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的世界

第29章

柳树已抽出了嫩绿的芽儿,淡淡的一抹绿色,桃花也开了,粉的、白的,柔媚惹人。啊,春天,本不属于忧愁。可是,花小雨自那一刻起才深深地感到了那种深入肺腑的失意,很长一段时间里,花小雨都打不起精神来,时常望着窗外的天空发呆。

窗外的天空依然很蓝,也有淡淡的一层白色的纱,那是云。天空是那么广阔,那蓝更使人产生无限的幻想。小鸟不时从楼顶掠过,在蓝蓝的天空的依托下,是那么自由,象一个轻灵的使者。可是空气里是那样的寂静,有些凉,缓缓地、无声无息地弥漫着忧伤……

春天里发生了许多事情,白石结了婚,叶婷婷开了服装店,大鹏和郑丹重归于好,蔡洪飞也和紫水晶见了面。

花小雨继续在学校里辅导孩子们画画儿,虽然校长为花小雨留校确实做了不少工作,但是并没有什么新的进展。对于校长的努力,花小雨十分感激,对于事情的结果,花小雨也只是泰然处之,置之一笑,因为当初就并曾未把它放在心上。倒是林枫感到有些过意不去,生怕误了花小雨的前程。

那天,花小雨上完课回到家,一进家门就发现爸爸已经在屋里了,正兴冲冲地和妈妈说着什么。

花小雨和爸爸妈妈打了个招呼,正要回自己屋,妈妈却一把拦住了她,“这孩子最近着了什么魔,怎么总是无精打采的。你爸这好不容易回家早点儿,也不多说句话么?”

“说什么?”花小雨浅浅一笑,无可奈何。

“你爸爸最近搞建材生意认识了一家沈阳的大装修公司,把你的情况说了,人家同意让你去试一试。”

“那好啊,什么时候?”花小雨看到妈妈的手势后来了兴致。原来花小雨也觉得像现在这样子混下去终究不是个办法,并且已经和校长谈了话,准备把学生的辅导课都安排在休息日,为日后找工作留个机动时间。

爸爸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花小雨身旁,“花儿,这家公司的老板同意让你去试试——我知道让你做别的工作你也不会高兴,所以我一直都很留心,我想这件工作你一定会喜欢吧。”

“谢谢爸爸。”花小雨果然十分高兴。

“这还有一件礼物呢。”爸爸从茶几上拿起一个小盒子递到花小雨手里,“这是浩明托我送给你的。”

小盒儿很精致,湖蓝色真皮包面儿,有一个晶莹的小金属搭扣儿。花小雨翻开了盒盖儿,原来这是一对小巧的耳机,旁边还有一个火柴盒大小的东西,上面有些键子和旋纽儿。

“这次去南方,浩明和我联系上了,那天晚上浩明还执意要请我,正好我也寻思浩明是搞装修的,和我这搞建材的还有些关系,就去了。我们在一起喝了点儿酒,还唠到了他爸爸,也唠到了你呢,挺开心的。在外地还是家乡人亲啊,我问他是不是就准备留在那儿了,他说只是在南方做些资金积累,日后还要回来。我瞧他现在干得不错,比以前也成熟了不少,像个男子汉。”爸爸的手势有些生硬,打的没有妈妈连贯,而且也不是很准确,不过通过口形花小雨也能猜出个八九分。看着爸爸勉为其难的样子,花小雨感到十分有趣儿,不由得笑了。

“这副耳机是从美国进口的,无线的,很方便。浩明说用起来像监听器,几百米远的说话声都能听到,还没有杂音。他说是答应过你的,这孩子还真有心。”爸爸把两只耳机挂到花小雨的耳朵上,又拿起了小火柴盒,一边调试一边对花小雨解释,“这个相当于功放,可以放大音量。怎么样能听到吗?”

花小雨集中注意力,开始听周围的声音,是爸爸的声音,还有妈妈的声音,果然这东西很先进,除了说话的声音外,其他的杂音都被消除了,可是由于来自外部的声音已经是久违了的,因此分辨起来还是有些吃力。

“能听到我说话吗?”妈妈在问。

花小雨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微笑。其实浩明当初并未答应过花小雨什么的,这是一个惊喜。噢,谢谢浩明,当时在出租车里只是随口说出的话,浩明就记在心里了。花小雨又想起了那天在车站送行时的场面,花小雨一直以来都当他是自己的哥哥,却从未想过浩明会喜欢自己,那一刻自己心里真的很替浩明难过。也许浩明对待自己的情感就如同自己一直以来对林枫的情感吧,自己是辜负浩明了,花小雨默默地叹道。

“我在说什么?”妈妈兴奋起来,瞪大了眼睛像一个好奇的孩子。

“我在说什么?”花小雨重复着。

“这样不算,你得转过身去,来,转过去试试。”妈妈把花小雨的身子扭过去。

“沙——发——”妈妈看了一眼沙发一字一顿地说出口来。

“插花?”

