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于琴的都市怪谈

曜于琴的都市怪谈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4章 不请自来

拜刚才那奇妙的海域所赐,已经洗换完干净睡衣的于思奇躺在温暖的被窝里都能隐约嗅到自己头发间那淡淡的海鲜味。

对于刚刚学会游泳的旱鸭子来说,他现在浑身肌肉酸疼的有些厉害,小腿甚至还有点微微的抽筋。所以顾不上气味的问题,于思奇很快就合上了自己那双早已快要撑不开的眼皮了。

尽管他已经累到精疲力尽,身体也极度需要休息,但是这一觉他睡得并不踏实。

梦境里反复出没的黑影让他总是不得不想起那个自己不喜欢的黑色穹顶,身后袭来的海潮又让他重新回到了那片恐怖的海域。海面虽然平静,但是面对正在逐渐升高的海平面,于思奇依然担心着海底会不会突然窜出个大钳螯出来,将他拖入大海。

画面一转,走在熟悉的街道上,23号公寓的值班亭里正亮着点点灯光。保安老黄正像往常一样坐在他那张脱了漆的硬木凳上看着报纸,生锈的铁链在风中摇晃着...就在于思奇还没弄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梦到这些的时候,熊熊烈火将整座23号公寓团团围住,哭喊声、尖叫声以及木板结构的楼房坍塌的声音都刺激着他的五官。

而在他想要回避这一切的时候,后面突然有一双强力的手臂将他一把推入火中。

感受着冰冷的火焰带来的微微刺痛,他看到宫辰正站在远处冷漠地看着他被火焰吞没,然后掉头离开了。

挣扎地从噩梦醒来并不是件轻松的事情,满头大汗的于思奇正穿着湿透的睡衣看着明媚的太阳光射进他住的卧室。从光线强度来看,现在时辰已经不早了。

稍微换了件干爽的衣服,于思奇套着一件厚厚的羽绒服就走出了房间,结果还没等他把拉链给拉上,就发现客厅里的气氛不太对劲。

一位穿着厚厚皮毛外套的女人正在用一种极为不文雅的姿势坐在沙发上,右手的食指上带着一只深黑色的戒指,上面镶嵌的石头让于思奇想起了昨天见到过的镜石。

当于思奇正打算开口问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坐在餐桌前的安神父招呼他过去吃饭。

“下午好呀,我的好学生。”安神父用勺子搅拌了一下碗里的麦粥说:“你脸色看起来不是特别好,又做噩梦了吗?”

“是的,神父。”于思奇坐在椅子小声地问:“那个女人是谁?”

“芬娜,我曾经的学生,但是她可不像你那么听话。”安神父小声地说:“自从离开这里之后,她就不知道何为‘尊重’了。”

“那她今天过来干嘛,火药味太重了。”于思奇小声地说:“你的学生都是这么屌的吗?”

“这个问题,我建议你问问你自己。”安神父笑了笑说:“或许你会得到一份不错的答案。”

“还没有吃完吗,神父?”名叫芬娜的女人不耐烦地问:“我晚上还要去参加一个宴会,没有太多时间浪费在你这种破地方。”

“我说,如果你觉得这个地方太过破旧不适合你的身份,你可以离开。”谢宝珍端着餐盘走过她的身边时,表情有些不太镇定。

将煮好的面条放到于思奇的面前温和地说:“鸡蛋用完了,本来想给弄个荷包蛋的,不过阿哲已经去买了,下次给你加两个。”

“谢谢,”于思奇看着谢宝珍的手心蒙着一层厚厚的纱布说:“手不要紧吧?”

“没事,”谢宝珍将手放到背后说:“神父比我严重多了,你看他不也没事嘛!”

“你们竟然敢无视我!”芬娜站起身来,手中的戒指开始散发出诡异的光芒。

“我不许你在我的家里撒野!”谢宝珍不知何时已经从包里掏出了她那颗宝贝的白球,两人一副剑拔弩张的气势让于思奇差点被面条哽住。

“咳...咳...”

