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衣冷上

第25章

因怀着对莫凤仙的愧疚,尹月寒在等待拆除绷带的三天里很难熬。终于在第三天清晨的时候,尹月寒模模糊糊的看到段碧凡在自己的床前晃悠时,顾不上质问段碧凡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房间,而是以迅雷之势掀起被子冲向屋外。

莫凤仙同往常一样正与莫海言整理近日准备晾晒的药材,看见急急忙忙跑过来的尹月寒吃惊的同时更添着几分担忧。

“妹妹,你的脚上刚刚痊愈,可莫要因此复发了。”

尹月寒听闻此言连忙放缓了脚步“姐姐,你看我是不是可以拆除绷带了。”

“其实我觉得你可以在躺几天,这段兄刚刚回来,怕是内心压抑得很,你若是以重伤未愈为借口,怕是还能有几日清闲。”

尹月寒有些奇怪,这莫海言巴不得自己早日康复好让莫凤仙少受些操劳,可今日怎么反而希望自己多躺几天。

“海言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月寒姐姐伤势痊愈,你应该替她高兴才是,怎么净说些不吉利的话。”

“姐姐,你也不是不知道那段兄去的是什么地方,我之所以这么说还不是怕月寒姐姐姐无法得到静养,反而伤势复发。”

“怎么回事?凤仙姐姐,难不成段兄采药的地方凶险异常?”

“妹妹说笑了,我怎么会派段兄去危险的地方。段兄采药的地方乃是在我们药王谷东南方向的一个妖狐部落,那里的妖狐喜欢吸食他人的真气,我本想着段兄是魔族中人,怕是体内的真气不合那妖狐的胃口,可是我今早看到段兄的面目有些苍白。咳咳,照这个情况看我配的药是不是应该加大些剂量。”莫凤仙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旁若无人的离开了。

“月寒姐姐,段兄马上就要寻来了好自为之。”莫海言看见莫凤仙溜掉了,也自知不妙连忙走开了。尹月寒有种猜测,那里的妖狐不仅仅吸食了段碧凡的真气,莫凤仙还有别的事情瞒着自己。

“喂,尹姑娘走那么快做什么。快让我好好看你几眼,不然我会越来越不正常的。”

尹月寒听闻此言头皮有些发麻,僵硬的转过身去“你在说什么?”

“让我好好看看你啊,这一个月以来可把我难受坏了,那妖狐部落的狐狸精只能看碰不得啊。”

“于是呢?”尹月寒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容,准备借此迷惑段碧凡,逃之夭夭。

“你把老子想成什么人了,我只是确信一下老子喜欢的还是女子罢了,我在那妖狐部落成天被一群妖艳的男狐狸围着,我要发疯了。”

尹月寒听闻此言倒有些倒有些放松了警惕“哦,你说这个啊,我把妖界的自在妖王推荐给你,你若是对那个美丽的哥哥动了情,怕是再也不会喜欢女子了。”虽说知道段碧凡对自己并没有恶意,但是尹月寒还是想要把段碧凡支走。

“你说渺落尘?”段碧凡摇了摇头“现在的他不知道何处逃命呢,再说你……”

“咳咳,我见过哥哥的本事怎么可能被追杀呢?段兄,我的伤势刚刚痊愈,凤仙姐姐叮嘱我好好休息,怕是,咳咳,怕是不能替段兄解开心结。要说这解铃换需系令人,那莫海言才是造成段兄产生阴影的根源,不如让他开导你一下?”

“尹姑娘你方才健步如飞的全然没有受伤的样子啊。”

“不瞒段兄我这正是因为伤势复发才会如此,不然我一个女儿家家行事慌慌张张的还不让人笑话。”尹月寒低眉一笑,便在段碧凡的眼皮底下,健步如飞的溜走了。

“尹姑娘看你这行走的速度怕是还需要多休养几天,这几****就不打扰你了,你若是想找我聊天,我、我、我随时奉陪。”段碧凡望着尹月寒离去的身影略有失落,暗叹着自己错失一个粘着尹月寒的好机会。思虑到此处别不由得把恨意转嫁到了莫海言身上,暗自琢磨着在尹月寒养伤的这几天怎么收拾他。

……

辰逸此刻有些着急,他在森林的外围转悠了一个月才深入到森林内部。主要是因为这个森林的外围处处设立着传送阵,稍不留意就会被传送出去。辰逸便只能御剑飞行到森林的上空,从森林的上空进入森林。可这片森林大得很,辰逸无法找到当初尹月寒坠落的地方,无奈之下辰逸只有降落到了森林的中央地带。

辰逸当初在空中观察时,这森林的中央尽是被烧焦的树木,可当辰逸真正降落到这里才发现,这里遍布着房屋。而居住在这里的妖狐此刻正贪婪的地打量着自己,辰逸觉得他们的目光好奇怪,仿佛似在欣赏着什么食物一般。不过后来想起了妖狐的习性,倒也明白这些妖狐的目的。

