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宝可梦之拂晓

第469章 No.94 将真实的帷幕揭开一角

“近日奈普鲁岛一带连降暴雨,请岛上居民注意安全,谨慎出海。受到降雨影响,白浪河水位已升至十年以来的最高点,且还有继续上涨趋势……”

“谁要听这个啊!”

小杰气冲冲地将正播放着橘子群岛午间新闻的电视关闭,嘟囔着“这到底是新闻还是天气预报”。另一边的少女也愤愤砸了几下键盘,脑门贴上了桌板。

“不行,官方还是一点消息都不发,直播间也一直关着。”小玲指指屏幕,“论坛都炸锅了。”

金毛兄妹两两相望,唯余失望,最后只好齐齐发出瓦斯弹一般的叹息。

小杰:(强颜欢笑)“嗨,往好点想,没有官方通知至少说明没出人命。”

小玲:(皮笑肉不笑)“对啊对啊,万一只是断条胳膊断条腿肯定不至于出人命。”

小杰:“……”

小玲:“……”

“唉!”x2

午休本是忙于特训的兄妹俩难得的网上冲浪时间。可惜如今好友毫无音讯,两人冲完一浪愈加沮丧,只觉得饭后甜点都不香了。他们嘀嘀咕咕地对开办比赛的冰见家族进行了从长达万字的抨击,最后只好死马当活马医地再次翻起了通讯录。

“我认识的冰见家族的朋友真的只有她一个。”小玲无奈地把手机一丢,“而且她住在丰缘的本家,根本不知道风雪山发生了什么。”

“我还不如你,我只认识老爹的照片里那个人——单方面认识。”小杰干巴巴地说。

小玲:“嚯,亏你是在橘子群岛长大的。”

小杰:“嗐,你也不想想咱妈是什么性格。”

小玲:“……”

小杰:“……”

“唉!”x2

兄妹俩望着手中闪烁的屏幕,沉默了片刻。

“冰见”对于他们而言并不陌生——在遥远的过去,他们曾在那个人兴高采烈的讲述中无数次听到这个姓氏。

“要是爸爸还在的话……”少女垂下眸,无意识地轻声低语。

话刚出口小玲就后悔了,马上甩甩头,把没用的丧气话从脑子里丢出去。她转过头看向兄长,随即被他手机屏幕上的画面搞得一愣。

“老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刷好友动态?”小玲震惊道。

“不是啦。”小杰拽拽妹妹的衣角,“你说,可不可以……”

“什么?”少女凑过去。

两人望着屏幕上的文字和熟悉的发送者,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

正午,风雪山庄入口广场。

“怎么,事到如今才感到害怕了吗?”身披黑袍的银发少年倨傲地扬了扬下巴。

年轻的冰魔法师们的领头者——名字似乎是尼克——打量着从刚才开始就一个劲“眉目传情”的那两个冒险者,“我先说好,我们冰见家族发出的战书可从来没有撤回的时候。”

“你这是对我们的侮辱——所有人都知道,冒险者是这世上最英勇的人类。”白衣的少女立刻不服输地将下巴抬得更高,“至少比所谓的魔法师更勇敢。”

“喔,你还真敢说啊?”

“怎么,难道对于尊贵的魔法师大人们来说,有话不敢讲才是正常的?”

双方乱哄哄地吵成一团,被硬拉来的裁判甚至插不上话,没一会便被挤到了人群边缘,急得原地打转。

在争吵的间隙,阿咲——几小时前刚被寺岛姐弟俩拉入伙的少女悄悄侧头,给了他们一个询问的眼神。

——再吵下去就要打起来了,接下来到底要怎么办?

