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酥小厨娘

香酥小厨娘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6章 你也有词穷的时候

物反必妖?白瑶华觉得好笑:“太太如果觉得我别有用心,尽管拒绝便是,难道老太太会生气不成?白迟不愿意去,多得是别的兄弟姊妹想去。”

说穿了,不过是既不放心她,又舍不得到嘴的肥肉,想要来敲打她一番罢了。

包氏被堵住了话,前胸起伏得有些剧烈,但还没等她还击,远处走来了二太太兰氏和三太太丁氏。

丁氏当着家,耳朵灵得很,听见了片言只语,还没走近便在笑:“大太太这是不放心大小姐呢?”

兰氏育有白家长孙,底气比丁氏足,讲起话来,更露骨:“什么不放心,这叫继母心!瑶华好心提携幼弟,大太太居然还怀疑她,真是让人寒心!”

丁氏走到白瑶华身旁,拉起了她的手:“瑶华,莫与她置气,家里兄妹多着呢,个个都敬重你,白迟要是不想去,还有他们。”

兰氏拉起了她的另一只手,态度和丁氏一样温和:“瑶华,没事儿上清平居坐坐去,我们没那么多戒心。还有你大哥,平素最担心你,你要与他多走动。”

她们的心思,白瑶华不猜也知道,都是一家人,她并不反感这些,闻言笑了笑,道:“以后机会还很多,只要我有能力,能带就带,能帮就帮。如果兄弟姊妹们有了出息,也别忘了我才好。”

“那是自然……”毕竟是老太太已经首肯的事情,兰氏和丁氏并没指望白瑶华改换人选,对她这样的回答,已经很满意了。

两人说完,拍了拍白瑶华的手,连礼都没给包氏行,便转身离去。

包氏身为大嫂,却没得到应有的尊重,而且是在两个继女面前,跌了面子,这令她十分恼火。

偏偏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白迟,拽住了她的袖子:“娘,您别跟大姐闹了,万一大姐真不带我去了,怎么办?”

亲儿子居然也来拆台,包氏气得太阳穴上的青筋突突地跳:“你别性急,当心被你大姐卖了,还帮着数钱。”

她说完,一把推开白迟,疾步走了。

“大姐,你别生气,千万别生气,到时去自在园,一定要带着我啊!”白迟急匆匆地冲白瑶华说了几句,追赶包氏去了。

蠢人自有蠢人的可爱之处,白瑶华低头笑了笑,把白双依拉了过来:“没把你吓着吧?”

“没有,我乐着呢。”白双依噗嗤笑出了声来,“大姐,你没看见太太刚才那样儿,脸都气变色了。”

白瑶华上下看她:“你不担心我被太太报复?”

白双依撅了撅嘴:“她是被二太太和三太太气的,关大姐什么事?”

白瑶华看着她这小儿姿态,乐得直笑:“这就对了。”

“什么对了?”白双依不解。

“我的意思是,大姐有了出息,你也可以适当地狐假虎威一下了,成天闷着,对身体不好。”白瑶华说着,帮她拢了拢头发。

狐假虎威?这是个贬义词吧?才刚露出了一点活泼本性的白双依,又给惊呆住了。

白瑶华挽住她的手臂,拉着她朝前走,还没走几步,后面却又传来了祝季同的声音:“瑶华,你等等!”

瑶华,呵呵,瑶华!叫得这么亲热,是不是觉得已经成功接近了她?白瑶华暗自冷笑,转过身来,笑颜如花:“九少爷,没随我大哥去吃酒?”

“马上就去,我先同你说句话。”祝季同几步迈到她面前,垂头看她,眼中似有无限的情意,却又有着数不清的担忧,“特色菜不比小吃,对厨师要求极高,不但考验厨艺,更考验心思,瑶华,你到底行不行?若是心里没数,回头我们约个地方,我来教教你。”

教她?怎么教?和上一世对待本尊一样,扒了她的衣裳么?白瑶华仰起头来,目光流转:“九少爷,你不用担心我,我有《食汇录》呢。你放心,我会好好翻阅,找出几个好菜来备用的。”

祝季同在听见“食汇录”三个字时,瞳孔明显地收缩了一下,白瑶华一直注视着他的眼睛,没有错过这个细节。

“瑶华,《食汇录》不是你家的祖传秘籍么,怎会在你这里?”祝季同满脸疑惑。

白瑶华笑了起来:“再怎么秘籍,它也就是一本食谱,对外保密也就罢了,难道对自家人也要藏着掖着?如果我们不看,如何提高厨艺?”

“这倒也是。那你先好好看看,回头咱们再交流。”祝季同伸出手去,抚上她的发髻。

白瑶华稳稳地站着,纹丝不动:“九少爷,你脸上的烫伤,好像还没好利索。”

祝季同的手,悬在了半空中,过了一会儿,收了回去。

白瑶华始终带着清浅的笑意,好像只是在同他谈天说地。

祝季同的嘴唇动了动,像是要说什么,但他看看旁边的白双依,还是闭了口。

他居然也有词穷的时候?白瑶华心情大好,福了一福,拉着白双依走了。

远远的,小树林在望,她们俩该分手了,白双依回头望了望,见祝季同已经不见影子,这才悄声地问白瑶华:“大姐,《食汇录》真在你那儿?”

白瑶华冲她眨眨眼:“你猜。”

------------

祝季同在原地站了很久,直到白迆来找他,方才随他一起去了丹青院。

丹青院中,已经摆上了酒菜,白迆招呼他坐下,笑道:“都是我自己炒的几个小菜,祝九少可别嫌弃。”

白迆一向勇于创新,但做出来的菜,总是偏于小众,是以大家都夸他的厨艺好,但就是没什么人请他去。祝季同朝桌上一扫,指着当中的一盘“红梅”道:“白大少又做新菜了?”

“是,刚琢磨出来的新菜,让祝九少见笑了。”白迆身为白家长孙,为着家族前程,不知愁了多少回,今儿祝季同为白家送了良机来,他和廖氏一样,非常感激,视他为恩人。

祝季同毫不客气地举起筷子,尝了一口新菜,大赞:“为着如此美味,我该改口叫你迆兄。”

秦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