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票

第63章 粮票还清巨额欠款

送走了建军,我开始下了班之后挨个的逛商场,一天逛一家,这可是个美差,不是闲逛,是背负着重要使命的。一个炒菜的勺子我是比较了三个商场的价格才买的。每次买回东西去,就连精打细算了一辈子的建军妈妈也挑不出毛病来。

也有不精通的时候,比如去逛布匹市场,我让建军妈妈和我去,我不会识别布料,都可以做床单被罩,可是好像还有纯棉和涤棉的区别,要知道,从市场批发布料找人加工,比从商场里买整套的最起码便宜一半呢!

晚上,建军爸爸妈妈在客厅看电视,我找出家里洗衣服的大盆,在厕所里,把买来的做床单被罩的布料泡在水里清洗,一遍一遍过水。去阳台晾的时候,我听见建军爸妈说话。

建军妈妈说:“你这个儿媳妇行,是个过日子的,今天我和她逛了一天,我看她把钱都快攥出水来了,比我还舍不得!”

“看她娘家妈就知道差不了。”

。。。。。。

我在阳台上听得心里美滋滋的,心里说,我们烧包的时候,幸亏他们在农村!

选结婚礼服的时候,我给建军挑了一身薄料子的深色西服,还有一件浅蓝色的衬衫,农历的五月就差不多是阳历的六月了,天气很暖和了,我给自己买了一块玫红的贡缎,给自己定做了一身套裙,亮闪闪的,很漂亮,价格还非常便宜,连上手工费才七十六元,在裁缝的劝说下,另外买了他五块钱的彩珠钉上,富丽堂皇的像买的成品一样。

这种衣服只是当礼服穿的,不能洗,一洗就会软塌得不成样子。

建军这次在外面时间挺长,有时打回电话来,有些货医院要得急的,他就告诉我去厂里找谁,先拿出货来发出去。我也会在他快挂电话的时候,汇报一下我的成绩,他会在电话那头夸我能干。

每天忙忙碌碌的,比起窦晓玉在的时候,光看着别人忙,感觉好多了。

建军在外面待了近一个月才回来,为了省开销,他住在办事处,跑原先的一些老关系,回来的时候人都瘦了一圈。家里也准备得差不多了,建军爸爸决策了几套家具,只等着儿子回来拍板,新房里做好的窗帘也等着他挂,结婚穿的新皮鞋也没买,怕穿着不合脚,等着他回来试。越忙就会越忙,我和建军去办事处登记,碰巧是个吉日,登记结婚的人扎堆,我们等了一上午才轮到我们。

越分离越想念,越想念越觉得过程漫长,恨不能直接到终点,只剩下我和建军两个人,在自己的家里,想怎样就怎样。

终于等来了这一天,婚礼结束后,建军还在酣睡,我把酒席上的份子钱一个红包一个红包地打开,逐一的把名字记到一个本子上,以后都要还的。最后,我把钱都拢到一起数了数,足足有八千多块钱,本来是要从这里面出饭店的花销,建军爸爸一高兴,他替我们结了帐,尽管建军妈妈嘟囔了几句,无奈家里大事她说了不算,都听建军爸爸的。

我把钱都捆成一扎,建军醒了之后让他陪着我去银行存到公司的账上,连同之前两家父母给的钱剩下了的五千,一共一万三,我希望钱都在一个账户上,建军看见就会不那么上火。

虽然刚结了婚,可是,还钱的日子快到了,我和建军一天也不敢在家里歇着,帐上的钱看了又看,所有的加起来六万多块钱,窦晓玉谈的那台监护仪的尾款快到付款的日子了,可五万里面只有建军的一半。

不吃不喝也还有一万多的缺口。

两边的老人都为我们结婚倾尽所有,即使是借,我们也是开不了口的。

“窦晓玉一直没有信儿吧?”建军问我。

我摇摇头,“没有。”

“不行就先用用她的,她要的时候再还她!这件事她又不是一点责任没有。”

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谁知,几个月不露面的窦晓玉,在医院的五万块钱打到公司账上的第二天一大早就来了,穿着一件超短的大花连衣裙,显示着玲珑的身材。

“苏哥,嫂子,我来看看医院的钱打过来了没有,时间该到了是吧?”

进门连句寒暄的话都没有,直奔主题。

可能建军的计划落空了,脸上也不好看,冷冷地说:“到了。”

窦晓玉说:“那麻烦嫂子和我去趟银行还是苏哥你和我去一趟啊?”

“谁也不用去,给你开一张现金支票,你自个去吧!”