而这场争端的始作俑者,莉玖和龙星面面相觑,两人的眼中都满是焦急。

他们决定惹毛整个风雪山庄的年轻人当然是有原因的——这是昨夜那场讨论中定下的行动方案的第一步。

“我知道我的要求太过强人所难。”雪城的首领,罗珊揉了揉太阳穴,疲惫地道,“风雪山庄的族人们对莫顿深信不疑,就算你们说出真相,恐怕也只会被当做挑拨离间的恶徒罢了。况且……”

冒险者们当然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三长老莫顿随时可以通过玉石手环夺取族人的魔力——这相当于他掌控着所有人的性命,自然不能轻举妄动。

“那个……”莉玖忍不住举手,“不能想办法让大家先把手环摘下来吗?”

“很难。”罗珊摇摇头。

据罗珊所说,三长老将玉石手环赠予族人时,正好是新的居所建成的那一天。他说,为了庆祝风雪山庄的新生,他将由魔水晶制成、有护身功能的手环送给大家,希望它能保护族人们无病无灾,再不受魔兽侵扰——大受感动的族人们根本不愿意让手环离身,吉恩曾经旁敲侧击地建议过“至少睡觉时把手环摘下来”,反倒把人惹毛了。

——毕竟,一年前那场“魔兽袭击”的灾难就发生在深夜。

“也是啊……就算我们死缠烂打让一两个人摘了手环也没什么用,风雪山庄有那么多人呢。”

“那干脆趁大家睡着了把他们的手环都偷走?”

“或者干脆打碎?”

“有没有什么麻醉剂可以一次性让整个山庄的人都睡倒?”

寺岛姐弟还在你一言我一语地出馊主意。小夜重新思考了至今为止得到了所有信息,终于在罗珊忍无可忍暴起揍人前开口道:“罗珊大人,你们先前已经调查过,旧村所有冰偶都是靠风雪山庄的族人们的魔力在活动,对吧?”

“没错。”雪城首领想了又想,还是把自己沙包大的拳头暂且放下,先回答了唯一一个还算靠谱的冒险者的问题。

“我有一个疑问。”小夜道,“风雪山庄和旧村之间间隔甚远,三长老是怎样将魔力传输过去的?”

寺岛姐弟闻言,迷茫地停止了输出垃圾点子。

“怎样传输?难道不是咻地一下就直接过去了吗?”

“就像特斯拉的空气输电技术那样嘛。”

小夜:“……”

罗珊:“……”

眼看雪城首领的脸色由红转青又变黑,小夜生怕她振臂一呼,叫人把这俩胡言乱语的参赛者拖出去当魔鬼烧死,当机立断地抢话道:“抱歉,他们小时候看了太多童话故事——至少我认为,如此大量的魔力传输不是凭借单独一人的力量就能做到的吧?”

罗珊的脸色五彩斑斓地闪烁了一会,这才回答:“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身着猎装的女首领拉开椅子坐下,“想要传输魔力到山的另一侧必定需要途径和载体。可惜,我们为此将这座山的各个角落几乎翻了个遍,还是没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说着,她摊开桌上的牛皮纸卷——那是一张巨幅的风雪山地图。地形起伏,植被种类,魔兽的聚居点,甚至是废弃多年的残破路牌——几乎所有细节都被一丝不苟地绘制了在泛黄的纸张上。

“吉恩在风雪山庄也暗中调查过,甚至偷偷潜入了莫顿的房间,都没有发现任何能够传输魔力的装置。”罗珊叹息道,“如果你们想从这里入手,恐怕我帮不上什么忙。”

南国姐弟对着比他们身高还长的地图愁眉苦脸,死盯了一会后突然眼睛一亮。

“会不会在地下?”

“我明白了!按照惯例风雪山庄一定建在地脉上对不对!”

“所以三长老一直在找的赤红水晶就是——”

“操纵地脉的钥匙!”