“不对。”

“不对。”这个词花小雨听得很清楚,说得也很顺溜,妈妈和爸爸都笑了。

“刚才你说的是沙发——”花小雨重又辨别了刚才听到的声音,想了想慢慢地唱着音说出口来。

妈妈伸出大姆指越过了花小雨的肩膀,“对了。”

“对了。”花小雨接着重复了一遍。

花小雨有了助听器的帮助,春天里那些美妙的声音使花小雨的世界焕然一新。她听到了鸟儿歌唱的声音,听到了平时分辨不清的清脆的车铃声,听到了从学校门口涌出的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声音,以及市场里小贩儿扯着噪子呦喝的声音,这一切都令花小雨感到新奇。最初花小雨还没有完全适应这种变化,有时不能完全相信,甚至以为只是一时的幻觉。不过持续不断的声音刺激,终于让花小雨逐渐踏实下来,开始以新的眼光来观察这个曾经熟悉的世界。

花小雨还不敢与陌生人交谈,因为她还没有熟练掌握普通人发音的技巧,就仿佛是刚刚学习骑自行车的小孩子,还没有掌握好平衡技巧,就像刚学会走路的小娃娃在那里蹒跚前行。花小雨开始重新练习口语,利用所有空闲的时间,听录音、模仿播音员的语调发音,找机会和妈妈对话,希望尽快适应有声世界。花小雨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是非常愉快的,因为花小雨已经看到了希望。在道路的前方便是盛开着鲜花的沃野,那里有许多缤纷的景致,有许多等待着花小雨探索的迷人的风光,眼前这些小小的困难怎能抵挡住花儿前行的脚步呢?

花小雨去了爸爸帮助找的那家公司,经理和员工都很客气,可是呆了一个多星期,花小雨也没分到什么合适的工作,只是临时帮助别人打打字,设计个表格。原来这家公司并非急需设计师,只是从拉拢客户的角度,碍于面子照顾着给她安排了个地方。这个结果让花小雨极其失望,因此花小雨在那周最后一个工作日的下午,客气地和经理打了声招呼就辞去了工作。

从那里出来后,花小雨给蔡洪飞发了个短信,让蔡洪飞帮助问问书画苑雇画手儿的事儿。

蔡洪飞这时候正是个忙人儿,忙着跑业务,按计划筹备拍卖活动。当然他的业余活动也非常丰富,每周都坚持在固定的时间上网和周璇聊上一会儿。此刻的蔡洪飞已经完全将感情从花小雨那里转移到了周璇身上,与周璇的相处让他浑身充满了活力。他们互相鼓励着,希望在学业上,在事业上都能更进一步,再上一层楼。

一日网上聊天,蔡洪飞向周璇吹嘘自己保媒成功时谈到了石磊,竟意外获息她与石磊是儿时的邻居,都觉得再没有比这更巧的事情了。周璇又提起了“缘份”这个字眼儿,感叹是缘份把这些朋友连到了一起。周璇说他们小时候就住在一个院子里,她的妈妈还是石磊小学的音乐老师。过年的时候,那个石磊还曾和院子里的小朋友们拎着自制的小玻璃灯笼挨家挨户地窜门儿拜年儿。

石磊很快也从外地调回了沈阳,不过这大部分是由于王小露的原因。此刻两人正处在热恋之中,每天如胶似漆形影不离,连蔡洪飞都感到奇怪,一向沉稳老练的石磊也会被爱情这东西所俘虏,弄得是整天迷迷糊糊的。当然蔡洪飞非常高兴,第一次做媒便有了成绩,这的确是值得炫耀的事情。偶尔蔡洪飞会约上石磊聚上一聚,都要带上各自的女朋友,蔡洪飞便会约来周璇,那场面热闹的很。石磊也实在要算得上是蔡洪飞的贵人,在拍卖的事情上还真替蔡洪飞帮了不少的忙。

接到花小雨短信的时候,蔡洪飞已经约好了石磊,于是蔡洪飞回短信请花小雨也过来。听说紫水晶也去,花小雨就答应下来,因为花小雨对这个女孩子有一种直觉的好感,仿佛紫水晶是冥冥世界中创造出的另一个完美的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花小雨会产生这样的想法,而且花小雨确实也早想仔细地瞧一瞧那个神密的紫水晶了。

蔡洪飞又拨通了周璇的手机,告诉她今天会有一个意外的惊喜。

蔡洪飞和周璇先到了餐馆儿的包间儿,花小雨随后到了。还未等蔡洪飞介绍,离了老远,周璇和花小雨就仿佛老朋友似地互相点着头微笑起来。

“你们认识?”蔡洪飞问周璇。

“她是花小雨。”周璇笑盈盈地望着蔡洪飞。

“你认识周璇?”当花小雨走到桌边,蔡洪飞又问花小雨。

“认识啊,她不就是紫水晶吗。”花小雨也笑起来用手势回答,其实她还不知道紫水晶的名字。

看着两个人亲热的样子,蔡洪飞摸不到头脑了,这可奇了,她们不是从来都想见到对方吗?又怎么可能会认识呢?