“下次别吃的那么用力嘛,没人跟你抢,慢慢吃。”安神父倾过身来摸了摸于思奇的后背说。“那个,鸡蛋买回来了。噢...你已经醒了啊...噢...你好,芬娜。”施易哲左手提着一袋鸡蛋,右手掂着一只烤鸭说:“春风路新开张了一家烤鸭店,我寻思着便宜,就买了只回来。半价,赚到了。”

“放到厨房里吧,”谢宝珍收起白球跟着阿哲走进厨房说。

“算你走运!”芬娜用手盖住戒指,很快那诡异的光芒消失了。她又重新坐回了沙发上,还是那个极为不文雅的姿势。

“差不多该收敛一些了,芬娜。”安神父将喝干净的碗底放回桌子上,淡淡地说:“如果不是看在过往的交情,我可能会给你一点教训才对。”

“好呀,好呀,”芬娜阴阳怪气地说:“你以为我想跑到你这个破地方来吗?如果不是你们干的好事,我又何必到这种地方来受罪。”

“当初你在这里住了三年,那个时候你可没有说过这地方一句坏话呀。怎么,在外面享受惯了,就觉得自己受到了委屈吗?”安神父平淡地说:“另外,我们到底干了什么样的事情会把你这种大人物给招惹到了呢?”

“这或许就得问你自己了,神父大人。”芬娜挥了挥右手,电视自动打开了。她态度恶劣地说:“也许你们应该好好看看新闻。”

“你明明知道我才刚起床,新闻...”安神父转过身,注意到电视里正播报着一则他十分熟悉的新闻:

据新松的警方夜间公布的消息称,座落在宁贤区郊外的畔山逸轩昨夜突然爆发了一场内涝事件,具体情况尚且正在调查。但是有消息灵通者宣传,可能是因为畔山逸轩在排水建设上有偷工减料的表现,再加上今日来宁贤地区的地下河道发生了一些地壳变动,导致了地下水回涌的事件,目前相关部门已经责成让施工方加紧改善。

虽然有热心市民曾向本栏目反应过他曾经向某位专家提出过个人的意见,意见指出——如果真如专家所言是地下河水回涌事件,那么专家为何无法解释在他家车库前的积水却是咸的这一诡异的现象。

不过在本栏目相关记者前往实地考察之后发现,该市民有着多次言论偏激的倾向,并且因为工作和家庭上的双双失意而导致自己的精神压力过大,引发了辩知上的错误,现在已经在相关专家的治疗安抚下恢复了理智,相信他很快就能康复,让我们祝福他吧。

好了,下面播报下一则消息...

“怎么,不打算用你那善辩的利嘴说点什么了,我的好师父?”芬娜挥手将电视关掉,懒洋洋地看着安神父说:“我想聪明的你应该能猜到我的来意了吧。”

“当然,既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肯定需要你们的人出面了。”安神父说:“我想,这会不会只是一场误会。有什么证据证明了那个地方的骚乱是我引起的吗?而且如果你真的想要逮捕我的话,光凭你一人是远远不够的,我的意思你应该不会理解不了吧?”

“你是看不起我的实力,还是说你觉得自己总能像泥鳅一样溜掉呢?你知道总有一天我会将你送进监狱的。”芬娜气急败坏地说:“你不可能总能逃得过去。”

“那我期待你未来的表现了,芬娜。作为你曾经的老师,我多么希望我能教会你一些最基本的东西,但是现在看来...我失败了。”安神父眼神黯然地说:“而且失败的非常彻底。”

“那我只能说声抱歉了,”芬娜起身将脑袋转向正在喝着汤汁的于思奇说:“或许你那点小动作可以瞒过别人,但是你想要瞒过我...还是有些天真了。你以为找了个替代品就能完成你那个荒唐的理想吗?这个小家伙看起来很面熟呀,你叫什么名字?”

“现在,立刻滚出这个房子。”安神父脸上头一次浮现了怒色。

“用不着这么生气,”芬娜将手插进口袋站在门边上说:“等我下次再来的时候,我会替你选上一副合适的手铐。”

“痴心妄想,”安神父当着芬娜的面将门重重地关上,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开始沉思,谁也不敢上前打搅。

陆子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