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忘情游

第190章 致胜

“你似乎,看不见你自己的命啊……”

这是山重对战以来第一次开口,却是将地南彻底的惹怒,山重原本只是老老实实的说出了这么一个事实,却是说出了命之道境最大的弱点!

致命的弱点!

一直以来,地南都在尝试着用自己的命之道境,想要一窥自己的命运,可是最终却发现,根本无济于事,反倒是越是深刻的去窥视,越容易受到反噬。

“这山重的身体,竟然堪比他的武技防御?!”天罚惊声说道,原本他一直以为,只要他能够打破山重的防御,那山重的实力也是不可能做到和他匹敌的,可他没想到,山重最强的,竟然还不是他的武技!

这样的肉体实力,若是没有极为强大的攻击能力,根本不可能打破,可若是将全部的能力都放在进攻上,那么势必会削减地南对命之道境的控制!这也是十大主道对使用者的巨大负担。需要大量的灵力和控制力的支撑。

一旦削减,甚至地南的命之道境会对判断产生误差!

“还真是没看出来,到底是谁克制谁啊……”

这样的议论越发的多了起来,即便的月酒,也是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低声对月华说道:“十大主道的确是这世界上顶尖的存在,可越是顶尖,所造成的消耗越大!”

“父亲,您的意思是……”

“若是要算起来,这地南可是连战天才和山重两大高手,更是连续的使用了命之道境这样的招式,他不过才乱心三重的实力,灵力也算不得雄厚,他……还能支撑多久呢?”

月华一惊,连忙开口道:“父亲的意思是,地南已经是强虏之末了?”

“像是山重这样,重防不重攻的高手,可以说是比三千大道还要罕见的存在,可偏偏这样的高手,最大的优势就是,灵力必然会是无比的雄厚!你只需稍加查探,便是可以发现,山重的灵力厚度足足是地南的数倍有余。”

“不错,难道说,山重想用同样的战术,将地南给耗死?”

月酒不说话,靠在了椅子上,默默的看着擂台上的战局。

这一刻,擂台之上分外的安静,仿佛是漫天的风雪都停止了一般,落在人的身上,竟也不觉得寒冷,有人甚至会发现,他们的身体,远比雪带来的温度更冷!

还真是可惜了……天泣心中暗道,他虽然两世为人,可毕竟还是少年心性,若是没有争强斗胜之心,他自己都不相信。

面对这么多的高手,手段层出不穷的武技和道境,若是说天泣没有一较高下之心,那是不可能的。只是,他已经率先破坏了规则,失去了三国会武的资格。

何况,他可是有私心的,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保存自己的实力。

地南的目光分外的寒冷,带着一丝凌厉的杀机,看得出,他是真的动了杀心了。山重虽然看上去老实,但地南敢肯定,山重多少是看出了一些他命之道境的弱点的。

“地崩!”再次强烈的出手,朝着山重的胸膛而去,山重在这一时间,还是无法调动自己的身躯,他还处在被地南的命之道境的控制之下!

尽管如此,山重的脸上却也并没有露出丝毫的紧张神色,他对自己的身体有着极端甚至乎迷信般的自信!

砰!砰!

连续两次的掌风,狠狠的劈打在山重的身上,再次传出了洪钟般的闷响!

地南的身躯再次被震飞,手上传来的剧烈反震之力,让他近乎有些失去了知觉般,体内气血翻涌!最为明显的表现就是,众人明显发现了这笼罩擂台的命之道境,竟然是出现了闪烁一般!

地南对道境的控制开始变弱了!

果然,还是地南被山重克制了嘛?地南的嘴角死死的咬住!

“不可能,一个乌龟壳而已,怎么可能挡得住我!”地南怒火中烧!连天家之人都不是他的对手,这样籍籍无名之辈,竟然是生生将他挡住了!更是在这么多人的明显,将他逼得有些走投无路的意思!

像是地南这样的人,一切都可以舍弃,甚至是他的自尊,可唯独他最重视的东西,他的命之道境,被他尊崇为如同信仰一样的东西,若是被人轻易的击破,他才会觉得,绝对不能接受!

难道他还有什么底牌?

看到地南的样子,众人的心头再次冒出这么一个莫名的想法来,命之道境已经是如此可怕的存在了,可地南竟然还有所保留?

