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的世界

花儿的世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7章

蔡洪飞很快就适应了书画苑里的工作,童振轩经理让蔡洪飞在业务部帮忙联系业务。蔡洪飞很能干,不久就得到了童经理的器重。

原来蔡洪飞联系了拍卖行,知道书画拍卖很有利润空间,而且现在市场成绩不错,书画苑却未曾搞过这类活动。于是蔡洪飞极力向经理建议偿试搞一次书画拍卖活动,并自荐可以负责此事。童经理对此很感兴趣,让蔡洪飞先弄个简单的书面计划,并核算一下可能支出的费用,再作打算。很快,蔡洪飞就打出了一份计划书,对各个环节的工作都做了说明,并附了一张清单送给了经理。

童经理详详细细地看了一遍,认为确实可行,且很有创新意识,于是就把这份差事交给了蔡洪飞,让他全权负责书画拍卖活动前期策划工作。

蔡洪飞将这些情况在网上告诉了紫水晶,紫水晶迅速回了消息表示庆贺。从字里行间蔡洪飞察觉到了紫水晶出自真心的祝福和关心。她一定是非常高兴的,蔡洪飞这样想着。

蔡洪飞又犹豫着给花小雨发了个邮件儿。许久以来都没有来自花小雨的消息了,那边仿佛断了联系,这令蔡洪飞很是郁闷。

换了工作后,蔡洪飞也曾给花小雨送了消息,却一直没有得到回信,蔡洪飞觉得有些失落。不过忙碌的工作冲淡了这份感觉,又因为从紫水晶那里时不时可以得到一些理解与沟通,不知不觉中,也就化解了他独自一人时的寂寞与寥落。

蔡洪飞知道与花小雨的爱情可能止步于此了,不过仍然希望能够继续保持两个人之间的那份友谊,那份情谊对蔡洪飞来说仍然是非常值得珍视的。

蔡洪飞正要关机,挂在电脑桌面上的QQ显示花小雨上线了。蔡洪飞急忙点动鼠标,对话栏打开了。

“青菜,你好啊。有一阵子没上网了,才看到你发来的消息——怎么,你已经不在三好街了,在书画苑工作还好吗?”

蔡洪飞看到花小雨的消息心里非常高兴,“花儿,你可上来了,这段时间都在忙什么呢?怎么不和我联系呢?”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不过我还是先向你道个歉吧,我的邮件本来就不多,最近也懒得上网,并不是不想和你联系啊——你现在怎么样?”

于是,蔡洪飞将回家过年,年后到书苑寻工作,现在又要计划书画拍卖的经过简单地对花小雨叙述了一遍。

“书画拍卖有把握吗?有人买吗?”花小雨问。

“市场是有的,但也要靠宣传。书画拍卖一年两季,我们准备在年末拍卖,时间很充裕。”

“都做些什么准备啊?”

“盛京书画苑在这一带算是比较有名气的画苑,画儿是不成问题的,我们还可以联系到名家书画,利用名家效应提高这批书画拍卖的档次。当然从拍卖名家字画里是挣不到钱的,主要还是要靠其他的一些作品。”

“为什么名家书画拍卖挣不到钱?”花小雨感到奇怪。

“一般的书画可以收取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名家书画也就百分之二三,而且还要做好保护工作,不能有了散失,这都是需要成本的。”

“那一般的画儿都卖到什么价位,名画又是什么情况呢?”

“这不好说,一般的百元、千元的都有,名画嘛,最高的达到二三十万呢。”

“照这样说来,就是百分之二三,你们从中所获的利润还是很高嘛,还是卖名画合适呢。”

“可不是,我还真没算计到。不过,名家作品能送到我们这儿,已经是给足了面子的,因为这样的画儿是不愁卖的。这就像是贴了名牌商品的标签,送到你这里就给你提高了信誉,做了免费的宣传了。”

“那你还要忙些什么呢?”

“忙的事儿多去了,要联系合适的拍卖行,找有经验的拍卖师,还要为拍卖的作品制作宣传图册。当然还要寻找潜在的买主进行宣传。这些是颇费精力的。”

“有风险吗?”

“有风险,其实我是很担心的,不过市场前景应该是不错的。”蔡洪飞憧憬着。

“那万一——”

“拜托啊,说点鼓劲的话吧,会成功的。”

“我相信你的,你应该知道的,不过还是要多做准备,要有把握噢。”

“放心吧,我会充分准备的。”

蔡洪飞很想知道花小雨在这一段时间都在忙着什么,就又把开始的问题重新问了一遍,“一直在说我,你呢?还做辅导老师吗?”

