戾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章 旧屋

有月的夜。

窗外的风依然萧瑟,有些冷,所以有些人总是不愿出门的,但是有一个人不同,她是梦儿。

戾的门是开着,因为戾从不怕冷,所以在霸宗他的门是唯一一个开着的,所以梦儿走了进来。

梦儿亲切的道:“哥,你怎么还不睡!”

戾一看是梦儿便道:“这环境有些不习惯所以有些睡不着。”

戾又问道:“对了,你怎么来了?”

梦儿已到戾的跟前笑嘻嘻的道:“我看你的灯还没有关所以我就来了。”

戾“哦”了声就已不在说些什么。

梦儿走到戾的床前,道:“哥,你这是什么刀这沉?”

戾走上前像是在思索着什么,道:“这是一把很重的刀!”

梦儿问道:“有多重?”

戾又看了一眼梦儿,谁都知道他这一眼所包含的并不是温柔而是坚定,“比我的生命还重。”

梦儿又问道:“为什么?”

“因为它的名字叫——重刀。”

夜已深了,这间屋里除了一人一刀就再也没有什么了。

戾又像往常一样喝起了酒,因为他觉得只有在这个时候喝酒才是最痛快的,酒已入口他又看向了外面的星辰。

月还是那么的亮,突然一个人影闪过,戾知道这是一个不简单的人。

门是开着的,因为这间屋里已经没有人就连刀也不在了,戾追了出去。

那人的身影很快,快的只能够听的到破风的声音,他穿过桃花旁花叶也是随之飘落,这场景足够美煞世人。

当然有比他更快的,他的快更像是穿透了风,人过处桃树上花已不在,比之刚才的场景更显凄凉。

戾已停下,因为那人也已停下,他是个聪明的人所以他知道,有的人天生速度就很快,就像他自己,相比来说他更知道他的速度本身就是不快的,所以他停了下来。

戾在望着他,他也在望着戾。

突然那黑衣人道:“这么晚了你不睡觉?”

戾说又在看他的眼睛才缓缓的说道:“死后自会长眠,生前又何必久睡。”

那黑衣人又道:“说的不错,可是你总该是要睡的。”

戾又问道:“为什么?”

黑衣人道:“因为你现在不该在这里出现。”

戾道:“可是我已经出现了。”

黑衣人又道:“出现的结果只有一个。”

戾问道:“是哪能一个结果?”

黑衣人道:“那就得像死人一样永远的长眠。”

戾又道:“可是你忘了一件事。”

黑衣人问道:“是什么事?”

戾淡淡的问道:“我并不是死人。”

黑衣人道:“你很快就是死人了。”

戾笑了,“你要杀我?”

黑衣人也是笑了笑,“不是我要杀你。”

他又接着道:“而是我的这把刀。”

戾看向了他的刀,他知道这是一把不寻常的刀,因为握着这把刀的人本身就不寻常,他能想像的到这把刀已经杀了多少人。因为这是一把魔刀,没有人能够知道这把刀的重量,就像不知道它杀了多少人一样。

戾看向黑衣人淡淡的问道:“你的刀很快?”

黑衣人道:“我的刀并不快。”

戾道:“我应该告诉你一件事的。”

黑衣人问道:“什么事?”

“我的刀要比你的刀快。”

黑衣人笑道:“我也应该告诉你一件事的。”

“什么事?”

黑衣人道:“死在我刀下的人比死在你刀下的人多。”

风更萧瑟了,因为黑衣人的刀已在手,没有人能够看清他是怎么握刀的。

就像戾一样,他本是有刀但他并没有出刀,因为他的刀本就没销,所以刀已在手。

风更急了,像是为这一场决斗的胜利者在欢呼,旁边的花又落了,更像是在为这一场失败者面而落泪。

黑衣人的刀不快,但是他的刀却是先出的,划破了空气迎着的正是戾的咽喉。

没有人能够想像这一刀到底多么的可怕,刀的边缘带着红色的剑气,就像是一个魔鬼在嗜一个善良人的血。

戾已出刀,他的却更快,那么大那么重的刀,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出的,唯一知道的就是黑衣人的刀已经被他挡开。

