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天奇缘

第673章 火焰身影

“呦呵,来串门啊,欢迎欢迎。”

魔烈楞了会儿,开口说道,既然来了,不留下那就可惜了。

黑色的水流从灵魂海深处而出,上百股带着寒气的水流破海而出,化作囚笼,将火焰长龙困在其中。

红白长龙咆哮,音化梵声,冲击周围的牢笼。

冥河之水所化的牢笼渐渐融化,滋滋的声音不绝于耳,白色的寒雾充斥灵魂海,将灵魂海结上不少。

红白长龙最后还是冲破了牢笼,只是身形暗淡不少,冥河之水在水精元中也算是极为罕见的,只是在世上绝迹太长的时间,已经被世人遗忘了而已。

红白长龙遁入灵魂海中,几次冲破,将灵魂海搅乱,滔天的海浪拍打,一副灭世的景象。

“大哥,你这是要干啥呢?”

灵魂小人双手负在身后,他迈步走在灵魂海上,所踏之处,脚下涛涛海浪便归于一片平静,他的走的很慢,在辽阔的灵魂海中渺小如蜉蝣。

长龙盘旋在灵魂海的上空,歇斯底里的咆哮,随后,它俯冲而下,张开血盆大口要将底下渺小的灵魂小人一口吞下。

“比吞噬吗?”

灵魂小人抬起头,它的眉心,那一点黑色漩涡疯狂的旋转,撕扯眼前的空间,逐渐成了一个偌大的黑洞。

长龙冲入黑洞中,延绵千里的身躯良久才彻底没入其中。

“小样儿。”

魔烈还没来得及松口气,灵魂海的上空有了波动,一头头的红白长龙遁入灵魂海中,齐齐的咆哮,声音震天。

上百条长龙在空中飞舞,看得人头皮发麻,就算是龙,魔烈都没有一次看过这么多,这一次真的是长见识了,没想到,他的体内,居然有这么多的龙。

“是谁?”

一头百丈长龙位于中央,在龙首上,隐约可以看见一道模糊的身影,似鬼魅,漂浮不定。

不知是否看错,那身影并没有回应,上百条长龙俯冲而下,将整个灵魂海搅乱,海水在沸腾,白雾蒸腾。

“道兄,还请出手。”

灵魂小人转过身,对着灵魂海的中央双手合十,行了一礼。

静静盘坐的小人睁开眼,一半五彩,一半红白的身躯颇为奇异。

它手指一点,沸腾的灵魂海的安静下来,任由那些红白长龙怎么搅动,海水波澜不惊,颇为诡异。

“嗯?”

那道身影终于有了反应,它发出一声凝疑,在它的指引下,上百条长龙冲天而起,在空中飞舞,随后,又齐齐落下。

百龙齐出,声势骇人,那般的壮阔,又有多少人能够见闻。

“你终究只是个过客。”

奇异小人开口,它手指一点,从天坠落的百条长龙凝固于龙,唯一能够动弹的,也只有龙首上的那道身影。

“若是他死了,他便是过客了。”

奇异小人摇摇头,手掌轻轻落下,百条长龙连哀鸣都未曾有,化作纷飞的火雨,飘散入灵魂海中。

仅剩的那道身影破开灵魂海的空间,重回氣芯殿中。

灵魂小人对着奇异小人点头,重新盘坐下来,吸纳落入海中的火雨。

海中,火雨不散,被重聚成一个个的火球,潜伏在灵魂海中,从高处看,这灵魂海中,星星点点的光芒一闪一闪,如深夜漫天的萤火虫,颇为美丽。

奇异小人仰头看,嘴唇轻动,不知在讲什么。

天地寂静,再次睁眼时,魔烈已的意识已回到外界的肉身中,耳旁,是魔飞的哭泣声,在寂静的黑暗中回荡。

“不哭了,不哭了。”

魔烈艰难的动了动身躯,身躯各处传来剧痛,动一下都是那么的刻骨铭心。

“魔烈,你有没有事。”

温热的泪滴在脸庞上,流落在耳旁,魔烈扯出了一点笑容,伸手一点,七团金色的火焰起起伏伏,将周围照亮。

不知是在何处,古老的壁画写满了文字,却不知写的是什么。

手镯中,一点亮光冲出,漂浮在这片空间中,冷色的光芒彻底将这里照亮。

魔烈不由得闭上眼,在那一刹那,时间好像静止了。

远处的干涸的小池汩汩冒出清澈的流水,仙气盎然,与这一片死寂格格不入。

“魔飞,这是哪。”

魔烈抽空吃了一个蓝品丹药,将跪坐在身旁的女孩护在怀里。

静静地,什么也没有发生,能够听见的声音也只有池水汩汩流出的声音。

“不知道哦,飞着飞着就到这了。”

魔飞眨眨眼,抓着魔烈的衣服不肯松手,许久,还是什么都发生,她才一脸期许的看着魔烈。

这次死里逃生,可都是她的功劳,没个好点的奖励都说不过去。

魔烈又盯着看了会儿,还是什么都没有,这时候,他才板起脸来,严肃的问道。

“小魔飞,乖乖的说,你偷了人家什么东西,什么时候拿的?”

魔飞俏皮的吐出舌头,扭扭捏捏了会儿,才拿出一块碎片,莹白色的碎片牵引此处的仙气,逐渐亮起了碎片上的字体。

仙!

魔烈刚开始还是平淡的,忽的,他好像想到了什么,拿过魔飞手中的碎片,上面那个仙字熠熠生辉,仔细看,仙字之中,无数的场景闪过。

伫立在云端上,古老的宫殿一座连着一座,莹莹的仙气飘荡,遮掩这些宫殿,无数身穿白衣的修炼者进出,繁荣昌盛。

“仙宫……”

魔烈脱口而出,那个曾经东域最大的势力,甚至凌驾在十大家族之上的庞然大物。

“魔飞厉害吧?”

魔飞眨眨眼,依旧笑嘻嘻的看魔烈,这东西可是她顺过来的,这回不夸她都说不过去了。

魔烈哼了两声,捏着她粉嘟嘟的脸庞说道。

“怎么来的,给我说清楚了,也不跟我说一声,那么多及皇追杀,差点没死在那儿!”

魔飞委屈巴巴的嘟着嘴,双手在胸前点啊点的。

“就是,两个至帝在虚空里打架,我就钻进去看看,然后,然后就顺手拿了点东西出来,然后那两个至帝就疯了。”

魔烈捂着脸,他可以想象,当时那两个至帝是多么的崩溃,打生打死,结果东西被人顺走了。

白色蓝蜻蜓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