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忘情游

第316章 甲兵征粮

“让我看看你这段时间的修炼成果吧。”天泣望着对方的几名甲兵,几乎都是些普通人的士兵,比寻常人要强壮一些,有些武功的底子,而为首的那名,则是已经到了练体的境界。对付这些人,慕容锦出手根本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不由分说,慕容锦直接冲上前去,速度飞快,至少在这些普通人的眼中,这少年宛如一道魅影,刹那间便是消失不见!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前方,那数十名甲兵的面前!

“小鬼……你……”

噗嗤!一道血线从这甲兵的肩头狂飙而出,直射在身后甲兵的脸上!甚至那人的表情,此刻都还停留在前一刻的震惊,慕容锦已经是出手朝着另一人而去了。仅仅是数息的时间,慕容锦的身后,便是已经横七竖八的躺着好些人了。

每一个人都是被慕容锦瞬间毁灭了战斗能力,但却都留下了他们的一丝性命。紧接着,慕容锦也没有对剩下的几人出手。

一众村民看着这小哥的模样,立刻便是回忆了起来,这不是经常来到市集上采购的那个公子家的孩子吗?!他竟然……这么厉害?

所有人看待慕容锦的目光都有些变了,原本觉得他是个孩子,有时候还会和他开开玩笑,慕容锦平日里也比较腼腆,大家笑着也无伤大雅。可这一刻,这些人莫名的觉得自己的背脊发凉……

即使是那老村长风烨,一时之间也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看着朝着自己伸出手的慕容锦。他们是和凌啸有关的人,所以风烨料到了这些人的不凡,可他想不到的是,仅仅是一个半大的孩子,便是有着这么可怕的实力。

留下的人中,赫然还是有着那名为首的甲兵存在。见到了慕容锦的实力,顿时便没有了战斗的意志,即刻跌落下马,战战兢兢的看着眼前的慕容锦,明明还没有他的胸膛高度,可在他的眼中,慕容锦却是如同洪水猛兽一般的可怕……

“你是……是什么人?你不知道我是谁嘛?!”

慕容锦并没有理会他,却是侧开了半个身子,天泣缓缓的从人群之中走出,冷冷的看着这名甲兵统领。

如果说,慕容锦给他的感觉是一头洪水猛兽,那天泣就宛如一片汪洋,仅仅是看上一眼,便是让这甲兵感觉到了无尽的恐惧!这片汪洋之中,根本望不见边,有的只有无尽的空洞和孤寂,深陷其中,便是永陷其中!

“你是地家的人?”天泣蹲在身子来,看着这甲兵,轻声的问道。

“没错!你……你可要……”

“你的上司是谁?”

这甲兵一愣,第一时间便是觉得,或许天泣同他一样,也是地家的士兵,只是实力比他高出了太多,兴许是地家之中的长老也说不定。虽然他没有见过这么年轻的长老,可谁又能保证这些天才的真实年纪呢?

“我……我上司叫齐欢。”

“齐欢?不认识,那他的上司又是谁?”

“额……是地缘将军。”

“……”天泣思索了一阵,还是没能想到这地缘又是谁,“他的上司呢?”

这甲兵明显是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的回答天泣,但一看见他那冷冰冰的目光,一瞬间便是失去了隐瞒的心思。在这人的手底下,他能够活着,就已经是万幸了,千万不可再乞求什么过分的要求!

“他的上司……是地信含公子。”

“啧啧……总算是出现了一个上得了台面的货色了。”天泣笑了笑,掸了掸这甲兵头盔上的灰尘,轻声的说道:“若是下次还想来这里征粮,就叫他地信含亲自来吧。”

说完,便是朝着这甲兵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这甲兵一时之间,甚至还有些担忧,根本不敢有任何的动作,但看见天泣并没有和他斤斤计较的意思,这才立刻爬起身来,翻身上马转身就走,朝着村外狂奔而去。

“这……这公子得罪了这些甲兵,只怕他们还会来报复的,诶……”

“说的也是啊,还不如刚才就把他们杀了呢……这,以后可如何是好啊?”

慕容锦听着这些人的话语,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公子好心好意帮了这些人,救了他们一名,可如今敌人还没有走远,便是开始恩将仇报了?当真是一群白眼狼,慕容锦正准备上前去与他们争论一番,却是立刻被天泣拎住了自己的衣颈,朝着山下走去了。丝毫没有要理会这些人的意思。

“风老,若是那些人再来,可以派人来找我。我在这里,这世上,没有人动的了这村子。”

风烨傻傻的点了点头,他还有些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旁人只当是少年人年少轻狂的无知之语,但风烨却不这么认为。他和天泣交往较多,这段时间一来,也是经常促膝长谈。对天泣的为人还是了解一些的。

这少年,绝不是这种无的放矢之人!他既然敢说出这样的话,就必然是有着这样的底气的!望着天泣渐渐远去的背影,风烨也陷入了沉默之中。他们这座小庙,进来了这么一尊大神,也不知是好是坏。

“公子!为什么不让我教训他们,太气人了。”

“教训了又如何?要他们跪下来向你道谢?”

“这……可他们也不能这么说啊,我也不求他们回报,却也听不得这等诽谤之言。”

“嘴长在人家的身上,你可以不听,还能叫旁人不说了?”

