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王妃出逃了

我家王妃出逃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5章 技惊四座1

初栀立刻气呼呼地踹门而入。

还没准备开骂,祁若玉就一脸可怜兮兮地扑过来对初栀撒娇:“小萌,我不要别人给我洗澡!我不认识他!”

初栀额角绷起了青筋,突突跳个不停。

祁若玉这意思,难不成是想让她帮他洗澡?!

想得美!

初栀抚了抚额,耐着性子语重心长地对祁若玉教育道:“小白要听话,你身上有伤,自己洗不方便,这小厮虽然你不认识,但一定会很小心地给你擦洗,不会让你的伤口感染。”

祁若玉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不要他帮我洗!小萌,小萌!我不要他帮我洗!!”

对于祁若玉这种撒泼的态度,初栀立刻强硬地瞪起了眼睛:“小白要是不听话,我就不要你了!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

祁若玉立刻被吓住了,他怯怯地看着初栀:“小萌别不要小白啊……”

一看这招有效,初栀再接再励:“那你就乖乖听话,洗完澡给你好吃的,不然我就把你丢在这里不管你了!”

祁若玉这才安分了下来,撇着嘴巴委屈道:“小白……听话……洗澡……”

初栀看祁若玉总算不闹了,赶紧示意小厮带着不情不愿的祁若玉进了房。

看着房门关上,初栀得意地拍了拍手——

哼哼,小样儿,她身为天才,难不成一个弱智儿童还收拾不了吗?

*****

两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初栀一切也已经准备妥当。

夜幕降临,不少听说这座怡红院今夜将有“特别活动”的男人都来了,初栀在后台偷偷看了一眼。

人不算少,但也并没有到座无虚席的地步,看来冯老鸨的宣传能力不行啊。

不过不要紧,这也会成为一个很好的筹码。

应初栀的要求,冯老鸨已经搭好了现代版的舞台,并拉上了帷幕。坐在台下的人看见这奇怪的台子,纷纷窃窃私语。

初栀看大家的好奇心已经勾起,对台上的人比了个手势,乐师们优雅的古筝和琵琶声立刻响起,帷幕缓缓拉开,初栀身穿嫩黄色紧身衣出现在众人眼前。

长袖短裤,柔软贴身,身体的曲线勾勒得鲜明漂亮。衣服上面绣着漂亮的粉色桃花,人面桃花相映红,衬托得皮肤格外白皙。裤脚散着一圈细细的流苏,把一双修长嫩白的腿显得若隐若现,晃动时格外有风情。

初栀手握着身边一根嵌在舞台中央、专门让铁匠打出来的钢管,随着音乐旋转起舞。

她跳的,就是现代很常见的钢管舞,但与普通钢管舞不同的是,这支舞并没有那么火辣撩人。音乐是现代的,但却带着古韵的悠扬缓慢,舞步是柔情优雅的,只是隐隐间又透露出一丝的性感。

即使是这些古代人,也一定能够接受这样改良过的“钢管舞”吧。

初栀前世对舞蹈就有些兴趣,于是就学了一些优雅缓慢的舞蹈,没想到居然在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

她还用面纱蒙住了脸,只露出了一双如水的双眸。她的目光不在任何一个人身上停留,却又似乎望向了每一个人,眼角眉梢处都仿佛带着一丝丝情意。

一舞结束,台下的男人们都露出了如痴如醉的表情,并纷纷打听初栀的身份。

初栀一看目的达到,立刻谢幕从后台离开,不给任何一个人接近自己的机会。

刚一下台,祁若玉就笑嘻嘻地迎了过来:“小萌,你跳的什么舞蹈,好好看啊!”

“是吗?”初栀听到祁若玉的夸奖,笑眯眯的反问。

“嗯嗯,真的很好看!好迷人!”祁若玉猛点头,转而又一脸不解的样子,“可是那些男的都好奇怪,为什么露出一种好像看见好吃的东西、很贪吃的表情啊?”

听祁若玉这么说,初栀忍不住回头,从舞台侧面悄悄看了一眼那些男人。果然,很多人都露出了贪婪的神情,祁若玉形容的虽然有些好笑,但很贴切,都是一副又好奇又想得到的嘴脸。

呵~再好不过了,筹码又多了一个。

“小白乖,回屋子里等我,我和冯妈妈有事商量,一会儿就回去。”初栀没有跟祁若玉解释什么——反正以祁若玉现在的智商也理解不了——只是嘱咐了一句,就转身走向了一脸惊艳的冯老鸨。

“冯妈妈,我们谈谈吧。”初栀笑得可爱。

冯老鸨收回自己惊讶的表情,笑容和蔼地对初栀说:“好啊,去我房里谈吧。”

刚进房里,初栀就笑盈盈地说:“冯妈妈,我的表演,可还满意?”

冯老鸨回了一个笑脸,却并没有说话。

初栀知道冯老鸨心里还在算计什么,但她没有再给冯老鸨思考的时间,接着就说:“冯妈妈,我这曲子和舞蹈,不论在哪儿怕是都没有人见过,如果你让我卖艺,这将会成为这座青楼里独一无二的招牌,一定会为您吸引不少的客官。”

顿了顿,看到冯老鸨的神色有些犹豫,初栀又说:“何况,今天也只是展露了冰山一角而已,我会的舞蹈和曲子可不止这一首,并且样样都是独一无二的。冯妈妈,别人都没有的,就会成为最吸引人的,以后别人想看这舞,想听这曲,都只能来我们怡红院。”

冯老鸨的面部表情柔和起来,似乎是听进去了初栀说的话。

初栀一看效果达到,紧跟着说:“冯妈妈,你也该知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我这样卖艺可远远会比我卖身赚的钱更多。何况……我还有其他赚钱的法门,可以贡献给你。”

“此话当真?”冯老鸨一听钱更多,几乎是立刻就心动了,忍不住问。

“自然是真的,冯妈妈若是不信,试试便知真假,到时候再做决定也不迟。”初栀胸有成竹地说。

冯老鸨权衡片刻,妥协道:“那好,我便再给你几次机会。”

“那五日后,我再第二次上台表演吧。”初栀笑嘻嘻地说。

“五日后?为何要那么久?”冯老鸨心中疑惑,略有不满地问,“明天不行吗?”

莫小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