小夜:“……”

罗珊:“……”

为了节省精力,耳聪目明的冒险者和雪城首领同时陷入了暂时失聪状态。

——权当自己什么都没听见。

小夜叹息着将地脉云云的歪理邪说丢出脑海。她曾经用波导之力全方位扫描过山庄的每个角落,即便真的有什么装置埋在地下,也不可能逃过探测的感知——事实上,山庄下方的土地中没有任何异状。

既然如此,用于收集和传送魔力的装置就只能存在于地面上。

冒险者定定神,重新开始回忆自己从进入风雪山庄的那一夜开始所见到的一切。

星空之下,木屋与雪松交错相间,灯火从窗内温暖地渗出,晕染着洁白的积雪。高大的石柱屹立在山庄入口,沿着道路向山谷内延伸,火光照亮了上面精美的浮雕……

等等。

如果说有什么东西在风雪山庄随处可见,几乎遍布每一处,却从未被人留意的话——

小夜的目光顺着地图上的标记移动。她指了指冰原上一处魔兽栖居地附近的灰色标记,“罗珊大人,请问这个记号是?”

“喔,那是图腾柱。”罗珊瞟了一眼地图,回答道,“我们的先祖世代居住在风雪山,不少地方都留下了过去建造的图腾柱。可能是因为有魔水晶镶嵌着,经常有魔兽被吸引过去……”

她的话音渐渐变低。雪城首领愣了一会后,突然跳了起来。

“你的意思是……!”

“有可能吗?”小夜冷静地问。

“当然!”

罗珊立刻拿出炭笔,开始标记图上每一处图腾柱的位置。

“这是我们风雪山庄最常使用的装饰物……该死,它实在太平常了,我居然一直没有想到!”

她对整张地图烂熟于心,下笔的速度也快得惊人。很快,图腾柱的位置被涂黑标记,互相连接——最后形成了一张笼罩整个风雪山的巨大网络。

雪城的首领长出一口气,跌坐回椅子上。

“没错,是它。”

寺岛姐弟看着北斗老大和罗珊老大时而激烈讨论,时而心有灵犀,只感到问号席卷了自己的小脑袋。他们挣扎了好久才终于弄明白两人究竟发现了什么,随后立刻欢喜地扑在了地图上。

“也就是说,只要我们把这些石头柱子毁掉,族人的魔力就传不过去了?”

“旧村的冰偶也就动弹不了了对吧?”

“确实如此,但这并不是什么简单的工作。”罗珊早已从激动中冷静下来。她点了点地图上密密麻麻的网络,“如你们所见,如果莫顿真的将山上的所有图腾柱进行改造,让它们成为传送魔力的‘节点’,那么只破坏一两处是毫无意义的。这张网络的其他部分可以轻易取代损坏节点的功能。”

“况且,冰原上的很多图腾柱都在魔兽栖居地附近,一旦靠近很有可能会遭到魔兽的攻击。”

莉玖跟着点点头,总算觉得自己能跟上趟了,“既然三长老可以指挥踏冰人偶,说不定野外的魔兽也有他的眼线?”

“你说得没错。”罗珊道。

话音落下,屋内又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所以……不能轻举妄动打草惊蛇,也不可能冲进风雪山庄直接砸柱子,岂不是又回到原点了?”龙星头痛地将五官都皱成了一团,“结果我们还是什么都做不了。”

“不,我们还有一个突破点。”

“哎?”

寺岛姐弟顺着北斗手指的位置看去——他正指着风雪山庄的入口。

“风雪山庄位于避风的山谷中心,三面环山,只有入口一侧相对平坦。”小夜道,“这里的图腾柱是连接风雪山庄与外界的枢纽。无论魔力通过哪个节点,流经‘网络’的哪一部分,都必然先从这里经过。”

“啊,真的。”莉玖睁大了眼睛。

她还能想起初入风雪山的那一夜所感受到的震撼——高大的石柱之外是寒风凛冽的黑夜,以内则是灯火通明的童话般的小镇。原来那道分界线一般的图腾柱之门就是魔力流动的关键点吗?

