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佛风医泪香

第13章 迟到的追 悼

服三,是从亡者死去之日算起第三天,亡者的亲属前来烧纸吊唁。

张博没有兄弟姐妹,没有七姑八姨,因为祖上是迁居而来,历代又是一脉单传,只有儿子儿媳和孙子备了祭品,来许荣的墓前祭拜。出殡的那天,如果是夫妻是不能随孝子贤孙来林上祭拜,张博自然也没破这个规矩,可第三天的服三,他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思念,随孩子们来张家林里看望亡妻。

摆好祭品,点然香,烧上纸钱,便领着儿子儿妻孙子在供桌前,行八拜大礼。

正午的时光,天气朗晴,蓝天上有几片薄云,是白色的,日光象银盘烤了火光一样亮,那样耀眼,偶而有几声鸟叫传到林间。柏树上的几只蝉时断时续的鸣叫着。

林外象蒸笼似的升腾着热量,林间却吹着清凉的风。一家人刚刚祭拜完,卧佛山镇医院的120急驰而来,开到林门前刹住车。

车门打开,从车里下来几个人,吕志,齐数,王允,胡舔,还有苗儿。都是白色短袖更装,长灰白裤,黑皮凉鞋。惟有苗儿吊带衫,牛仔裤,白色运动鞋,高挽过的秀发放开,手里拿着一束白百合花,看不出是鲜花还是塑料花,那平时顽皮的表情却变成了凝重。

他们穿过牌坊,来到墓前,张博和家人退到一旁,吕志在先,齐数、王允、胡舔他们在后,苗儿走上前去,将百合花插在坟头上。

“我们给嫂子鞠个躬吧!”吕志说,他们一行五人,在贡桌坟前鞠了三个躬,深深的,又低头默哀三分钟。

吕志看上去脸上并没有多少沉痛的表情,他来悼念,因为张博是他的下属。二来他要就认识这个和自己有着同等业余经历的文学人物。因为张博,因为他从苗儿那里听到张博《闰五月的时光》,他的文学功底可谓上乘,那是苗儿在临仙楼用手机偷录的。

苗儿从临仙楼回去后,反复听诵,写在纸上,送到吕志的办公桌上。

“吕院,你看我写的诗,《闰五月的时光》。”苗儿用眼睛的余光看着她。

“哦。”吕志先是被诗题吸引住了反复咀嚼,即而哈哈大笑,从没有过的大笑。

吕志不知道这个苗儿会写诗,而且是这类诗,诗曲别才,那得拜读一下,接过苗儿递过来的稿子,咦,写的不错,好手笔,只是诗的格式从没见过。但转念一想,不对呀!沒听说过苗儿会写诗,《闰五月的时光》写绝了哎。所以哈哈大笑。

“从那里抄来的?”吕志问苗儿,怀疑苗儿的文彩。

“没有呀!”苗儿说了假话。

“那你说说这首诗的大概意思是什么。”吕志是老油子,话问到根上。

“……!”诡计多端的苗儿没打算想懵他,吕志确实看穿了她。

“说实话,真人面前不要撒谎。”吕志迫切想知道作者是谁,苗儿只不过想在吕志面前提高一下张博的威信。

“好,我告诉你,是张博的。”苗儿不再隐瞒,因为瞒不住,也没打算想瞒住他。

“什么时候写的。”吕志这才罢休,信以为真,其实,事情的本意是真的。

“当然就是最近喽,那天去修微机时讨要的。”苗儿鬼着呢,隐去了一半。

“这就对了,这写法似曾相识,张博细腻如华的笔触,从这首诗上看,他有西方文学的潜质,又有中国文学的功底,他那深情的笔触,象麦田里放开的银镰、在开始收割。那雷闪电风,到了他手里,就变得美丽无比。是谁向清和后的月份倾诉,他道明了那个闰五月的时的时光。那闪是美丽的分岔。那雷就象小学生吹小号发出的声音。

这意境的写法,有点象泰戈尔的榕树!还象徐志摩的再别康桥。我一定要见这个张博,闻其诗如见其人,见其人再看其诗。

当然,对于他妻子的死,没什么想法。只听说吊唁的人,排二三里路长。虽为院长,不如小兵,吕志没有什么可不可去佛山镇中村诊所,所以今天来了,来晚了,成了迟到的追悼。王允,齐数,胡舔那天夜里被公安局抓去以后,孙理给任城旅居的王营打了电话,讲明了事情的原委,动用他的关系,三天后就被放了出来,只不过每人罚了五千元。对于王允这类人来说,这根本就不算回事,就象没发生过。什么。

