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玫

第8章 中秋宴

八中秋宴

筵席定在酉时还有一段时间,所以先把这身腥气充天的衣服换掉才是要紧事。这筵席可是个大场面,淳于盯着自己那几件衣服发愣,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想必师姐们的穿着都是精心准备的,自己的这点品味、就算是在怎么精心准备也好不到哪去。

伸手捞起最近做的那件仙女袖的水红长裙,在身上比了比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红色张扬、也很显眼,必定会有穿的。自己要穿了这件万一得罪了人怎么办。这府里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自己是谁都惹不起啊。利落的把衣服扔到一边,抄起一件蓝底高腰长裙换了,想着还有一段时间便去园子里看看,不想却有人来唤说是曼姑娘找她,心里咯噔一下,怎么把这档子事给忘了。

自从上次见过林蔓蔓后就没有在叫过她,想着是不是忘了这事,再加上郁景笙又来了府里,估计着不可能在叫自己。因是心里想着事儿,所以这段路便格外的短。远远的便看到门口立着的小丫头,似乎在哪见过;见淳于来了打开门

“曼姑娘请你进去”进了屋便看到斜倚在榻上的林曼曼,头发很随意的挽在脑后,不施粉黛如一朵空谷幽兰。匆匆一扫只觉她穿的很素,一袭白色的裙子、黑底的腰带上绣着花团锦簇,越发显得腰身不堪一握;从腰带开始便有零星的粉蝶飞舞,越往下越多直直的隐没在裙摆上的百花争艳里,暗吸一口气,这哪里是穿的素简直就是低调的奢华。能穿的起这种绣法的人必不是普通人。思及此不禁想到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似乎穿的也不一般那。赶紧屈膝行礼

“见过曼姑娘”

林曼曼抬头望去,只见她穿了一蓝底长裙没什么花式、只在袖口和裙摆处伸出来了几朵小花苞,唯一不同的是、今天扎了一腰带显整个人窈窕了起来,凤眼微微眯‘将来定是个美人’

“起来,咱们之间不需要这些个虚礼来这坐。”

伸手手指了指榻边的绣墩。淳于依言照做,林曼曼抬手摸了摸眼角,淳于眼前便姹紫嫣红起来,竟是她的袖子花朵层层交叠似是由一条金线牵引蔓延了半个袖子。这次淳于看清楚了、这绣法出自最厉害的绣娘苏长衣,只是传言她嫁人之后就再也不动针线了,所以现在即使有那么一两件的夫人们也都把它珍藏起来了,可眼前的这位似乎不是很在乎。

“五姑娘,今晚的筵席你也参加吧?”

说完也不等淳于回答便又接着道;

“今晚这么重要的场合,定是会有点争艳的场面,你要是穿这一身儿去、难免被人嘲笑了去。”

这一番话听着却是为淳于着想,可暗地里又有怂恿之嫌。淳于一惯得穿着很随意、可以说是不怎么打扮自己,相较于往常、今天的着装算是精心的了,故此也不算失礼。所以她决定不理林曼曼的话

“今天我能去参加,也算是开了眼界,不敢在有什么想法。”

林曼曼盯着她看了许久,而她就这么微低着头等待着。良久林曼曼缓缓的开口;

“看来你也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天真,非常好。今天的晚宴你最好机灵着点,你是我的大夫赵绍早就知道了,最近又弄进来一个,据说跟随她多年、医术不输你。今晚要是发生了什么,你最好躲远点不要早早的就被赶了出去。”

赶出去、、自然是赶出城主府,进了城主府是一种荣耀、那么相反的被赶出城主府连带着整个家族都是污点。

当然、林曼曼担心的不是怕淳于会有污点,而是她被赶出去以后、自己的命没准就交代在赵绍的手上。淳于则是在揣测赵绍是谁,赵绍,那不就是、、绍夫人。乖顺的点点头

“我知道了”、

“时候也不早了,你还是早过去点为好。”

“我这就过去,谢曼姑娘提醒。”她说了这么多,看来今晚定是要发生点什么,自然要谢谢她。要不然真撞上、那就不好了。这里是莲叶居的后院,说是后院、其实是府里最偏僻的位置。因多年没人居住、李见之就把它囊括到了莲叶居。所以虽是后院离得却不近,不过现在的这里却是府里防卫最多的地方。从院子里出来好长一段距离,淳于都能感觉的到有人盯着自己,这么严密的守卫是在防着谁?绍夫人……或是所有人。

淳于绕道去了五夜阁,今晚注定不太平所以要找个人壮胆。大师姐郁秋红她定是不敢去找的,三师姐最近很忙、没空搭理自己;不过薛青雨倒是看上去温文尔雅,若不是他看郁秋红的眼神不对、到是可以找他探探口风。所以到最后只能是江少阳了。

“你不信?等如果你去了淮州你就会看见。”江少阳的声音。

“公子、我没事去淮州干什么,你定是知道我去不了所以框我。”

远远的在院外便听到了一个娇软的女声,听上去倒是很熟悉。

进了院子便看到江少阳坐在花架下的石头凳上,一旁坐着的就是刚才说话的女子、怪不得声音耳熟,是上次摘花的春实。边笑呵呵的张口;

“六公子你又在框谁?”

