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忘情游

三界忘情游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28章 地无心

前方到底如何了,天泣丝毫不知道,可越是靠近尧光山,天泣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了起来。他能够感受到从第一山传来的强大的灵力波动,漫山遍野的在肆掠着,庞大的灵力笼罩着这一片地区,如同盘踞的洪水猛兽一般,压抑着极为可怕的力量!

“那是……”天泣低声自语了一句,仔细朝着前方的两道瘦弱的身影看去!那不正是絮白和……碧眼彩蛇?

天泣没有见过碧眼彩蛇缩小的样子,并且那条小蛇的气息极为虚弱,不要说乱心境界了,恐怕连乾坤境界高层都不到!而絮白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一身的伤势,原本洁白如玉的毛发此刻也是尽染灰尘。

絮白两人看见天泣的时候,确实喜出望外,连忙加快了脚步朝着天泣走过来。

“快走,我们被人追杀呢!”

“第一山的那个人?”

絮白点了点头,即便是现在想起来,絮白也是心有余悸,那男子的恐怖已经烙印在她的脑海中了。看看碧眼彩蛇现在的样子就知道。一直自傲孤高的碧眼彩蛇此刻也是一脸的后怕之色,更是不惜牺牲自己的修为来蜕皮,来换取逃生的机会。

天泣眉头紧皱,听见絮白的回答之后,天泣确认无疑那是人类。

“他的实力如何?”

“不知道!”絮白有些尴尬的回答,“他没有使出真正的实力,可就算是这样,我们也不是他的对手。”

天泣一怔,絮白已经是乱心三重的实力了,凭借先天的速度优势,即便是乱心四重也有一战之力,可在男子的面前竟然连反抗都做不到?这样算起来的话,男子的实力恐怕至少也应该已经达到了五重以上!

这种实力的人不少,可是会跑到尧光山来的,恐怕就没有几个了。天泣心中对来人的身份隐隐有了猜测,一时之间也不能确定。

“先离开这里吧。”

天泣不敢耽搁,毕竟后方还有一个如同洪水猛兽般的追兵。一旦被其追上,恐怕三个人都要留下来。

“不错,两个时辰不到,就能跑到这里。”一到冷冽的声音从后方的第一山传来,分明不见人影,确实能够听的意外的清晰,如同就在耳边一样。

听到这声音的絮白和碧眼彩蛇确实浑身一震,满脸的惊恐,战战兢兢的回头看了过去。天泣的目光凝重的随之看过去。一道身影缓缓的从第一山上走下来,带着浓烈的煞气,之前战斗的气势还没有消散。

絮白即刻将碧眼彩蛇放在地上,浑身毛发倒立,万分警惕的看着男子。

“我还在想,你们的后盾是谁,原来是这小子。”男子不屑的调笑着,可看向天泣的目光之中,分明的带着一丝愤怒。

“地无心!”天泣低声喃喃。别人不认识,他却绝不会忘记地无心,当年正是因为接下了地无心的一击,方才化险为夷。在天泣,这是他声名大噪的开始,但对于地无心而言,却是人生中最大的污点。

“小鬼,今天撞到了我,你运气还真好。”地无心露出残忍的笑容,每每午夜梦回之时,只要一想到当初自己和天泣一战之时,竟然连一个定乾坤三重的小子都没有击杀掉,反而是沦为了不少人的笑柄,若不是地家的威势太强,那些人只敢在暗地里说道的话,恐怕现在他早已经成为整个大陆的笑柄了!

天泣的眉头紧皱,若是遇见其他人,他倒是还没有这么凝重,可遇见的是地无心,本身二者之间就有着大仇,但碍于天家的原因,地无心一直没有对他动手,可此刻两人相遇,绝对不会再是一个照面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地无心的出现却更加加深了天泣之前的想法,他的猜测没有错,黄金螳螂的确和地家的人有关系。如若不然,天泣实在想不到这尧光山之中还有谁能够和人类有着如此的联系。

“小鬼,我很好奇,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地无心和天泣有仇不假,可如今天泣明显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自然不用着急,他可以慢慢享受这个过程。

“我也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天泣反问道。

地无心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笑意。

“看来,我们找的是一个人!”

