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妖怪抓走了

师父给妖怪抓走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2章 花儿波复活

萧仙子打开那张,纸上写着:回杀风。

杀风萧仙子并不知道,甚至不知有尹大音这人。尹大音从陆幽冥的手中逃走后,一路狂奔跑到丹霞府,朝内看了眼,空无一人,十分诡异,思前想后还是走进了大门,同样遇上长发盖脸男,问他:“你是尹大音吗?”

尹大音镇定多了,道:“你是谁?找他做什么?”

那人身上散发着浓郁的妖气,气味却多种多样,好似无数只妖混在一起,不觉警惕起来。

那人道:“此处有尹大音的信。”

尹大音伸出手,道:“我就是。”

那人慢慢地将信交于尹大音,转身要走,却被尹大音叫住。

尹大音已经看过信中内容,便问道:“我说我是尹大音你就信?”

那人道:“你说没说谎,我一听就知。”

尹大音又道:“这给你信的人是谁,他们做了什么?”

那人道:“其他我无法回答。”

尹大音挥挥手,让他走,没走几步又道:“我喜欢女人?”

那人愣了下,没说话。

尹大音焦躁起来,让他快走:“你走你的,我自言自语。”

说出来的话,很快就让他懊恼不已,怎么会怀疑其自己来,真是无语,定是那人身上的气味与我相投而已,同类相吸嘛,改日须得再去会会他,多了解些,或许能他也在寻求解脱。

给尹大音的信上同样写着,回杀风。

且说小河妹妹当日直奔丹霞府来,进门之前,就嗅到血腥味,走近,凛海已经暴走,将抓拿他的人伤了大半,花儿波躺在身后,气息已经没了。

木子与游罗冲了进去,将凛海抱住。凛海手肘抬起打了木子一拳,游罗示意木子离开。凛海看清对方是游罗,略带哭腔道:“他们杀了大师兄。”

游罗道:“没事,二师兄不是来了。”

那些个被打得不行的抓妖师,见凛海全身放松,从他侧面打来,一支长木剑,穿过游罗与凛海之间的缝隙,凛海张开嘴,大吼一声,那人就撞到墙,穿墙而出,邻舍的尖叫与咒骂声如海浪般,高起下落,直到完全听不见。大概是看到隔壁房舍也穿了个洞,且比自己的要大,又想到近日来刚好要翻新,也就没那么多怨言,招呼着内眷进屋,又吩咐了管事的处理干净,满屋子又多了一件闲谈之事。

游罗笑嘻嘻道:“你大师兄不会死的,看又活过来了。”

凛海欣喜的脸,立即僵住,晕倒在游罗怀里。

木子看过花儿波,已无气息,拉住游罗的袖口道:“已经不行了。”

游罗抱着凛海,放在墙边。

小河妹妹安抚了抓妖师,送了他们离开,便站在一旁,什么都不说,过了会似乎想到什么,进了后院,看见满地的血迹,却不见尸体,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了,不觉感叹下:“妖死了都不用浪费时间清理尸体,也不需要毁尸灭迹,真是省力。”

想到着,小河妹妹急匆匆跑回院内,见花儿波确实好好的躺在游罗脚上,心也就放下了,却也觉着奇怪。

游罗看了眼木子道:“你哭一下。”

木子不懂什么意思,而她却是没法哭的妖,因为她是死木练成的妖。

游罗又去看小河妹妹,转而看向倚着大门气喘吁吁的如画。

小河妹妹道:“我们要不先回去。”

游罗道:“你先带凛海回去。”

小河妹妹还欲说什么,却没说,只得招呼了一个大汉将凛海抗在背上。

猛地游罗道:“给他绑上捆妖绳,等我回来。”

如画在门口,吐着舌头,想:我才来,又要回去,不干,说着就坐在门槛上。小河妹妹路过她时,也假装没看见,却动嘴说了句:“看着他点。”

游罗托起花儿波的头,放在自己跪着的双膝上,自己哼哼哈哈了几声,头朝也底下,正好与花儿波四目相对。坐在门槛上的如画扭着头,想不通游罗要做什么,但却觉着画面十分美好,时间过去很久,也不见其他动作。如画就朝别处看去,见不远处恰好有块瓦片,她捡来,在地上划了几下,出现白色的线条。如画就此开始了作画,看一眼画一笔。这是她第一次作画,却一点不激动和觉着难。在她看来,她不过是将看见的东西照样子画下。

且说着游罗,盯着花儿波看了半天,眼珠没动一下,心想:你死了我都不一定会哭,如今你不会死,还要我哭,可我要是哭不出,你就百分百没命,是你告诉我,盯着一个地方看很久,眼泪自然会掉下,这么蠢的事,我居然相信了。

眼泪啪啪就下落了,落在花儿波脸上,还没形成滴状物,就已经不见了。游罗一面哭得梨花带雨一面说:“你吃那么快,我那哭得那么快。”

如画手抖了下,是被游罗的泪震惊,如朝露般晶莹剔透。游罗与花儿波形成了,一副感人肺腑的画,暖人心,为他们之间的爱感动不已。如画手下动作加快,想捕捉住这一刻的心,令她进入了奇妙的状态,好似她就是手里的瓦片,没有思想,没有感觉,不知道风吹在脸上的冰冷。

花儿波发出喘息声,身子颤动起来,好似快要开的水,还差一点就要沸腾。游罗将头埋在花儿波胸口,双手抱紧他,嘴里说着:“看你等会不会被吓死。”

这么说着,眼泪还不断流着。

此刻如画第一幅画已经完成,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看来她就是传说中有画画天赋的人。接着她又画下一笔,打算再画一幅。此刻不能自我,好似自己消失了。

花儿波的眼睛微微睁开,有气无力地说道:“你是谁?”

游罗慢慢抬起自己的脸,嘴角挂着坏主意得逞的笑容。

花儿波没有推开他,而是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游罗大叫着跳起,在花儿波脑袋碰到地面时,又及时伸出手拖住他的脑袋。

花儿波笑得很灿烂,道:“我是大师兄。”

言下之意是,你和我玩还嫩着。

赫莲花犯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