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梦

第2章 乌夜啼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知道卫王被施真人救治好了,一直陪护在罗浮山的礼部侍郎薛用丕,马上上奏皇帝。皇帝闻知后大喜过望,匆匆派人传旨,感谢道尊神仙施真人,顺便迎接卫王回兴王府去。

刘继兴暂时万万不想回去兴王府,想起记忆里卫王王府里,那一大堆肥妞和宦官,刘继兴感觉自己要崩溃了。宁愿自己没有醒来,可是想到接下来自己的结局,刘继兴不得不回去啊!

车轮滚滚,心不平静!

雨似乎是越下越大了,泼洒在翠绿嫩芽的树叶,娇艳有些无力的杜鹃花瓣,还有路边那不知名的野花嫩蕨上。

天色虽然还没有显得特别灰暗,但是也像壁洗的青石一般,在斜风透着碎雨间,让岭南的晚春如烟似画,又淡淡的透着凉意。

山道上的这群逶延不绝的行人,却没有停顿意思。看着坐在身前的卫王没有什么动静,马珍珠眼神中有些忧伤了。小心扬手轻轻的拉开了,侧面的车壁窗的蜀锦小帘,极目远观处只见外面的烟雨迷蒙。

回想自己从兴王府,到这罗浮山一行,她的心里也便如这细雨一般,瞬间的乱了。

马珍珠不到十四岁,就在家族和姑姑的授意之下,进宫跟随了卫王。因为表现乖巧聪明,又从小深谙女道,在卫王府中的宠姬里面,是属于极为得宠的。

“殿下,这细雨不停,不知道到驿馆需要到什么时节了!”平时也揣测了解卫王,甚至他的一切爱好和想法,也知道这个比自己还稍小的王爷,平时的性格是喜怒无常,一切行为从来便被人不可猜度,所以马珍珠不得不带着小心。

看着刘继兴自上车后,便闭眼静坐在车厢,对自己的存在,根本就是不睬不问,好像自己不存在一般,从自己来到罗浮山接他,他便像对待陌生人一般对自己,如今独处的时候更是一声不吱,马珍珠心中便有些说不出的忐忑不安。

因为她感觉卫王和以前,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但是那种感觉究竟是什么,她却说不出来,所以在忐忑里带着期待,低低的想和刘继兴搭话。

“无妨!”马珍珠自然不知道刘继兴想什么,随着迎接队伍进山,到达施真人的洞府,心情兴奋的见到刘继兴。脑海里卫王的那部分记忆告诉自己,马珍珠和卫王的关系。但是刘继兴以自己的思维思考,所以对马珍珠不感冒。

马珍珠在刘继兴心里,就是一个小屁孩,连后世的萝莉都还算不上。即使明白马珍珠的心思,也不忍心更根本不想招惹这种麻烦。所以开始连招呼都没有和她打,就直接上车了。

“哦,明白了!”如果不是施真人说卫王病好了,受到冷落的马珍珠,当时心都碎了。不敢也不愿妄自去揣测,在卫王身上,发生了别的什么事情,或者他对自己,是不是有了什么怨气,这时马珍珠有些尴尬。

在马珍珠的印象里面,卫王从来不会对自己这样的。自从那日卫王突然无故受伤,御医救醒后就发了疯,就连自己也不认识了。当时马珍珠好似天塌了下来,朝廷以及京都的大街小巷里,对卫王的行为和结果,也有了各种各样的传说。

“孤,想静静!”兴王府马家,虽然只是马楚国王族的旁支,但马家在大唐中叶后,也是人才辈出。这一支迁来岭南的族人,也是自有声望。

“殿下安心!”马家头面人物,对卫王这种不好的传闻早就获悉,族中长辈当初对自己跟随卫王,以是颇有微词。因为卫王的母妃早逝,而外家又没有什么权势,和人物继承勋业,马家家族里顿时起了各种声音,后悔让自己跟卫王,马珍珠自然听到。

马珍珠平时受宠于卫王,大多数只是因为迎合卫王的嬉戏玩乐,其实马珍珠自小也学习各种技艺,精通各种仕女,所必须具备的条件。不过卫王不喜欢那套,她几乎没有机会,在卫王面前展现自己的优点。

家族里的长辈自小把她们这些家族女子,当权势人物的玩物、好内助培养,目的自然是在大人物身上,获取利益和机会。眼见卫王出事了,家族里自然免不了后悔。

马珍珠对卫王朝夕相处,自卫王受伤后,虽然没有受到责罚,却也被皇帝勒令回家。因为姑姑马敏的原因,马珍珠没有受责,却也受尽家族里幸灾乐祸那些人的白眼。

仍然不断的自姑姑马敏处打探,卫王的诸般消息。自从知道卫王治好了病,她心里更是无比的开心和高兴。想想以往卫王对自己的宠爱,她自然是最兴奋的了:“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对自己,也许是累了没有修养好身体吧!”

