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穿嫁衣

第39章 生辰宴

九爷?

我透过门缝看出去,一个果然是九爷,而另一个被他按在墙上却神态自若的人竟然是狐王。

“你把她从我四哥手中抢走,就要好好珍惜,如今你说她不知所踪是什么意思?”九爷手上青筋暴起,把狐王的白色云纹衣抓皱了一团。

狐王沉默着不说话,任凭九爷把他抵在墙上。

这两人给我的感觉很相似,骄傲,戏对人生,仿佛天大的事在他们眼中也不过一句玩笑。可是,他们也都倔强。

一样的倔强。

若放在平时,狐王恐怕交际手段早就拿出来了,九爷也不会这么不管不顾。可如今,两个人一人揪着另一人脖领,一人面无表情靠在墙上,时间仿佛静止了。

我手抓着门栓,终是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九爷,挚友如你,一生足矣。

我现在还不能暴露身份,起码得让陈哥继续认为我只是一个普通女子。我有些紧张地看着门外的两人,无意间发现九爷身后有一位遮着脸的男子。他给我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我打量了半晌也想不起来九爷身旁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个侍卫。他双手紧握成拳,他侧对着我,我看不清他的神情,只看见双手成拳、伸平再成拳。

我回身坐到琴前,慢慢拨动琴弦平静着心神。

生辰宴终于来了。

高奕虽然比起天宇和天穹来说疆土幅员稍逊,但是国力并不弱。单看太子生辰的排场,比起周边小国的王寿诞都华丽精致。

院子两旁密密匝匝的鲜花编织成两个巨大的龙,因皇甫景还是太子,花色并不是一色的金黄,而是五彩缤纷的花朵错落有致地组成了龙首、龙鳞。远远望去,两条龙似是要飞腾上天,其中萦绕的幽香,不经意间就能沁人心脾,细细分辨却想不出这香是来自哪种花。

我借着观赏太子府的景致为由,从陈哥身旁走开。生辰宴还没有正式开始,皇甫景并没有露面。我有些焦急起来,昨夜陈哥和另外两人并没有回使馆,直到今天早上才出现。想必刺杀计划已然安排好了。

我沿着花园的小路快步走着,如果生辰宴一旦开始,以我的身份肯定接近不了太子。我能报信的时间只有现在。我努力回忆着高奕皇宫里太子寝殿的方位,刚刚有些头绪,抬头竟然发现九爷正站在前面和人喝酒聊天。

趁他还没发现,我赶紧转身。由于要跳舞,我早早换上了红色舞衣,戴上了面纱,发饰也是高奕当下流行的,想必他从背影应该看不出我。

可能是太慌张了,面纱掉下来,我伸手捡面纱的时候,一双鞋出现在我眼前。

高奕逍遥王。

脑子里一道雷闪过,这个宴会上我一共认识的人也没有几个,怎么走哪哪有呢?

他盯了我一阵:“是你?”

我开始默默思考上次在高奕皇宫有没有得罪他。正待开口,身后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但于我就是一道炸雷:“逍遥王,好久不见,一切可好?”

逍遥王笑瞥我一眼:“劳九爷惦记,一切都好。”

我脑子木了一阵,终于开始运转了。以我现在的身份,他们两个人都算是主子,我虽然顶着小国落公主的名头,但在这两位面前实在算不上个人物。就算我现在退开也不失礼。可是有人要刺杀皇甫景的事怎么办?

远远地看见络腮胡来找我,看来是要去准备上场跳舞了。我眉头一皱,一咬牙,上前扯住逍遥王的袖子:“王爷衣上有些许浮土。”我作势拍了两下,迎上逍遥王不解的眼神,低声道:“有人要刺杀太子。”说罢忙蹲身一礼,含糊地说了句告退,连头都没敢回,匆匆跑了。

生辰宴在一片歌颂高奕歌舞升平中开始了。我无心去欣赏台上舞姬的衣带飘飘,只是机械地检查着面纱是否牢固。

我害怕九爷会听出我的声音。

从那天四爷离开狐王府,我就知道,我放弃的从来不是四爷一个人,我放弃了我认识的所有人。九爷也是其中一个。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因为四爷而怨恨我,但是我知道保持现在的距离是最好的选择。既然放弃了,就应该洒脱一点。

我从台后注意到了蓦然多出来的侍卫,他们站的位置很精妙,如果不是之前和狐王胡侃的时候听他说过,我想我怎么也猜不出这些便衣的人是干嘛的。

我正凝神观察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被猛得向后拉去,我站立不稳摔在了地上。

“刺啦”刺耳的声音响起,我脸上的面纱在她手中断成了两截。她蹲下身,让两旁的人按着我,把两截断纱随手一扔:“好久不见,烟姐姐。”

我诧异地抬头看她,苏影?上次苏影刺杀我失败之后,四爷安顿了她,但并没有告诉我她具体去了哪里,我以为经历那一场风波后她会安然度日,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再次看到了她。

我嘴角勾出一个笑:“你费尽心机找到我,就是来撕我的面纱吗?”

