是不是太过宽敞了些?她一个人住这不孤单吗?

冰月看望那个仍在痴迷着向阳花的美丽女人,目光里有了一丝同情。

仿佛看出了冰月的感受,慕容美笑道:“虽然只有花姐姐一个人住,不过她一点都不觉得孤独,也许在花姐姐的生命里,只要有那些花儿陪伴她就已满足。我会常到这边玩,有时候也带朋友过来小住几天,陪陪花姐姐。不过……无论我们多少人在,她好象都不在意……唉!”说到最后,慕容美叹了口气。

“她搬来这几年了?”冰月的目光仍没有离开向阳花丛旁边的美丽女人。

“很久了吧?反正比我久,呵呵,奶奶说她搬这来的时候,花姐姐就已经住在这了。”慕容美又绽放开了笑容,她真是个很快乐的女孩子。

冰月第一次羡慕起别人的笑容来。

也许自己一直肩负着的责任和压力太多,无法真正松懈下来吧,尤其自知道自己的身世以来,她修长的秀眉便很少舒展过。

她细细打量起屋内,对屋子的设计与构造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这是沈家的旧宅啊!那旋转式的白色楼梯跟叔叔留下的照片中,一模一样。即使是屋子某些地方已被人改造,可是亲身站在这爸爸妈妈曾住过的地方,心里怎能不波涛汹涌?

“冰月,你怎么了?这房子有什么不对吗?”

“哦,没什么。我看这房子的设计,应该是很旧的款式了吧?”冰月问道。

“对啊,我想这屋子至少有几十年的历史了呢。我搬来的时候,花姐姐简直就像住在荒废的古宅里,呵呵,只有前面园子的盛开着灿烂的向阳花,才有那个荣幸被花姐姐精心照料。我和奶奶看不过去,就请了人把这房子重新粉刷和装修了一番。”

慕容美不经意的话语却让冰月心底掀起了层层喜悦的浪花,她眼神复杂的抚摸着雪白的墙壁,步上二楼,穿过长厅望向最里面主卧室的木门,心中默问道:爸爸,妈妈,这房子真是当年的模样吗?你们就住在那个房间吗?……

慕容美被冰月脸上越来越复杂的神色迷惑着了,这个外表冷淡如冰的女孩子,似乎有着太多的秘密,她是什么职业?为了什么来凤城?为什么浑身散发着神秘的味道?这座房子跟她有什么关系?

在冰月压抑激动的同时,慕容美也在悄悄地打量着冰月,心中第一次对一个人涌现出这么多问题。

“或许,我有什么可以帮你?”慕容美问道。

“不用了!”目前没什么可以问的,很多线索需要自己慢慢查清。

“那我可以问吗?你为什么会来这个地方?你不认识花姐姐,那么是这座房子跟你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吗?”

“恩……曾经有朋友住在这里,很多年前的事了。”冰月并不想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她只想暗地里查线索,在一点头绪都没有的情况下,让人知道得越多越有麻烦。今天能找到这里,能亲眼看到爸爸妈妈曾经住过的房子,就已经足够了。

“冰月,你现在住哪里啊?”

“芙蓉酒店。”

“喔,离这有点远哦,这里都是郊区了也。”慕容美忽闪着大眼睛,她本来想开口邀请冰月来这住的,不过一想,或许冰月是来办什么事的,住在郊区不方便。

“小美,这里只有你和奶奶住吗?”冰月问道。

“是啊,呵呵,我爸爸妈妈都住省城,我还是喜欢这样淳朴的地方,陪陪奶奶。每次看到花姐姐精心打理的园子,我就说不出的快乐。呵呵!”

“你不工作吗?”二十五的女孩子不工作?冰月狐疑道。

“我?呵呵,工作啊!不过我是自己为自己工作,你猜我是搞哪行的?”说到工作,慕容美两眼发光,她并不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人。

“不知道!”冰月很直接地回复道,虽然做警察有喜欢猜测别人身份的习惯,不过,慕容美这样看起来特别单纯的女孩子,反而不容易让人猜测出来。

“呵呵,我是专门研究计算机程序的!”

“IT?”

“可以说是吧,不过我只对难度系数高的程序感兴趣,比如说破译密码之类的。”说这话时,慕容美压低了声音却充满了自信,“谁有需要时,可以花钱请我破译任何密码,嘿!”