慕容锦低下头,他说不过天泣了。但心中仍旧是不服气,这些人都是些欺软怕硬的主,看见那些甲兵凶狠,便是不敢说话了,趁着他慕容锦平日里和他们的交情,帮他们击退了甲兵,反而是遭到这样的排挤。

跟着天泣走在回山脚屋子的路上,两人的脚印在雪地之中拉的很长。这时候的雪下的并不算是很大,脚印一时之间也没有覆盖住。

“今年的雪很大,一直都没有停,恐怕……很多人的日子都不好过。”天泣看着天空怔怔出神,雪已经下来了快要三个月了,竟然一直都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从十一月离开踏雪城算起,天泣他们已经来到这里快要两个月了。也算是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了。

大雪之中,远远的便是看见在白茫茫的屋檐之下,有着一道俏影亭亭玉立,在雪中等待着两人的归来。

月瑶儿时不时的会掸去身上的落雪,拍一拍头顶的水珠,有些担忧的看着远处的小路。她倒不是担心天泣有危险。一队小小的甲兵,天泣一根手指头也足够应付了,她只是担心天泣又要离开了。

慕容锦带回来的消息并不是什么好事,魔族东进,这种事情谁都不希望看到。月瑶儿担心,他们才平静了没有多久的日子,很快就要被这件事打破了,她的心中一直都在隐隐不安。所以,此刻才迫不及待的在雪中等待着天泣的归来。

直到见到了这两道身影缓缓的从雪中走了回来,方才松了一口气。直到他们走近,月瑶儿才露出一丝笑容。

“怎么样了?”帮着天泣去处身上的落雪,月瑶儿语气温和的问道,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

“被这小子打跑了。”

慕容锦看着月瑶儿得意的一笑,月瑶儿也是不禁夸赞了他一句。慕容锦这段时间,的确是进步神速,月瑶儿也知道,天泣对慕容锦看的颇重,甚至在这段时间里,心情好的时候,天泣都会亲自指导他一番。可见天泣对他的器重。

慕容锦又将事情详细的告诉了月瑶儿一边,当然,也没有跳过这些村民对待他们的态度。月瑶儿同样是义愤填膺,但却是比慕容锦看的要远一些。

“快进去吧,外边的雪开始大起来了。”天泣低声的说了一句,便是领着月瑶儿率先走进了屋子。

“公子。”

素清来到了天泣的面前,如今的素清,每每看到天泣的时候,心中的那股悸动便是更加的难以隐藏。如果说原来的天泣,比她小了太多,那么从惊天海之中出来的天泣,就像是上天在帮她一样。不论是从年龄还是身材上,天泣都像是和她一般大的情郎一般,可素清更清楚,自己决不能有这样的非分之想。不光是月瑶儿会敌视她,连雪儿恐怕也不会高兴的。

“素清姐?怎么了?”

“怡香那丫头好像有什么问题,你出去的时候,她就不太对劲了。”

天泣眉头一皱,随着素清走进了屋子,见到了躺在床上的柳怡香。此刻神情无比的紧张,似乎是修炼遇到了什么岔子。

天泣拿起她的一只手腕,灵力顺着她的手腕探寻了进去,很顺利的便是进入到了怡香的识海之中。竟然是没有遭到什么阻拦,天泣便是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怡香的实力,已经是定乾坤四重了,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心魔衍生。可定乾坤境界就衍生心魔,天泣还从来没有听说过。

“怡香!?怡香?!”

不同于天泣的识海,怡香的识海之中,是一片朦胧的草地,这里,有她在马村的家,有尧光山遥遥相望,周围的景色都还稍显朦胧,可天泣还是一眼便找到了怡香的所在,他如今乱心九重的实力,对付起怡香的心魔,还是很容易的事情。

“怡香?”

“师傅?你来了?”怡香站在原地,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无比的甜蜜,看着天泣的模样,伸出手摸向了天泣的脸庞。

然而她的手却是被天泣一把抓住,目光严肃的看着她。

“怡香,快醒醒!”如果是晋级乱心境的心魔,天泣固然不敢这样打断怡香的处境,可这不过是定乾坤四重衍生的心魔,类似于走火入魔之类的情况。

“师傅,你做什么啊?刚刚不是还抱着我吗?”怡香露出一副小女儿姿态,低下头不敢看天泣,小手被天泣捏在手中,无比的羞涩。

啪的一声!天泣转过身,他的身后,站着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不论是长相还是气质,近乎没有丝毫差异!

“你是谁?”天泣惊讶的问道,原本羞涩的怡香,也是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先前来到这里,她便是觉得诡异,可出现的天泣对她百依百顺,甚至是无比的疼爱,怡香一瞬间便是沦陷其中。

可直到真正的天泣出现在这里,她见到了两个天泣,终于是意识到了自己的情况。

“好浓烈的仇恨!”天泣低声说了一句,哪怕这里的风景如画,山水相依,让人心情平和恬静。可天泣在看到这假天泣的第一眼,便是察觉到了他身上的恐怖恨意!蕴藏在内心的深处,宛如一口即将喷发的火山。

“没想到竟然能够来到这里,还是小看了你。”假天泣的声音一边,不再和之前的天泣一样,反而听上去有些沙哑。

“心魔……”天泣低沉的说道,声音同样冷冽,怡香的心魔,恨意竟然是如此的沉重,可偏偏,所表现出来的景象,却是这般的安宁。这样的一张一弛,让天泣心头冒出了一股冷汗,这心魔探测人心的本事,让他不寒而栗。

“我们还会见面的,怡香,等着我。”

心魔根本就没有理会天泣的意思,只是对着怡香说了这么一句话,便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左不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