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宝可梦之拂晓

第459章 No.84 在锋芒初现后调转目标

破晓时分。东方的天光晕染了大半个穹顶,将夜色徐徐驱散。

垮塌的瞭望台附近人声嘈杂,一片混乱。卫兵们忙得像上了发条的陀螺,不光要尽快清理废墟,还要拦着凑热闹的族人和冒险者们别靠得太近,以免谁被砸伤,一时间恨不得长出八条腿来。

夜晚闹事的冒险者们早就藏得不见踪影,如今天已放明,宵禁解除,只要抖抖白衣服上的灰尘就可以大摇大摆地现身。而险些被压到废墟最底下的两人也早就趁机——或者说,是北斗选手生死关头仍不忘比赛规则,拽着另一人飞快地溜到角落避过卫兵,直到街上热闹起来才混入人流之中。

小夜想着寻个安静的地方谈话,正往偏僻无人的方向钻。而跟在她身后的伊川秀知絮絮叨叨地将道谢和道歉车轱辘似的循环播放,听到第四次“作为补偿我愿意提供任何情报,但你先去一趟医务室我也不会跑的我发誓”后,她终于忍不住回过头来。

“你是关都人吧?”

秀知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搞得一怔,“是……但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对面的人沉默了一会。

即使戴着面具,选手北斗神情中的沉重与一言难尽都鲜活地冲出屏幕,直引得刚才还在担心的直播间观众们笑个不停。

【谢邀,坐标橘子群岛,刚捞完海带爬回岸上,以下正文:没伤筋没动骨只流几滴血的小口子,我们当地人的处理方法是甩甩就完事hhh】

【北斗:别念了师父别念了】

【笑死我了,关都人能让酷炫老哥变成表情包.jpg】

【前面认真的吗……伤口感染的后果小学课本就教过吧,况且没去医院检查你怎么知道有没有伤筋动骨?】

【+1,甚至开始怀疑我是否生活在现代社会】

【得了吧关都的兄弟们,照你们这么讲我小时候得死一百回了,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讲真的,我家在橘子群岛开旅馆,可不是就关都人最“细心”了,台阶上摔跤磕破皮都能投诉我们不铺地毯是想害人】

【??橘子群岛的人都以不懂医学常识为荣吗】

看直播的关都人与橘子群岛人莫名其妙又一如既往地吵作一团,而屏幕中的选手北斗——被观众默认为南国老哥,其实是货真价实关都人——最终也只是用已经撕裂的手套敷衍地擦去手背上几乎干涸的血迹,随即在山庄边缘一处无人的巷口停下脚步。

瞭望台的崩塌看似骇人,对于宝可梦训练家而言只是个能轻松处理的小麻烦。皮丘释放的电流冲散烟尘木屑,波导之力则将正上方的的坠落物击飞,最后能碰触到两人的不过是零星几枚木料残片。

虽然小夜运气很差地被木板锐利的断裂处直击,但也只是在手腕留下一道算不上深的伤口,陪宝可梦玩耍时被没轻没重的喷火龙挠一爪子都比这严重——作为习惯于上山下海的自由训练家……或许还有精神橘子群岛人,她实在是理解不了伊川秀知这种学院派人士为什么执着于去医务室。

“谈谈吧?”冒险者倚靠在青灰的石墙下,姿态放松地说。

伊川秀知点点头,视线在停留在受伤者沾着血痕的指尖处徘徊。

就在刚才,他隐约意识到了一件事。

训练家“北斗”首次出现于今年七月份的石英联盟,随后便是风雪战役。他崭露头角的时间尚短,于是,在不多的镜头中展露出的鲜明特征——比如敏捷的身手与高速战的才能,便成了他的固定标签。秀知一直觉得北斗应当是个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年纪在十五六岁左右、和他同龄的男生,正如绝大多数网友所认为的那样。

直到冒险者统一佩戴的手套被坠物撕裂,不得不摘下后,秀知才察觉到了异常。宽大的白斗篷将参赛者们的身材遮得严严实实,只能勉强看出高矮差别——但无论前者的身材多么偏矮小,十五岁少年人和十岁孩童的手掌样子都是截然不同的,就像成年人的肩背总是比孩童宽阔一样。

