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驭大明

权驭大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4章 衣锦还乡

李宏宇等一众新晋生员回到江口县时,在县城受到了知县陈裕的热情款待,陈裕在县城最好的酒楼里设宴给众人接风洗尘。

说实话,这次院试的结果出乎陈裕的意料,他如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此次院试中李宏宇和赵欣能包揽第一名和第二名,更没想到王魁举和李宏宜能一举杀进前六,为此他已经收到了知府柳文旭的表彰,说其宣扬教化、推动文风有功。

因此,对于此次武昌城里的乡试,陈裕对李宏宇、赵欣、王魁举和李宏宜四人抱有很大的期望,希望四人能过关斩将,桂榜提名。

抵达县城的第二天,新晋生员们各自回家,江口县像李宏宇这样的取得乡试资格的生员两天后在白水镇集合,一同乘船南下武昌城。

李宏宇和赵欣、李宏宇三人乘坐的马车刚到白河镇镇口,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就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早已经聚集在镇口处的人群呼啦一下就涌了上去。

领头的人自然是李家的族长李仁河了,一脸的喜气洋洋,显得春风得意。

此次童试李家可谓是大获全胜,白河镇只有三人考上了生员,其中李家就占了俩,其中李宏宇还是连中了童试案首的小三元,这等荣耀可是用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实际上,白河镇这次童试只出了两个生员,就是李宏宇和李宏宜,至于赵欣只不过是一个童试前才搬来白河镇的外来户,而且以后指定要离开白河镇,故而算不上白河镇的人。

不过,即便如何赵欣的新晋生员名额也要算在白河镇的头上,使得白河镇的所出的生员名列江口县各乡镇榜首。

作为此次童试的最大赢家,李家自然要代表白河镇大摆筵席给李宏宇、赵欣和李宏宜三人接风,镇上一众有头有脸的人物悉数参加。

当然了,酒宴上最出风头的人是能说会道的李宏宜了,李宏宇本来就是一个沉默寡言的“闷葫芦”,而赵欣又不想喧宾夺主,故而自然就轮到李宏宜来表现了,他是李仁河的儿子这种场面自然当仁不让了。

作为襄阳府的童试案首李宏宇在外面应酬了一天,直到晚饭后才一身酒气地返回李家大宅给赵氏请安。

由于李宏宇在童试中出尽了风头,原本在李家大宅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的李家三房的下人们终于可以挺直了腰杆,欢天喜地地把李宏宇迎了进去,李宏宇这次可使得他们扬眉吐气,好好地一吐胸中的恶气。

令李宏宇感到意外的是当他见到赵氏时发现秦月竟然也在,正亲昵地给赵氏按摩着肩头,两人说说笑笑好像秦月很讨赵氏的欢心。

“孩儿见过母亲。”李宏宇微微怔了一下后规规矩矩地向赵氏躬身行礼,心中暗自感到有些无奈。

看来随着他这次考中功名使得赵氏对秦月的看法发生了改变,由排斥变成了接纳,毕竟他有了功名李家三房的产业就没人敢打歪主意。

而且,不得不说秦月确实也挺有一些手段,竟然能在短短的时间里就能把赵氏哄得如此开心,如果她得到了赵氏的认可那么将来可就麻烦了,李宏宇很难。

“宇儿,这次去武昌把月儿也带上吧,有她照顾你娘就放心了。”寒暄了一阵后,赵氏拉着给她按摩的秦月的手,笑着向李宏宇说道。

秦月闻言脸颊不由得一红,悄悄抬头打量了李宏宇一眼,早在李宏宇来之前赵氏就已经跟她说了这件事情,希望她能陪在李宏宇身边好好照顾李宏宇。

虽然李宏宇和秦月尚未成亲,但两人已经正式订亲,况且秦月又在襄阳城照料了挨了板子的李宏宇,亲自给李宏宇受伤的臀部换药,故而两人早已经突破了男女大防,这样一来反而没了那么多的顾忌。

归根结底,赵氏这样做还是为了李宏宇好,李宏宇从未出过远门,这次武昌之行是他出生以来去过的最远的地方,身为母亲赵氏当然要给李宏宇安排好出行的一切事宜。

柔儿虽说能照顾好李宏宇的衣食住行,但由于身份低微无法帮李宏宇应酬人际上的交往,而她一个当妈的也不方便跟在赴考的李宏宇身边照应,那样的话传出去李宏宇的名声何在?