戾看向黑衣人道:“我早说过,你的刀不快。”

黑衣人道:“只有不快的刀才能让人死的更痛苦。”

随着黑衣人的刀风又起了,这一次不同,他的刀竟一刀快似一刀,戾脚下一个滑步已向后退一七米。紧接着又是一刀。

这一刀是戾出的,刀已划破空气太快,突然天已变色,他用的不是别的招式,正是《重刀二十二》中的破天。没有能够想像的到这一刀的可怕,因为黑衣人已单膝跪地。

这时戾淡然道:“可惜,慢刀就是慢刀。”

黑衣人问道:“你这是什么招式?”

戾道:“你想学。”

突然黑衣左手一个动作,人已不见,因为看到的只是烟。

月又回到了如初,不在那么凄凉,只是花已回不到从前,也许它是在为下一个生命的生长而在做最后的努力吧。可惜的是没有人知道是还是不是。

清晨

有雾的清晨。

戾是醒着的因为他并没有睡多久。

“哥,这么早你就起了。”梦儿说道。

戾道:“你不也是!”

梦儿笑了,“我每天都起来的很早好不。”

戾问道:“那梦儿为什么每天都要起很早呢。”

梦儿没有回答他。

突然她背在背后的手拿出了一个饭盒,这不是一个普通的饭盒,因为里面装着的是梦儿亲手做的香米糕,很甜,所以戾已经在吃。但是吃的时候没有笑因为他已经感到了一种危机感。

果然

这时已经有一个人出现,就是夜幕。

夜幕已大步的进屋,“梦儿你也在这。”

梦儿道:“是呀!师哥,你怎么来了?”

夜幕道:“我来看看你哥。”

梦儿道:“好呀!你们聊我出给你们倒水。”

夜幕已看向戾,问道“昨晚还睡的好吧?”

戾道:“不错!”

夜寂又道:“那就好,睡的好就好。”

梦儿道:“水来了!”

突然脚下一绊人倒了下去,戾看到上前一步已抱住了梦儿。只是在这个时候没有注意到夜幕已接住快要落地水杯。他的动作并不快,但始终还是接住了水杯,没有人能够知道这是为什么。

之后夜幕又道:“好了时候不早我该去拜见义父了,你们在这吧。”

梦儿道:“那大师哥你慢走。”

“好。”

突然一个急促的脚步声,是寂。

夜寂进门就已看到戾说道:“戾,你和我一起去。”

戾问道:“到哪?”

梦儿也问道:“是到哪能啊?”

夜寂道:“梦儿你就别去了,戾走,到那你就知道了。”

戾果然去了。

这里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水和草。

戾问道:“到这儿干嘛呀。”

夜寂道:“是夜大和夜小我们定的地点。”

戾又问道:“你们定这地点干嘛。”

夜寂笑了笑道:“一会让你见试见试我的弓和我的箭。”

无论谁都有应该明白夜寂的弓和箭都有是很可怕的。

果然不一会儿已有两个身影急忙的向这边跑来,是夜大和夜小。

这时夜寂已上前迎了过去道:“你们俩小子怎么到现在才来?”

他俩只是笑了笑,“有点事!有点事!”

夜寂又道:“好了我们快点开始吧。”

这时夜小已看到还有一个人,便道:“你就是戾是不是。”

戾道:“是我。”

夜小看了看戾身后的刀,问道:“你这刀有多重?”

戾道:“很重!”

夜小又问:“你练的是什么刀法,说来听听。”

戾道:“我不练刀法。”

夜小道:“奇怪了,你不练刀法背着把刀干什么。”

戾看向了他笑了笑已不在说什么。

这时夜小又道:“不过我知道一个刀法很厉害。”

戾不屑的问道:“什么刀法?”

夜小一字一句的说道:“刀八。”

戾还没有说话他又道:“我看你这刀就挺适合练的。”

戾听到一惊,“这刀尖哪能里有?”

