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帅传奇

第46章 假扮新娘

吴、钟、黄三人转身要出山谷,不料面前横挡一条大河。钟少飞弯下腰,轻轻将黄翠萍背在背上,与吴凤英展开轻功在水面上飞行而过,来到悬崖下。

吴凤英抬头向上一看,道:“钟兄你累了,把翠萍妹妹给我吧!”

钟少飞微微一笑:“我不累,吴姑娘先上去吧!”

吴凤英道:“还是你二人先上吧,我看着你们上去再上!”

钟少飞用腰带把黄翠萍死死捆在自己背上,他一步跳起一丈多高,伸手拽住一根树藤,向上爬去。原本凭钟公子的轻功可以轻而易举爬上去,可是现在他背着一百多斤重的黄翠萍向上攀爬就没那么容易了。上到三分之二时,钟少飞忽觉汗珠滚滚而下,累之不济。

黄翠萍用自己的衣袖帮钟公子擦着脸颊上的汗珠,道:“钟大哥,翠萍让你受累了!”

钟少飞道:“你我既是朋友,何必那么客气?”嗅到小姐迷人的体香,钟公子的力气即刻增加了数倍。他攒足力气抠住石壁继续向上攀爬。正爬间,他双脚一滑,竟又向下坠去,幸好吴凤英脚踩祥云赶来,将他提住了。上到离崖畔不足一丈之际,猛听见上边有打斗声。钟少飞双手一用力,飞身掠将上去。只见吴月英正与小矮子方亮做战。钟少飞解下黄翠萍,挺剑大喊一声:“恶贼,吃我一剑!”

原来方亮自那日抢亲败回一直心有不甘,今日天未亮就瞒着两位哥哥下山来到黄龙镇,潜伏在黄家庄附近,意欲杀完黄府众人报仇雪耻。他察觉吴凤英和钟少飞这两位武林高手都不在,认为自己的机会来了,遂来到后山逢人就砍,见人便杀。吴月英看到这狂徒乱杀人,气坏了,举剑杀了过去。

方亮见钟少飞出现了,他心里一下没了底,急忙虚砍一刀,转身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外。这时吴凤英也上来了。大家看着翠萍和父母再次重逢,都喜难自胜。

客厅里,黄庄主设宴庆祝。众人都有说有笑,只有吴凤英不动声色,坐在一处不言语。

黄庄主抱拳道:“多谢吴女侠营救小女,小老儿无以为报!”

吴凤英还了一礼:“庄主不必客气,这都是应该的!”

黄琦云捋须道:“吴女侠为何不饮酒,却坐在那里闷闷不乐?”

吴凤英道:“我在想,今日方亮趁着我等不注意前来黄府大闹,保不准他日还会带大兵前来攻打黄府。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为了长远之计,我等必须及早破除朝天岭那座大贼窝!”

众人听了都大吃一惊,心说:“朝天岭的三位寨主何其厉害,又有众多喽罗兵,而且山高岭险,想破朝天岭那不是说胡话吗?”

黄庄主道:“吴姑娘有所不知啊!那朝天岭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别说破除了,就是靠近都难如登天!”

吴凤英道:“我与钟公子怀有一身武艺,难道还怕他们不成?”

吴月英听不下去了,站起来斥道:“妹妹,不可逞强!你虽是一条下山虎,却一虎难敌群狼;你虽是把金刚斧,却一斧难劈森林。此事不能大意,我们须从长计议!”

众人都已知道吴月英是个女子之身,听她说完这几句话,众人都“唰”的把头转了过去。

吴月英发现大伙儿的注意力都转向了自己,她笑道:“要破朝天岭,我们必须施计送进去一伙儿人,再让剩下的人马使个调虎离山之计把那伙儿贼人引出去一部分。待计成之后大家来个里应外合,便可一举奸灭朝天岭众贼。”

钟少飞不解的问:“以大姑娘之见,该如何送我们的人进朝天岭?又该送谁去?”

吴月英站起来胸有成竹地道:“那方亮对黄家妹子早已垂涎三尺,我们只须假借送亲之名,雇一伙儿吹鼓手做掩护便可骗过那帮人!只是嘛……嘿嘿……”吴月英坏笑了下:“只是须劳烦一下钟大侠!”

钟少飞道:“只要能破朝天岭,在下愿效犬马之劳!”

吴月英道:“我看钟兄颇有几分姿色,我想让你穿上凤冠霞帔,装扮新娘子,不知钟兄意下如何?”

这话一出,众人都乐的哄堂大笑。吴凤英一下笑的腰都直不起来。

钟少飞脸皮儿薄,被众人笑的脸“唰”的一下就羞红了。他苦笑道:“这不妥吧?我堂堂一个男子汉,扮成一个新娘子成何体统?”

