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忘情游

第256章 再战

“随便你怎么说,说到底,现在是你在做主。”

心魔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天泣的识海之中,本就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隐匿了自身的心魔,更不可能被天泣所找到了。消失了?

“混蛋!”即便是天泣,也忍不住骂了一句,心魔的出现,完全扰乱了他的攻击,更是被赤墨给重伤,如今所有人都因为他身陷重围。

天泣的双眼终于是在千呼万唤之中缓缓睁开,刺眼的阳光,险些让他有些失明,很快又恢复了视力,第一眼见到的,依旧是月瑶儿的容颜,担忧两个字都已经写在了脸上,一对明眸之中渗着泪水。

“天泣哥哥,你没事吧……”月瑶儿的声音颤抖,抱着天泣也不肯松手,章印等人包括沈秋夕,此刻都在她的身边,直接为他们建筑起了一道防线,魔族根本攻不进来,即便是赤墨,此刻也被沈秋夕拖住!

天泣已经能够掌握自己的身体,因此格外的能够感受到来自身体的伤痛!被赤墨击伤的地方,此刻如同刀绞一般钻心,摧心掌的威力,名不虚传。凹陷的胸口之处,天泣用灵识查探一番便是察觉到那处已经断裂了数根肋骨。

脸色惨白,月瑶儿看上去更是心疼。天泣缓缓坐起来,想要撑起自己的身体,那股钻心的疼痛再次袭来。天泣强行忍着痛,坐直了身体。

“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了不起啊,中了摧心掌,还能有这样的动作。”

赤墨一边和沈秋夕交手,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过这边的天泣!这儿有这么多人,不要命也要保护天泣,足以证明这人类少年非比寻常的身份。

沈秋夕长刀飞快,威力巨大,月无声等人都不敢靠近他的攻击范围之内,可赤墨却是如同闲庭信步一般,丝毫没有将其放在眼中!这么一对比下来,立刻便是看出来了赤墨和沈秋夕的差距。

天泣在月瑶儿的帮助之下,缓缓的站起身来,片刻之间,他便是用自己的血气强行的稳固住了自己翻涌的灵力。采用了这种应急的措施,总算是将天泣的身体状况平定了下来。心魔也没有再复苏的情况出现。

“瑶儿,退回城楼!”

“好,我立刻就带你回去!”月瑶儿擦了擦眼角的泪珠,扶起天泣想要往回走,却是被天泣拉住了手,摇了摇头,“我是说,你会城楼。”

“七少,不要逞强,你现在的状态,尽快撤离才是真的。”月无声挑开一名魔族的利爪,一剑刺入了他的心脏,转头对着天泣,有些焦急。

砰!

一声巨响之下,众人的目光几乎全部聚集到了沈秋夕的身前,他的长刀,竟然是被赤墨一掌击碎,实力的差距太过明显,赤墨本身走的,也是以力破巧的道路,面对同样道路的沈秋夕,赤墨做的是绝对是压制。

“叔叔……”沈月然镇守城楼,手掌死死的按在城墙之上,他何尝不想像月瑶儿一般,一怒冲下城楼,屠杀魔族!?可他不能离开,城楼处的将士,是最后的一道防线!

“杀了他!”魔族见沈秋夕势微,立刻便想要一拥而上,刀光剑影之下,被章印和柳隐挡了回去。拖着沈秋夕退后,可赤墨丝毫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步步紧逼,章印二人拼死抵挡,方才拉开了一小段距离。

赤墨带着戏谑的目光望着几人,说道:“现在……你们还有谁想上来的?”

不光是他们,在场所有的人类和魔族,都听到了赤墨的这句话,对人类的绝对挑衅,赤墨笑了起来,笑声如同撕破这长空的利剑,直插所有人的心脏之中。他们对魔族有恨,可却难以发泄。

如今更是被这魔将羞辱,个个气的脸色发红!骂人最痛的,不是每一句带脏,别人骂不过,而是一句话,他根本无力还口。现在的人类,说什么都是无力的,他们的确不敢上去和赤墨对阵了。

哈哈哈……

赤墨的笑声越来越大,直到这天地之间,充斥着他的笑声,身后的火海依旧熊熊燃烧,可还有魔族不断的冲过来,踏着自己同伴的尸体,丝毫没有半点愧疚,反而是兴奋的朝着人类的阵营冲锋!

“付文呢?”

“在!”

付文一直都守在天泣的身边,哪怕是让整个月家军赔进去,他也不能让天泣出事!

“整合魔陨!”

付文一愣,旋即明白了天泣的意思,立刻便是开始着急四散的魔陨朝着天泣的位子汇聚。周围的人类,有些沮丧的低下了头。杀不完,根本就杀不完这些恶魔,死了一批又来一批,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不是说魔族怕火吗?

那火海,更像是人类的梦魇,他们最怕的,就是看到火海之中再次出现魔族的身影!

“我放弃了,让我死吧,快点死……”

“你说什么?!”章印怒声喝道身边的士兵,所有统领被围困,他们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半点活下去的希望,早一点死,说不定对他而言是一种解脱!

