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佛低语

第6章 (六)

能忍耐那么长时间不说话,这也真难为了这猴子.

悟空自那位上一跳下来,悄手悄脚的走到观音座下,左手立处,学着佛家样子:‘敢问菩萨心镜是个什么东西.‘若在平时,观音见到悟空如此收敛模样,必然失声而笑,笑他也能为礼教所束缚,可在今日气氛庄严,又哪有那个心情。

此时见他能够虚心来问,不是那种不懂装懂的样子,也乐意解答。

“斗战胜佛,你可知你最近为何白日里也做梦否?你梦到的都是正在发生的或是已经发生过的事,这些事与你关系较大,故而可入你梦,其实那并非梦。佛家修为到得一定程度会有这种现象,修为深者,可静坐一方而观天下发生诸多事端。当年你与旃檀佛西行之时,你有灾难我便知之,就是这个道理。修为深时,便可于胸间产得镜般大小一物,诸般事情于镜中逐一演绎。可随心意使然,想用则有,不用则闭。全凭心念使动。只是颇费精神,轻易我也不大用它。你所修炼只是七十二般变化,好胜斗勇,纯是外家修为,于修心养性之事却是涉略不多,故而心镜于你却是没有。不成想,佛祖封你为斗战胜佛,却使你修为一跃大增,而自身佛光却也因此而有所削减,而且这种情况正在继续,若不设法阻止,佛祖一生修为势必三分。事实上又岂止三分的问题,佛祖修为将一降再降,现在不知是谁于暗中盘算佛祖,在他佛光进入你下旃檀佛体内之时,趁机用法术挖动佛祖修炼根基,如此下去,佛祖将于常人无异。由于你自身并无佛家修为,虽说得了部分佛光,但是于你有益,毕竟你是佛家弟子,但是多了却是有害,你修为浅,无法得以利用。就像身体背东西,背的少了,于你有用,若是多了,反是累赘。”

观音言语之时,时以目察佛祖,佛祖却只闭目。观音见佛祖不做评价,知其默许。遂放心。悟空自是敬听。

“此实是我佛一劫。若到得佛祖修为失去之时,娑婆世界必将大乱,各方妖神将各自占据一方。虽说天庭之上有精兵良将,但是惰懒时日太久,,缺乏修炼,只知享乐,想当年以你之力便搅得天翻地动,最后还是佛祖出面,压你于五指山下方平得事端。娑婆世界以你这般修为的却是多的是,你不过机缘巧合,偷了蟠桃,吃了太上老君金丹才落个与天同寿身子。你西行之时,你所遇妖神有几个功力在你之下?它们或潜踪于高山或匿迹于深水,虽说现在娑婆世界太平无事,那是我佛佛法深厚,群妖畏惧而已。不过也是在侍机而动,想独得一方世界……”观音说的平缓有序,悟空听得虔心。

“不过有一事我也不能够明白,就是那头部有日月光环的暗算者到底是何方神圣竟能挖得动佛祖修炼根基。还请我佛明示。”

释迦牟尼缓缓睁开双目,神情却是黯然:“大士这翻言语也令我心惊诧,这些年来我虔心礼佛,自创大乘佛法,自以为泽披仓生,功德无量,不世功业。不成想这大乘佛法却是有着大大的破绽,致我也受牵累。凡事不可强求,我急功冒进,已是犯了贪戒,凡事自有定数,看来我这一劫是过不去的了。以我修为,本不当有此劫数……”

释迦牟尼说到此处,语声一顿,忽的转向悟空:“斗战胜佛,你可知我这灵山圣土为何世人多称为西方?”

悟空被他这突的一问,甚感错鄂,一时不知自何答起。

释迦牟尼又问:“你可自我这灵山向西行过?”

悟空这才回过神来,摇了摇猴头:“没有,没有。”心下这才忽的想起,自己自被佛祖封为斗战胜佛,天上地下,四方游荡,自以为游遍天下,却就没有向灵山之西再行游过,心下不由恼甚。

释迦牟尼又问:“你可曾听说过阿弥陀佛?”悟空听此一问,心下暗道这个问题难我不倒,当下不由笑了:“佛祖,你却是糊涂了,谁没听说过阿弥陀佛,那是我佛念的一句经喱,就是三岁小孩也是知道的,休勿取笑,休勿取笑。”

释迦牟尼微笑道:“斗战胜佛,谁来笑你,你听得阿弥陀佛的名号,天下人也听得阿弥陀佛的名号。不过你却不知,这并非一句经文,他是我师之师。就像你也有师一样。”

悟空听得此语,那真是惊上加惊。

长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