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的世界

第25章

三月份气温继续回升,残留的冰雪已然化尽,地表土壤浅层已开始解冻返潮。但是冬天最后的冷气仍然不愿早早地撤离原本属于它的领地,春寒料峭。

不过,人们已经看到了春天的希望,正期盼着树儿快快发芽儿,盼望着草长花开,盼望着候鸟回归,盼望着妩媚多姿的绿色世界。于是人们的情绪都高涨起来,满街的人们都焕发了精神,兴高采烈。公园里晨练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在屋子里猫了一冬的花小雨决定恢复晨练。她今天的心情很好,因为昨天刚刚从叶婷婷那里知道了郑丹与孙鹏和好的消息。没想到孙鹏那么粗犷的一个人竟说出了许多感人肺腑的话,他对郑丹说自己已经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经过,也想清楚了,觉得这个结果不完全怪她,自己也有责任,如果不是当初自己鲁莽也就不会进了监狱,不进那个地方也就不会发生后来这些事情。她告诉郑丹自己现在还深爱着她,离不开她,而且已经完全原谅她了,愿意重新开始。从那之后两人合好如初了,孙鹏继续做着汽车修理工,郑丹在亲戚的帮助下经营着那个小酒吧,都很满足,现在正一起憧憬着人生最幸福的那一天。

花小雨早早起了床,简单梳洗一番,把长发向后拢了,用皮筋扎了个马尾辫儿,然后套上粉蓝色的运动上衣和深色的运动裤儿,跑下了楼梯,一直跑进了南湖公园。跑了一圈儿后,花小雨感到有些气喘,到桥头时脚步慢了下来。湖水已经开化,由于冬季一直未放水,水面很低,上面漂浮着一些杂物,湖岸上一排光秃秃的柳枝在微风中摆动,这景致实在算不得好看。

花小雨向打球的地方慢慢地踱着步子,猜测着那些晨练的朋友们是不是都还在坚持,心里有些怀疑,不过很希望能遇到他们,和他们打声招呼。一个年轻人踏着轻快的步伐从身旁跑了过去,没跑多远又停下步子回过头来,向花小雨举了举手臂。花小雨笑了,是小孟儿。他们是公园里的老球友了,两个人配合的最好。花小雨跑起来跟了上去……

下午花小雨去了学校。从学校回到家,花小雨正在门口脱外衣,妈妈就走了过去,“浩明来了。”

“浩明哥来了?在屋里吗?”花小雨正往下拽着一只袖子,头向客厅里张望,她没有看懂妈妈的手势。

“已经走了。他下午两点多钟来的,说是要带你去看看你们设计的那个酒店——”

“酒店完工了吗?太好了,太好了,他是说今天要带我去吗?”

“瞧你急的,他让你有功夫的时候给他回个电话,时间由你来定,他来接你呢。”

“不知道是什么效果,真想马上看看。”

“对了,你们这假也放的太长了,你什么时候去上班啊。我问浩明了,他说还要再过一阵子,公司里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啊?”妈妈在唠叨。

“反正听浩明的就是了,我现在不也没有闲着嘛,妈妈你担心什么呢?”

“我看你们这种公司——悬。”

“反正不用你操心就是了。”

“都不用我操心,你爸也是。哎,可我就是老惦记着。”

“爸爸现在做什么呢?”

“好像是倒腾什么建材,成火车皮从南方往这边儿运呢。我才不去管他。”

花小雨换下衣服,掏出手机就给浩明回了个短信。

吃过晚饭,花小雨伴着妈妈坐到客厅的沙发里。电视里播着新闻节目,小视窗里手语翻译用利落大方的指语进行着解说:某市区一学龄儿童失足落水,被正巧路过的一位肢残人士救起。这是一位已失去双臂的重度肢残青年。据了解他是市残联所属春风杂技团的演员,曾获得残疾人冬奥会游泳级别项目的冠军。