见到淳于、春实赶紧从凳子上站起来

“无姑娘”喊了声姑娘就算是完事了该有的礼节却没有。淳于也不再意,敢让郁秋红的丫鬟行礼的人定是有地位的。

“大姑娘还有事交代我去办,还请五公子转告二公子。”这话是对着江少阳说的,说完便越过了淳于走了出去,淳于一直微笑着。同时江少阳也站了起来

“春实姐姐放心我定会转告二哥。”看着背影消失在门外,淳于随意坐下江少阳便笑嘻嘻的说到;

“小五你怎么来了,是来找我的吧!”

“当然是找你的、小六。”小五、、、我是不是太好说话了。江少阳也没在意淳于的叫法,一直在笑。笑的这个春风明媚,在淳于旁边坐下后,淳于才发现他今天似乎很俊。穿了一件紫色的袍子,显得他的脸很白皙。不禁摸摸自己的脸,相比之下他更像女人。

“你怎么穿这么一件?”后半句没说出来‘这么一骚包的颜色’。江少阳看看自己的衣服、很满意;

“是不是又英俊了、”

“是、是、是,又英俊了”挑挑眉,无奈道

“怎么样见我这么英俊潇洒、**倜傥的翩翩少儿郎、有没有动心啊?”

此话一出淳于顿时感觉热气上涌,脸颊发烫。江少阳却是很忐忑,等着淳于开口

“春实、、来做什么呀!”淳于瞬间转移话题。

江少阳顿时松口气,内心竟稍稍有些失落

“她来找薛青雨,送了套衣服。时间不早了咱们是不是该去了。”站起来晃悠几下胳膊、就当是活动筋骨了。

“那衣服怎么办?”

“他不会回来了,走的时候说要是秋香园的人送东西过来收下就行了。”

“这样啊!还真是未卜先知啊!”两人一边说着便像莲叶居出发了。

到的时候除了郁静以外,他们还是最早的。郁静在做最后的检查看到俩人一起进来“呵呵”的乐出了声,揶揄道;

“你俩这样看着倒是挺般配”。

江少阳有点紧张“哪里般配,明明是哪、哪都不般配。”说完还不忘偷瞄一下旁边人的脸色,见除了笑眯眯的、没啥多余的表情到不禁有点失望。

“师姐到的这么早。”听闻此郁静叹了口气摆摆手表示无奈;

“没办法呀!今年城主说要节省支出一切从简。但今年绍夫人回来了、怎么着也得热闹热闹才是,我早早的过来检查一下可别有什么遗漏才好。”一句话有三个意思:一是、城主以节俭为由减少了开支;二是这是绍夫人回来的第一个节日,理应热闹些才对,却因着城主减少开支、不能办的太隆重了,怕从此被绍夫人记恨上;三是、话里话外都没提到郁秋红,说明这一切都是她张罗的,很明显郁秋红偷懒了。淳于听懂了,江少阳自然也明白。淳于不明白的是她说这些做什么,是想让我们宣扬一下她多么的能干;还是,怕出了问题、好让我俩当证人。

如果是前者的话,自己一定要管好自己的嘴;是后者的话,那就更要管好自己的嘴。

“师姐位置是按什么排下来的,我俩是哪个位置。”见淳于并没有接话,而是岔开了话题,也不知她是没听明白还是装傻,不过看她笑呵呵的样子估计没明白了,自己是白说了那么多

“左边下首第二个是大师姐的位子,依次是、青雨、最后两个是你俩的。”

刚说完郁秋红便进来了,首先看了看屋内的摆设、其次是桌上的瓜果觉得没什么差错便也没说什么。不过郁静、淳于、江少阳却不能不做点什么,三人上前行了礼,郁秋红从头到尾的看了看,微点点头、似是觉得他们的穿着还凑合,没给自己丢脸、便让他们坐下去了。

淳于望了望,一人一个小桌、每人之间只隔了一尺的距离,要说点悄悄话啥的到是很方便。再看看在门口立着的郁秋红,一身水红衣裙甚是脱俗,看着倒是有点烟雾朦胧之感、细看之下却是外罩了一件梅花纹纱袍,既亮丽又不显粗俗。可见下的功夫不浅啊!

眼看着快到酉时三刻了、院子里才引起一阵骚动,郁秋红便迎了出去,淳于三人也连忙侯在门口处。李见之当先走了进来,其次是绍夫人、郁景笙和李萱蓉一作一右的搀着她的胳膊,待他们都进来之后,却见薛青雨大步迈了进来。淳于不觉诧异,不是说今天来不了了吗?

李见之在主位上坐下才开口、

“今天是中秋团圆的日子,你们不能回家和亲人相聚,这里就是你们的家。来咱们同饮一杯”说完便率先喝完了手里的酒,众人也纷纷举起酒杯喝了下去。

“既是进了城主府、便要齐心办事,切不可为一己之私而做出对府里不利的事情都明白吗?”

“明白”

听到满意的回答,眼神在众人身上一扫而过。王叔便走了进来

“城主,时间到了。”

闻言便起身随他走了出去,王叔是莲叶居的大管事,也是李见之的心腹。绍夫人坐在右手边第一位,梳的似乎是个改变之后的双刀鬓,斜斜的插了一只金步摇、穿了件暗紫色的锦裙上面似乎绣的是菊花图案,很是雍容富贵。只见她站起来凉凉的说道;

“我跟城主要去做客,你们小辈在一起玩的高兴些。”

就这样、城主和绍夫人去做客了,他们随意畅饮。

清潭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