“当然不是,烟姐姐,我懂你。你不就是想遮着面等会儿去台上的时候,让人认不出你来,然后等凌国和高奕国的人打起来的空当,你可以全身而退吗?你说,如果,高奕太子认出你来,凌国刺杀行动失败的话,凌国的人会拿你怎么办呢?”

我冷笑:“凌国的落公主是你绑走的吧?费尽千辛万苦,就等我入局?”

苏影:“当初我要的是你的命,如今,你的命我不稀罕,我只是想知道,八爷的下落。若你说出来,我可以带你走,若你不说,就怨不得我了。”

我索性躺在了地上,当初苏影想杀我却因射中了八爷而慌乱作罢。如今又是八爷的缘故,苏影她深陷不拔了。牵挂着一个不爱你的男人,然后为了这个男人拼死拼活,我不知道这是否值得。

我看着她,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她曾是二王妃的杀手,二王妃为权力而疯魔,她却因情而疯魔。

她见我久久不答话,道:“烟姐姐,噢,不,落公主,马上要到你献舞了,你想好了吗?”

我站起来,整了整衣裙:“我想好了。”说罢再不看她,直接上了台子。

乐声如水,漫漫卷卷浸没天地。两旁伴舞的舞姬雪白色的裙裾间,我的大红色舞裙好似一粒朱丹。我神色平静,仰起脸,慢慢起舞。

八爷的下落是不能跟第二个人说的,我冒不起这个险。哪怕四爷不杀他,四爷的忠臣们却不一定能容得下他。为今之计,只有相信在场每一个我认识的人。除了太子皇甫景已经知道了,还有狐王,九爷,要相信他们的足智多谋,能够看出这是一场鸿门宴。虽然他们没有见过落公主,但他们知道我肯定不是落公主,那么就是说,来朝贺的凌国使者中一定有问题,那么肯定不会贸然和我相认。

裙摆像绽放在崖边的烈焰花,红得灼目。苏影算尽了一切,聪明若斯,但她永远不知道,朝堂之间,国家之间从来不能按常理来推算。他们认识我,但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来认我。

旋转,旋转,忽然我感到有两道炙热的目光一直随着我,音乐慢下来的时候,再去寻却不见了。

一舞毕,我所预料的刺杀却没有发生。我有些犹豫,舞尽应该是回到台后,可是台后有苏影的人在等着。若我不回去,我又有什么理由待在这儿?

我求救似的朝九爷和狐王那边看了一眼,狐王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似乎是瞥了皇甫景一眼,却并不打算起身。九爷似是刚刚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接到我的示意,却朝后看去。我有些焦急,朝后看做什么,他后面只有一个蒙面的侍卫,正是我隔着门看到的那一个。堂堂九皇子还要看一个侍卫的眼色不成?

那侍卫似乎点了点头,九爷这才换上一副笑脸想站起身来。

太子皇甫景却开口了:“这位可是落公主?”

“是。”

“听闻落公主的胡旋舞如同仙子临世,之前只做夸大其词,今日一见,倒是觉得他人所言描绘不及万一。既然落公主来了,便断不能这样下台。听闻公主琴艺更佳,劳公主为本太子弹奏一曲吧。”

我感激地瞧了皇甫景一眼,蹲身行礼。刚才虽然只是一个瞬间的犹豫,可是这里的人那个不是火眼金睛?他把我留在台上,避免一会儿万一刺客杀到他跟前伤了我,也把我从苏影那边救了出来。

轻拢慢捻,琴声悠扬。九爷一脸的不可置信,不断朝后看。我抿着的嘴角有一丝笑意。几年不见,我学会了跳舞,琴艺也远非往日,怪不得九爷的眼睛越瞪越大。若不是这里的气氛太过诡异,我早就笑出声了。

舞台上热闹非常,而台下诸人却缄默不语。有几个人时不时举杯喝酒,透露了些许紧张。

一曲未了,箭簇破空而来。

呆君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