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之重铸天朝

第79章

张贵和几个流民汉子很快就随着一个典当行的下人去到了他们富丽堂皇的大宅里面。

才一进入,赫然发现,原先富丽堂皇的大宅院子里,现在已经是鸡飞狗跳的了,小孩子哭喊个不停,宅子里的仆人丫鬟也都是跑来跑去的,忙个不停,一些值钱的家什都是杂乱的堆在院子里,典当行的张掌柜更是站在高高的台阶上,冷着脸,指挥着下人们搬东西,看见哪个笨手笨脚的下人不小心打坏了些值钱的物件,他也懒得去管了,只是严厉的数落几句了事。

张贵几个在管家吆喝声中,手脚麻利的将一些看起来很值钱的物件打包。原本看见这些个个下人老爷们惊慌失措的样子,张贵还想着,趁机下手捞点好东西拿出去变卖,请个郎中给老娘看看病,但是那管家似乎早就有所防范一般,派了两个如狼似虎的家丁在旁,拿着棍棒虎视眈眈的看着张贵这些临时请来的帮工。

张贵见此,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不是他心地坏!在这样的一个世道,若是有机会去偷,谁不会去下手!

“这些个大户人家的老爷都怎么啦,难道是城外的流贼打进来了吗?”

“瞎说什么呀?这怎么可能,前几天俺还看见大概有两千人的官军从黄河对面的保德州过来呢!那些流贼怎么可能敢来攻打县城!”

“不!真的是流贼来了,听说有好几万呢!”一个刚刚赶来的流民钻进人群,看了看四周后小声的道。

“瞎说什么啊!怎么可能的事?”几个人都是忙得脚不沾地,懒得去理会他。

那个流民见没人理会他,也不气馁,而是又开始细声细语的道:“你们都是在城里的当然不知道,俺可是今天刚刚进城的,在城外,这消息谁不知道啊!。”

张贵见他说的煞有其事似的,也不像是再说假话,好奇的问了一句道:“你在城外都听说了些什么?”

那流民见张贵好奇,当即便是兴奋了起来,凑近了张贵,小声的道:“昨天,就在昨天,离城二十里地的三道沟堡被城外的义军给攻破了,堡里的男女老少都被义军给杀了,分给那些流民吃了。”

张贵听完没有什么反应,三道沟堡在哪里,他还真不知道,自己打小就在家与县城之间往返,现在更是搬到了县城里,至于三道沟堡?破了就破了吧,现在的义军遍地,要不是老娘小弟需要照顾,为了活命,说不得,自己早就拿把扁担锄头加入义军了,反了这狗娘养的朝廷。

“嗨!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那些义军开始向着府谷赶来了,聚集了几万人马,看那样子,是要来攻打这府谷县城,所以这些个老爷们今天才忙着打点行李,想着跑到黄河对面的保德州去躲避兵灾。”

“啊呀!这是真的!

“千真万确!!!”

“不好!”张贵突然惊慌了起来,这可不得了了,自己家如今就在城里呢,这真要是几万的义军前来攻城,那自己和老娘还有小弟不是也要性命不保,不行我得赶紧回家,背了老娘小弟、跟着这些老爷一起去躲躲,不管如何,自己现在已经是一无所有了,也不求什么了,唯一求的就是自己一家老小能够平平安安。

刚想到这里,却又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个肥活,吃顿饱饭,还能给卧病在床的老娘和小弟带回一口吃的,这就放弃了,实在可惜,看看那些大户现在都还没有走,前些日子又看见好多从黄河对面保德州过来的官军,想来城外的义军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攻破县城的,先赚了这次的钱粮,吃顿饱饭再说。

午时,张贵手中的活计总算是干完了,那原本吝啬的典当行掌柜,这次也是难得的大方了一次,给每个人发了二十文钱和两个大馒头。

那银钱和馒头一到手,张贵便立马揣入怀中,急匆匆的的跑出了这个大宅,想快点跑回家。

才刚刚冲到大街上,张贵惊讶的差点掉了下巴,这转眼之间,就见这街上已经乱作一团,满是大包小包的,不断奔逃的行人。

原本开业的商铺酒肆,现在都乒乒乓乓的关上门板,那些脑满肠肥的掌柜和伙计都躲在门板后一边查看情况一边收拾东西,更有胆大妄为者,还乘此机会,冲进那些还没关好的店铺里,做那强人之事。

张贵不敢再多做停留,看这样子、那汉子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了,得赶紧回家,带着老娘小弟拿着些家当赶紧躲避战乱。

于是便撒丫子以他能跑出来的最快的速度向着城门附近跑去,在路过城门时,这里更挤,有富人匆匆忙忙出城的骡马车辆,有大呼小叫进城寻求避难的城外百姓和地主,一时间人喊马嘶,哭喊震天。

张贵使尽浑身力气,才堪堪绕过了这些人,还未到家,便远远的看见家的那个方向,有几个衙役正在大声的喝骂。

张贵大呼不好,疾步赶回自己的家,却被当时的景象惊呆在当场,只见原本就有些破烂的家,现在已经被拆的七零八落了,在在四周还围着一些或坐或站的,都是面容枯槁的流民。

张贵忙扑进了已经垮塌的家中,哭喊着娘和小弟,但没有回应。

哭喊半天,眼看着就是家破人亡,内心凄苦,一时间万念俱灰,跺跺脚,就要一头撞在旁边的一座残墙之上,,好歹与娘和小弟死在一起,突然听到旁边一睹断墙之下传来弟弟的喊叫。

张贵豁然回身,正看见老娘小弟在那里喊着自己,连忙连滚带爬的扑过去,一家人抱做了一团。

哭过一阵之后,张贵才细问屋子被拆的原因,老娘才惊魂未定的道:

“儿啊,官府说,要拆了咱们家的屋子,取些石材和滚木,防守城墙,所以就——”

张贵呆呆的看着那已经被拆得七零八落的家,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这世道还有小民的活路吗?突然跺跺脚恨声道:“娘,这世道咱们是活不下去了,义军就要攻来了,我们还是逃出这府谷,到城外投奔义军去吧。”

张贵的老娘看了看儿子又看看已经毁了的家,一时间也是万念俱灰,“儿啊!你决定吧!这世道!再这城中,咱们是没活路了!”

“娘!咱们走吧!儿子要带您去外面闯闯了,是死是活,就看这贼老天长不长眼了!”

说完后,便扶着老娘,唤过小弟,向着城门处挤去!

执笔画干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