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天奇缘

猎天奇缘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62章 破至帝物

“哈哈哈,我与繁兄一见如故,今后若是有事,我还活着,定然来相助。”

说到兴起,魔烈直拍桌子,这一生能够有多少可以遇到所有事都可以相谈,说的尽兴的人?能够遇见是缘分,要是遇不见,也不会可惜,因为没遇过,谁也不会懂这种,惺惺相惜,相逢何晚的感觉。

小火红了眼,这么多年,他第一次遇见能够将一切都说出来,可以推心置腹的人。

“小弟不才,不及兄,也只有这一物,可以相赠。”

淅淅沥沥的小雨快停了,不觉间,阳光透过云层照射下来一缕。

小火将一块星印放在桌上,推到魔烈面前。

“兄莫要推辞,小弟也没有可以给予的。”

魔烈叹息一声,灵魂深处,两个奇异小人联手从灵魂海中炼出一块幻花印,红白的幻花印飞出魔烈眉心。

“繁兄也莫要推辞,以后若是有何需要相助的地方,便用它,你我终有相见的时候。”

聊了许久,茶喝了一壶又一壶,人来了又去,只有他们一直在这。

两人起身,惺惺相惜的拥抱,互相拍了拍肩膀,便分立两旁。

“魔飞走了。”

趴在桌上睡着的雪白小兽睁开眼眸,扑棱着翅膀飞到魔烈的肩上,烟罗雪站在魔烈身后,用袖子擦擦嘴唇,看着桌上剩余的菜肴,眼里满是不舍。

“雨停了,我们就此别过了。”

魔烈抱拳,小火也笑着回了一礼,两人相视,皆是一笑。

外面的天空开始放晴,沉闷的小雨后,一道彩虹架在山与山之间,横跨了小镇。

魔烈带着烟罗雪走上客栈的二楼,回到了房间中,关上了门,魔烈叹息一声,走到窗边看渐渐放晴的天空。

客栈里,小火也依靠在窗边,如繁星的眼眸一眨不眨看着天上的彩虹,他扑哧一声笑了,撑着下巴继续看天空,天上,还有零星的雨如絮飞落。

耳边,依旧是各种嘈杂声,碰杯声,笑声,打骂声响成了一片。

“夫君,你说没吃完的可以端上来吃不?”

烟罗雪走到魔烈身后,小声的问道,眼睛盯着魔烈的脸庞,只要他稍微变化一点颜色,她就立马改口认错,这总没错。

魔烈好笑的点点头,看着已是大晴的天空,算是默许了。

烟罗雪欢快的跳起来,一溜烟的跑出去,没多久又疑惑的走回来,关上门,又打来,跑出去,来来回回几遍,她更是疑惑了。

“夫君,我们到哪了?楼下不是我们刚刚坐的地方,完全不一样,也没有一个叫小火的小厮。”

魔烈摇摇头,不语,他将那块星印放在阳光下,透过阳光看其中的晶莹剔透,良久,他才珍惜的收起来。

“到时候想吃什么再买就是了。”

魔烈摸摸她的脑袋,盘坐在床上开始继续的修炼,昨日在城市底下得到了一块晶石,还未来得及熔炼呢,要是破开了,也不知会有怎样的际遇,毕竟,那至少也是至帝遗留下来的东西。

烟罗雪眼珠子一转,她大概懂魔烈的意思了,随后,她连忙跑出去,回来时,手上端着满满的菜肴。

她笑眯眯的放在桌上,眼睛盯着魔烈,小心翼翼的吃起来。

“快破开了。”

魔烈伸了一个懒腰,至帝以上的强者凝聚的珠子又如何,在两道天榜火焰面前,这压根就不看,要不是怕毁了里面的东西,这玩意儿,连挡一个时辰都做不到。

烟罗雪坐在床上,好奇的看魔烈,她很想知道,为什么人可以一坐就是一天,这几日,她可是都在盯着呢,这是在睡觉吗?

“没事早点睡吧。”

烟罗雪吓了一跳,连忙点头,拉过被子便躺下,靠在窗边,半睁着眼睛,看着床边的一盏台灯,渐渐入睡。

“是什么东西,需以至帝封禁呢?”

魔烈周身,红白火焰绽放成花,七团九天梵离火时合时散,莹白,幽蓝两种光芒在魔烈身上闪烁不息。

面对至帝封禁之物,他也是格外的小心,虽然是无主之物,可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最后一点薄膜在灵魂海中碎开,两个小人闭目,同时变幻手印,对于珠子的破碎,它们丝毫不看在眼中。

一点粉红的雾气从裂缝中透出来,染红了一片灵魂海,奇异小人率先反应过来,五彩,红白两只手指在身前划过,将它隔绝开。

灵魂小人猛然睁开眼,眉心一点漆黑的漩涡兀自的旋转,将所有的粉红雾气吞噬干净。

珠子彻底破碎,不受控制释放粉红雾气。

“纵欲!”

粉红雾气中,无数赤裸的男女相拥,在他们的顶端,是一双眼眸,不带一点色彩,注视底下。

“我靠,坑谁啊!”

粉红雾气淹没整个灵魂海,除却中央小小的区域,那里奇异小人无喜无悲看待面前的一切。

灵魂小人捂着头,脸色逐渐有了变化。

“纵欲!”

又是一声不带感情的呼唤,魔烈发出一声低吼,肌肤发红,通红的眼眸扫过周围,最后落在床上的女孩身上,那倾世容颜成了最后的导火线,彻底埋藏了魔烈的理智。

“该死,什么鬼至帝,弄得什么破玩意儿,坑后人啊!”

魔烈捂着脑袋起来,灵魂海深处,灵魂小人沉入海中,去消化吞噬的雾气。

如今的灵魂海比起之前不止宽阔了一倍,这一切不是来源于那雾气,而是……

黄昏微黄的光芒透过窗户照进来,衣裳破烂的女孩坐在角落,身边放在衣服的碎片,她红着眼睛,不时抽噎一声,仔细的对比衣服上的裂口。

感觉到目光她抬头看去,对上魔烈的眼睛,她不由得往角落里缩了缩,咬着嘴唇,小声的说道。

“夫君,给我买针线好不好,我没有衣服穿了。”

衣服破烂,大片的春光露现,白皙吹弹可破的肌肤上还可见一排排的牙印。

白色蓝蜻蜓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