花小雨非常震惊,很难想象救人的人双臂已然失去,却在这样冬寒未消的天气里跳入冰冷的水中,去营救他人。那是一种什么境界,那是一种什么精神。花小雨又十分好奇,没有双臂的人怎么能游泳呢?他是怎样把失足的儿童救上岸的呢?画面上那位失去双臂的青年憨憨地笑着,不知说着什么,显然未把这件英雄事迹放在心上。花小雨折服了,被肢残青年与命运抗争的顽强意志所折服,被他英勇无畏的牺牲精神所折服,被他施恩与人的无私爱心所折服,想着将来有机会应该去拜访拜访这位英雄人物。

接下来,新闻里播出了一则短消息,省文联与少儿发展基金会将联合举办星星之火艺术大奖赛,并设了音乐、舞蹈、美术、摄影等多个项目。花小雨心中一动,想着一定要鼓励自己的学生也报名参加这个活动,而且希望他们能够在大赛中取得好成绩。

“明天就和林枫商量这件事。”花小雨心里想着。

“你和浩明通话了吗?”妈妈打手势问小雨。

花小雨点点头,“明天上午就去,我要把相机带上,等照出来让你看。”

“花儿呀,那个叫蔡洪飞的小伙子,你有功夫把他领来让我瞧瞧。”

“妈——你别瞎操心了。”花小雨搂住了妈妈的腰,把头埋在母亲温暖的怀中。

妈妈推开女儿,盯着女儿的眼睛,配合着指语,正色说道:“你喜欢他吗?”

“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就是很谈得来嘛。”

“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花小雨见母亲这一次突然严肃起来,有些不适应,不知如何回答。

“我说女儿呀,爸爸和妈妈都是要老的,不能永远陪着你。你爸虽然不和你说,但是我们心里都很记挂这件事儿,都很着急。要是能有这么一个可心的人,我们就放心了。妈妈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是不是太高了,我女儿这么漂亮,又这么出色,妈妈总希望你不要再找一个聋哑人——当然不是说聋哑人不好,不过我觉着这堆儿里没有人能比得上我女儿的了。妈妈就希望有一个咱姑娘喜欢的小伙子,不管他家庭怎么样,也不管他是不是咱本地的,只要有能力让我女儿有个依靠,是个正经人就行,妈妈希望你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啊,花儿——”

“妈——”花小雨哽咽了。

“有什么心事儿,跟妈妈说,妈妈是过来人,帮你出出主意还是可以的。”

“妈妈,我,我喜欢林枫老师——”

“什么?”妈妈呆住了,以为看错了花小雨的手势。

“我喜欢林枫老师。”花小雨重新打出指语,然后低下了头不敢去看妈妈的眼睛。

“我的傻孩子,”妈妈自言自语,“比我的心还要高呢。”

“妈妈我该怎么办?”高儿抬起头来。

“那个叫洪飞的小伙子真的不行吗?”妈妈仍然想看一看这个花小雨称之为朋友的小伙子,她并不认同花小雨对林枫的爱慕。

“他像个弟弟呀——”

“你新年那什么夜出去的时候,是不是跟他一起去的?”妈妈问,她知道那天花小雨是和这个叫做蔡洪飞的小伙子一起出去的,心里还挺高兴的,希望花小雨回来能透露个好消息给她,怎么就没有下文了呢。

“是的,我也想试试,可是——”那一天应约去教堂,花小雨的感情也有些矛盾,她一方面怀着真诚的心愿,希望得到蔡洪飞平安的消息,另一方面也是听了郑丹的一番劝说,希望与蔡洪飞多接触一下,试着产生感情上的火花儿。不过,花小雨只是满足了第一个心愿,和蔡洪飞在一起很愉快,很开心,仅此而已。而与林枫在一起,就会心动,从心底里产生强烈的热望,是的,花小雨已经深深地爱上了林枫。

“那个叫蔡洪飞的——”

“妈妈——”花小雨止住了妈妈的手势。

“好吧,可是你和林枫老师那是不可能的,傻孩子。”妈妈摇着头。

“为什么?”花小雨其实心里也知道妈妈要给出的答案。

“林枫老师,他是老师啊——他知道你喜欢他吗?”妈妈心底里生起了一丝希望。

“不知道,我从来没有和他说过这件事情。”

“你现在每天去学校,都能碰到林枫老师吧?”

