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佛低语

第210章 (八)

“我观此物如此封闭,足见老人心思精致。当下我向比忽向明道:‘此是汝家祖传之物,我们是外人,暂且回避一下的好。’说着我与六弟转身欲走。比忽向明听了,忙的道:‘二位大仙且别见外,此物纵是宝贝,怕我也无福消受,还请一同观之,说着一手扯了我,一手扯了六弟衣襟,眼中实是诚挚有加。’我与六弟见他如此,且已知此物定与那怪草有关,这也正是我们想知道的事。也就顺势留下。”

“盒中一物,也是油纸封了,展开,又是绸子,当展开绸子,一本书已赫然在目。上书:东南山记险。见到这几个字,我心中本还有些忐忑的心,算是放下了。一者既是东南山记险,当算不得什么隐私,看了也是无妨;二者,其中必与怪草有关。”

“比忽向明翻看第一页,文中开篇题目为:第一记险中险,以此为最奇中奇,千万慎之文中写道:二入东南,险莫能回。误堕深谷,得见奇草。谷似深井,莫有出口。月圆之夜,草长速捷。倏忽数丈,一夜攀天。迎日而停,当属畏阳。叶腋有果,红灿香漫。偶坠于地,果化幼苗。其根破石,无坚不摧。有鸟似鸡,群相食之。粪道而出,莫能猖狂。万物生克,此鸟之肠。吾久无食,取果润肠。香气馥郁,其味甘爽。昏睡数日,皮溃生疮。酷似麻疯,因治险亡。乱中取叶,咀嚼相敷。清凉沁脾,遍体尽康。因此而喜,不愁食粮。怪草刺天,天责其狂。以雷相击,光电随上。轰然而倒,逢月又长。月复一月,雷电也忙。偶现男女,二球红绿,缠mian激荡,其声响彻,霹雳不让。怪草始控,雷电不再。忽有云至,极乐佛陀。佛光普现,宏音正劝:‘要成正果,如此方可。它日彩云,载入天庭。此后二杰,六怪匆忙。因鸡而成,向天歌响。骄阳正中,雷电唱响。向天歌吼,此草定亡。自此天下,莫再恐慌。’男女遵命,月月球轰。怪草虽狂,无奈低头。他日告求,男女相帮。始出谷笼,自此回乡。此生历险,以此为最。记入文中,告诫儿郎。”

“此后,再向后看,却已是第二记内容。因此与怪草有关内容至此已是全部完了。”说罢,赌棍邬月,略顿了一顿,正要说话,那边悟空早已不奈烦了,道:“赌棍佛,此处说的不好,俺老孙未听得甚明白,你且细说了,让俺老孙也能心中明了。”

邬月听了,微微一笑,那边青衣邬明早已接过话来:“斗战胜佛,不光你不知,那时我也是不知的,比忽向明更是不解。此文共有八百余字,我只记得这些,但所记内容实是怪异非凡。不过一些内容看过之后,也还能约略知道一二。文中说比忽向明的祖父误堕一个井一般的山谷中出不来,却见了这个怪草。这个草奇怪的是,在月圆之夜长的特别的快。它的果实若是掉在了地上就会变成更小的,而且就是在岩石上也能生长。可是若要是被那一种鸡似的鸟吃了,排出体外之后,就不再生长了。这个草最怕骄阳,喜欢月光,白天不长,夜间长,这一点实是奇怪。与其它绝不相同。比忽向明的祖父没有食物吃,就吃这种草的果实充饥,谁知吃得多了,光睡就睡了约有半年,而且皮肤烂的厉害,这种病看起来像是麻疯病,可是事实上不是,快要死的时候就取了这个草的叶子涂在身上,没想到竟然好了。后来,后来……后来在两个男女帮助之下逃出来了。至于中间的什么彩云啦,二怪,六杰,二球红绿啦什么的我就不知道了。那个时候我就问比忽向明是不是知道,可是比忽向明也是茫然不解,能从文中读出的也和我知道的差不多。”