他瞟了一眼无处不在的无人机摄像头,思考片刻后,顶着北斗不知为何充满警惕的目光,将自己完好的手套摘下来递了过去。

“我的宝可梦失控造成的损失,当然要由我来赔偿。”秀知诚恳地说。

小夜见他终于不念叨医务室,顿时松了口气。刚接过手套,少年已经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很抱歉,昨晚我们的莽撞行为牵连了你和你的队友,最后我的宝可梦甚至导致瞭望台垮塌,还要劳烦你搭救我。为此我愿意用情报作为回馈——比如,或许你还不知道,一年前的风雪山庄发生了一场魔兽袭击事件,是三长老带队打退了魔兽。但事实上,发动袭击的很可能并不是魔兽,幕后黑手和三长老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知道。”北斗平静地说。

秀知:“呃,那我换一个。魔兽山庄东北方向有一个神秘的村子,只有夜晚才能进入。我曾派人前去调查过,但没有一个人能回来,村中很可能隐藏着致命的危险。”

北斗:“我知道。”

秀知:“……那这个怎么样!二长老的儿子吉恩声称他的父亲一整年都不肯见他,这很奇怪不是吗?我们经过调查发现二长老房间里根本没有人,反而只有一个冰做的怪物!”

北斗:“这我也知道。”

秀知:“……”

北斗:“我还知道真正的二长老已经在一年前那次袭击中战死了。”

秀知:“……”

秀知:“告辞。”

N站的观众们一时笑到缺氧,总算没工夫再进行地域battle。

去过秀知个人直播间的看客们知道,他其实也探索到不少北斗不了解的信息。只是好巧不巧,先抛出来的正好都是重复情报,直把秀知小哥打击得精神恍惚。

北斗伸手一把薅住他,“先别告辞,我只有一件事想问。”

她扶了扶面具,雪山的寒光反射在浅紫色眼眸中,显得清冷又明亮。

“近几天你带着帝牙海狮去过哪里?”

====================

清晨。距离风雪山上前公里的遥远西北方,白银山脉深处。

巨大的环形火山口内,郁郁葱葱的林木拔地而起,用斑驳的深绿遮掩了其中错落的建筑物的模样。

“说说你们的看法。”屏幕上的视频播放完毕后,青年直截了当地丢出一句话。

办公室例资历最浅的人今年才刚入职,还在为自己工作画风的巨大转变而愣神——作为一个坐落在白银山的学校的情报部门成员,他在上半年几乎都用在了调查追踪偷猎团上。没想到,好不容易对付完危险的罪犯,自己又摇身一变成了招生办,天天被老大逼着看遍今年众多赛事,从中寻找表现优异的年轻训练家并做出评定,搞得都快要精神分裂了。

不过,他谨记着“资历最浅应当最先发言抛砖引玉”的原则,立刻开口道:“上个月我们做过今年石英联盟的分析,当时有提到恐怖分子的出现令一部分训练家展现出了优秀的危机应对能力和临场发挥,其中便包括北斗。而风雪战役是一个全程直播的比赛,更便于我们观察他的一举一动,详细地评定能力——在夜晚的风雪山庄,他屡次展现出了接近职业级的行动力,比如昨晚那段回避所有监视者的出色潜行。”

刚入职的毛头小子挠挠头,不解道:“不过五位野前辈,您今天单独讲他,是想要给他发送入学邀请函吗?网友们都猜测他已经接受过专业训练,应该是哪个学校的毕业生……”

被叫做五位野前辈的青年咧咧嘴,一挥手打断新人的发言:“网友说的你也信?”

新人一呆,犹犹豫豫地生活:“不对吗……?”

“当然。”五位野指指屏幕道:“注意,他在试图潜行的全过程中,对梦妖的指挥都相当笨拙,行动策略和单打独斗没什么两样。没有哪个毕业生会这么不懂得发挥宝可梦的力量,如果合理运用梦妖和皮丘的能力,他们这段行程会比现在简单得多。”

青年节选了视频中的几段重点,滔滔不绝地全方位批判视频中人不成熟的做法。最后,五位野总结道:“很明显,这是个彻头彻尾的新手。他绝没有在任何训练家培育学院或军校就读过——除非入学之后一节课都没听就被逐出校门。”

他将目光投向新人,“所以,你觉得一个新手为什么能做到这些?”

