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天奇缘

第124章 擂场

剑气碎裂,圆环破碎,场上掀起一阵尘埃。

“嗡~”一个圆环冲出尘埃。

兽小焰一跃而起,圆环擦着她的脚边,正要错过时,圆环突然伸出利刃,带起一抹鲜血,直直嵌入擂台。

兽小焰落下来,一个趔趄差点倒下,以剑撑地,勉强起身,脚裸鲜血不止,喷涌而出。

她看了一眼擂台边的判官,而他不为所动:“卑鄙!”

青年拂袖:“只能怪你蠢。”说着右手微抬,轻轻一按。

“嗡嗡嗡……”空中漂浮着不下十个圆环。

青年一指,圆环掠空而去。

兽小焰一咬牙,双手握着长剑,水元氣飘荡在她身边,起起浮浮。

“去你的!”一道身影跃上擂台,大剑划出一个圆弧,将圆环弹开。

青年愠怒道:“这是擂台!”

魔烈剑锋指着青年:“滚你!欺负我妹妹,还在这里满嘴放屁!”

“你……”青年气的脸色发青,他自认高人一等,没有对着骂。

兽小焰愣了一下,一脚踹过去,扯到伤口,和魔烈一起痛呼起来。

“谁是你妹妹?大废物,这段时间死哪去了?”兽小焰拄着剑,瞪着魔烈怒气冲冲的道。

魔烈看着她流血的脚裸,问道:“他干的?我帮你揍他去。”

兽小焰道:“哪来给我回哪里去,你就是一个废物,去了找揍?”

青年横着脸问判官:“多了一个人你不管吗?”

判官双手背在身后:“我承诺的就是不管。”

“好!”青年看着魔烈:“既然你找死,那就不要怪我了!”只见他双手抬起,猛的握紧圆环一个个出现,密密麻麻分布在他身边。

“走啊!”兽小焰推了他一把。

魔烈翻了一个白眼:“腿长在身上,我爱去哪就去哪,你行,你走啊。”

兽小焰气的又一脚踹过去,然后疼的抱着脚痛呼。

魔烈被踹的一个趔趄,走路都有点瘸。

“嗡……”圆环探出利刃后,铺天盖地而来。

魔烈挥着剑冲入圆环中。

活腻了!

青年和魔烈心中同时冒出这句话。

“啊!”魔烈一声怒吼,长剑劈落,圆环粉碎,但一下子又被其他圆环补上,魔烈不管不顾,一柄长剑劈开所有挡在面前的圆环,一步一步向前走,走的越来越快,以致,最后跑了起来。

青年不屑一顾:“莽夫~”说着从袖子里拿出一个金色的圆环,丢入圆环堆里。

“叮~~”魔烈与金色圆环撞在一起,强大的力量震得魔烈双手发麻,后退几步,后背,大腿,瞬间被割破好几处。

魔烈舔舔嘴唇,眼角泛起血丝,嘶哑的吼:“杀!”

提剑,一剑粉碎好几个圆环,千军之中,亦可取上将头颅!

魔烈疯狂的劈开圆环:“啊!!”

长剑甩出,刺过圆环堆,钉在青年的脚边。

青年后退一步,双手松开不少,喃喃道:“残杀一个天穹弟子,不算什么吧?”正想着,魔烈冲出圆环堆,一拳打在青年的脸上。

“没死?”青年在空中打了几个圈,重重摔在地上。

魔烈一屁股坐在他身上,左一拳,右一拳的直往脸上招呼:“让你欺负我妹妹,我让你欺负,让你欺负……”

青年大声哀嚎,围观的一阵唏嘘。

打了一刻多种,魔烈双手都发麻了才起身,临走还踹了一脚:“让你欺负……”

鼻青脸肿的青年含糊不清的道:“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不杀你,我就不叫刘芒……”

魔烈背起兽小焰一路瘸着回,回到小屋,魔烈心酸的都快哭了,我阔别已久的万空老大,我想死你了。

可惜,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

魔烈放下兽小焰,坐在床边,兽小焰一脚踹过去,魔烈猝不及防,一屁股坐在地上:“姑奶奶,我招你惹你了?”

兽小焰拍拍手道:“谁是你妹?老娘现在很不爽!”

魔烈哭笑不得:“一路你不说,放下就是一脚,哪有这样的人啊!”