马珍珠心里自我安慰着,因为这时她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了。从自己来真人洞府接他,他就没有和自己说过话!好像完全是陌生人一般,连服侍自己的两个侍女都当目结舌。

“不管是到驿馆,还是回京城的路上,孤,只想静静!”想这马珍珠也算出身于大家,虽然现在马楚王族以亡,但是日后历史上,是会重彩一笔的大家族!

刘继兴知道马家先祖,唐末避祸战乱举族迁徙岭南,马楚家族马殷自唐末,便傲啸楚地三湘。而马家在兴王府的这一支,却助大汉高祖刘龑创天下。

自古以来马家人才辈出,和那创立楚国的马殷同族同祖,更让兴王府这一支马家,名扬岭南和中原。即使大汉国后来和马楚边界纷争,这一支在大汉兴王府,也一直受宠无恙。

刘继兴明白这其中难以避免,有马家支持中宗刘晟的原因。当初马家出了马殷这个风云人物,为了避祸几个老门阀家族的虎视,便决定集体南迁。这一支实乃马殷从兄马设迁来岭南,在多方努力下很快在兴王府站稳了脚。

马家为大汉四处征战,而被刘龑礼遇于朝廷。最重要促成了刘龑和马殷女儿的婚姻,就连当今中宗皇帝刘晟,都是马氏太后所生。所以马家在兴王府,还一直以国丈家族自居。

依照卫王的记忆,自当今皇帝中宗刘晟登基以来,马氏家族里有不少女眷,陆续都和皇室姻亲,也让马氏家族在朝中,达到了其家族声望最辉煌的时光。

虽然刘晟登基以后,为了巩固江山和位置,借故先后大肆打压皇室成员,让朝中皇室姻亲的百官人人自危。要么有人不敢和皇室姻亲,要么借故取消姻亲。但是声势浩大的马氏家族没有动作,皇帝打压中原南迁大家族的影响力,即使马氏楚国在众驹争槽后灭亡,马家在南汉朝廷,也没有动了根基,刘继兴便知道马家不简单。

“妾身明白,殿下一路有何吩咐,妾身随时听命!”当今皇帝京城做让举朝文武,以及百姓们当目结舌的事情,皇帝在登基后的两三年时间,不但用各种借口,大肆打压击杀皇室成员男丁,也不管皇室女眷老幼和亲疏,全部通通的迁入了内宫里去,想到这里的时候,马珍珠便有些胆战心惊。

因为这其中最惨的,皇帝除了两个早逝的兄弟,余下的那十三个兄弟,在这些年先后全部被杀了个精光。当然也因为皇帝的这个荒唐举动,让留在宫里的诸多皇室女眷们,也身份千奇百怪起来,马珍珠自然怕给姑姑,和自己家族惹麻烦。

昔日那些和皇室联姻的百官们,变成了和皇帝联姻,更加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不知道多了多少的国丈和国舅。

“道尊言及,孤身体需要静养,不必多心!”因为知道这马珍珠的姑姑马敏,是皇帝弟弟越王刘弘昌的次妃,因为马敏天生肤白如玉、秀美可人,而且知书达理在王室中素有好的口碑,如今更是刘晟最宠的夫人,刘继兴自然不便过分。

想当年高祖左仆射王翻,想拥立越王刘弘昌为太子,如今的皇帝刘晟大胆助兄弟弘度上位,使人害死了兄弟殇帝刘弘度(刘玢),既而自己登上了帝位。刘晟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最小的弟弟,昔年最有希望做皇帝的越王刘弘昌。

果然在刘晟做了皇帝后,封刘弘昌为天下兵马大元帅。越王被赐死后正妃也被赐死,而这个马敏莫名却被免死,而且公开被收入了宫内,刘继兴便知道这个刘晟爱好不一般。

号称与夫人的马敏,乖巧迎合极得刘晟宠爱,并在当月就被御封为玉夫人,籍此马氏一门再次风光无限。马珍珠是马敏哥哥的女儿,长得极为相似马敏。从小便也极得马敏疼爱,授意琴棋书画等等诸般女艺,一直没有婚配别家。

自年过及笄就被马敏举荐,为卫王的侍妾,皇帝属意又疼爱这个长子,平时对卫王是无所不从,对马敏的好意欣然接纳。卫王没有到成亲的年龄,是皇帝内定的太子人选,所以马珍珠便在默许下住进了王府,封为卫王侍妃近身,在卫王府就是王妃的存在。