“简而言之,你是黑客?!”冰月难以置信地挑挑眉,如果这也算职业的话,实在难以将之与眼前的女孩子联系起来。

“恩。你说是就是吧!”慕容美认真的点点头,她聪明的脑袋一直被列为高智商水准,在学生时代就一直喜欢研究数字,研究别人难以解决的难题,越难她越喜欢挑战,而破译电脑各种系统程序中的密码,从小被她当成游戏般玩耍。

冰月暗暗吃惊的同时,审视着她信心满满的神情,不得不承认,的确需要重新评价一下这个慕容美。

“不过呢,我破译那些程序密码,不过玩玩而已,偶尔赚赚小费养活自己,呵呵。所以,更确切地说,我是无业游民还合适些。”慕容美自嘲地笑道,她就是性格爽朗,爱好自由,不愿意坐在公司里受人管制,爸爸曾愿意投资让她自己做老板,她也不愿意背负那种管理人的责任,自由自在才是慕容美所追求的生活。

冰月闻言,淡淡地笑了。

“你呢?冰月,我对你的身份可是很好奇哦。”慕容美抓住机会赶紧问道。

“警察。”冰月回答地干净利落。

“警察?哇,真看不出来,身手一定很棒哦!”

一个自小练武术,八岁被挑选到国家武术队的人,你说身手好不好?不过,冰月只用笑容表示对慕容美话语的肯定。

慕容美两眼发出崇拜的光芒,警察这职业跟冰月冷冷的性子倒是很相符,“你是来凤城办案的吗?”

“现在休假中。”这话的确不假。

来这个偏僻又不繁华的小小凤城度假?慕容美最终将问题留在了心里。

冰月回到芙蓉酒店已经是夕阳西下。她嘴角泛起丝丝笑意,也许跟慕容美这样的女孩子做朋友的确很容易感染到她的快乐,不过自己在凤城呆不了多久,很多事情尚在迷离之中,多交一个朋友是否会给人带来危险?冰月不敢轻易尝试。

她打开冷气,拿出一罐冰啤酒喝起来。

中午被慕容美强留下来吃了中饭,两人一起做饭,让她对“姐妹”一词有了新的感受。自小在武术队辛苦地培训,后来的特警生涯中更少不了磨人的锻炼,快乐和轻松一词在生活中显得无力,像慕容美这样性子的“姐妹”几乎没有……自叔叔发生意外后,这个世界似乎只剩下了自己,呵,不过今天找到了沈家的旧宅,也许又受了慕容美的感染,总之,冰月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

她手执啤酒站在阳台上,落日的余辉布满了天空,将天边云彩晕染地绚丽无比,云层镶着一道道金边,古人有云: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冰月晶亮的瞳眸中反映着瑰丽的云彩,也许人生能拥有这短暂的美丽,也不错啊!她抿起嘴,从做警察开始,她的生命便一直在生死边缘线上,死对她而言,并不是那么可怕,可怕的人生一辈子碌碌无为,死无价值。

所以,即使是夕阳,给了人们短暂的美丽之后便被黑夜所取代,但是却更加让人们留恋万分。

冰月将目光投向楼下的游泳池,池水波光嶙嶙,倒影着彩灯和夕阳的光亮,更显得晶莹令人迷幻。池子里,穿着花花绿绿泳衣的人们正兴奋地在水里嬉戏,满是欢声笑语。

突然,她的目光被角落一个黑色而修长的人影给吸引住了。那是个男人,黑裤子黑衬衣,一头服帖整齐的头发也是黑得发亮,他背对着她,浑身散发着冷然倔傲的气质,即使看不清他的面孔,冰月都感觉自己被吸引住了。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那人身上的气质隐藏着一种她熟悉的感觉?是什么?冰月迅速在脑海中浮想起来。

或许,那该是坏人才有的危险气息?

冰月刚一抬手喝下一口啤酒,眨眼间却发现刚刚的黑色人影已经不见了。

奇怪?短短几秒钟,那人竟有如此快速的身法?还是自己刚刚眼花,看错了?再定眼一瞧,游泳池边的角落空空如也,只留下微微荡漾的碧波闪着点点星光,游泳的人们仍在嬉闹,仿佛刚刚冰月瞧见的黑色人影,只是出自幻觉……

冰月也换上泳衣,披上一条宽大的浴巾,来到楼下的游泳池。

她身形修长优美,长期的锻炼让她的身材完美地无可挑剔,没在乎旁人艳羡的目光,冰月静静地下了水池,在这个地方,她不认识任何一个人,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认识她,她只需要静静的倾听,暗暗地查探任何一条线索。