兽小焰得意的道:“路上说,万一你把我扔在路边怎么办?老娘冰雪聪明的很。”

魔烈拍拍衣服,起身,搬了一张凳子坐在床边,抬起兽小焰的右脚,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你……你,你耍流氓啊!”兽小焰喊了一声。

魔烈翻了一个白眼,不理!直接脱下她的鞋子。

“来人啊!耍流氓了!”说着还用左脚踹魔烈。

魔烈没有搭理,只是轻轻碰了一下脚裸上的伤口。

“痛痛痛,我不喊了,不喊了。”兽小焰紧抓着床边。

魔烈露出一个笑容:“这才听话嘛。”说着,挽起她的裤脚,冰霜塞雪的脚上,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已经结了痂。

魔烈从手镯中取出清水,慢慢的洗去血痂,接着上药,包扎,纱布一层层的缠在伤口上。

兽小焰双手环在魔烈的脖子上,下巴抵着魔烈的肩膀,静静地看着那双手为自己包扎伤口。

“有你真好,哥。”她轻轻的说了一声。

“嗯?”魔烈停了停:“什么?”

兽小焰皱着眉头,道:“我说你这衣服真臭。”

魔烈嗅了嗅:“你也差不多,还好意思说我。”

“切。”兽小焰不屑一顾的道:“老娘天天换,像你?”

“我也差不多。”魔烈道:“就是这几天没换而已。”

“切……”轻轻的声音,仿佛从鼻子里哼了出来一样,不一会儿,轻微的鼾声响起。

魔烈安静的缠纱布,屋子外,凌万空抱着剑,倚在墙边。

良久,魔烈绑好纱布,将肩上的兽小焰轻轻放在床上,盖好被子,悄悄地,一瘸一拐的走了,还没松一口气,一股杀气,透心凉。

一个声音冷冷的道:“我还以为,你要在里面睡一觉呢。”

“万……万空老大。”魔烈结结巴巴的道。

凌万空没有理会,提着脸,径直走回房间。

魔烈一蹦一跳的跟上去:“万空老大,你等等我噻。”

凌万空坐在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又倒了一杯,仰头喝下。

“万空,万空。”魔烈诌媚笑道。

凌万空没有理会,站起身就往外走,一脸的杀气。

魔烈的笑容凝固,怒吼一声:“凌万空!”

凌万空一震,但依旧面无表情的转过身。

魔烈抱住凌万空:“万空,我想死你了。”

凌万空松了一口气,刚才着实被吓了一跳。

“万空老大,他们回来没有?”叶阳光匆匆忙忙的推门进来,看见两人抱在一起,又识相的退出来。顺便还把门带上,然后才一屁股坐在地上,擦去通红的脸上的汗。

“放……放开。”凌万空道。

魔烈抬头看着凌万空:“万空,不是吧,抱一下都不行。”

凌万空冷冷的道:“爱抱,刚才还没抱够吗?那些话对她说去。”

魔烈熟捻的搭着凌万空的肩膀:“小空子,瞧你这话说的,咱俩谁跟谁啊吃喝拉撒睡都在一起的好兄弟,抱一下怎么了?瞧你那一脸不乐意的样子。”

“滚!”凌万空怒目而视。

魔烈拍马屁道:“万空生气都那么霸气,瞧瞧这鼻子,这嘴巴,这耳朵,万空老大,我对你的崇拜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对你的仰慕比天还高,比地还广……”魔烈口绽莲花,滔滔不绝的夸的大半个时辰,凌万空的脸色才好看一点,嘴角若有若无的勾起一抹笑意。

某处高山,盘坐在磐石上的青年,听着手下的汇报,缓缓睁开双眼:“这都没办好?”

跪在地上的人道:“是,突然杀出来一人,派去的大意之下输了。”

欧阳子剑点点头:“叫玍家的人去给他们一点颜色,最近不要我烦我。”

“是。”那人后退几步,才转身离开。

欧阳子剑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长袍中年人:“子剑,近日修炼如何。”

欧阳子剑站起身,道:“对侵莲之道又有一分领悟。”

中年人点点头:“这天赋就算是在欧阳古族,也是不遑多让,继续修炼吧,有什么不懂可以随时来找我。”

“嗯,知道了。”欧阳子剑点点头。

白色蓝蜻蜓

作家的话
中秋了,军训度过的我,也是很开心的(>▽<)中秋快乐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