在王允看来,刚走出拘留所,就听到张博妇人去逝的消息,他心里那个乐呵,他约了胡舔,在临仙楼摆场喝了两瓶中都诊品二号酒。

“张大哥真不易,人死了,以后谁在给他整理稿件。”王允在胡舔面前还是有些掩饰的。

“就是,写什么《卧佛谣》,妻子肯定是整理稿子累的,石头从天上掉下来都不知道,累憨了呗。”胡添脸上放着红光,冷讽热潮。

“可不,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什么想法。”王允终于暴露了他的面目。”王允眼一骨碌,又说:“许荣的死对张博打击很大,所里的帐你要做你细,共公卫生的钱就说上边没给,农合的返回就说有限额。”

“我们这月份抽两万,二一添作五,你一我一。”胡舔说。

“我倒不在乎那俩个钱,因为所长是法人代表,责任重大。”王允打着官腔。

“那是,那是,我一定听你的话。”胡舔表现得很温顺,烂桃花。

“其实吧,按才能张博做院长都够格,无奈他生不逢时,有我李纯孝,不显他王彦章。”王允看着胡舔,他给疑胡舔的态度,故意拖出听别人讲过的一个典故。

“那是自然。”胡舔敷言奉迎。心中恨恨的想:早晚有一天,我要做正所长,让你滚蛋下台。

“你呢,要态度谦虚,不要出了差错,院里齐数他们那批私药,把底单销毁,把钱打到站长帐号上就可以,张博李易不是病猫,象这样有能力的人,一旦醒悟过来,我们是没有还击之力的。”王允实话实说,且有心虚之感。

“没事。如果他反抗,就给他来点黑的,让他磨难重重,现在,他的老婆死了,儿子儿妻又不在家,连个在膀右臂都没有,况且,善谋艺者不善图官。”王允又信心坚定。

“可他的威信很高,前天出殡,数千人都为他妻子送行,肯定是看张博的面子。”胡舔心有余悸的说。

“他在所里只是我的兵,充其量是个打工的。至于老百姓,全如茅草,春绿秋死,随风而倒,不足为虑。”王允说着又想起一个问题:“前天发丧你去过没有?”

“我们不是在一块嘛。”胡舔苦笑了一下,尤如桃花落后被苍蝇踩过的脸色。

“我们没有去,医院里那边也没人去,吕院长好象不知道。”王允猜着说。

“院里和老张没关系,谁会把一个无名小卒放在眼里,我们中间如果不给他传话,吕院长绝对不会来,这样一来,张博更瞧不起院长,院长更心存不满,我们的日子才好过。”胡舔分析着说。

“你心很细,但逃不过我的眼睛,张博在我手里,就象我的衣袖,挥放自如。”王允双关语说的很很好,凸出的眼睛直视着胡舔,想从他的眼神里,探寻出别的东西,比如说诡计。

胡舔心里恨恨的,即生瑜何生亮,我当上一把手是迟早迟晚的事,现在我不给你计较。

“所长,现在老虎还没打死,是不是把他老婆去逝的事给院里汇报一下,照顾一下所里的气氛。”胡舔转开话题说。

“不。此事绝对不能让院里知道,如果疏通了吕张三人的渠道,吕志飘乎不定的神情,你不记得西客来那次吃饭,老吕都说了些什么话。讲了驴和羊抵头的故事,欧阳修的故事,那意味着什么,他心底里始终看好张博,所以,电话线有时候必须断开。”王允坚定的神色,就象害怕什么似的。

“亲爱的,你慢慢飞…”王允的手机响了,王允一看,是吕志的,忙接通。

“我是王允,…,哦,吕哥,张博的老婆的确逝世,大前天出的殡。…,哦,行,我们马上过去一下,表示慰问,挂了…。”王允接完电话,凸眼珠骨骨碌碌的转了几下。

“许荣的死吕志己经知道了,院里来人慰问。”王允说。他的算盘落空了,离间计没戏。

“我们估记错了,张博的影响起出了我们的想象,按道理,院长不会来,委托齐数等人来就可以。”胡舔分析着说。

“这个老阴,谁知道他怎么想的。”王允骂起吕志来。

“我们也只能陪同前往,让李易坚守岗位,不让他们搞在一块就可以了。”胡舔说。

“明天再说吧!〞王允最后的决定。

………

张家林里。

苗儿很心诚的放好百合花,眼睛里瞬间蒙上了一层泪雾,她看了张博一眼,我来晚了。

对于许荣的死,苗儿在院里知道的最早,那天,他给张博打电话,是想让张博和吕志见面,谈谈《闰五月的时光》,目的是让二人增进一丝友谊,没想到,刚播通张博的电话,张博周围有很多人在讲带祭品服三之类的话,苗儿听到问怎么回事?张博说:很遗憾,妻子意外事故仙逝,今天服三,如有事情改天再说。苗儿当时就呆了,怎么挂的电话都不知道,很长时间才缓过神来。她去了办公室,告诉了吕志,吕志不解的目光看着她。

“该不会你和张博有…?”