“过年的时候休息了几天,平时每天都有课,假期也是。我教的学生又多了,已经分两个班了,单双日轮流上课。”

“你真要当老师了?”

花小雨没有回答,而是转了个话题,“孙浩明和韩冰到南方去了。”

“是吗?什么时候走的?那工程完了吗?”

“上周走的。酒店完工了,在浩明临走的头一天,我们去看了酒店。王先生很满意,还邀请我们开业那天做嘉宾呢。”

“浩明和韩冰不在沈阳继续做下去了吗?”蔡洪飞感到有些遗憾,因为在公司的那些日子同样使他十分留恋。那些日子,蔡洪飞觉得自己是在创业,在为了梦想而拼搏,他已经把装潢工作当成了自己的事业,准备长期干下去了。同时,又认识了可爱的花小雨,每天都伴着升起的朝阳,带着无穷的力量和愉快的心情开始新的工作,还有比那一时期更富有生命力的吗?可是世事难料,已是这般结局。

“他们是先到南方闯一闯,听说那边有个朋友干得不错,是投奔他去了。不过我总不相信浩明会留在那边,我想他会回来的。”

“南方什么城市?”

“深圳。”

“那是个年轻城市,我也有朋友在那边闯荡,说满大街都见不到年岁大的人。不过,我在北方呆惯了,觉得北方挺好的,沈阳就够我闯荡的了。”蔡洪飞在网络这边咬了咬嘴唇,因为并不知道花小雨是否满意现时的工作,浩明和韩冰又去了南方,装饰公司的事看来是撂下了,心里对花小雨的现状不免有些担心,“你现在都还好吗?”

“还好。”花小雨猜出了蔡洪飞话里的意思,“我现在挺充实的,而且也许过段日子,爸爸会给我联系个稳定些的工作。”其实花小雨自己也不知道会不会去干那种无聊的工作呢。

“我现在的画苑还有出口的任务,需要画手,如果你要是感兴趣儿的话,我可以帮上忙——我也打算干的。”

“画什么呀?”

“油画,主要是风景和静物,也有一些抽象画,成批的临摹——”

“听起来不错,也许我真要你帮忙呢,不过现在我还在忙其他的事儿?”

“忙什么,能告诉我吗?”蔡洪飞挺感兴趣。

“我在帮一个朋友搞装修呢。他自己的房子,我们自己设计,也准备自己买料装修,能省不少钱。”

“现在干上了吗?有报酬吗?不会白干吧?”

“我正设计效果图——他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一直都在帮助我,怎么能提钱的事儿呢?”

“用我帮忙吗?我还可以出些力气。”看到回复信息中用的“他”,蔡洪飞的脑海中立刻现出一个英俊小伙儿的形象,心中小小地起了一丝妒意,也许这就是与花小雨拍雪景的人。

“也许会,不过你现在这么忙,也不好意思呀。”

“我还有休息的时间,需要的时候发个消息。”

看到了对话框里传来的字符,花小雨感到心里暖融融的,知道朋友的关心实在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一件事情。花小雨觉得自己非常幸运,虽然从小失去了听力,却有深爱着自己的爸爸和妈妈,遇到了有责任感的老师,受到了良好的教育,还相识了身边这许多知心投缘的朋友,这些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啊。

想到了朋友,花小雨脑子里忽然闪现出一个人来,很想和蔡洪飞核实一下,“洪飞,有一个人提到了你的名字呢。”

“那人是谁?提到的人不会与我同名吧?”

“我也觉得太巧了,不过他好象很肯定是你。他叫孟波,我们都称呼他小孟儿——”

“啊,他是兰欣公司的,我们在一起干过。你们怎么认识的?”

“我不是说过我在南湖晨练吗,小孟是东大的,和我们在一起打排球的球友,是不是很巧呀。冬天天冷我们都停止了晨练,直到那天早上我才恢复,就碰到他了。他问我现在做什么工作,我就把在公司时候的事和他说了,没想到他就提到了你的名字。”

“这世界可真小呀。”

“是呀,他提到你名字的时候,我也有些不太相信呢。他这个人挺开朗的,性格不错,对你印象也挺好的。他还说以后可以找机会把我们大家请到一起聚一聚呢。”

“这可是个好主意。”

“对了,还忘了问你那个紫水晶的消息了,你们网上还有联系吗?”