“的确是一个人!”一道声音从天泣的身后响起,天泣的眉头一皱,这公输末果然还是跟过来了!此刻大敌当前,再加上一个敌我不明的公输末,天泣的心头越发的慎重了起来。

然而令天泣出乎意料的是,同样诧异的还有地无心的表情。原本出现一个莫名其妙的老头,地无心不至于突然露出诧异和慎重的神情。可天泣毕竟实力不够!达到了乱心境界高阶的地无心自然能够察觉到老者身上所散发的若有若无的气势。

这种气势不同于一般的强者,更像是一种将所有的功力都收入内敛的感觉。这样的感觉让地无心十分难受,就如同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座望不见底的深渊,偏偏这深渊之上还笼罩着无限的迷雾!他甚至根本不能看出来这到底是不是一座深渊!

“你是什么人?”

“老朽公输末!”

“公输?”地无心的表情一时间陷入了沉思,大陆之上,并没有听闻有什么出名的世家名叫公输的。可他却在突然之间睁大了双眼!“隐家公输?”

隐家?这是天泣第一次听见这个名字。可本能的让他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个隐字之上!难道这大陆上还有隐藏的世家?

事实也的确如同天泣猜测的那般,这大陆之上,说是由三大世家独大,可真正知道实情的人还是明白,天地月三家的实力的确是站在大陆之巅的,可这大陆之上,还有着不少的隐世家族,这些家族没有和外人通婚,自然会受到一定的限制,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靠着传承,他们依旧有着不凡的实力!

而公输家便是其中之一!

“你知道隐家,看来地殇那老头子告诉了你们不少的事情。”公输末依旧是那般低调不露声色的说着,可给人的感觉已经天差地别了。仅仅一个身份的转换,却是让公输末的分量提升了太多。

地无心听见了公输末的回答之后显得更加谨慎了。隐家速来都是高手辈出,虽然很少出世,可一旦出世之人,绝不是凡品!这糟老头子看起来人畜无害,可身上的波动跨越极大,内息极为深沉。想必灵力深厚!

“你是在想,我如果动手,你能不能和我一战?”

地无心的表情瞬间有些凝重了起来,公输末看似说笑,其实是在试探。

絮白和碧眼彩蛇望着眼前的地无心,一时之间心中也五味陈杂,比你强,就是可以欺负你,地无心如此,眼前的公输末亦如此!

“你就那么自信能留得下我?你不怕地家?”

“怕!这大陆之上有几个不怕地家的?呵呵呵……”公输末笑的颇为沧桑,旋即目光看向了地无心,“放心,我不会动你,你回去告诉地殇,我公输末会去找他的!”

地无心浑身一震,公输末嘴上说着不会奈何他,可实际上早已经动手,等到他发现的时候,公输末的灵力已经到了他的面前,肉眼根本看不见,甚至用灵识查探都没有感觉到丝毫。此刻地无心无比的确定,公输末的实力定然在他之上。

“你!”地无心猛然抬头,吐出一口鲜血,丝毫不复之前那趾高气昂,天下独尊的气势,一脸的震怒和惊恐。

这些高手都是喜怒无常,能够修炼到这个境界的,那个对自己不是狠人?地无心担心自己惹得这老头一个不高兴,说过的话直接不算数,将自己当场击杀。因此即便是口吐鲜血,身受内伤,在说出了一个你字之后,再也不敢有丝毫的抱怨。呆呆的站在原地。

“滚!”

