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驭大明

第55章 踏青

比起李宏宇出人意料地中了县试的案首,更具爆炸性的消息无疑是他“毁家纾难”般的捐献了。

此事不仅在江口县掀起了轩然大波,也引发了襄阳府百姓的震动,令李宏宇一时间在襄阳府声名鹊起。

面对李宏宇的这个举动,不少人认为他太傻了竟然拿出如此多的钱财给辽东的明军,天知道这是不是陈裕捞钱的手段,更不知道最后有多少钱能运达辽东明军,肯定有不少官吏从中上下其手揩油。

也有人认为李宏宇是在刻意讨好陈裕,并且质疑李宏宇案首的由来有内幕,是用那一万两银子买来的第一名。

当然了,还有不少人佩服李宏宇这个忠君爱国的义举,尤其是那些读书人,在比较了李宏宇与赵欣、王魁举、李宏宜等县前十考生的答卷后,认为李宏宇这个案首名副其实,当之无愧。

与此同时,襄阳府的百姓们从这件事情上开始对辽东的局势有一些了解,在此之前绝大多数的人甚至连辽东在那里都不知道。

李仁河身为李家的族长自然要支持李宏宇的这个已经闹得满城皆知的义举了,五千两银子对他而言并不算什么,如果能买来一个好名声的话还是相当划得来的。

由于赵欣和王魁举在酒宴上认捐了五千两,故而李仁河也认捐了五千两,不好超过两人捐出的数额。

赵德义此时已经得知了李宏宇和赵欣众目睽睽之下嘴对嘴亲在一起的事情,先是微微一怔,然后嘴角就浮现出了无奈的苦笑。

如果换做别人“亲”了赵欣的话,那么赵德义心中肯定会有一丝怒气,虽说这是个意外但终究男女有别,赵欣的名节将因此受损。

可李宏宇不一样,是跟赵欣有婚约的人,赵德义实在是无法生气,有的只是深深的无奈。

尤为令赵德义感到郁闷的是,他从赵欣的言行中发现赵欣好像非常同情懦弱木讷的李宏宇,否则赵欣绝对不会把李宏宇拉到那块大石头上一同看热闹,进而有了后面的意外。

赵德义清楚赵欣的性格,坚毅果敢的赵欣心地善良,对弱者充满了同情,而李宏宇可谓不折不扣的标准弱者故而引发了赵欣的关注。

说实话,赵德义现在心里非常矛盾,一方面他不希望赵欣跟李宏宇走得太近,他希望赵欣未来的夫君能保护赵欣,而不是需要赵欣的保护,那样的话赵欣以后将活得非常累。

但另一方面,因为与李仁海的婚约赵德义又不想阻止赵欣和李宏宇成为朋友,否则他的良心将会不安。

幸运的是,李宏宇已经在赵氏的主持下跟秦月订了亲,只要赵德义不向外界透露出李宏宇与赵欣的婚约,那么赵欣跟李宏宇永远只能是朋友,很显然赵欣肯定不能当李宏宇的妾室。

赵德义现在也说不上来为何会担心这种事情,就像他以前万万不会想到会来江口县那样,所谓世事无常,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三月,草长莺飞的季节。

一辆出镇的马车上,李宏宇心不在焉地往车窗外张望着,神色显得颇为郁闷。

车厢里一共坐着四个人,气氛显得有些沉闷和压抑,除了李宏宇和坐在他身旁的柔儿外,秦月位于他的对面,与李宏宇一样望向了窗外,脸上的神色显得有些尴尬,她的身旁自然是小兰了。

为了促进李宏宇与秦月之间的感情,李宏宇的大伯母特意安排了两人在这个爽朗的季节里到镇外踏青,毕竟两人都是年轻人,青山绿水下或许能有更多的语言。

赵氏对此持赞同态度,在她看来既然木已成舟秦月始终要嫁进李家,那么此时李宏宇与秦月是要拉近一下彼此的关系,故而在李宏宇临走之前嘱咐他要对秦月好一些。

李宏宇岂会不知道赵氏的心思,于是唯唯诺诺地答应了下来,心中暗自感到头疼,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引发感情上的纠葛了,但又万般无奈唯有硬着头皮和秦月出去踏青。

就连李宏宇也有些说不清楚他的心里为何会如此排斥秦月,或许是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并不怎么愉快,孤傲的秦月给李宏宇留下的第一印象可谓非常糟糕。

尤为重要的是,在去年的堂审上秦月表现出了非常冷酷的一面,也非常镇定并没有像其他女人那样寻死觅活,一心要把李宏宜置于死地,当时的场景令李宏宇记忆犹新。

这使得李宏宇为此对秦月感到非常忌惮,对秦月可谓敬而远之,要是秦月发现李宏宜的事情跟他有关的话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三少爷,那个提琴的制法你是从何处得来的,我家小姐派人打听了许久都没人知道这种西夷乐器。”

或许是感到车厢里的氛围太过压抑,小兰瞅了一眼秦月和李宏宇后微微一笑,开口问向了李宏宇。

“一本西夷的书籍上。”李宏宇回过神来,不动声色地向小兰说道。

“三少爷好厉害,竟然能做出如何精妙的乐器。”小兰闻言莞尔一笑,娇声向李宏宇说道,“我家小姐自幼拜师研习音律,三少爷可以把如何演奏提琴教给我家小姐,这样就能物尽其用,使得提琴演奏出更美妙的曲子。”