“我这里有一瓶真元丹,一颗可以免了你们十年修行。这里有二十颗,若是用酒化开,也够你们分得了。”辰逸眉头紧锁,似乎并不乐意同这些妖狐打交道

“这位道友,我等前几日刚刚得到了不少精纯的魔气,正想着如何化解其中蕴含的戾气。不道友可否舍弃你这一身的真元,供我等吸食。”这妖狐部落的首领站了出来似乎对于辰逸的条件不满意

“胃口倒是很大,你们这些狐媚在这里面怕是安逸久了,不知天高地厚了吧。”

“哼,这里可是百族发源的祖地,你们这些已经抛弃故土的人既然还有脸面回来,就应该留下你们身上最宝贵的东西。”

辰逸听闻此言不由得想起了那个古老的传说,据说这人间所有生灵都是从一片森林里慢慢的衍化出来的,相同种类的生灵渐渐地聚集在一起,渐渐地形成了一个部落,后来被称为一个种族。慢慢的各个种族的规模都达到了一定的规模,可是这片森林里时有天灾发生,经常会发生某一个种族全部灭亡的情况。于是这片森林中最古老的一个种族天人族开始教习各个种族修炼之法,以对抗天灾。后来森林里的灵气渐渐不能支持这么多生灵共同修炼。于是在天人族的领导下各个种族走出森林,每个种族都或多或少的留下了一些年幼的后代,希望他们能够守护好自己的祖地,并在离去的时候在森林四周布下了阵法。既然此处乃是人间所有生灵的祖地,辰逸倒有些清楚了,为什么尹月寒不偏不倚的落在了这片森林里。

“天人族的药王谷在哪里?”辰逸知道若果真如自己猜测的话,尹月寒肯定在天人族的祖地之中。

“你一个小小人族也妄图冒充天人族的后裔?哼,真是可笑。虽说你们同天人族十分相似,但是仍瞒不过我。”

“你们不说?我就打到你们说!落英剑出鞘。”辰逸干脆的很,既然知道对方对自己没存什么善意,也就只有先下手为强了。

发觉辰逸向想他们打斗,待命在妖狐族首领身后的小狐狸便迫不及待的冲了上来,他们不会什么剑法、妖术,凭借着速度上的优势冲到了辰逸面前。辰逸的剑招才刚刚施展开来,便有一堆小狐狸跃向辰逸的手臂。辰逸并未因此慌张,只是轻轻地挥挥衣袖,那些小狐狸便尽数昏厥了过去。那妖狐族首领看得出辰逸并没有下狠手,不由得冷笑了一下,协同一旁的几个手下运转真气冲了过来。辰逸挺直身体手执落英剑向前方划出了十字剑芒飞向前方,那妖狐族首领与自己的手下被剑芒击中倒在了地上。

“不要以为我不会下死手,说吧药王谷在哪里?”

“只要留我下等的性命,我什么都说。那药王谷就在我们部落的西北方向,若是步行的话需要十天左右。”

“若是御剑飞行呢?”

“我并不知道你的真实实力也无法判断,并且越接近药王谷御剑飞行就会越困难,甚至于被排斥出这片森林。您若是不着急的话,轻易不要御剑飞行。”

“哼!”从妖狐族首领嘴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辰逸也不久留,扔下了灵药便要离去。

“这位上仙不知道我这妖狐部落有没有你看上的小狐狸,若是有看上的话带走几个也无妨。”或许是看出了辰逸的实力强大,那妖狐族首领便存了笼络的心思,说完还向辰逸抛了个媚眼。

“你这妖狐族怎么尽是一堆公狐狸?”辰逸听闻那妖狐部落首领的话也就下意识的打量了这些躺在地上的狐狸,不由得有些奇怪。

“回上仙我们妖狐一族的得母狐狸向来灵力强大,但是惧怕着阳光,只有夜晚的时候才会出来。”

“人族的孕灵珠竟然到了你们手里?”

“上仙饶命,我等不是有意欺瞒,这森林里的人族早在几百年就慢慢地消失了,空留下他们的祖地,我等便将那祖地里的东西尽数瓜分了,那孕灵珠乃是我们的先祖当初分得的宝物。”

“天人族还有多少后裔?”

“回禀上仙应该是一个。”

“为什么如此不确定?”

“那药王谷居住着一男一女,那个男的是十年前突然出现的,我等不清楚他的真实身份。上仙那孕灵珠……”眼看着辰逸就要离去,那妖族首领倒有些担心起来。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跟这里的人族没有关系,那孕灵珠我不会取回的。”

“多谢上仙”

君少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