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佛低语

与佛低语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07章

主意既已定,南海再不犹疑,嘱咐了木咤几句,此后径奔西方灵山。

李耳自南海急回至天庭,于兜率宫中静坐良久,苦思破邬家兄弟“音”功之法。想来想去,也只有以“光”而挫之,再辅以自己的八卦之法,必是个不败的场面。可是如何以“光”敌“音”,却不是一日之功。而邬家兄弟似乎已是掌握了西方佛门这一脉,且天庭辖下的地府,确定无疑也为邬家兄弟所控。不日必来接管天庭,又哪里容得他修炼什么神功。

李耳愈想愈是奥悔,这么些年自己耽搁在炼丹制药的功夫上实在是太多,更加上辅佐张初九治理天庭,更是冲散了静修之心,以至修为也只停留在八卦的基础之上。

李耳本自静坐,一想到这些方才醒悟这么些年实是虚度了。登时再也坐不住,起身于宫内踱来踱去。

这一踱就是四五个时辰,突的李耳脑中灵光一闪,心中登时狂喜,心道也只好如此了,且赌上一赌。

当下李耳更不迟疑,急赴弥罗宫,拜见师尊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见李耳来势甚急,急忙问有何事。

李耳却道只要见师兄灵宝道君以及张初九。元始天尊情知有重要事情,急差手下人召这两个速来。

灵宝道君与张初九听得元始天尊下令招见,哪敢懈怠,匆匆赶至。

此时李耳早已差人于四周高敲锣鼓,同时施了道法于四周,只要防那谛听偷听。

李耳布置停当,这才当着这三个的面把自己于南海所见所闻说了。

元始天尊听了,面色甚为沉重,张初九更是面色难堪,情知天庭势将不保。

灵宝道君目光闪闪,看了看元始天尊,又看了看李耳,却笑道:“想来师弟已有破敌之策,否则又何必请师傅把我两个招来,师弟还请休要再卖关子。”

经灵宝道君提此一语,方始惊醒梦中人,张初九登时喜上眉梢,元始天尊也道:“李耳,你可有良策,但说便是。”

李耳这才叹了口气道:“不是李耳卖关子,李耳也只有一非法之法。”

当下李耳这才把自己适才所想说与四人听了。

元始天尊听了沉吟良久,方点了点头道:“但愿此法行得通,以保我道家门楣清誉。不过……不过这可苦了初九了。”

张初九面色绯红,嗫嚅道:“这个……师祖且请放宽心,徒孙这点肚量也还是有的。此事也怪不得别人,当初也实是我办错,一念之差惹出今日是非来。师祖与师傅安排的事我这就差人去办理。”

李耳道:“难得你如此开通,若不是万不得已,为师也绝不出非下策。不过,话说回来,此事若是办的好了,依着为师看来不但降不了你的威望,只怕让你于天庭之上威望更重。此事,为师已是盘算再三,天庭之中本就无有与你抗衡之辈,你大可放心。另外,此事非到那一日万不可泄露了风声,成与不成,也就在此一举。”

张初九低低的道:“师傅且请放宽心,这关系到我道家清誉,初九又岂敢以儿戏相待?我且让人于天庭之上广布喜庆锣鼓,昼夜不息。”

李耳喜道:“如此甚好。”

当下,张初九急出宫,至灵霄宝殿之上布置相关事宜。

曲迎日与曲迎月离了南海,一路打探菲玉佛信息,终不得要领。

曲迎月便有些叹气,曲迎日见了,知道他性子急躁,一时也不知如何来劝他。

这一日忽至一处,见下界甚为清明,一座高山,风光颇美。且山上有一处莫大庄园。

曲迎月眼睛一亮,便道:“兄长,你看下界如此好山,风光如此俊美,好不迷人。你我两个一向鲜至娑婆世界,且来了也便走,这踏山看水的活儿,向来不曾做过。家父与菲玉佛也不知流落何处,寻找他们也不是一日两日的活儿,你我两个且下去看一看,走一走,如何?且这山非同寻常,说不定也访得几个世外高人,那时切磋切磋佛法,就是道法也不是不可,此外,顺便讨杯水喝,你看如何?”

曲迎日早知曲迎月心下焦躁,当下便顺着他意思叹道:“为兄也有些烦燥了,正有此意,就依着你,且到下方讨杯水喝。”

曲迎月听了,心中欢喜不尽,这些年来,难得兄弟两个心意能如此相通。殊不知,曲迎月焦躁,曲迎日心中是更急,毕竟父亲出来之时,邬家兄弟还不曾出那净琉璃世界,这中间种种变故,谁知他来至娑婆世界之后,知是不知,若是一个不小心被邬家兄弟碰个正着,邬家兄弟若又不念着昔日情分,那时翻起脸来,不知是何等场面。

可急是急,又不想便在此时与曲迎月心意相逆,那时吵将起来,更是不妙了。也就唯有顺着他心意。

曲迎日耐着性子在山间走了走,心中郁闷稍解,这才径向那庄园走去。

走至庄园之前蓦地一抬头,他兄弟两个一前一后皆都“啊呀”一声惊呼。

曲迎月喜道:“兄长,当真是无巧不巧,有故人在此,何愁没有水喝?”

曲迎日也是满心欢喜,笑道:“今日遂了你的心意,却有此等际遇,果然甚妙,且去访一访故人,说不得便探听家父以及菲玉佛信息。”

曲迎月笑道:“我兄弟福人自有福相。”

曲迎日心中暗叹:“还谈什么福人福相,我东方一脉竟落得如此下场……”

原来那庄园却是一座道观,门上立一额,上书:五庄观。

曲家兄弟早知此处便是镇元大仙居处,你教他两个如何不喜?

曲迎月喜道:“就不知那镇元童子在否?”

曲迎日忙道:“迎月,不得无礼,这镇元童子可不是你我叫得的,说起来,你我两个在他面前也算得是晚辈。这镇元童子早已不复往日身躯,他自得妙法,而今身材甚为伟岸。更兼他为地仙之祖,你我两个只呼他为大仙便是了。”

长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