蔡洪飞没想到花小雨会提到紫水晶,心里多少有些羞愧的感觉。因为这段时间里,蔡洪飞确乎是对紫水晶想到的更多了一些,似乎这便是对花小雨曾经依恋的背叛,也似乎证明了自己对爱不够执着,对花小雨爱的意志不够坚定,这种感觉让蔡洪飞十分困惑。

蔡洪飞潜意识里始终认为紫水晶和花小雨有着许多相似之处,她们都很温柔,都是那么善解人意。当然直到如今蔡洪飞还没有真正见过紫水晶本人,不过这种印象却非常深刻。

“啊,我们一直都有联系,我现在的工作还是她在网上提供的信息呢。”

“她人一定很不错,你没有想过和她见面吗?”

“在春节之前她要过我的手机号,可是始终没有和我联系过。”

“你不会主动一些吗?女孩子还是希望男孩子勇敢一些的。”花小雨已经从交流中猜出了蔡洪飞此刻的心境,因此她开始为蔡洪飞鼓气,想成全蔡洪飞这段好事。

“再等等吧,我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哪里有时间呢?”

“要是我们认识就好了,我会帮助你。”

“你想帮我做媒吗,呵呵——不过我想你们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当然要通过我了。”蔡洪飞这边微笑了。

与蔡洪飞聊天的感觉很好,知道蔡洪飞心灵已另有寄托,这让花小雨放下一颗心来。因为花小雨不希望自己的世界太过复杂,只想看到朋友们开开心心地围绕在自己的周围,和谐地相处,对蔡洪飞是如此,对叶婷婷、对郑丹、对林枫都是如此。噢,不——对林枫的感觉是不同的。在花小雨的心中,林枫另有一个位置,那是一片光明之地,是花小雨心驰神往之所。

蔡洪飞从花小雨那里得到了鼓励,决定试探着约紫水晶出来见上一面,没想到紫水晶竟然同意了。紫水晶把时间定在了周日上午十点,地点定在了北陵公园。

可是周六下午的天气突然开始变坏了。从画苑的窗子向外望去,蔡洪飞发现只有西边天空的一角还悬留着一小片明亮的洁白的云彩,周围的天空早已暗了下来,蒙上了一层浓浓的云衣。窗外突然落下了大颗大颗的雨滴,而那一小片被压抑在天边的白色云彩,也被迫地缩小、缩小,终于与四周的乌云合拢到了一处,消失了,一切归于黑暗。蔡洪飞担忧起来,初春的日子怎么会有这样的天气。

幸好第二天雨过天青,蔡洪飞骑着车子经过两个行政区到了北陵公园正门,一看腕上的手表,竟然提前了有一刻钟。蔡洪飞到售票处买了两张入门的票,又买了两瓶矿泉水然后便在门口翘首以待。

蔡洪飞在网上告诉紫水晶自己一身休闲装,上身是蓝色的夹克,下身一条牛仔裤,可是他忘了问紫水晶的装束,因此他不得不十分仔细地观察每一位走进广场的年轻女子,生怕错过了目标。

已近春分时节,气温持续回升,大树的枝条开始泛青饱涨起来,冬季里干枯的柳枝也似乎恢复了弹性,摇曳生姿。将近十点钟,北陵公园的门口已经十分热闹了。售票处窗口许多外地游客正在购票。

沈阳故宫、东陵、北陵申遗成功,为沈阳旅游业带来了勃勃生机,全国各地的游客乃至国外的观光者都迫切地希望见识到中国清王朝留下的古代皇家建筑群落,欣赏历史留下的辉煌。北陵又称昭陵,占地330万平方米,建成于1643年(清崇德八年),系清太宗皇太极和孝端文皇后博尔济吉特氏的陵墓,是清“关外三陵”中规模最大的一座。昭陵是沈阳名胜古迹之一,是我国古代建筑的精华,汉满民族文化交流的典范。到了1927年,这片陵寝才由当时的奉天省政府辟为公园,成为百姓休闲观光之地。

此刻,北陵公园门前的广场上涌来了一群背着旅行包的学生,正叽叽喳喳地围在一起,不知商量着什么。广场中央一位年轻的父亲带着孩子放着风筝。不远处一对情侣正在拍照。

蔡洪飞一手拎着一瓶矿泉水正观望着远处,那对情侣走了过来。

“这位朋友,帮我们拍张合影好吗?”男青年举了举手中的数码相机。

“好啊。”蔡洪飞无事可做,很乐于帮忙,他先把矿泉水轻轻地放在了一旁的地上,然后接过了相机,“是按这个钮儿吧?”