“好!”李宏宇闻言心中顿时暗暗叫苦,但他又无法拒绝,故而木讷地点了点头。

望着窗外的秦月闻言嘴角禁不住闪过一丝笑意,看来小兰非常善解人意,只要有机会接近李宏宇,她就不相信对付不了这个只知道读书的呆瓜。

秦月没有注意到,李宏宇身边的秦月眼前亮了一下,双眸的眼神变得有些奇怪,很显然李宏宇这次遇到了麻烦,因此饶有兴致地想看看李宏宇如何来应对,她可不认为秦月是李宏宇的对手。

镇口处,赵欣和刘东福立在两辆马车前谈笑着,见到李宏宇的马车到来后两人一起迎了上去。

“赵兄、刘兄!”等马车停稳后李宏宇从车厢里跳下来,向两人一拱手后有些局促地说道,“感谢二位仁兄能前来赴约。”

“今儿天气清爽,正是一个外出踏青的好机会,没想到李兄竟然也有如何的雅兴,可惜少了佳人相伴,实在是有些遗憾。”刘东福闻言顿时笑了起来,说实话他很惊讶一直不善于人情世故的李宏宇竟然邀他今天去踏青游玩。

由于李宏宇是此次县试的案首,刘东福自然不会拒绝,等到了约好会面的镇口他这才发现原来李宏宇不仅邀请了他而且还邀请了赵欣。

“见过两位公子。”刘东福话音刚落,秦月被小兰搀扶出了车厢,微笑着向他和赵欣福身行礼。

“看来我要收回刚才的话了,没想到李兄早与佳人有约!”

刘东福见状怔了怔,没想到秦月会跟李宏宇同乘一车,随后就反应了过来,笑着向李宏宇说道,秦月与李宏宇有婚约如今出现在这里也很平常。

李宏宇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来,如果可能的话他才不愿意来踏青,他现在正忙着布料生意的事情哪里有游玩的心思,而且还是跟秦月这个他最不愿意相处的女人在一起。

“时辰已经不早了,咱们走吧。”

赵欣见李宏宇神色尴尬,终于弄明白了他为何要邀自己和刘东福前来,摆明了就是来当挡箭牌,于是笑着给李宏宇解了围,招呼大家上车前往选好的目的地。

踏青的地点选在了白河镇镇东一个环境优雅、碧草连天的小树林,边上就是静静流淌着的汉江,空气清醒,景色宜人。

当然了,作为大户人家的少爷和小姐李宏宇等人在踏青时不用事必躬亲,他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尽情地游玩,其他的事情都由下人打理。

李宏宇挺喜欢眼前这一片青山绿水,如果不是李家三房陷入了危机,再加上二十多年后大明帝国会覆灭,他肯定领着柔儿天天游山玩水,山珍海味,也来一个乐不思蜀,不用像现在这样整日里勾心斗角,终日忙碌。

为了拉近与李宏宇的关系秦月特意把那把小提琴带来,在小兰的穿针引线下打着请教的借口接近李宏宇。

李宏宇对此非常无奈,于是选了一个环境清幽的河边的草地,郑重其事地向秦月讲解小提琴的结构和性能,并且提出了与之相关的五线谱。

赵欣和刘东福都是第一次见到小提琴这种奇怪的西夷乐器,故而对此非常好奇,饶有兴致地坐在一旁听着李宏宇的讲解。

直到李宏宇把小提琴的琴身顶在了肩上准备演奏,秦月、赵欣、刘东福这才惊讶地知道原来小提琴是这样用的。

而当李宏宇拉动琴弓的时候三人的脸上更是纷纷流露出差异的神色,立刻被琴弦上曼妙的曲声所吸引。

之所以说曲声曼妙,是因为小提琴与大明相类似的乐器古筝有着不同的音域,这就使得听惯了古筝等大明乐器的赵欣、秦月和刘东福眼前为之一亮,有一种另类的听觉享受。

换句话来说,小提琴与古筝相结合的话很好地弥补了双方缺少的音域,能演奏出更加美妙的乐曲来。

李宏宇演奏的曲子自然是他最熟悉同时也是后世最为经典的《梁祝》了,幽婉的曲声在晴朗的蓝天、湍湍的流水以及芬芳泥土等景致的衬托下不由得令人心旷神怡,使得赵欣、秦月和刘东福很快就陶醉其中,闭目感受着曲声中的悲欢离合。

不远处忙着做午饭的下人们也被李宏宇的曲声所吸引,纷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一个个伸长了脑袋兴致勃勃地聆听着。

一曲完毕,赵欣、秦月和刘东福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然后意犹未尽地鼓着掌,对三人而言他们所听的曲子实在是太过美妙。

“想不到他在音律上也有如此的造诣!”

望着立在那里拎着小提琴一脸憨笑的李宏宇,秦月的嘴角不由得流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在她看来李宏宇好像并不是她所想的那样不堪,不仅中得了案首而且还精通西域的乐器,实在是出人意料。

本来秦月想跟李宏宇更近一步接触,可沉默寡言的李宏宇一整天都跟在赵欣和刘东福身边,可谓寸步不离,这使得她心中感到颇为失望,只能耐着性子慢慢找机会接近李宏宇,她倒要看看李宏宇的身上还有什么别的秘密。

其实不仅秦月,赵欣和刘东福都觉得李宏宇的表现难以想象,故而心中对他更加留意。

小黑醉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