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佛低语

第457章

可不能说没有这种可能,当年除翻天草时他似乎也在场,若是那时便取了种子以法术相炼然后此时投放出来,也不是没可能啊。还有,他东方一脉佛与西方一脉佛本就有着泼天大的仇恨,若不是西方佛门六大高人合力唱出向天歌,菲玉佛又缘何能够失去天庭,方惹得他这一脉远避东方那等苦寒之地万年有余?

如此看来,定是那曲傲风先是欲以翻天草制造一些混乱,同时试一试释迦牟尼在缺了阿弥陀佛的情况下是否能够除了翻天草,不想此时释迦牟尼闭关,仅是一个南海观音执掌门户,释迦牟尼便为他所乘……后来……后来,他竟然跑至兜率宫中,说什么数千年未到我这娑婆世界之中,故而先来看一看……这一切莫非都是鬼话?此人定是药师佛的帮手,药师佛故意于人前做出这个样子来,看似他与此事无关,却暗中指派人手相阻拦……

这一切在李耳脑中只一闪,立时便大声喝叱起来。

谁知那人听了李耳喝叱之声,果然停下笑声,憨声憨气的道:“太上老君,你果然不识得我?”

李耳听此人一张口便呼他太上老君,且声音果是有此熟,心下便软落下来,可是看了看那副模样,似是见过,只是若仔细看一看,又是那等陌生。

李耳略略低了低声音道:“你究是何人,速速报来,我还有急事,若当真是故人,他日再行盘桓,李耳失礼了。”

那人见李耳如此,立时嚷嚷起来:“太上老君啊太上老君,你当真不识得我了?”

李耳气道:“哪个有时间陪你玩耍,快快闪开吧。”

李耳口中说着,不待那人闪开却径向旁一闪,便欲绕开此人。此时他委实心急,他不知道这幕后的敌手究竟是哪一个,这还倒罢了,最要紧的是这翻天草一时不除,就不知道后来结果会如何。而今的翻天草与往昔又已不同了。李耳还有一个想法就是此间事毕,他还要回去静静的参上一卦,敌手愈是厉害自己愈要屏心静气,否则卦像不但不准,还要于己有害。

谁知那人见李耳如此,一伸手便愈来抓李耳,口中只管叫道:“是我呀……”一句话不曾说完,李耳左手一翻袍袖一展,直向那人手腕切来,风声呼呼,气势不凡。

那人也是个识货的角色,知道李耳这道袍有些门道,当下不敢硬接,慌乱中,身子斜刺里一冲,好歹避过一下,不过,身子却是收不住,于云端里往前一栽,当时就是一个前滚翻。

李耳本来后面还有连环杀手,那就是左手侧拂之后,紧接着便是右臂扫中。李耳右臂扫是扫了,只是那人往前一滚,正好躲过。

李耳右臂一扫而空,眼见着那人避的巧妙,似是想到了他头里,心中更是凉了半截:此人果是有备而来。心中暗骂:曲傲风呀曲傲风,我当年给你如此的一个好去处,却是养虎为患,竟惹来今日麻烦,早知如此……

那人一翻之际,立是站起身形,口中不老实起来:“太上老君,你这个老不死的,全不顾念旧情,可不要怪我老猪了。”说罢,那人手翻处,于早现出一物,迎风一幌,立时大将起来,通体乌黑,前有九齿。那人于风中那么一戳,面带杀气,当真是威风凛凛之极。

李耳听了那人之语,再见他现出这件兵器,当时向后退了几步,面现惊愕之色,尤其是看到那柄铁耙,李耳还以为是自己老眼错花了,只把个拢于袖中的双手抖将出来,在眼中揉了几揉,定睛看时,不由得失声叫道:“天……天……天篷……净……净坛……净坛使者?!”

那人见李耳如此,本是面色紧绷,此时也不由得挤出一点笑来:“哼哼……老头儿,你这双眼可看仔细了,正是俺老猪是也。”口中说着,却把手中铁耙在云中一顿。

好个李耳,又把个双目揉得两揉,围着那人转了一圈,那人也只把脖子随着李耳转了半圈,似是有些不耐烦,扑的又把头转向那边,看着李耳口中呵呵笑道:“太上老君,你可曾看得仔细了?”

听着此人说话的声音,李耳一颗心扑的一声放下了,原来自己的种种猜测至此全都抛于九宵之外,神情登时放了下来:“哎呀,好你个猪八戒,你可吓死我了。你怎么成了这副模样。你何时又投的胎?我怎么不知。”

猪八戒本自笑嘻嘻,听得李耳言语,立时把脸一板道:“太上老君,俺老猪可是净坛使者,这猪八戒的名字可是你叫的?”

太上老君听了,心中生气:好你个猪八戒,给你好脸色,你倒是蹬鼻子上脸了。

若是放在平时,李耳定要戏他一戏,拿他开个玩笑。只是今日实还有重要之事,李耳不想旁生枝节,当下便道:“好,净坛使者,老道今儿实是有要事在身,不能陪你,失陪了。”

说罢,单手于胸中一立,算是道了个歉,转身就走。

猪八戒急了:“老倌儿,我只与你开个玩笑,怎么就走?等等老猪。”

太上老君远远的道:“净坛使者,你若愿意来便跟来吧。”说罢,再不回头。

猪八戒从不曾见过太上老君如此急慌神色,心中大奇,当下也一溜烟的跟去。

长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