花小雨望着周璇美丽的容颜,想道果然这女孩儿便如心中勾画的影像一般模样,难怪蔡洪飞会说两个人长得像极了,她就像是自己的一个双胞胎姐妹呀。周璇也是抱着同样的想法,两人就好像心息相通一般,意念一转便同时笑了起来。周璇拉着花小雨的手一同坐了下来。

周璇知道花小雨是聋哑人,本不想提起这方面的事情,但又看到了花小雨耳上戴着的东西感到十分奇怪,终于还是耐不住心中的好奇,指了指花小雨的耳机。

“是助听器。”花小雨说出话来。

“你能听到吗?”周璇问道。

“能听到,但还是不够清晰,你要再大声一些。”花小雨猜出了周璇的唇语。

蔡洪飞愣在一旁,傻傻地望着花小雨和周璇交谈着把自己晾在了一边。过了好半天才回过味来,晓得这两个人只是太投缘了,头一次见面便已没有丝毫的生疏之感。又想起第一次和周璇在网上互通信息时也曾有过这种感觉,不禁感到奇妙之致。而且此次尤其让蔡洪飞震惊的是,他完全没想到几日不见,花小雨说话的声音竟几乎和普通人相差无多了。

不多时石磊和王小露也到了,蔡洪飞重又把花小雨郑重介绍给大家。花小雨落落大方,用手语向大家问了好。未等蔡洪飞继续介绍下去,花小雨已经笑着说出了石磊和王小露的名字,这对热恋中的情侣惊奇地冲着花小雨点头打了招呼。

望着大家惊异的目光,花小雨对大家做了解释,说蔡洪飞和自己也是很熟的朋友,虽然各位之前未曾谋面,不过大名是早都听说过的。接着又对自己的听力做了解释,说完全是助听器的功劳,并说准备尝试向普通人一样地用语言沟通呢,那时会方便许多。大家都表示了良好的祝愿,希望花小雨心想事成。

其实石磊与王小露的惊奇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因为他们万万想不到花小雨与周璇长得如此相像。

这次与蔡洪飞的见面,让花小雨彻底放了心,知道洪飞感情上终于有了着落,而且一切都很如意。花小雨也因为不但新结识了蔡洪飞圈子里的朋友,还如愿以偿地见到了紫水晶,而感到格外高兴。

聚会之后,蔡洪飞和书画苑经理童振轩提到了花小雨的事情,并约花小雨带着作品与童经理会了面。一切都很顺利,童经理同意花小雨做了这份工作。

时间过得很快,花小雨辅导的学生中有几个顺利地考上了中专。在他们离开学校的那天下午,都特意到了花小雨的画室向辅导老师告别,还精心地准备了一份纪念礼品,又让花小雨产生了许多感触。林枫也过来了,他已经知道花小雨向校长辞去了继续辅导学生的工作。这件事情花小雨并未事先征求他的意见。

已经是夏季了,从室外不断涌进一阵阵热浪,半遮的窗帘并未能挡住阳光,画室里被照得明晃晃的。楼下的葡萄架上已满是翠绿,花园里也开满了鲜花。几丛新移植到土壤里的月季由于接触到了地气,尤如重新焕发了青春,原来枯黄憔悴的叶片上都溢出了亮丽的光彩。

这片刻是宁静的,自由的,安逸的,仿佛一切都已静止。这是一段时间上的空白。云过来了,阳光被遮住了些许光芒,仿佛使空气柔和了一些,也许是错觉,竟感到了一丝阴凉。云渐渐地聚拢,又渐渐地分开,缓慢而悠闲,梦幻一般。其实时间是很容易打发掉的,如果把这一天分为几段,每段时间就很简单地被分解开消失了。

林枫在窗前站了半刻,见花小雨没有解释的意思,稍稍觉得有些诧异。

“到我的画室坐一坐吧,这里阳光太足了。”林枫向花小雨发出了邀请,虽然他知道花小雨现在能听到自己说话的声音,但还是习惯性地打出了手语。

林枫的画室处在阴面,而且不时会有过堂风经过,要凉爽舒适许多。

“喝点儿葡萄酒?”林枫望着花小雨。

花小雨点了点头,于是林枫从柜里拿出一瓶干红葡萄酒,又带出两只干干净净的杯子来。花小雨环视着这间画室,依然还是那样杂乱,但又令人感到十分惬意的地方。在书柜里有一个新添的小相架儿,里面是几个好朋友在葡萄架下的合影,花小雨站在林枫和白石中间。

晶莹的酒液慢慢地滑下喉咙,不似原汁葡萄酒的甜美,而另有一种芳醇润泽,带着一股热流进入胃里,暖暖的,非常适意。

“花小雨,你要走了?”

“我得找点事情做——”

“花小雨,对不起——”林枫突然说道。

花小雨笑了,“林枫,我们是朋友,不是吗?”看着林枫点着头,花小雨接着说,“那就不要再说下去了,你还答应过要陪我去江南看看的,这话还算吧?”

“算,当然算。”林枫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天边的苹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