到深水池处自在地游了几个来回后,冰月将双臂打开背靠住泳池的边缘,她抹了抹眼睫的水珠,轻轻的吐出一口气。

最近的变故让她真的神经太脆弱了。她睁着眼眸慢慢将身子潜在水面上,盯着天空中若隐若现的星子,然后悠悠地漂浮在水面,让自己全身心的放松。

“明天十六,又是月祭的日子了!”水池旁一女人的声音。

“是啊,我家老公明天也准备去阴阳山呢,你家那位也去吧?”另一个女人的声音。

冰月竖着耳朵倾听,她们的话题引起了她的兴趣,月祭是什么东西?凤城的习俗吗?阴阳山?这名字好奇怪。

“当然要去,最近我们家做生意老是赔本,去求点好运来。”

“我家是婆婆身体不好,我家老公要去求福。”

往下听下去,似乎只是人家想去求神拜佛之类,没什么意思,冰月懒懒地闭上了眼睛。

“不过,月祭为什么只能男的去,女的就不能呢?”那女人又接着说道。

“大师都说了,女人身上阴气重,去了阴阳山会污浊了那里的灵气,女人要去就求什么都不灵啦!”

冰月无法避免耳朵不受这种干扰,她露出一个嘲讽的笑,都快二十三世纪了,竟然还有人有如此迷信之说。

“女人去不去无所谓了,只要月祭之后有效果就好了。”

“当然会有啊,还没有谁说不灵的呢,呵呵!”

听到这,冰月再也忍不住爬上岸,走到两个女人身边,耐心地说道:“我劝你们还是不要信这些迷信,好运坏运都是靠自己把握的。身体有病了就应该去医院治疗……”

冰月话没说完,就发现不只是那两个女人,甚至周围听到她说话的人,全都见目光转向了她,仿佛她说了多么怪异的话一般。

“小姐,你肯定不是凤城人吧?”

“凤城三月一次的祭祀可是全城人翘首期盼的啊,阴阳山真的有神仙呢!”

“是啊!可惜我是女人,不能亲眼去看一看。不过真的很灵。”

“恩。”周围所有的人都点头。

“你们怎么不相信科学呢?”冰月努力想破除大家的迷信。

“如果科学的东西比月祭还有效,我也会信科学的。”

“是啊,生病了去医院还不如等着月祭呢……”

冰月抿起嘴角,满脸纳闷,难道这里是所谓的封建迷信大本营?望着四周充满执念的面孔,她无语了,也迷惑了。

幕地,眼角的余光中再次瞄到一个黑色修长的男人身影,当她抬眼捕捉时,只来得及抓住最后一秒钟的背影。

那是什么人?肯定不是来游泳的?为何给人如此神秘的感觉?

冰月的眸子忽闪不定起来。

黑子帝国——

近百年来,地壳运动频繁,导致地球表面的地形地貌发生了很多改变,比如湘西这一片,已经出现了大片近似原始的山脉,黑子帝国的总部便落在此处。

由黑色石块建成的地下大厅空旷而幽暗,正中央的阶梯之顶属于王者之位。

黑羌漆黑的衣袍一掀,高大的背影转过身来,那是一张菱角分明的轮廓,岁月在他脸上并不见留下什么痕迹,浑身散发着王者之风,而更赋予他霸王之势的是他脸上近乎狂暴的残忍表情。

“寒儿,月祭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他的声音浑厚又幽冷,似乎来自地狱。

黑日寒也是全身黑色装束,只见他面无表情地拱手,以平静稳重的声音答道:“回义父,一切进展顺利,凤城的人目前都为月祭在做准备。”

“哈哈,好!国师那边呢?”黑羌的目光转向与黑日寒并立的国师屠坤利。

看起来年近五十的屠坤利眨着小而眯的眼睛,不急不徐地回道:“羌主放心,阴阳山上一切安排妥当,这次我派的是手下的最高护法黑夜宸,保证万无一失。”

“好!哈哈……无需多日,我的能量便可达到十级,统治地球的日子很快就到了!哈哈……”黑羌的脸上尽是嗜血的残暴,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黑羌了!

当年在心爱的女人天黛儿身上发现了火阳碧——那块传说中能毁灭他的超能晶石,他便被欺骗的愤怒所凌驾,自此不再对任何人有任何感情,变得越来越残忍狂暴,他的心中除了扩张、称霸,再没有其他。

“你们继续留意,不得有任何闪失!”黑羌笑完之后命令道,即使是对亲自养育多年的义子和最得力的助手屠坤利,他也从来没有温和过。

“是!”黑日寒和国师分别从左右两侧不同的门退出。

冰冰七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