看见命之道境的减弱,山重就开始了想要重新拿回身体的控制权的想法!可他发现,命之道境的控制还是太强,尽管能够微微的调动一些灵力,可还是远远不够!

命之道境的控制,竟然已经强到这样的地步吗?

天泣心头一震,那么,如果是命之道境碰上了自己的时光之道呢?他能不能控制自己的掌控!甚至,是在自己的时光之道中,和自己保持相同的速度呢?

旋即,天泣便是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命之道境虽强,可前提是,将对方拖入自己的道境之中!

每一次地南在使用命之道境之前,都会用自己强大的道经压制,将敌人的道境彻底碾压之后,将其拖入自己的道境,方才能够完整的施展开自己的道境!

山重的道境是三千大道之一的御之道境,天泣此刻隐隐有一个猜想,只要地南的道境再减弱一丝,恐怕山重便是可以展开自己的御之道境,皆是,恐怕地南会彻底失去对山重的控制!

另外一边,消失的天命已经是站到了三皇子莫艺的身边,处在了三国会武擂台的高处陪同观战!

“三皇子,天家的信息已经回复了!”闵天一笑,旋即便是从怀中拿出一枚古朴的令牌!

三皇子一愣,结果令牌翻转一看,方才大惊,竟然是天家的惊天令?!

“这是……”

“只要三皇子的亲信,将此令牌交予大皇子和二皇子,将天家的意思传递给他们,想必,战斗便是会开始了!”

莫艺的脸上露出一丝欣喜,布局一年之久,自己的亲信在自己的两位大哥的身边,更是呆了足足有数年,他甚至一直都没有和对方联系,为的就是彻底取得对方的信任!终于,能够在此时派上用场了!

天命,竟然是毫不犹豫的放弃了三国会武的资格,只为身在局中!

另外一边,擂台上的局势可谓是瞬息万变,在地崩再次失去了效用之后,地南竟然是毫不犹豫是采用了和天罚一样的方式,使出了地家绝学《地裂》的第三式——地缺!

地南的手掌之上,围绕着阵阵黑色灵力,不时会发出爆鸣之声,众人几乎是毫不怀疑这招的破坏力,甚至是远比他的名字威力更强!

山重面色一沉,心中也是对这招忌惮到了极点!他甚至能够从地南的手掌之上,感受到那股爆炸般的灵力存在,一旦炸开,必然是惊天动地!

他的身体力量虽然强,但面对这样的一招,若是硬接,还不能够调动自己的身体去重点防御关键部位的话,恐怕真要凶多吉少了!

地南的表情有些扭曲,面色阴沉,嘴带阴笑,有些癫狂的说道:“你来接接看这一招,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有多硬!?”

不仅如此,地南并没有急着准备开始攻击!而是还在不断的集聚自己的灵力,甚至开始从自己的命之道境上削减灵力,注入到这一掌地缺之中!

地殇微微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还在观战的地无极。

“这孩子,竟然能够修炼到地缺,天赋实在万中无一,可惜,还是太嫩了。”

地殇的意思很明白,地南输定了!从他将命之道境中的灵力抽调而出的那一刻,他的失败就注定了!

甚至有太多人都能够看明白的一件事,地南却是陷在了其中,拐入了牛角尖之中。

天赐微微摇了摇头,可惜……

地南终于出手了,这一招,直直的朝着山重而去!

“我倒是要看看,你这身龟壳,如何挡我的地缺!”

“千钧南钟般若!”

最强的防御!即便是在面对天罚之时,山重也仅仅是用处了千钧南钟这样的招式,此刻,山重第一时间便是注意到了命之道境的再次减弱,毫不犹豫的展开了自己的御之道境,下一刻,全力出手,展开自己的最强防御——千钧南钟般若!

嗡……

这一次,不在是沉闷的响声,而是阵阵如同钟鸣一般,梵音绕梁,传递千里!

巨大威力的地缺,打在了山重的防御洪钟之上!地南竟然是被自己掌力所带来的强大的反震之力彻底击飞!

下一刻,便是倒飞出去,直到擂台的边缘。不明生死……

可是,这铺天盖地的命之道境已经消失,笼罩擂台的,也唯有天地间的雪了。

武阀示意山重停手!便是上前查探了一番地南的情况。

“尚有呼吸,只是已经失去了意识。这一场……山重胜!”

左不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