虽然自己不喜欢,刘继兴明白也暂时不能太过分。

“殿下放心,妾身会授意,不让任何人打扰的,妾身随时关注!”明白这卫王从小看残暴虐杀场面太多,开国高祖皇帝刘龑也有这个嗜好,所以卫王胆子特别大又变态,性格为人又比较乖张,听到刘继兴的话,马珍珠身子都微微发抖。

虽然不少南迁的文学名士泰斗,和精擅武艺的大将来教授卫王,但是卫王思想越千奇百怪,平时虽然聪明灵巧,但是行为极度的变态古怪,朝庭和民间私下都称之为变态小龙王,马珍珠以为刘继兴动怒,更是胆战心惊。

朝中有不少官员,和许多文人百姓,对立卫王为太子而担忧,但是皇帝只有三十多岁,别的儿子还都太小,皇帝身体这两年又不好。平时里私宠卫王信任内宦,大小官员也不敢吱声,使得卫王在内宦的教唆引导下,越发的放肆和无忌。

“你毋须紧张,孤,有事,自会出声!”自从这马珍珠进来王府,卫王就极度宠爱。卫王多次公开赞其天姿国色、贤德淑慧、娇柔可人,别人怎么认为卫王不会在乎,这也是刘继兴头痛的事情,毕竟这次卫王出事,皇帝没找马珍珠麻烦。

尤其卫王对马珍珠天天不离时时不分,捧在手心挂在嘴边。再加上玉夫人马敏在宫里的绝对地位,和受皇帝的宠爱的程度,朝中百官和那乡间小民,都认为卫王的王妃非马珍珠莫属。

“妾身遵命!”此时敏感脆弱的马珍珠一点都不乐观,心里是隐隐不安起来,这种不安让她心里极为焦虑。三个月前发生的事,卫王突发奇想骑马玩耍,让随侍的人提心吊胆,没有想到最后真的出事。

十二岁以后卫王缺少运动,又喜欢美食和睡觉,身体突然开始发胖,最重达到了一百六七十斤,太胖了根本就不方便行动,就再也没有骑过马。但是卫王喜怒无常,有了这个想法后,一众侍从也不敢规劝。

可能是侍从们运气不好,那天虽然有许多人看着,偏偏突然意外就发生了。卫王在内宫里扬缰纵马,斜身从马上跌落了下来,摔在地上当时便昏迷了过去,马珍珠现在想想可能是天注定。

大家哪敢隐瞒,一边急救一边急报,皇帝闻知雷霆震怒。一心作为储君培养的皇子,竟然在内宫里出了意外。皇帝的雷霆震怒之下,御医们硬着头皮施救,卫王虽然是被御医救醒来,让人不知所措的是,不知如何整个人就魔怔疯癫起来。

皇帝杀光了那天所有的侍从,更迁怒于御医数十人,皇帝历来残暴凶狠,一时间兴王府是人人自危,就连马家都吓得想弃自己自保,想到这里的时候,马珍珠浑身湿透了。看到刘继兴的背影,马珍珠似乎看到了皇帝的背影。

皇帝看御医也医不好卫王的病,暴跳如雷伤心欲绝。恰好刚刚执掌内侍监內侍统领龚澄枢进言皇帝,恭说道门至尊施真人,在罗浮山洞府修真。

据说施真人见了卫王竟然不想救,皇帝当时心里犯了嘀咕,以为卫王无药可救,要么卫王在施真人这等神仙眼里,不值一提,加上有人冒死进言,皇帝便想任凭卫王自生自灭。这事马珍珠如今想来,显然不是那么简单。

据闻皇帝很是伤心,却也产生了不管卫王的想法,毕竟刘晟自己还年轻,身边也有几个儿子,最后果然让随行的官员自行处理,难道这就是卫王不高兴的原因?想到这里的时候,马珍珠心里自然更加紧张。

不说这些官员吓的要死,无奈带着卫王在罗浮山附近转悠,就是马珍珠听闻也是伤心欲绝,毕竟一个被放弃的王子,对于马家来说没有丝毫的用处。

谁也没有想到,意外遭遇雷击电轰,卫王被烧成了焦炭。马珍珠听闻几乎昏死,可是接下来又让人爆喜。神仙施真人突然间接走了,生死不知的卫王。马珍珠在恐慌和焦虑中,渡过了一段时间,随后听神仙施真人救了卫王。

卫王留在罗浮山疗养,兴王府的人把此事传为奇闻,而且卫王在罗浮山一待就是三个多月。罗浮山往返兴王府,虽然不远也是有一段距离的,消息发出和接到自然是不一。皇帝对卫王的病况和未来很矛盾,但是毕竟一直是疼爱卫王的。