花小雨点了点头。

“你感觉他对你怎么样啊?”

“还像以前一样,对我挺好的。”花小雨犹豫着,不知道是不是该把每天课后去林枫画室闲坐谈天的事情告诉妈妈。

现在花小雨每天都和林枫一起练习一阵子色彩,一边谈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关乎绘画中色彩的处理,关乎林枫日常的工作,关乎身边发生的趣事,关乎花小雨日后的打算等等。有的时候,白石也会来凑个热闹。还有的时候,就一起去活动室打打乒乓球。白石总是赢,林枫却打不过花小雨,他也不在乎,输了就甩甩手,笑眯眯地走到一旁去看着台上的人。也有其他的人来打球,包括体育李老师,舞蹈齐老师都过来,可是打到最后的就是白石、林枫和花小雨。

总之,这一阵子花小雨一直都是很开心的,不过却从未向林枫表露出自己的心事来。

“怎么个好法呀?”妈妈追问,“这是不同的,你对那个蔡洪飞也是很有好感的,不是吗?蔡洪飞对你也是很好的——林枫对你怎么挺好的呢?”

“还是和当初我做学生时一样照顾我呗,哪有其他的什么呀。”花小雨不敢肯定近一时期与林枫的交谈,算不算已经突破了了老师和学生的界线。不过即使突破了,也只能算是朋友之间的关系,花小雨这样认为。

“真是搞不懂啊,你这孩子,当妈的都不知道你心里想的啥。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林枫的啊?”

“不知道,反正不知不觉就喜欢了。”花小雨回忆着。

“这事儿,我也没有主意了。谁知道有没有缘分呢?我和你爸那阵儿也没你们现在那么多想法,有个人介绍就相处了,时间久了也就处出感情来了,哪有这么复杂。”

“妈,你就别管了——”

“怎么能不管,用不用我找个熟人透透话儿。”

“不用,还是顺其自然吧。”

“孩子,你还是要告诉他啊,成不成都行,也不能就被一棵树吊死。那个叫蔡洪飞的,我看也不错啊,你可别耽误了。”

“行了,妈妈——”

“好了,不说了,你自己多想想啊。”妈妈听到门铃响走开了,留下了花小雨独自沉思。

第二天,浩明按照约定在上午九点多钟先到了花小雨家,然后一起乘出租车去了那处酒店。天气不错,浩明只穿了件深棕色的皮夹克,看起来精神抖擞。

车子停在大厦前,此番情境又是不同。酒店装修一新,远远看去颇具规模,灰绿色的大理石镶嵌的外墙,花岗岩砌就的裙角。沿阶而上,中央是旋转感应玻璃门,两侧另有通行的便门,透明的玻璃熠熠生辉。正门上方是金字招牌——绿森林酒店,映衬在五彩霓虹灯装饰的背景之下。

孙浩明在前面带路,进了旋转门便是大厅。大厅中央的顶部是一盏明黄的水晶大吊灯,珠珠串串,散射着炫目的光彩。理石地面平滑如镜,光可鉴人。正对面是一处以木柱与磨沙玻璃巧妙处理的半透隔断,前面立着一件硕大的根雕作品。这是一只苍鹰,强劲的钢爪紧紧地钩住岩石,双目炯炯有神,正扭转着头颈,展开双翼欲腾空而起。

大厅一侧是接待处的吧台,后面墙上挂着几只已设定好的电子钟表,提示着几个重要国际港口城市所在时区的标准时间。左侧中部摆着一架黑色亮漆的三角钢琴,上面铺着绛红色的绒布。钢琴近处,一株大叶的绿色植物生机盎然。向下有两趟真皮沙发围着长长的茶几,是听音乐休闲的好场所。

