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佛低语

第374章 谛听一

悟空道:“侯雪凌实是有些差强人意,亏她自家还说嫁谁谁亡,既是如此,又有哪个敢娶了她?”

曲迎日道:“不瞒斗战胜佛,我当时站在她身边也是般想。我就想了,这张初九若是答应愿意娶你,可当真是怪事了。自打入得这殿中来,奇事不断,我本来想入得殿中交待得一两句话便去寻找舍弟的,可是被这奇异之事给搅得把这事儿也忘了,只是想,哪有女子这般硬要嫁了人的?”

“可是那天怪事偏就都让我给碰上了。张初九道:‘凌雪妹子,甭说你也曾救过我,就是不曾救过我,就是你这般美貌身材,纵是娶了你立时死了,我也心甘情愿。’张初九说这翻话之时面色肃然,绝不像是开玩笑。张初九如此一说,反倒让侯雪凌一愣。侯雪凌怔在当地半饷方回过神来,咯咯笑将起来,此时她把自己的头发撕得不成模样,笑得好听之极,可是神色却是极为可怖。侯雪凌突的停住了笑声,向着张初九深施了一礼道:‘初九哥,有你这一句话,我侯雪凌就是立时就死了,也不枉了作为女人一场。也当真难为你了,嗨,我师父曾说过,说我身子骨奇特,嫁谁谁亡,初九哥,我其实也不会难为你的。也不会这般嫁给你。初九哥,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苦,身为一个女人却嫁不得人,心里实不是个滋味。有你这句话,我这一生也就满足了。初九哥,你保重。我走了。’说着整理整理头发衣服,转身欲走。”

“谁知就在此时,李耳突的喝了一声道:‘慢走。’侯雪凌转过身来,冷然道:‘我倒忘了给师伯道别。’说着深施了一礼,转身又欲离去。李耳道:‘休要再提师伯之语。你在天庭之上伤了诸多人众,便想如此走么?’侯雪凌道:‘我侯雪凌伤人便伤了,你又能如何。’李耳道:‘好狂妄的丫头,今儿个我便留你一留,也让你知道好歹。’说到此处李耳手中一晃,便现出一个葫芦来。侯雪凌与诸人见了也都变色。张初九惊道:‘师父不可。’话未说完,早见李耳打开盖子。眼见侯雪凌立时便要给装入葫芦中,陡听得一声喝:‘且慢。’声震屋宇。大家看时,却是释迦牟尼,原来是释迦牟尼一声狮子吼。”

“李耳道:‘道友,有何话说?’释迦牟尼单掌胸前一立道:‘道友,释迦牟尼今儿个有些不知好歹,要替这位女子说上一句话。’李耳听得释迦牟尼如此说,当即收了葫芦:‘道友过谦了,道友好歹也是李耳的坐上嘉宾,道友既是有心,李耳便不再追究是了。她一个小女子,其实也算不得有何大错。’释迦牟尼道:‘谢道友。’”

悟空笑道:“这两个倒是爽快。”

曲迎日道:“这两个实也有惺惺相惜之意,这一个方要开口,那一个便即允了,心照不宣哪。”

悟空道:“这方称得上高人。”

曲迎日道:“侯雪凌向着释迦牟尼道了声谢,同时白了李耳一眼,转身欲待要走,谁知释迦牟尼突道:‘这位女子且慢,我有话说。’侯雪凌不明所以,当即站住。释迦牟尼道:‘我有一言相告,适才你曾言,昆仑金母说你这一生不可嫁人,此话本不假,初见之时我观你体内阴气实是太重,世所罕见,觉得蹊跷,后见你施用天极冰之术方知你实是练功所至。可是而今以我所见,你体内阴气已然散去,已与常人无异,你师父之言,而今已解,尽管谈婚论嫁好了。’侯雪凌听了,面上似惊似喜,半饷方道:‘……当……当真?’释迦牟尼一笑退回原位坐了。侯雪凌扫了张初九几眼,泪珠儿便扑扑往下流,面上却是喜得紧。向着张初九张口欲说什么,可是还是住了。”

悟空笑道:“老孙明白了,当今天庭与西方灵山颇为亲近,想来这算得上一个因由了,无怪,无怪,王母好歹也算是受了释迦牟尼一个恩惠。”

曲迎日道:“说的是。”

悟空道:“侯雪凌此回可放心走了。”

曲迎日道:“这一次可未如斗战胜佛所言。”

悟空略略一惊:“为何,又有何事?”

曲迎日道:“此次倒是侯雪凌找了别人的麻烦。”

悟空奇道:“别人的麻烦,她道术已破,七彩剑被收,又有何能耐找得别人麻烦?”

曲迎日道:“道术破了不假,七彩剑被收也不假,可是这人只要活着,嘴巴只要还能动,便会给人找些麻烦来。”

悟空笑道:“日光佛所言不虚,不知这侯雪凌又闹出何等事端来。”

曲迎日道:“侯雪凌转身欲走,可是却又回过身来,向着李耳深施了一礼。李耳不明所以还以为她是要告别。谁知侯雪凌却又转身向着四周各施了一礼道:‘各位,小女子今儿个实是不知天高地厚,丢丑也丢得大了。我今儿个也无颜回去面见家师。既是已然丢人了,索性再丢得大一些。今儿个诸位高人前辈齐集于此无非是为了除去宁枯国邬家六奇。本来依着家师之言,以我天极冰术攻其不备,或可擒了邬家兄弟,可是……当今天庭之上,菲玉佛已然被擒,天庭已然是多日无主,由于天庭混乱,以至天下苍生饱受战乱流离之苦。无论是道家还是佛家也实是不愿看到这种情形,小女子说的不错吧。’”

“众人听她如引一说,有的暗暗点头,有的低声言语,也有不吭不响的,可是在心中实也是认了。侯雪凌又道:‘若是邬家六奇不除,这天庭终是不稳,他们弟兄有事无事来闹上一阵,纵是有了玉帝,也会给人家赶了到处跑,大家说是不是?’说到这儿侯雪凌有意无意的瞥了李耳一眼。显然这一句是说李耳登基那日邬家六奇闹上天庭之事。侯雪凌而今又提此事,用意不言而喻。”

“侯雪凌又道:‘若是依着我小女子的话,这玉帝也不是哪一家买定了的,哪一个若是当真有本事除了邬家兄弟方算得真本事,也不要管他是道家还是佛家,谁若能除了六奇,谁便来坐了玉帝的座儿,大家说好不好?’说罢,侯雪凌向着四周观看,以期望得到回应。可是四下里本还有几个在那儿小声啼咕,听了她这句话反倒住了口,大殿里霎时静下来,除了呼吸没有一点儿声息。这样来,反让侯雪凌有些儿不知所措,一脸的茫然。我那时见了这翻情境,心中有气,这提意没什么不好,管他是佛家还是道家谁除了六奇谁做玉帝,这又有何不可了?我就觉得很好,当时我就喊起来:‘好啊,好啊。’边说边拍起手来。偌大一个大殿,那么多人,那么多双眼,齐刷刷的齐向我看来。我……我……当时见了,也觉得有些儿手足无措……”

悟空呵呵一乐:“日光佛,原当如此,原当如此,合老孙脾味,妙,妙!”

长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