一些有心思的也不敢公开念头,突然听到这个意外的消息,皇帝大喜过望命令礼部随侍的官员跟进,而皇帝的心情也似乎大好起来,马珍珠后来也听说了,皇帝甚至都原谅事件相关的这些人。

“果然不简单啊!”听到这话,刘继兴明白当初这事,宫里面的人自然最先知道消息,马珍珠知道不稀奇。这皇帝对卫王的状态没看来是重获信心,因为命人天天往返兴王府和罗浮山,汇报病情和进展,可以看出来卫王没失宠。

“他严令不许打扰施真人清修,并且命礼部专门官员接触施真人,还想过亲自前来拜见施真人,看来他和这老牛鼻子有关系啊!”刘继兴带着沉思,想到刘晟被一干臣子借故劝住,没有前来罗浮山,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这马珍珠显然早就知道这一切,她被皇帝批准回到王府。光看她每天没有少给卫王祈福和祷告,希望获得卫王的一切消息,就可以看出来这小丫头对着卫王还真不错。”刘继兴有着一些沉吟,但是没有说话。

“他究竟想什么,难道他对回京有顾虑吗?”看着刘继兴的背影,马珍珠心里百味杂陈。当时听到卫王自从醒来,却没有让人传自己过来,甚至连提都没有提过,马珍珠安慰自己,是卫王在恢复不想被打扰,心里安慰自己期盼着相见。

后来在施真人的照料下,卫王恢复很快,据说可以行动,甚至每天陪着施真人,在罗浮山散步和聊天,病情一天好过一天,更接受了施真人的教诲,时时陪着施真人在洞府里清修,马珍珠却有着一些迷茫,因为卫王似乎忘了自己。

据礼部官员们回报,恢复两个月下来,卫王肥胖的身子减下来三十来斤,在山间行走也健步如飞,皇帝心情大好,似乎也是举朝欢喜。自己很是开心,天天往姑姑马敏那里跑,希望可以听到卫王的消息,也希望可以早日见到卫王,但是如今马珍珠显然高兴不起来。

“不知道那皇帝高兴,听到礼部的人传消息,施真人天天带着我光着脚满山的跑,还可以和施真人在青石上,或在古树旁山涧边,一起论道谈经,他会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呢?”刘继兴有些好笑,但是没有表露,自己这段时间的做戏。

毕竟自己在廊坊市的一举一动,有礼部官员大胆随行施真人,施真人也不以为意也不拒绝。但是他们听到自己和施真人一起论道,每每有奇妙惊人之语,这些官员都如实传达给皇帝,想来对自己这假卫王回京,多少会有些帮助的。

“也不知道那些传话有多少真实的,不过他似乎真的不一样了!”马珍珠虽然不知道,一向不学无术的卫王,会有什么妙语出现,但是皇帝龙颜大悦是真的。后来又特意派人来罗浮山,御笔题了“道门至尊人间仙尊”的金匾题词。

“御赐珍宝和天蚕木棉紫金道袍,倒还好理解。偏偏真人对那牌匾辞而不受,那件天蚕木棉紫金道袍乃至宝,真人改口说和卫王有缘,人间虚名无需享受,莫非是在给皇帝传达信息?”马珍珠有些沉思,总感觉卫王不一样了。

“皇帝恭谨几次安排敬献,反倒是施真人似乎有些烦了,居然不见皇帝派来的使者。如今皇帝自也知趣了,没有让人打扰,还命令礼部官员随真人的安排,看来兴王府又要变天了?”马珍珠不但不傻,而且思维很敏锐。

“看来这马珍珠对卫王牵肠挂肚,可是皇帝知道施真人救了卫王,不许皇室的人看望卫王,更不许打扰探听卫王!这事想来有些精彩!”带着沉思,刘继兴微微闭目,回想这些日子,自己所知和联想的事情。

“毕竟这马珍珠有姑姑马敏的方便,去姑姑处偷偷的求探,掌握卫王恢复的消息很简单。但是自己为了吸引兴王府的人,每每有妙语和施真人答和,不知道会不会太过了。”刘继兴虽然不会后悔,但是心里还是会盘算的。

“据说很多人都知道了,皇帝这段时间身体有些欠佳,几次都没有上朝了。后来传出皇帝有意接卫王回来,自己让姑姑央求皇帝,随行大臣们来接他回兴王府,姑姑深受皇帝宠爱,皇帝应允了下来,但是他为什么如今这样反应?”

要说马珍珠见到刘继兴实在是吓了一跳,在她眼里卫王不但又黑又瘦了,而且容貌也变了许多。看着人也成熟了不少,个子比以前高出快半个头了。如若不是和卫王在一起两年了,又有礼部官员陪着治病,她甚至都不敢相认了。

宝庆十三郎

作家的话
逐步修改中,希望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19。09.06)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