“但是,山庄入口不管白天还是晚上都有很多守卫吧?”莉玖困惑地发问,“咱们突然在门口放出魔兽肯定会挨揍的。”

“而且绝对会惊动三长老。”龙星补充道。

“我听说——”

罗珊悠悠拉长了音调。

“虽然如今的风雪山庄不再允许魔兽入内,但如果有携带魔兽的旅者想要留宿,他们依旧会热情招待。”

寺岛姐弟懵然地点了点头——我们知道啊,我们前几天还住在里面呢。

“正如你们所知,在这个王国,当两个人产生冲突时,决斗是一种很常见的解决方式。”雪城首领笑了起来,“而公平起见,驯兽师与魔法师决斗时,有权驱使自己的魔兽来协助战斗。过去,我们在山庄中心专门设立了决斗用擂台;而在新的风雪山庄,由于魔兽禁入的规定,擂台被转移到了山庄以外,入口旁的广场。”

姐弟俩顿时恍然大悟,“就是我们来的时候停鹿车的那片广场对吧?”

北斗拍了拍手,将视线投向跃跃欲试的南国姐弟。

“莉玖,龙星。我有个任务要交给你们。”

按照原计划,姐弟俩先做出了与北斗决裂的姿态,从“背叛者”阵营中脱离,以便在风雪山庄行动,并伺机游说其他参赛者,增加队友。然后,他们需要在山庄中引发矛盾,争取让被激怒的冰见族人主动提出决斗,以降低三长老产生怀疑的可能性。

这一切他们都完成得很好。现在双方人马已经在广场上集齐,就差定好决斗规则后开打,然而关键人物却不见了踪影——在计划之中,北斗本应在此刻混入冒险者阵营,并在决斗中假装失手,砸碎了门口的图腾柱。

老大你在哪儿啊!一击同时炸碎好几根柱子这种非人类操作我们可做不来啊!!

寺岛姐弟表面怒气冲冲理直气壮,实则内心已经叫苦不迭。

在分头行动之前,小夜解释过决斗定在第二天中午的原因——她的解说实在太长,莉玖和龙星经过一晚的头脑风暴战术研讨后已经迷迷糊糊,只勉强记住了好像是有讨厌的家伙要把比赛搅黄,老大上午要和冰见家的NPC们一起把捣乱的人赶跑。

正是因为还有这件事要聊,他们特意找了间没有摄像头的屋子谈话。莉玖当时还想象着观众们少看了一段关键剧情,明天指不定有多困惑,比赛结束后必须去看看弹幕和评论找乐子。

现在想来,难道是来捣乱的人特别多特别厉害?比如冰见家族的商业对头?

尼克审视的目光令莉玖连忙收敛心神,不去猜那些有的没的——幸好,为了防止意外,临走之前老大也吩咐过,如果他没能按时到场应该怎么办。

少女侧过身,给了龙星一个眼神。心念相通的弟弟立刻会意,趁着女生们顶在前面吵得天昏地暗,扯上俩队友悄悄溜走了。

经过了一整天的问号洗礼,少看了一段关键剧情以至于异常困惑的直播间观众早已被他们莫名其妙的行动搞得晕头转向——也可能是被高分贝的吵架震得晕头转向。见有人离队,耳朵不堪摧残的网友们纷纷切换频道,转到了寺岛龙星的直播间。

他们见到南国的少年拉着朋友一路横冲直撞地进了长老府,丝毫不畏惧守卫们狐疑的眼神,打着交任务的幌子直接闯进了三长老办公室。

没等伏案工作的三长老看清眼前的人是男是女,龙星深吸一口气,震声大喝:

“你竟然忘恩负义想要杀害大长老,他可是你的父亲啊!!!”

三长老:“……”

长老府守卫:“……”

龙星的两个同伴:“……”

直播间观众:“……???”