但是所有这些豪华美丽的印象,竟完全被与大厅衔接的另一处空间的光辉所遮蔽了。

孙浩明此时正用手指着这处人间仙境。这处天井便是花小雨负责设计的休闲空间,地面要向三角钢琴所在的石台再往下走两级台阶,一小片低矮的绿色小叶灌木将两处空间天衣无逢地衔接起来。

天井有三四层楼光景,穹顶是半球状的钢架结构,罩着钢化玻璃,外面的阳光可以直接从顶部穿射而过,尤如一个巨大的温室。富余的阳光使正面的大厅也明亮了许多,三角钢琴便完全笼罩在柔和的自然光下。

天井四周和中间的池子承接着地气,满栽着是从南方运来的绿色植物。有直攀到半空游廊柱上的藤蔓,有坚硬粗壮的铁树以及其他叫不上名字的各种大叶的热带雨林植物,低处细细柔软的小草青翠养眼。挺拔的修竹枝叶苍翠,高处挂着鸟巢儿,几只鹦鹉在叶丛中穿梭追逐。

池子之间,白色鹅卵石铺就的小径蜿蜒曲折,深处竟有几把扶手靠背藤椅围着一张圆桌,使这片领域成了一处远离尘嚣的幽静闲雅之所。

花小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太美了,比自己脑海中想象中的景致还要美得多。

“设计得太完美了,”孙浩明由衷地赞叹着,“简直是一处世外桃园。”

花小雨拾级而下,来到丛林间,一只画眉正窜上枝头,歪着小脑瓜瞅着花小雨,尖尖的小嘴一开一合。

“它在唱歌吧,可惜我听不到。”花小雨感到有些遗憾。

“是啊,画眉鸟在歌唱呢,很好听。到了这里就仿佛在大自然中一样了,空气清新,景致也好。工程队交工的时候,我和韩冰来验收,都被你的这处设计吸引了,比我们在效果图上看到的要好得多。”

“不要再表扬我了,我想老板绝不会因这一处设计就满意的。王先生对酒店整体装修的效果是什么态度呢?”花小雨知道自我欣赏是不行的,客户的意见才最重要。

“当然很满意了,我们的每一处设计他都认真地看了,不过他还是最欣赏你设计的这一处休闲场所。王先生可是被迷住了,说是超乎想象的美,他认为这一处景观设计算得是酒店装潢的点睛之笔。”浩明微笑着描述王先生第一次见到实景时的情景。

“我也没想到会有这样好的效果呢。”花小雨有些不好意思了。

“大家都称赞你的设计为酒店增色不少,你也不要太谦虚了。”

花小雨来到藤椅处坐了下来,藤制的圆桌上压着玻璃,上面摆着异形的青瓷花瓶儿,一束百合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正欣赏着自己的得意之作,王先生已从那边沿着石阶走了下来,孙浩明和他打着招呼,花小雨也连忙起身。

“这可是我的贵客啊,听说你要来看一看呢——”王先生望着花小雨。

浩明把王先生的意思转达给花小雨。

“王先生对我们的设计还满意啊?”

“你们的设计绝对是一流的。餐饮、娱乐、客房各部分都很对我胃口,很有新意嘛。不过还要数这个地方设计的好,实在是好得不能再好了,空间利用得好,效果也是超凡脱俗,嗯,我想每一位到这里来的客人都会留下深刻印象的。”王先生连连竖起大拇指,一边瞅着浩明,急于让他把这番赞美之辞翻译过去。

“过奖了。”花小雨得到王先生如此高的评价也很高兴。

“我可说的是实话,我想就冲这气派、这场面,来光顾的客人就不能少——”王先生忽然想到花小雨公司的处境,犹豫了一下,“你们公司不能做下去,真是有些可惜。”

“我们也会有办法的,”孙浩明很自信地望着王先生,“这次可是得多谢你了。”

“说哪里了,我也感谢你们呢,如果还有什么我能帮得上的,尽管吱声啊。”王先生又顿了顿接着说道,“我这酒店最近一段时间就要挑个好日子开业了,到时候欢迎你们来做佳宾。”

从酒店里出来,孙浩明伴着花小雨走着。由于并不是休息日,这个时候街上的人不是很多。几辆出租车从两人身旁经过的时候都慢下速度,试探着揽个生意,可是两个人都没有乘车的意思。

“这个王先生是个好人啊,一个大老板,一点架子都没有。”

“嗯,人不错,是个有福之人。”

“这也能看出来?”