建军说着从抽屉里取出支票本写好一张撕了下来,给坐在桌子对面的窦晓玉递过去,不等窦晓玉伸手,建军把支票扔在桌子上。

支票轻飘飘地落在桌子上,窦晓玉一点都不以为意,伸手拿起来看了看,放进包里。

“那苏哥,嫂子,你们忙着,我先走了。”

说着,径自的走了。

几个月不见,窦晓玉身上仅存的那点清纯已经难觅踪迹,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风尘味,还是很低廉的那一种。

建军看着窦晓玉的背影,恨恨地骂了一句:“真他娘的是婊子无情啊!”

还钱的日子就在眼前,只好想其他的办法。建军眼睛一闪烁,说:“借我姐的吧!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借给我,我姐比我娘还能唠叨。”

晚上,建军抱着试一试的念头去了他姐家,一直到快十一点了才回来,一分钱也没拿回来。我有点失望,谁知建军说他姐说明天从银行提出来直接送到班上去。

建军进门就累得趴在床上,冲着我伸出两个手掌,“整整一个晚上,我说的话不超过十句,全是她一个人说,哎呀,这一晚上过的!”

“能借给你钱就不错了,别要求太高了,再说,你姐挺好的,不像你说的。”

“那是你求不着她,你有事找她试试?我要不是实在没办法了,真不愿意求她!”

建军姐姐虽然说了建军一晚上,第二天还是很守信用的把钱送到店里了,她去的时候,正好郑州的债主张老板带着五个人在公司里坐着等着这个钱。

张老板提早来了,提前了九天,开着一辆深色的商务车,车上拉着五个壮汉。

建军姐姐看屋里这么多人,以为建军有客人,就把钱从包里拿出来给了我,建军从开着的办公室门看见了,出来把钱接了过去,转身回屋把钱放在桌子,说:“张哥,这就凑齐了,你数数。”

建军姐姐看气氛不大对,小声问我:“这都是些什么人?看着怎么和黑社会似的”

我冲着建军姐姐摇摇头,让她没说话。

办公室里张老板的说话的声音,“兄弟,不用数,我信得过你,我知道你有些冤枉,可你说我不跟你要跟谁要?理解万岁,理解万岁!”

一会儿功夫,张老板打着哈哈领着他带来的几个人从办公室出来了,路过外面,看见我和建军姐姐还咧着嘴打了个招呼。

建军出门去送,等车开走了,回来了,刚进门,他姐姐就冲了过去:“你不是说要进货吗?怎么把钱给了那些人?那些人是干啥的?”

建军语焉不详的答应着,进了办公室,建军姐姐立刻跟了进去。

“你开公司半年多了,还没开始挣钱?啥时候开始挣?不挣就不挣,你这还往里搭钱,当初我就和你说,公司不是那么好开的,何况你还在厂里上着班,两边忙活,你寻思你很能?现在可好了,两边挣不着钱,你原先不开公司的时候,你那小外甥还能粘上你的光,买个衣服棒棒糖啥的,现在甭说小的,老的也摊不上你一分钱!你现在自己也结婚了,长点心吧,等有了孩子我看你咋办?”

建军姐姐还真没看出来,建军昨晚所言不虚。

建军说:“姐,不就借你一万多块钱蛮?你再唠叨,我不还你了!”

“你敢!”

建军姐姐嘴上这么说,还是有些收敛了,又和我聊了一会儿才走。

十万块钱的欠债终于还完了!

晚上,建军脱光了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仰天长啸,我吆喝他别吓着邻居,他一下翻身坐起来,“咱庆祝庆祝吧?”

“怎么庆祝?”我问他。

“咱现在又没钱,还能怎么庆祝?办事吧!”

“去你的!”

“真的,轻轻松松办一回!结婚我都没这么轻松过!来!”

建军探过手来给我脱衣服,我把他推开了。

“你小心把我憋坏了,到时候你想要的时候也没有了!”建军嬉皮笑脸地威胁我。

“你今天晚上怎么这么流氓啊?”

“是啊!你不觉得我好长时间没流氓了?”

建军又靠过来动手动脚,终于把我的衣服也脱下来了,“要!”建军执着地要求。

“想不起来,不要!”

“我抱抱你,你就想起来了,你试试。”

“不用。”我躲闪着。

两个赤条条的人在床上玩着老鹰捉小鸡的游戏,最后还是让建军如了愿。

事后,建军终于平静下来了,恢复了平时的样子,我侧身靠着他,他从背后搂着我,紧贴着在一起,沉沉睡去。

羊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