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于琴的都市怪谈

第27章 相遇

回到家中的于思奇几乎是存在一个混沌初开的状态,眼皮直直下坠的他选择了年轻人在连续熬夜之后的最佳解决方式——倒头就睡。

不一会儿,整个303室就充满了响亮的酣睡声,偶尔还夹杂着一点点咂嘴的嘟囔声。

太阳已经渐渐升起了,原本灰暗阴森的卧室也因为顺着窗户透进来的阳光而开始变得明亮起来。挂在墙上的镜子在太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了一些奇妙的图案。

睡梦中,于思奇微微翻了个身,用手背擦了擦嘴角流淌的口水。

随着新的一天正式的到来,原本死气沉沉的23号公寓也开始热闹了起来。

正在目送自己太太出门买菜的丈夫看到一只偷吃的小猫在垃圾桶上翻腾着,作势驱赶几次无效之后,就摇了摇头关上了大门。

拎着大袋垃圾的胖子正顺着楼梯扶手小心翼翼地下着楼,房东太太站在没有上锁的大门边骂骂咧咧地数落着保安老黄的种种不是。

似乎对他的不辞而别很是恼火,当然最重要的是,谁也没有注意到三楼深处那个被封死的锅炉房外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只见那人穿着一件黑色罩头衫,脚上踩着一双带点泥土的旅游鞋。或许是他站的太久了,又或者只是刚好今天的公寓比往常更加热闹。

很快,倒完垃圾的胖子在上楼的拐角处看到了这个家伙。

大声喊道:“喂,那边封死了,别靠近,很危险的。”

没有人理他,看到自己的忠告被冷漠的对待,胖子没有多说话,只是挪了挪臃肿的身子,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并重重地关上门。

那一声如果是平时的于思奇,肯定又要上去和这个家伙理论一番了。不过他现在正在陷入熟睡之中,外界的吵闹与他无关。

然而这样的声响还是让站在锅炉房前的那个人行动起来,只见他缓缓地走到303室门前,俯下身朝着底下的门缝中塞了一个黄色的信封,接着就匆匆下楼去了。

路过大门的之后,他还刻意拉低了帽檐,只留下和房客不停抱怨的房东太太在那里发愣。

时间流逝,伴随着太阳的逐渐落山,之前热闹的23号公寓又慢慢变得冷清了许多。寂静的院子里偶尔传来了阵阵冷风,将没有人打扫的垃圾吹的满地都是。

反观隔壁的绿山小区,车流熙熙攘攘好不热闹。甚至有些进不了小区的业主们为了能够尽快地回到家中,而把车子停靠在了23号公寓的院子外围。

一时间,喇叭和蜂鸣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熟睡的于思奇也被这样吵闹的氛围给惊醒了。

看了看床头柜上的时钟,已经五点十二分了,自己这算是睡了整整一个白天啊。

咬着牙从床上坐起身,后背和双脚传来的酸疼让他几乎站立不能。扶着床的边缘,于思奇决定给饿了一天的自己弄点吃的。

在路过客厅的时候,大门底下的一个土黄色的信封引起了他的注意。

蹑手蹑脚地移动到门厅,弯下腰拾起那个信封之后。于思奇咧了咧嘴,一屁股坐到了就近的椅子上。

这是一个没有贴邮票的信封,没有封口的信封被人为地折了两次,似乎有人担心里面的东西会掉落出来。

打开信封之后,里面掉出来一个折得非常小的硬纸块。摊开之后,于思奇注意到这是一张从记事本上撕下来的一小页。

上面只写了一句话:“这是黄昏的太阳,我们却把它当成了黎明的曙光。”

这句话听着怪耳熟的,于思奇在打算好好寻思一下自己好像在哪里听到过类似的话语时,肚子又开始不争气的叫唤起来,连忙将纸条扔到一边,忍住脚底传来的阵阵疼痛匆忙跑到厨房里,烧起了热水。

等待泡面的三分钟是极其神圣的,这句话是于思奇之前一位特别爱吃泡面的同事对他说过的话。如果不是因为那人的离开,自己可能根本不会跑到新松来找工作吧,换句话——也就不可能碰上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了。

仔细想想还真特么有道理,于思奇低头吃着泡面,热气扑腾的泡面让他的舌尖失去了知觉,但是肚中的饥饿又促使着他本能的进食。

不消一会儿,满头大汗的于思奇喝光了碗中的每一滴汤汁,余味未尽地看着面前的空碗。

在打了一个饱嗝之后,他便收拾一下,准备下楼扔垃圾了。

因为夜幕开始降临的缘故,整个23号公寓都被包裹在一片神秘的灰色中,像未被挑开的面纱一样,暗藏着些什么。

值班亭里还是如同之前的那样,空无一人。大门被人用链条粗暴地捆了几圈,挂上了一把旧锁。

大门的信箱上贴着一个手写的标语:“换了新锁,钥匙在信箱中,自取。”

“你管那玩意叫新锁?”于思奇觉得那种档次的锁头,只要拿个榔头砸个几下,估计就报废了。不过好在这种穷乡僻壤的小地方,基本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值得去惦记的,反倒是隔壁的绿山小区,年初连续遭了几次贼。

回身上楼的他在拐角处撞到了一个人,定睛一看,居然是那位不交房租就擅自离开的好邻居。

“你怎么还有胆跑这里来呀,”于思奇问。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不过是没有交房租而已,你不也是吗?”琴于曜尖刻地说:“况且这也不是你应该来管的事情。”

“那个画家的事情是什么回事,介意跟我分享一下吗?”于思奇靠在墙边说:“我很好奇你们是怎么办到的。”

“看来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复杂一些,我也很好奇你是怎么把我跟那个死鬼扯上关系的?”琴于曜扬起了眉毛,从口袋中拿出一包烟问:“抽吗?”

“我说过我不抽烟的!”于思奇摇了摇头说。

“好孩子,但是到处散播谣言可是不对的哦。”琴于曜为自己点上了一根烟,在那里吞云吐雾地说:“那个姓黄的保安走的很突然,你知道他的事情吗?我记得有见过你们一起吃饭的!”

“不知道,或许我们可以做个交易。”于思奇说。

“什么交易?”琴于曜懒洋洋地问。

“你把我想要知道的告诉我,而我则告诉你他住的地方在哪里。”于思奇提议道。

“看上去还不错,是吗?”琴于曜将抽到一半的烟头摁在墙上,一路小跑走下楼说:“但是我可不是那种能跟什么都不懂的小鬼头玩解密游戏的人。抱歉,我得走了。”

“急着去见你的主子吗?”于思奇大声的问。

只见琴于曜拿起信箱里的一把钥匙,表情深沉地看着楼上的于思奇说:“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科幻小说看多了,还是嗑药嗨过头了,你为什么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享受一个美好又甜蜜的夜晚呢?对不起,我实在是没有心情在你身上浪费时间。”

“溜的倒是挺快,”于思奇推开自己的房门,自言自语的说道。

陆子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