“张博不是你,张博是君子。”

“是我小人之心了。”

“我们去不去吊唁,院长。”

“什么时候出殡?”

“今天服三。”

“今天卫生局开会。”

“那就是说不去喽。”

“我请假,去会一会这位很少谋面的下属。”

“去多少人,表示多少?'

“不用太多人,你我齐数,通知刚出拘留所的王允和胡舔。礼的向题,由院里开出两千元作为慰问金。”

……

今天,该来的都来了,苗儿自语着。小一迪跑到苗儿身边。

“我称呼你什么?″一迪拉着苗儿的手问。

“我是你爷爷的同事,你说该称呼什么?”苗儿蹲下,抚摸一迪红润润的脸蛋。

“这,不好称呼。”一迪很天真。

“不好称呼咱就不称呼,你介绍一下你吧!”苗儿知他心纯。

“我叫张一迪,我爸叫张仔路,我妈妈叫唤儿,我爷爷叫什么你知道的,我奶奶去了很远的地方给我去买玩具了。”小一迪逐一介绍,大家心里酸酸的。一迪知道不是去买玩具的。

“一迪真聪明,上学了没有?”

“幼儿园大班。”

“今年几岁!″

“三岁半。”

“真不简单,三岁半就上大班。”

苗儿拉着一笛来到车前,开开车门,拿出一个折叠花圈。“这是献给奶奶的,刚才叔叔们都忘了,来,我们去献给奶奶。”

苗儿将花圈撑开,很大,她和一迪将花圈放在贡桌后的墓碑旁。吕志又率几人进行了参拜。

“一迪,对着花圈给奶奶说几句话。”苗儿说。

“好呗。我奶奶教过我一首诗,说是回家背诵给爷爷听的,现在我把它献给奶奶吧!″一迪稚里稚气的说。

“好,我听听。”苗儿说。

一迪往花圈前站了站,末言先泪,说:“奶奶,一迪给您背首诗,林徽因的,您听!〃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响点亮了四面风;轻灵

在春的光艳里交舞着变。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

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

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

那轻,那娉婷,你是,鲜研百花的冠冕你戴着,你是

天真,庄严,你是夜夜的月圆。

雪化后那生鹅黄,你像,新鲜

初放芽的绿,你是,柔嫩喜悦

水光浮动着你梦期待中的白莲。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

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

是希望,

你是人间四月天!

小一迪哭了,大家都哭了,他跪在了奶奶的坟前,说:“奶奶,你给我买玩具怎么还没回来……”

贡桌上的香还在燃烧,张博又悲从心生,眼眶湿润了。唤儿过来拉起儿子,仔路上前握住父亲的手。

呂志眼中升腾起泪雾,这个脸上从没太多表情的人,有了悸动和抽搐,他极力镇静不出声,拿出一支王玺香烟点燃抽,深深的吸,深深的抽,吐出的轻雾很快消散…。苗儿终于抑制不住泪水,抽抽噎噎的落泪失声。

王允鸡爪似的手掏出手帕擦汗,擦泪,心想:死个人算什么,矿山上给了你那么多的钱。

胡舔站在最后,眼睛始终没离开过苗儿,他没有哭,平时他那眼睛里就有水,就象哭,一目虚光掩目海。他在想什么,他在想我要做所长,我要做院长,苗儿的风姿会展现我,我要与苗儿共度良霄。成为人中之龙,就是今天祭拜,我也要站在人前把话讲,我爹就是西村的老书记,我为什么不能在医界做老大,只要达到目的,就可以不择手段,拿下所长还需从苗儿身上下功夫。

吕志走到张博面前,伸手握住张博的手,说:“张大夫,节哀啊,没想到嫂夫人遭此意外。”

“谢谢院长前来吊唁。仔路,唤儿,我来介绍一下,这是吕院长,这是站长,这位我所的所长,这位是胡副所长,还有苗大夫。”

“不客气,张大夫。”吕志说。

仔露忙下跪嗑头,被大家拉住。齐数拿出两千元慰问金。

“这是全院职工的一份情,不能不领。”吕院长很真诚的说,倒是真诚。

“谢院长和全院职工吧。”张博欲给吕志拜礼,被早有准备的吕志拉住,唤儿接过钱去。

“张大夫,你家林地风水很好,林里林外两种温差,并且林音也很好,你仔细听一下,风吹柏树的声音,就象有人在弄琴瑟。”吕志说。他观察的很细致。

“这块地是祖上在津为官时盘下来的,叫风鸣坡。不谈这个,今天中午饭在我家吃。”张博说。

“好吧,那就麻烦张大夫。”

“这是应该的,风俗都这样。”

……。

闫柯君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