赌棍邬月叹道:“你们自然不知其中事情,当时到东南山之中去的仅我一个,我见到的诸多事情自回来之后还未及向六弟和比忽向明说,你们两个又怎能知道呢?我读了此文,心中这份感叹……嗨……实是有些灰心丧气了。西方佛陀实是厉害,他修为实是深及,我辈此生难望其项背。其中‘它日彩云,载入天庭’只有我能懂得,适才说了,那一日我曾目睹了男女二个以阴阳雷电球于空中相戏之事,后来不是彩云之中有人载其入了天庭么?当时实是不知,这男女二个还负有此等重任。他们的阴阳雷电球威力非凡,月月还要以此球击打怪草,否则怪草早已刺破青天了。自比忽向明的祖父见到此翻景像到今已是几十年矣,那西方极乐世界的佛陀已能算得准确无误,这是何等修为?怎能叫我辈不灰心丧气?当时于山中我也颇为奇怪,怎么这男女二个只修炼得阴阳雷电球,只不过有些威力与雷电极相似而已,岂能就能随便便入了天庭,也不查一查他们的来历?也可能是个极厉害的妖怪也未可知。到了那时方知,人家两个实是积了无上功德的。几十年之前早已有了定数要在那日入了天庭,成得正果。至于‘此后二杰,六怪匆忙’这一句,我隐约觉得这六怪便是我弟兄六个,要不然又哪有那么巧?不过难以理解的是其中‘二杰’是哪两个?不可能是我与六弟吧?至于以后的‘因鸡而成,向天歌响’等便是不知了,此后言语更莫能知。”

“我与六弟和比忽向明相互看了看,便道:‘由西方佛陀之语来看,此当是有定数的,既是有定数,便不须忙。目前之事我们来剖解剖解。此文既是老人家旁听了来的,未必记得清晰,中有漏文也说不定,故而此文只能作个参考,凡事还得随机应变,不可拘泥于文字所载,此其一;街上怪草当是由金老二而生,至于为何便会如此,我想可能是这样的,金老二本是一只鸡精,与文中“有鸟似鸡,群相食之。粪道而出,莫能猖狂。”相合,金老二可能就是文中所记鸟中的一个,因食了此草之果成了精气,来得这繁华世界,但又酷爱吃此果,昨日也许复入南山吃了,但未及由粪道排出,只留在嗉囔之中,未及消化,被我一刀斩了,此果恰就混着血滚入泥土之中,一夜之间,长得人高。看来此鸟食道之中定有与此怪草相克之物,此其二;怪草喜阴,金老二食过怪草之果后,当然阴气颇重,他以卖棺木为业也是选得对,想那棺木也是人间物事中至阴的一个,上连阳界,下扯阴间,承接阴阳之路,比忽向明因声誉甚好,让金老二棺木生意无法得做,棺木只那几个,因而阴气无法持久,故而便来闹事,原也是在情理之中的,看来金老二原非大恶之辈,我斩之怕是有悖天理,此其三;怪草既生,要想除之难上加难,而今恰是无月之夜,怪草无法得以极速生长,不过再过几日,夜间必有月光,那时可不好收拾,由文中来看,“月圆之夜,草长速捷。倏忽数丈,一夜攀天。”此句颇为恐怖,在月圆之夜之前我等务必除了此草,否则这祸害大了,此其四;怪草本生于山间,山中无有人烟,除之不得,在此人烟旺盛之地便未必无法除之,文中“迎日而停,当属畏阳。”一句可予以启示,既是畏阳,当于日中之时,再辅以至阳之物,或可便除了它,也说不定。此其五;文中六怪当属我兄弟六个,我弟兄六个缺了哪一个就怕也成不得事,须得快速叫了来,至于二杰是哪两个,不是我辈所知了,既有定数,只能听天由命了,此其六……我也只想得几个,你们两个看看还有甚么可说的?’六弟与比忽向明相互看了看,摇了摇头。”

长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