“对,要全身的,把后面的大门都照下来。”

“好的。”蔡洪飞略微调整了一下画面,待两人摆好姿势后,大声数道:“一——二——三——”。就在蔡洪飞按下按钮儿的一霎那,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取景窗口里。

画面定格,男青年把相机接了过去,对拍照的效果很满意,点头称谢转身走了。那熟悉的身影儿却犹疑着向公园入口处近旁走来,于是蔡洪飞拾起两瓶矿泉水匆匆迎了上去。

“你是紫水晶吗?”蔡洪飞不敢肯定。

姑娘诧异地点了点头,“你是——阿瓜——哈,真没想到,原来是你。”

真是无巧不成书,这姑娘恰恰就是蔡洪飞在大厦电梯口遇见的那位极似花小雨的女孩子。两人先前虽说只有一面之缘,可彼此还是很轻易地认出了对方,蔡洪飞梦中多次出现的紫水晶真的就在眼前了。今天的紫水晶和那日不同,没有挽起头发,而是将长发由上面编成两股汇合到一处,又梳成马尾辫儿的样式垂于脑后。也穿了条牛仔裤,配着翠绿色的运动服,腰际一条深红的宽幅帆布腰带,使她看上去有种健康的野性美,又显得格外地妩媚动人。

“我叫蔡洪飞。”洪飞自我介绍。

“周璇。”紫水晶也说了自己的名字。

“是和《天涯歌女》那个金嗓子周璇同名吗?”

紫水晶点了点头。

“怪不得会去学音乐。”蔡洪飞觉得与周璇的这次见面丝毫没有第一次见面所应有的那种生疏感,难道这就是缘份?

“那可不是这个原因。”周璇对这种解释给以否定。

“我们到公园里走走好吗?我已经买了两张门票。”蔡洪飞提议道,把一瓶矿泉水递给了周璇。

“好吧。”周璇欣然应允。

从北陵正门进去,公园里松柏苍翠,游人如织。陵道左右两侧分别建有碑楼、华表、擎天柱以及立象、立马、卧驼、麒麟、座狮、獬豸等石兽,两两相对。听明白的人介绍,那其中的一对石马名叫作“大白”、“小白”,是仿照皇太极生前两匹爱骥雕造的。在北面正中建有碑楼,内立“大清昭陵神功圣德碑”。碑楼北面是方城、月牙城、宝城,方城内以隆恩殿为中心,东西有配殿,四角建角楼,隆恩殿是陵墓的享殿,城北紧连月牙城,宝城正中突起的半圆形土堆,又称宝顶,其下既为葬置棺椁的地宫。

蔡洪飞和周璇两人并没有进方城,在方城前的石坊下站了片刻,就向右侧的人工湖畔转去。

“你的诗写的不错。”周璇突然说道。

蔡洪飞想起了听弦的那个傍晚,那个时候自己的心中还在迷恋着花小雨。

“你的诗也不错,把月亮写得真美。”蔡洪飞也把赞美之辞送给了周璇。

“你可说过为我画像的,说话可得算数。”周璇又提起了从前在网上说过的请求。

“当然算数了,我现在就可以画。”蔡洪飞随口说道。

“可是你没有笔啊?”周璇不相信。

“来。”蔡洪飞拉着周璇来到人工湖畔的一处空地上,“我在地上先给你画一幅剪影儿。”

蔡洪飞从旁边拾来一段干树枝,描着周璇的侧影就画了起来,只几笔已形神具备。

“太像了,可是这个不算,我是说要在纸上画的。”周璇对洪飞的画技很钦佩。

“好的,那没什么,以后有的是机会,是吧?”蔡洪飞很高兴能够认识周璇,很显然周璇也是如此。

两个人信步前行,周璇走在前面,蔡洪飞跟在后面,从湖畔来到广场,又从广场来到小树林。两个人谈得也十分投缘,从冬季滑雪谈到春天郊游,从校园生活谈到实习工作,从音乐谈到绘画,从文学又谈到诗歌。

周璇说她很喜欢诗歌,觉得诗歌与音乐一样富于韵律的美感,她说自己很喜欢徐志摩,如果那一次网上聊天,洪飞不是在最后的一刻引用了徐志摩的诗歌,恐怕今天两个人也就不会相见了。

周璇又问起了花小雨,蔡洪飞简单介绍了情况,还提到花小雨也很希望和网上的紫水晶认识呢。

“她真的长得和我相像吗?”周璇对蔡洪飞的描述还是不太敢确定。

“真的,那天在电梯口,我都以为就是花小雨呢。不过细看起来,你们的气质多少还是有些不同的。也许这就是学画画的和学音乐的人在气质上的差别吧。”

不知不觉已过晌午,周璇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了蔡洪飞。从北陵公园出来的时候,蔡洪飞和周璇俨然已是一对老朋友了。

天边的苹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