所以,思来想去赵氏还是觉得让秦月跟过去最为稳妥,这些日子来她一直关注着秦月的一举一动。

秦月不仅能在襄阳城悉心照料李宏宇的伤势,而且还帮着张罗田产等事宜,聪明稳重,为人干练,正好可以替李宏宇出面应酬那些人际交往上的事情。

虽说秦月是一个女人不好抛头露面,但话又说回来了,她是李家未来的主母,身为正妻自然也有招待客人的责任和义务。

尤为关键是,现在形势紧急赵氏已经想不到别的办法,为了保证李宏宇能安心应考她唯有让秦月跟过去。

说到底,赵氏还是对李宏宇不放心,毕竟李宏宇去年落水前一直都是一副懦弱木讷的样子,即便是现在李宏宇有所改变但时间尚短,因此赵氏心里还是把他当成了以前的那个不善交流的儿子,自然要万事替李宏宇考虑了。

“孩儿遵命。”虽然李宏宇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事已至此他又能说些什么,况且他也理解赵氏这样做的苦心,故而一本正经地躬身答应了下来。

听闻此言秦月不由得暗中松了一口气,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看好李宏宇,李宏宇在童试中的表现可谓一鸣惊人令她刮目相看,而且很可能在乡试中桂榜提名乃至考中进士。

故而,肯定有很多人想把女儿嫁给李宏宇这样尚未娶亲的新科举人或者新科进士,至于秦月和李宏宇之间的婚约,只要秦月没嫁进门那就完全可能存在变故,为此她不得不防,还是跟在李宏宇身边最为稳妥。

在秦月看来,像李宏宇这样单纯的人很容易就会中了那些别有用心之人的圈套,万一李宏宇跟别的女人做出生米煮成熟饭的事情来,那么唯有娶了对方,否则对方一旦以****的罪名报官李宏宇可就吃不了兜着走。

李宏宇则唯有苦笑的份儿,原本他以为自己去了武昌城会变得更加自由,结果秦月却跟在了身边,这意味着他行事要更加谨慎以免被秦月看出破绽来,要不然以秦月的性格指不定如何跟他闹。

李宏宇晚上留宿在了李家大宅,第二天上午李仁河召集了族里的族老给李宏宇分家,虽然李宏宇现在尚未成年但由于已经获得了功名,自然有资格独当一面。

或许是对去年夺走了李家三房粮食生意感到愧疚,因此这次分家产李仁河多分了李宏宇不少产业,算起来比老爷子临走时留给李宏宇的还要多。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分家了但赵氏还是住在李家大宅,按理说她现在应该搬进秦月父母现在住的那座宅院里才对,毕竟那是李家三房的产业。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秦月和李宏宇已经订亲,秦家和李家已经算是一家人,因此赵氏没有必要现在搬过去,那样一来岂不是逼着秦家人离开?

下午,李宏宇和李宏宜去白河书院向李仁泊等夫子辞行,众人自然要对两人一通嘱咐,如果两人此次能中举的话他们脸上也风光。

拜见完夫子后李宏宜跟着一帮朋友消遣去了,李宏宇独自坐着马车回家,就在他在车厢里闭目养神的时候,耳旁忽然传来了一阵喧哗。

这使得李宏宇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于是掀开车帘向外望去,只见一群人在一个大户人家门前拉拉扯扯,乱成一团。

“这不是刘东福的家吗?”李宏宇抬头望了一眼门上“刘府”的匾额,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难道刘东福家里出了事。

“告诉你,这里现在已经不再是你们柳家的宅子,你们要是再在这里胡搅蛮缠的话老子可要报官了。”

就在这时,刘府门前,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一把将一个人推倒在地,然后冲着周围几个汉子挥了一下手,“把门匾摘下来!”

“你们别动,这是我家的门匾。”几名汉子顿时搬来了梯子,开始摘门头上的那块匾额,被推倒的人这时爬起来冲了过去,想要阻止摘匾但被人死死地拦住。

“刘东福?”李宏宇这时看清了那个被拦住人的长相,脸上不由得流露出惊讶的神色,万万没想到那个胡子拉碴、头发凌乱的人会是刘东福,看上去显得十分憔悴。

“拿着这块门匾快滚吧,这里以后是我们老爷的了,再来惹事打断你的狗腿。”很快,那几名汉子摘下了门匾扔到了刘东福的面前,先前那个五大三粗的大汉指着刘东福的鼻子警告了一番后领着手下的人进了院门,咣当一声把院门关上。

刘东福死死地盯着紧闭的院门望了一会儿,然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在四周围观人们的注视下扛起那块门匾走了。

“怪不得前些日子在襄阳城没看见他,原来是家里出事了。”

李宏宇望了一眼刘东福远去的有些落寞的背影,放下车帘后不由得喃喃自语了一句,由于他跟刘东福谈不上什么交情,故而不知道刘家竟然出了如此大的变故。

小黑醉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