夜小道:“心动了吧。”

接着又道:“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在霸宗,但是在哪能就不知道了,因为没有人见过,就连我们的宗主都没有见过。所以呢你是练不成的了。”说完他人已跑到夜寂那边。

“我们开始吧。”夜小说道。

可是戾已经不在那了,自从夜小话一说完他的人就已经不在那儿了。

夜寂道:“戾,你过来看我这箭。”

没有回应,夜寂回头一看人已不见,“他人呢。”

夜小道:“已经走了。”

夜寂问道:“为什么。”

夜小又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和他提了一声刀八他的人就已经走了。”

夜大又道:“不说他了,我们练箭,这次在全宗比武中一定要拿第一。”

戾已经回到屋中,梦儿这时已经不在这儿了。屋中只有他一个人。

戾心中道:“《刀八》,《刀八》在霸宗,可是在哪儿呢。”

他不知道,因为没有人见过《刀八》。

快近中午,所有的人都在忙,所以现在并没有多少人走动。

戾一个人走在花院中,没有人知道他现在在想些什么,毕竟一个人的大脑是他自己的,所以别人很难知道他现在在想些什么。

许久戾走到了一个没有人的一方,这里除了戾,没有任何一个人。

前方是一个非常破旧的小屋,没有人知道这屋中有些什么,因为王霸天已设这里为禁地,没有人来过这儿。

戾看了看他没有动,可是他的脚在动。这是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在吸引着戾,已经快接进破屋了。

可是在这最关键的时候王霸天出现了。

“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王霸天说道。

戾已回头,“为什么没人住了?”

王霸天看向戾阴森森的说道:“因为这里死过人,每到夜晚都是很恐怖的,所以已不让人在住下去了。”

戾还是有些疑惑问道:“为什么不拆了呢?”

王霸天道:“不能拆。”

戾又问道:“为什么?”

王霸天这时面已带忧郁,道:“这是故人的房屋,所以不能拆。”

戾明白,故人这两个字是多么的重要。不管是谁总是有一段伤心的往事,当然王霸天也有,但没有人知道是什么,因为知道的人都已经死了,而活着的人并不知道。

戾又在低声的道:“故人。”

王霸天道:“没错,故人的房屋是不能够拆的。”

说完他的人已经远去。

戾知道王霸天的用意,他是不想让他来打扰他的故人。

风已停

而人也已经远去。

黄昏。

又是一个人。

戾又坐在门前,双手托着下巴,而刀并没有背着只是放在他的旁边,在到来霸宗的这几天他觉得只有这样的日子才是最美好的。一个人静静的呆着没有人来打挠。

他口中念到:“如果这时有口酒喝那该是多么的好。”

他的话已然说完,可是这时他的面前却多了壶酒。

是寂。

寂道:“知道你每到这个时候没酒是不行的,所以给你拿来了。”

戾深情的看了一眼寂,“谢了!”他说的很干脆。

寂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戾道:“我在想一个地方。”

寂又问道:“什么地方?”

“是一间屋子。”

“是一间什么样的屋子?”

戾一字一句的说道:“一间很旧,而且很破的屋子。”

寂问道:“你说的不会是在后方的那一间屋子吧?”

戾又喝了口酒看向寂,“你知道?”

寂道:“你不会想到那儿去吧,那里可不能去的。”

“为什么?”戾问道。

寂道:“义父说那里不能去,凡去的人都有会死。”

“为什么?”戾又问道。

寂道:“我也不知道,之前有些师弟去了那里,但都没有回来过。”

戾道:“真的?”

“没错!”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戾问道。

寂道:“戾你听我说你最好别去。”

可是刀已在手。

人已不见。

寂知道戾是一定要去的。

真正的兄弟在幸福的时候永远是见不到了,而在危难的时候却是永远都能够见的到,所以寂也跟了上去。

终于夜还是来了,来的很突然,没有人知道它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来。因为戾和寂已经来到了旧屋前。

马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