地无心如蒙大赦,恶狠狠地看了天泣一眼,又是这小子。显然地无心将这件事再次记恨到了天泣的头上。

然而此刻天泣的注意点已经完全转移到了公输末的头上!隐家的人,真的这么可怕,可以让大陆之巅的地家的人都害怕?还是说,地无心其实是认识这个男人的!天泣注意到,在地无心猜到公输末是隐家的人的时候,和听到公输末名字的时候,反应是不同的!

地无心丝毫不敢大意,缓缓的朝后面退步,他不敢将自己的后背露给公输末!目光不断的在天泣,两只妖兽和公输末的身上扫过!直到距离众人已经有数百米远的时候,地无心方才猛然加速逃离了!

“就让他这么走了?!”

絮白一脸的不甘心!这个男人和他们大战了许久,都是他们在单方面的被虐杀,好不容易能够有人出面制止这个男人了,却这么轻易的放他走了!

公输末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望着地无心离开的身影,没有回答。

“公输先生,看来,你隐瞒了很多事情啊!”天泣说道,神情有些谨慎。

“不用那么担心,我不会伤害你们的!”公输末露出一丝无奈,看着天泣的目光却没有丝毫的敌意,反倒是有些怪异,“我和韩公子的目的是一样的!我和地家同样有仇!”

公输末神情真诚,丝毫没有说谎的样子。公输末的目光渐渐转向了尧光山的方向。天泣的目光随之看过去,那里,正是第三山的方向!

难道……公输末要找的人,也是黄金螳螂!?

可公输末的目光没有过多久,就再次转了回来。

“韩拓!”公输末第一次叫了天泣的全名!“以你现在的实力,想要去找黄金螳螂的麻烦,只怕还不够!”

“你的身体强度不错,看来是又经过修炼的!”公输末夸耀了一句。天泣的确是在妖兽森林之中提升了很多的身体力量和强度,不然的话,在对战絮白的时候,只怕天泣就已经殒命了!

“可是还不够!这样的强度,只能够维持你和一个正常的乱心三重的高手对战,面对黄金螳螂这样锋利的对手的时候,你的身体将不堪一击,一旦被其击中,就是重伤乃至死亡!”公输末毫不留情的说道。

天泣的实力在乱心二重,单凭实力恐怕都难以和黄金螳螂抗衡,何况黄金螳螂还有着双爪的锋利!这些天泣自然知道!可在公输末说出来的时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这些日子,你就在第二山修炼这套功法!”说着,公输末从怀中掏出一部类似羊皮纸一般的卷轴,看上去有些破旧,可天泣刚刚结果的时候,就发现这卷轴之上竟然刻画着一定的阵法!或者说是阵图!

“这是封印的法阵!可以将其化作玉简或者竹简带在身上,没有持有之人的允许,强行观看的话会直接****!一般家族中的重要功法都会用这样的方式保存!”

貌似——天泣疑惑,观看惊天功的时候,并没有遇见这样的方式!难道说,惊天功并不是天家的最强功夫?还是说,天家不屑用这样的方式,又或者天家有着更高级的保管方式?

这些天泣都不得而知。

天泣还没有展开那卷轴,便是立刻问道:“为什么给我这个?以你的实力,要击败黄金螳螂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

“没错,不用一招,我就能让他身首异处!”公输末此刻的气势突然之间一变,无形的压力瞬间散开。这并不是公输末可以的散发出来的气势,而是一个身为强者的人应有的气势。

“可不论是我,还是地殇,亦或者地无极地无心一辈,终究已经是过去……我还是更想看看韩公子的未来。”公输末笑着说道。

天泣一愣,旋即低下头,缓缓的展开了卷轴——《凝血魔功》

看到这一幕的天泣猛然抬头,且不说这功法如何,单单魔功二字,天泣对待这功法的态度便是立刻转变了!

“这是魔功?”

“是!”公输末依旧笑着。

天泣再次皱眉,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自然也知道功法是死的,人是活的,可前有《婴血魔功》的例子,可见修炼魔功便是为大陆所不容!这《凝血魔功》虽然可能不同于婴血魔功的残暴,可终究还是魔功!

左不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