观点刚被痛批一顿的刚入职者愁眉苦脸地思考了一会。

“啊,难道他是杀……”

“你要是敢说‘他是杀手世家出身’这种梦话,我就揍你。”

“……”

一筹莫展以至于脑回路跑到非现实轨道的新人不敢出声了。

五位野看起来也不指望新人能说对答案,哼了一声便解释道:“别忘了,这是个在石英联盟靠高速战一鸣惊人的选手。”

“您的意思是……”新人若有所思。

“他天生擅长快速思考,即使没有毕业生那么丰富的经验,也能凭反应速度驾驭高速战。所以,他当然也能靠同样的才能来帮助自己躲开卫兵。”五位野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我们都知道,激战中所谓的‘反应速度’可以靠经验和训练来提升,但决定上限的依然是天赋。”

青年按下暂停键,画面中身披白袍的冒险者身形如风,正轻盈地在屋檐上奔跑。

“毫无疑问——这是个为战斗而生的年轻人。”

“我懂了!”新人恍然地连连点头,“所以我们要给他发入学邀请函吗?”

五位野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说呢?”

“噢噢噢噢。”

新人噼里啪啦地敲了一会电脑,表情由充满干劲逐渐滑向困惑茫然,又变得惶恐不安。他犹豫了一会,才小心地开口道,“那个,五位野前辈,我刚才查了他的训练家主页,发现他没填邮箱地址。”

青年一愣——官网上的个人主页作为训练家在网络世界的门面,实在很少有人连基本信息都没写全,“电话号码和住址呢?”

“也没填。”

“那就联系石英联盟或者风雪战役主办方,学院的公共邮箱权限不是早给你了吗?”

“我已经问过了……”新人为难地说,“他们两边都说北斗是在宝可梦中心用训练家执照直接报名,没有留下联系方式。”

五位野:“……”

他看着屏幕中那道正在爬瞭望台的矫健白影,镇静地在心里给此人多加了一条评定。

疑似在原始森林和猴儿一起长大的。

====================

风雪山庄。

小夜维持着推门的姿势,怀疑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此刻刚到早饭时间,早就顺利脱身的姐弟俩乖乖坐在桌前准备进餐。而在他们对面坐着的老人……

小夜关好门,谨慎地先向屋中人鞠躬行礼,“您好,尊敬的大长老,很高兴见到您。”

大长老——坐在桌席旁的和蔼老人笑着摆摆手,“不必多礼,我只是来看望我的孙子的。”

说着,他拍了拍身旁少年的肩膀。

卡尔垂着头,有些局促地小声和刚进门的冒险者打了个招呼。而往日吵闹的女仆琳达不敢在老人面前大放厥词,正在厨房埋头忙碌。

作为从小到大都活泼过度天天被教训的前熊孩子,寺岛姐弟不太擅长面对长辈,一顿饭吃得如坐针毡。好不容易熬过早餐时间,两人正想拉着老大溜走,便见大长老笑眯眯地向他们看了过来。

“孩子们,距离你们来到这座山庄也已经有三天。不知你们有没有找到莫顿的母亲——那只佩戴着冰见家徽吊坠的雪妖女?”

小夜:“……”

莉玖:“……”

龙星:“……”

祖宗,您怎么还在这段戏里啊?

老人慈爱地望着冒险者们,自顾自将他们满脸空白的表情理解为了工作进展不佳羞愧难当,“不必惭愧,孩子们,这本就是我强人所难。作为雇主,我想我有义务提供一些线索给你们。”

大长老将一枚古旧的铜币轻轻放在桌子上。

“这是莫顿的母亲曾经使用过的钱币,上面或许还残留着它的气味。如果你们有嗅觉灵敏的魔兽,或许可以试试追踪气味。”

姐弟俩只觉得有千百句吐槽想说——先不提这个三长老的母亲是宝可梦的破剧本,什么气味能残留这么多年,怕不是狐臭吧?

小夜瞥见铜币上模糊不清的图案,神色突然微不可查地变了变。

“我明白了。”她站起身,拿过钱币,郑重地向大长老行礼。

“我们愿意接受这个任务。”

冒险者们照理说已经在冰原寻找雪妖女三日之久,此刻才说“接受”仿佛故意挑衅一般。但大长老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不对,只是欣慰地看着小夜将铜币收好,随后道:“据我所知,莫顿的母亲最后一次出现在冰原的东北方,你们可以去那里找找。”

话毕,他站起身,与冒险者道别后带着卡尔一同出了门。莉玖和龙星被忽悠得满头问号,都顾不上好奇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大门刚关闭便急急地问:“老大,怎么回事啊?”

小夜望了望厨房里女仆隐约可见的背影,最后只言简意赅地道——

“我们的下一个目标是‘冰壶’。”

====================

小剧场:

大长老:(淡定)你们猜我记住了多少个版本的剧本?

训练家雪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