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天奇缘

猎天奇缘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19章 湖底

魔烈看着有些好笑,自己真的有那么可怕吗,动不动就是面无人色,他脑子已经想到女孩要说什么了。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留儿,留儿,不小心才睡着了,留儿这就起来,给大人守夜。”

女孩想要爬起来,见魔烈蹲下,她不敢再动,最后被魔烈抱起,关上了门,往床走去。

女孩松了一口气,回想了一下,这些年学的,咬着嘴唇,暗暗给自己打气。

魔烈将她放在床上,扯过一角被子,呼呼大睡起来。

留儿才解开衣服,听见魔烈的呼噜声又不敢动弹,心中惶恐,胡思乱想了会儿,睡意袭来,她也睡着了,这床太舒服了,她从来没有睡过,还有这被窝,从未体验过的温暖,她从来没有想到过,原来床可以这么舒适。

一觉睡到天亮,身旁已经没了人,留儿赶忙起来,整理好床铺,便匆匆出去,在茗轩走了一圈,却没发现魔烈,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然后便开始打扫房间。

街上川流不息,魔烈微笑着走在路上,已经过了两日,灵玉拍卖行副行长陨落的消息终于瞒不住,传得满城风雨。

放置在拍卖行最深处的魂灯碎了一盏,饶是他们极力的掩饰,这消息还是传了出来,黄景,及皇三重,却陨落在外出回来的路上。

经过一番的调查,灵玉拍卖会已经是查出与北降城的一股流寇有关,他们开出了天价,悬赏那位流寇及皇的人头。

“比我以前高多了。”

魔烈摸着自己的脸,想到当年也是被这样悬赏过,不过那时他只不过指三百万的金币而已,哪像这位,纯净上等晶石二十万,多少人会红着眼去追杀。

“锅甩的不错。”

胖子一笑,双眼都挤没了,油腻的手擦去嘴上的油,笑着说道。

“我给他的,可不止是二十万晶石。”

不少及皇看过贴在城墙上的图像,很快就悄悄出了城,依靠自身吸纳天地元氣来的太慢了,到了及皇,只有晶石对他们有用。

胖子也没说什么,将手中的玉佩塞进魔烈手里,便顺着人潮离开,街上人很多,被灵玉拍卖行的悬赏令吸引而来,不稍加注意,谁也不会去注意,那个化源级别的胖子。

魔烈收好玉佩,也转头离开这里,回到茗轩,刚一进去,忽的身躯一震,天地在变化,幽蓝色的纹路遍布这片虚空,闪耀虚空的痕迹。

魔烈的右半身也亮起了一样的纹路,从骨骼透出,一直延续到肌肤,在皮肤上闪耀。

“应该开了。”

魔烈飞空中飞过,一头扎进这里其中的湖泊中。

噗通一声,湖泊荡起一圈涟漪,除却这些,已然看不见魔烈的身影。

留儿听见声,小跑出来,四下看了遍,找不到魔烈的身影,只见着打开的门,往门外瞧了瞧,依旧什么也没有,便关上门,回去继续打扫房间。

冰冷的湖水下,一往看不见底,魔烈缓缓往下走去,走到那位至帝蜕变的地方,手指划过这里冰凉的水。

北降灵窗,那位至帝的名讳,他便是在这里蜕变,逆天活出两世,以至帝的寿命来算,那位至帝可能还存活于是。

两世为人,那位至帝也不知达到了什么恐怖的境地。

感叹了会儿,魔烈便往下走去,水压的压力越大恐怖,每走一步,身上的压力便重一倍。

“这不是普通的水。”

魔烈有些吃惊,身上弱水分化八股围绕在他身旁,从水中传来的压力少了些许。

水之精元,这里居然有一种水之精元,他对于这些了解不多,这种天地之物沉寂在大陆各地,能够找到的人凤毛麟角,遇上那些人的概率,更是渺小。

“喂,九凤大佬,没死应一声。”

灵魂小人与魔烈一起开口,可是蜷缩成一团的荒冥九凤压根就没有搭理,借助魔烈给予的灵魂力量,一点一滴的修复着。

落入甲作手里,被祭炼成其手中的武器,若不是荒冥九凤可以将灵魂寄托在影子中,它如今可就是死透。

逃过了一场死劫,它如今也是垂死,也只有偶尔传出来一点灵魂波动证明它还没有死透。

魔烈两眼放光,既然是精元的一种,要是不收一点就对不起我辈修炼之人的精神了。

眉心裂开一条缝隙,化身及皇修炼出来的小人走出来,它眉心一点黑色漩涡,吸纳所有的光线。

刚一出现,周围沉寂的水便被吞入漩涡之中,转眼,千斤湖水已是被吞入漩涡之中,这里的海水不减。

又吞噬了会儿,魔烈才恋恋不舍的离开,要是可以,他还想吞噬完这里的湖水再说,但这湖水太过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湖下定然有更好的东西,他想先去看看。

往下千米,这里已经没有了光线,魔烈身后升起一轮太阳,将周围照亮。

前方百米之外,有一处高台,魔烈落在上面,淤积的污泥飘起。

这座高台不知是多少岁月前的作物,石台中间立着一块碑,长了厚厚的一层绿苔。

手指一点,没入其中,碰不到碑的实体。

耀阳落在碑上,大量的气泡滚滚升腾,湖水在沸腾,烧红了一片。

碑上的绿苔焚烧殆尽,露出了莹莹的白色高碑,碑上没有写字,只有一轮太阳,

手掌按在那轮太阳上,阴寒的力量从碑中复苏,扫过周围,湖水冻结,压在身上的重力瞬间增加数倍。

魔烈身上快速的覆盖声紫色的鳞片,饶是如此,无孔不入的压力依旧快要将他压扁,鲜血成血珠从鳞片缝隙挤出来。

怀中的小兽嘤鸣的叫唤,它缩成一团,雷均炼虚壶形成的护罩被压得不成样子濒临破碎。

将手拿开,那股阴寒的气息倒卷入碑中,海水又恢复原样。

魔飞气冲冲的钻出一个脑袋来,看到远处的黑暗吓得又钻回去,未知的最可怕,像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能够有的想象太多了,光是想想,都是头皮发麻。

白色蓝蜻蜓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