此时场面已然彻底失控,突然又多了个爹的三长老都来不及反应,便被一腔激愤的龙星硬拽了出去。

南国的少年充分发挥自己的天赋,惟妙惟肖地演出了一个对大长老的胡话深信不疑的二傻子,拉着三长老嚷嚷着表示要他去和大长老磕头谢罪。可怜的三长老长期忙于论文写作,疏于锻炼身体,根本拗不过三个少年人加起来的蛮劲,被硬生生拽出了长老府大门。

凛冽的风雪中,三长老望着环绕自己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怼脸拍摄的无人机,内心冷静地做出了一个决定。

下次……“为了增加节目笑点,在触发特定剧情时守卫不得出手干扰”这种倒霉规则,还是取消了吧。

被拖到街上没走多远,三长老便察觉到了远处不寻常的动静。他向路边的族人打听一番,听说族里的年轻人向冒险者发起了决斗后,脸上立刻浮现出了怒容。

“胡闹!”

他冷冷地一挥手——至此,剧情的优先级终于盖过搞笑镜头,守卫们闻令将三长老从南国少年们的手下救出,并一同赶往决斗之地。

当三长老到达风雪山庄的入口广场时,两路人马的口角已经进入白热化,眼看就要抄家伙开始动武。直到中年人面带怒意地再三宣布禁止干扰冒险者们的工作,决斗就此终止后,以尼克为首的冰见家族小魔法师们才不情不愿地放下了法杖。

“明明是他们先挑衅的。”尼克不满地嘟囔道。

守卫已经将广场团团包围,双方不得不暂时散场。莉玖敏锐地听到了尼克的抱怨,她冷笑一声,压低了声音道:“不是说你们冰见家族发出战书从不撤回吗?这就怂了?”

“你……!”尼克愤怒地瞪着这个得寸进尺的冒险者。

“今天晚上十二点,在这儿集合,敢不敢?”

尼克闻言一愣。

风雪山庄向来有着宵禁的规定,日落之后便不允许随意出门。虽然调皮的少年们偶尔也会偷偷溜出门找朋友玩耍……但半夜跑到山庄之外,还要和人决斗?

想到这事暴露之后得挨多少顿打,尼克不禁迟疑了起来。

“就知道你不敢。”少女似乎也只是随口一问,轻蔑地瞟了尼克一眼,便笑嘻嘻地开始和自己的同伴勾肩搭背,“听见没,按规矩这算咱们不战而胜了,这还不开瓶汽水庆祝一下?”

少年顿时气红了眼。

他一把抓住莉玖的手腕,一字一顿道:“没问题,十二点见,就这么说定了!”

人群散去,被积雪覆盖的入口广场又恢复了往日的寂静,只有几队守卫在门前来回巡逻,扫视着所有接近大门的人。

挑事的冒险者们早已趁乱四散而逃,等约好的时间到了再重新集合。放狠话比谁都狠,逃跑也比谁都快的莉玖拉着弟弟一通狂奔,直到藏进一户民居后院的草垛旁才终于松了口气。

“我的妈呀,太刺激了。”

“我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两人面对面絮絮叨叨了好一会,总算平复了乱七八糟的心情。

莉玖一张口,刚想问“所以老大那边究竟发生什么了”,鹅毛般的雪片从天而降,精准地掉进了嘴里。

她忙不迭地呸了半天,这才仰头诧异地望向天空,“怎么又下雪?”

龙星伸手把落在鼻尖的雪花抹掉,“别再像昨天那么大就好,咱们还得赶路呢。”

“上山之前我还特意看了眼奈普鲁岛的天气预报,说是可能要下雨下个整整一周呢。咱们在山上算躲过一劫了,至少没天天下雪。”

“呃,该不会又是前几天‘洛奇亚闹海’那件事的后遗症吧……”

两人拍打着斗篷上的雪花,一边闲聊一边走远了。

而此时,遥远的裂谷深处,被洪水侵蚀的小小岩洞之中——

仿佛深夜里的星辰一般,晶蓝的光芒在黑暗里悄然亮起。

====================

小剧场:

在风雪战役全程中多了三个爹七个娘一个爷爷半屋子老婆的三长老:我恨!

====================

新章送上!终于还完欠更啦,我自由了!

字数控制真的好难,写着写着就写到了六千多字……所以这章可以当做这个月和下个月的二合一吗(小声)

训练家雪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