“从面相上看不像是受过苦的,天生的富贵命,”浩明笑着,“不像我现在这副样子。”

“你这副样子挺好的呀。”

孙浩明半天无语,默默地向前走着。花小雨感觉到他好像有什么心事,却也不便问起。向前一直走,来到一片开阔地,浩明才停住脚步,“花小雨,我们原本是寄希望在沈阳把这个公司继续下去的,也还想把你和蔡洪飞招回来。可是我和韩冰都尽力了——”

“没什么,我现在也挺好的。”花小雨连忙表示。

“我听阿姨说了,知道你现在辅导学生呢,可也不是长久之计啊——以我和韩冰的实力现在重整旗鼓还不行,那天我们又找子豪家的人商量,看能不能把那小楼租下来,他弟弟倒是同意,可是他父母态度挺坚决的。我们又试着找了其他地方,租金实在太高,承担不起。”

“那你有什么打算呢?”

“我和韩冰都商量好了,先到南方去闯一闯,也许会有机会。”

“你们要走吗?”

“明天的火车。”孙浩明抬起手来,招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司机一打轮,把车子靠在道边。

花小雨对浩明的决定感到有些突然,但知道现在干一番事情确实是有很多困难,也许出去了换个环境试试会有新的机会也说不定。

“去哪里?”

“到深圳试一试,那也有我们的朋友,听说干得不错。”

“那我明天送你们。”花小雨钻到车子里侧,把外座儿留给了浩明,车子启动了。

“不用了,晚上的车。”

“我一定要去的。”

“花小雨,我一直很奇怪你在设计那处天井时从哪里来的灵感。”浩明转移了话题。

“其实开始的时候我手头儿上也没有什么参考的资料,不过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几张江南风光照片,突然就有了灵感。”

“你没去过南方吧?”

“没有,不过真想有机会也去看看。”花小雨想起林枫曾经说过可以利用假期陪自己去呢。

“等我落稳了脚跟,一定满足你的愿望。”

花小雨呆呆地望着车窗外向后飞逝的街树,先时在酒店欣赏自己作品时的兴奋心情已然散尽,此刻想着公司里的好朋友现如今已是各奔东西,心里说不出的愁怅。

“听阿姨说,你爸爸又闲不住了。”浩明没话找话。

“是啊,刚退下来的时候,他也打算在家好好陪陪妈妈,没事的时候就练练书法什么的,可是没几天就呆不住了,妈妈也劝不住。我现在又不常看到他了呢。”

“姨父在做什么?”浩明也很好奇。

“听妈妈说是帮朋友搞建材生意。”

“那和我们也很有关系了。”浩明很感兴趣儿。

“妈妈说也往南方跑呢,从南边儿往沈阳运货。”

“也许我们会在南方碰到。”浩明得到了这个消息显得很高兴。

“可不是嘛。”花小雨应着,又想起一件事儿来,“玲子呢?她和你们一起去吗?”

“她留在沈阳。”浩明简短地说。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傻妹子,还没走呢就想着回来了。”浩明笑了,脸上写着无奈。

“可是——”

“放心吧,有了好消息会告诉你的。不过也许要很长时间才能立稳脚跟儿,这事儿可说不准。就在那边重新干起来也说不定,韩冰是对她媳妇夸下海口了,答应一年之内把她接到南方去。”

“要在南方呆下了?”

