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武通灵

第16章 祭祀大礼之柳暗花明

不管是被称为怡姐姐的少女,还是娇俏可人的蕊儿,两人从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瞧过其他人,目光一直都落在墨非身上,两双美眸中无不透着好奇的神采,好像要想探究墨非身上所有的秘密。

蕊儿撅着小嘴,刚准备开口,就被怡姐姐警告似地看了一眼,小丫头立马鼓着嘴巴,远远瞪着墨非,似是表明她心情很不好。

瞥了一眼鼓着小嘴的蕊儿,墨非毫不客气地回瞪了过去。

两次碰面,两个少女性格鲜明,怡姐姐气质不凡,言行举止都相当稳重,为了防止符纹师身份暴露,他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多说。

相比而言,这小姑娘蕊儿心思单纯,想什么都写在了脸上,他应付起来反而没有了那么多顾虑和担心,十分轻松。

怡姐姐温和一笑,微微福了一礼:“木子大师前几天曾在武月商会寄卖过一批符纹,经本商会鉴定,最终定价售出。除了那十万银钱的定金,这是余款,还请墨非小兄弟代收!”

墨非接过缓缓飞到自己面前的楠木盒子,打开一看,眼睛顿时瞪得老大。

旋即,他回过神来,强自镇定,眉头一挑:“这是一千玉钱?”

玉钱珍稀程度还在金钱之上,东园公国任何钱庄兑换比例最低都是一百换一,高的有时候一百五换一都很正常。

一千玉钱看似不多,可换做金钱,最少就得十万,再换成小镇最常用的银钱,那可是整整一千万,把墨家上下全卖了,也凑不齐这笔财富。

他委托到武月商会寄卖的,也就一百多道各种符纹,折算起来,每道符纹的价格就是十万银钱,这可跟家主墨盛请来薛角大师给他治疗丹田的费用一样了啊。

他就是再自信,也不至于没有自知之明。

论效果,他的符纹的确跟薛角的符纹差不多。但薛角给他治疗丹田,可并不只有符纹的费用,还得算上人家大师的出手费,这才是大头。

别说墨非自己吓了一大跳,就是家主墨盛,大长老墨翟,还有墨家诸多族老,也都被这一千玉钱吓得不轻。

“符纹?那是什么?居然这么值钱?”

族老们纷纷两眼放光,但又碍于脸面,个个面面相觑,就是没人愿意拉下脸站出来。

苏老轻咳了一声,黑着脸讪笑着问:“非儿啊,你跟那位木子大师很熟吗?”

墨非别过头去,看也不看这些族老,指着盒子里的玉钱:“一千玉钱,两位姐姐确定没给错?那位木子前辈可没跟我说,那些小东西能值这么多钱。”

小姑娘蕊儿小声嘟囔:“哼,土包子,一千玉钱算什么?连那些东西有多珍贵都不懂,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认识木子大叔的?”

墨非嘴角抽动,一千玉钱不算什么?知道你武月商会财大气粗,可也用不着这么显摆吧?

还有,什么木子大叔?我有这么老吗?

郁闷归郁闷,心里想想还行,他可不敢直接说出来,不然,他可就没办法继续隐瞒符纹师的身份了。

这时候,他无比庆幸,当初离开武月商会时,他只留下了名号木子,还有联系人溪水镇墨家少爷。

而且,这两个少女并不是管事武同的人。

否则,将前后所见联系到一起,早就看出他伪装破绽的管事武同,恐怕已经能猜出他就是那位所谓的木子大师了。

那边,刚念叨完,蕊儿就轻呼了一声,缩着脑袋,跳开了两步,朝伸手想拍自己脑袋的怡姑娘可爱地吐了吐小香舌。

怡姑娘无奈地看了蕊儿一眼,转而微笑着向墨非解释:“小兄弟有所不知,符纹的力量据说来自最神秘的灵界,普通纸张根本无法承受。唯有木子大师,功力深厚,开创了先河,将符纹画在金革纸上,符纹的力量竟然还能长久保存。”

“单凭在金革纸上画符这一点,木子大师那一百零七道符纹就是无价之宝,一千玉钱并不算多,说起来还是我武月商会占了些便宜。”

说着,怡姑娘突然从身后拿出一只箱子,芊芊玉手无比轻巧地轻轻一挥,偌大的箱子,竟跟刚才的楠木盒子一般,缓缓来到墨非面前。

“小兄弟,烦请转告大师,我们武月商会急需一百道化障符,这箱子里是符纹师专用的黄纸一千张,如若不够,大师可随时到任何地方的武月商会处无条件领取。”

墨家其中几位族老目光闪烁,擒下这两个天仙似的少女,只要做的隐秘,保证消息不泄露出去,不让武月商会知道,那就是人财两得了。

然而,怡姑娘这一出手,看到偌大的箱子落地时的动静,这几位族老眼皮连连跳动。

至少上百公斤的箱子,这小姑娘居然像拎着一根羽毛一般轻松自如,这实力,恐怕远远不止黄阶,至少得是玄阶啊。

十五六岁的玄阶,这就是武月商会的实力吗?就差一点,幸亏没有急着动手。

这几位族老暗中目光交错,然后同时悄悄擦了一把冷汗。

墨非看着脚下的箱子,皱着眉头,什么也没说。

看到墨非半天没有打开箱子的意思,蕊儿急了:“喂,土包子,箱子里可还有我们武月商会两千万银钱的酬劳,折算一道符纹二十万银钱,这价格可算相当高了,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苏老等一群族老面面相觑,一个个眼中都充满了炽热的光芒,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刚才的一千玉钱就让几位族老差点忍不住不顾身份出手抢夺,这还没完,居然随手又是两千万银钱,不带这么打击人的。

一道符纹二十万银钱,整个墨家不吃不喝,十年都赚不了这么多啊。

确定整个墨家都未必是眼前这两个天仙少女的对手,族老们无奈放弃了那些不切实际的疯狂想法,只能纷纷看向墨非,心里暗暗催促:“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当然得马上答应下来。”

“那位木子大师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走了,可只要接下这单活计,他就至少还得留在溪水镇好一阵子,到时候我们墨家近水楼台,就有大把接近大师的机会啊。”

寸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