吴月英道:“钟兄与家妹都是武林高手,只有你二人能破朝天岭的贼窝。家妹为人机灵,又能说会道,她扮媒婆最合适不过了!所以扮新娘子的最佳人选只有钟兄你了!”

玉笛神剑乃豪迈之人,他为了大局,并不计较小节,便道:“既然如此,那钟某就权且忍辱负重一回!”

说罢,钟少飞即刻穿戴上凤冠霞帔,又脸抹水粉,唇点胭脂,眉染墨汁,打扮成一个俊俏的新娘子。最后他头顶一块三尺红盖头,脚踩一双量脚做的绣花鞋。

吴凤英后脑勺儿挽起个发髻,鬓角插有一朵鲜花,脸上用易容术弄起几道皱纹,嘴角粘有一颗黑痣。最后一件对门紫红长衫罩身,一双三寸素鞋裹脚,一杆烟锅在手,活生生地装扮成了一个媒婆子。

都装扮停当,吴凤英与钟少飞各自袖藏宝剑。院中早已备起一顶绑了大红布花的大轿,轿夫由四个庄客所扮。吹鼓手也已到齐,他们俱是黄府中人,个个会武。

一切都安排妥贴,钟爷上了花轿,有黄姑娘出来送行,道:“钟大哥,你一定要平安归来,我等你!”

钟爷答应了一声,大队人马出了黄府大院儿,直奔朝天岭。

这边的吴月英也没有怠慢,穿了一套盔甲,手持大杆点矛枪,腰挂宝剑,翻身上马,在黄府上下整顿起家将、护院三十多人。每个人都带着自己得心应手的兵器。吴月英一声令下,众人都昂首阔步向朝天岭奔去。

吴凤英一干人出了黄龙镇,走了两个山头,穿过一座深谷,便到了朝天岭。四处山环山,岭抱岭,怪石丛生,险峰交纵。只听得山上有人喊道:“呔!山下的人即刻止步!这里是朝天岭,你们来此有何贵干?”

吴凤英抬头一看,说话的是哨兵,喊道:“这位小兄弟,快回去报你家代王得知,就说我们是黄龙镇黄琦云庄上的奴仆。只因黄府众人为了抵抗你三位代王抢亲,害的朝天岭损兵折将,我家老爷害怕你们代王找他麻烦,今日特将女儿献来表示歉意。若你家三代王愿意和我家姑娘成亲的话,请他老人家即刻下山迎亲!”

哨兵听了大喜,大步流星回去禀道:“报代王,山下来了一伙儿人,说他们是黄龙镇黄琦云的奴仆,说什么他家老爷为了道歉把女儿献来给三代王,让三代王即刻下山迎亲!”

方亮听了“啪”的拍桌子站起来道:“好!算这黄老儿识相。”

二寨主江飞鹤急忙道:“三弟啊,此事十分蹊跷,小心有诈啊!”

那方亮早已被色心冲昏了头脑,哪还顾得了想那么多?他笑道:“二哥多心了,那黄老头儿是害怕咱朝天岭才把女儿献来的,不会有事的!”

大寨主徐文龙提起钢鞭道:“二弟、三弟,为保万一,咱们一起下山迎亲!”

说着三人来到院中,骑上各自的坐骑,带了三十多名喽兵,出了寨门,取路来到山前,却见黄府众人敲锣打鼓的好不热闹,足以表明了他们的诚意。三人便就此放松了戒心。

吴凤英大摇大摆走过来,道:“吆,这三位英雄就是三个寨主爷吧?啧啧啧,瞧这三位,个个生的**倜傥,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不知哪位是我家姑爷呀?”

方亮抱拳道:“正是在下!”

吴凤英道:“姑爷呀,您海拔不高,这长的倒真不赖!我家姑娘都累了,您还不快点把她迎回山寨吗?”

方亮道:“媒婆子,你马上传令下去,让各位都随我等上山!”

说着话,大队人马一前一后上山而行。到得大寨,新娘子进大厅拜过天地洞房安身,方亮在厅间海量饮酒,以表自己内心的激动,众人亦伴随方亮饮酒。

吴月英到了朝天岭,又有哨兵喊话,她骑在马上,抬头观看罢,喝道:“喽兵,你马上禀知你家大寨主徐文龙,就说我是来取他狗头之人。若他胆敢下山,我先拔他的人皮后抽他的筋,用他的人血点天灯,把他的狗头当夜壶。”

哨兵跑回去把原话一说,徐文龙气的肺都快炸了,他一掌将八仙桌子拍为数段,大喊一声:“喽兵们,快给爷备马!今日不将那小子生拆活剥了俺不姓徐!”

江飞鹤站起道:“大哥,我陪你去吧?”

徐文龙摆手道:“不必了!我倒要看看那小子是何方神圣!”

说话间他已顶盔贯甲停当,随手带了自己的兵器,大踏步来到院中跳上马背,点了三十多名喽兵,往山下奔去。

安健宇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