“到时候你会来吗?”孙浩明怀着一线希望。

“我妈妈是不会同意我离开她的。”

又是半天无语,花小雨回忆起公司接手酒店工程前的那个晚上来,回忆起那时酒桌上的热烈氛围。那个时候大家是多么快乐啊,公司充满了希望,朋友相处融洽,每一天都过得那么充实。想起了子豪的直爽,韩冰的幽默,洪飞的热情,还有浩明的无微不至,这一切都成了往事了。

“浩明哥,你为我下载的《上海滩》的歌儿,我现在已经存到我电脑的硬盘里了,真的很好听呢,我用耳机能听得到。我很喜欢,一直没有向你说谢谢呢。”花小雨打着手语。

浩明被花小雨突然提及的事儿弄得一愣,这才想起那个送花小雨回家的夜晚。

“那点儿小事还提它干什么?你能听到这首曲子吗,那可太好了,这说明你还有残余听力。可是你为什么不戴助听器呢?”浩明很奇怪。

“我戴过,杂音太大了,分辨不清楚说话的声音。用处不大,还不如看唇语呢。”

“噢——”浩明点着头,若有所思。

车子很快到了花小雨家的楼下,孙浩明表示不上去了,还要回去准备准备。花小雨也没多让,只是逼着浩明说了列车的车次和发车的时间,坚持要求送站。

孙浩明钻进了车子,花小雨站在楼门口一直目送着车子出了小区。

车子里孙浩明心情也是久久不能平静,花小雨的话让他陷入了回忆中……

接下来的一天,花小雨总是心神不宁,时不时想到浩明那无奈而又带着些许悲壮的神情。不会吧,也许是自己多想了,出去了一切就会好起来的,就像这春天万物都要复苏了。

花小雨告诉妈妈,浩明晚上就要走了,要去南方了。妈妈吃了一惊,“不是说你们在放假吗?”

花小雨这才想起妈妈还不知晓公司的情况,一时说漏了嘴。在妈妈的追问下,花小雨才不得不将公司的情况重新又叙述了一遍。

“哎,我就知道你们这个小装修公司要悬,不像是个正规的公司——”

“我们公司很正规呢。”花小雨不愿意别人说自己公司的坏话,哪怕是自己的妈妈。

“正规,正规,可是你们这一散摊子,那些已经装修了房子的客户如果工程出现了质量问题找谁去呀?”妈妈很不以为然,她早听多了那些马路砑子装修队坑人的事情,以为花小雨所在的公司也好不了多少。

“我们是与客户签了合同的,有售后服务。”

“公司都没了,还售什么后。”

“可是我们公司与其他的一些公司也有协议的,我听浩明讲过,这些客户的维护工作可以转到那些公司。”

“平白无故人家就帮你们了?”

“当然不是了,那是有保证金的,有信誉。”花小雨做着解释。

“好了,好了,不和你辩论了,反正你们公司是黄了。”话出了口,看到女儿脸上难过的样子,妈妈又有些不忍,“不过,这也没有什么,让你爸爸再活动活动,也许找一个更好些的地方呢。我说孩子,有个稳定点的地方,能够交上保险就行了,也不要再挑什么专业不专业的。女儿啊,我就希望你快点找个依靠,我也就不用多操心了不是。”

“妈妈,我晚上要去送浩明。”花小雨打着手语。

“那就送送吧,这孩子自小就讲义气,对我们家也没少帮忙,对你一直都像哥哥对妹妹似的,要不是——哎——你去的时候,就替我带个平安吧。”

花小雨给学生上完课,急急地收拾了包儿走出教室,正碰到前来的林枫。林枫其实是看到活动室正闲着,不用担心和别人抢拍儿,准备约花小雨去打会儿乒乓球,见到花小雨却神色匆忙,就收了话儿头,问花小雨出了什么急事儿。花小雨打了手势告诉林枫要去火车站送一个朋友。

“你自己去吗?”

“是啊,你要陪我吗?”花小雨开着玩笑。

“可以啊,不是送男朋友吧。”林枫也开着玩笑。

“当然不是——算了吧,不用你去,我说着玩呢。”

“我真的没什么事儿——”

“可是我还要买些东西呢。”花小雨没想到林枫当了真。

“我陪你,走吧,骑车还是打车。”

“不用你去。”这回花小雨态度挺坚决。

“那好,注意安全啊——指定是男朋友。”林枫坏笑着。

天边的苹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