章印不甘心,他早知道真相,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越发的不甘心!同样都是人类,凭什么我们成为了别人牺牲的资本?!成为了别人手中的筹码?凭什么我们成为了被舍弃的棋子?

“我不服!”章印提剑而起,朝着赤墨赫然冲去!被一只手抓住了肩膀,怒极的章印回头,看见的,却是天泣!第二个知道真相的人!

“天泣哥哥,小心你的伤势……”

“我没事。”天泣还显得有些蹒跚,脚步不稳,走的很慢,逐渐走到了队伍的最前方,随着他们被包围,战斗也开始停了下来,人类和魔族分开了两边的阵营,“现在去死,还为时尚早。”

“什么意思?”

“看看身后,他们还有半点要战斗的意思嘛?”章印怒声说道,“他们已经被吓破了胆,死亡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谁说……他们无力再战?”天泣的声音很虚弱,但很坚决,“赤墨,你可敢与我……再战一场?!”

“哦~这就是人类说的回光返照吧?难得一见,好,本座就再陪你战上一场,让你死得明白。”

“付文!”

“在!”

数百名魔陨将士,如今只剩下一百多人,站在了付文的身后,和众多的魔族对视着,丝毫没有半点畏惧,身上的血液尚未干涸,他们的伤口横七竖八,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淡然,甚至……面带微笑。

这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月无声心生寒意,面对这样绝死的局面,他们竟然是没有丝毫的畏惧,甚至是……兴奋着即将到来的战斗?!

“七少,人已到齐!”

“好,此处山清水秀,清江环绕,正是葬身的好居所,众将士!”

“在!”

“骷髅泣血!”天泣喊出了这一句魔陨奉为神明般的口号,这是每一个魔陨心中的圣地!

“魔陨之地!”

只有一百多号人,站在所有人类的前方,却是发出了震天的呐喊!足足将此处的人类,全数震惊!

七少!凌老拳头紧握,脚上的灵力也逐渐开始筑成一道罡气,若是天泣真的出现生命危险,即便是破坏了这大陆上战斗的平衡,他也要出手了!

“赤墨,接招!”天泣突然之间便是脱离了月瑶儿的搀扶,脚步一软,险些跌倒,众人有些不忍看下去,可下一刻,他们便震惊的发现,天泣的身上,竟然是莫名的出现一道红色气晕,将天泣的整个身体包裹其中!

这是……赤墨的眼中再次震惊!血气!这是魔族的血气!他一个人类,怎么会使用出这样的战斗方式?这可是高阶魔将才能够掌握的招式啊!

“瑶儿,借剑一用!”

月瑶儿还未反应过来,手中的长剑已经到了天泣的手里,而他的身影,早已经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狩!”

速度暴涨,开启血气的天泣,灵力的厚实度甚至超过了同等境界的魔族!加上血气的加成,响影的速度……快到了超过声音!

赤墨双目豁然睁大,利爪顷刻间挡住前方空气中刺来的一剑!这时候,月瑶儿方才听见自己身边传来的巨大音爆声!震荡的空气,竟然是直接将她推开数米之外!

这……所有人震惊的看着天泣!刚才的那一瞬间,绝对不是道境的气息!他没有使用时光之道?可他的速度,竟然是短距离之中,超过了音速?!

“还没完呢!”

狩——最强大的地方,就在于源源不断的高速作战!一剑不中,下一剑已经来了!刚刚挡住天泣第一剑的赤墨稍微松了一口气,可这口气还没有喘完,就发现,眼前的天泣竟然是化作了残影!

刚才那一刻,他无比自信,自己是碰到了天泣的长剑的!可下一刻,他手上的触感便消失了!

在后面!

赤墨猛然转身,想要抓住天泣的身影!

“冲!”付文怒声长喝,带着百十号人便是冲向了魔族的队伍之中!这是一场无比悬殊甚至不用看都知道结果的战斗,可他们依旧毫不犹豫的冲锋,将天泣和赤墨的战斗隔绝开来,正面相抗魔族!

这……他们不怕死吗?人类之中,多少有些这样的疑问。

“这样也好,有魔陨在,至少能够多拖一些时间,要是能够等到救援,说不定我们就……”

“是,没错,只要魔陨能够坚持一刻,我们就多一刻的希望!”

月无声心中惭愧,这是他手底下的兵,不仅是他,章印,柳隐,月瑶儿包括城楼上的沈月然,都听得见这样的声音,人都是怕死的,他们说的没错,站在他们的角度上来说,他们都没错。

可他们依旧感到惭愧,他们的眼前,有着和这些人不一样的人,*******,*******?

骷髅不泣血,魔陨谈何地?月无声心中的结缓缓解开,仇恨也慢慢放下,他的道境,是无声之境,他何尝不是一个和柳怡香很像的人,他恨的,不是某个人,也不是月家,他只是……恨着这个世道!

不甘心又如何?嘴上说说就够了吗?不靠自己的双手去拼,不靠着自己的血去开路,不甘心,也只是不甘心而已。望着天泣的身影,章印终于也想通了那时天泣的话。

左不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