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

行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84章 魂归何夕(五)

娄千杉想得不知心中是悲还是愤,忽有种莫名的冲动,便冲入房间,往沈凤鸣榻上去掀他身上盖被,喊道:“你起来啊!你若真的知道,就不该就这么死了,难道你就不怕我再对她下手吗!”

屋里留看的少年吓了一跳。他并不认识娄千杉,亦辨不出她是女子,只道她要对沈凤鸣如何,伸手便拦。娄千杉出手奇快,衣袖一挥,那少年轻轻“啊”了一声,左臂整片袖子已裂了开来,自上臂至腕上被娄千杉带起的风刃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来。幸君黎等已随之跟进,见娄千杉那手又向沈凤鸣抓去,不及细想往她腰后、肩后都是一点,娄千杉才终于静住了,那一只手微张着,与沈凤鸣的面孔,亦不过半尺之距。

她说不清自己这么久以来对沈凤鸣那异样的感觉是什么。也许只是因为同病相怜,也许只是因为一时感动,也许只是因为未曾得到,也许只是因为需要寄托。可那些都不重要了。她现在明白,她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像这一刻一样,永远也触不到他。

“君黎道长,请你放开我。”她的语气忽然变得平冷。

“娄姑娘,凤鸣想来今晚是不会再醒了,你先别要激动。”君黎说着,解开她穴道。娄千杉果然冷静了。她整了整衣衫,轻轻哼了一声,转身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

“这个‘千杉公子’……”钱老也哼了一声,“她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记得她原与小沈不和,今次我是见了她与你们同来,才未曾细问,看来——此人还是不得不防。”

君黎无意识地点点头。他记得,单疾泉说过,娄千杉在君山得关盛给过一个小匣子,还提醒说,内中之物,或许极为可怖,并且,是江湖中人未曾知晓的东西。

“幽冥蛉”便是这样一件东西。以此来解释,再合适不过。可是在君黎看来,秋葵的存在于幻生界的威胁绝不至于大到要他们处心积虑动用禁法、假手于人来除去的地步;而娄千杉也无论如何没有理由去伤害秋葵。

可也许娄千杉的心思还是太难测了。他想着她往日与今日的种种,愈来愈对自己的假设生出了怀疑。这个女子——难道当真会狠恶如此,连秋葵都要加害吗?

他追出去。“你先站在。”

娄千杉头也没回,径直走向南面大门。

“你站住!”君黎见她如此,不再客气,长剑一展,虚点向她后心。娄千杉闻得风声,衣袖轻摆,向后挥出。君黎虚劲化实,飒然剑气与那袖里劲风相激,娄千杉束发的环儿受气劲骤然一紧一松,竟是一下断了,披落了一头青丝,也披落了一身女儿之态。她已转回身来。

“是不是你?”君黎不再上前,只将剑尖遥遥指着她的细冷眉目。

他把自己的眉目也冷着。他与沈凤鸣不一样,不会因为对方是女子便稍加辞色。他不希望是她,不希望那一语成谶——不希望沈凤鸣的性命,真的是断送在一个女子的手中。

娄千杉望着他的剑尖,没有说话。君黎剑身一侧,上前两步,语声已急,“关盛给你的那个匣子呢?拿出来!”

娄千杉这一次抬起了头来,看了他一眼。“原来你早就知道了。那还问什么。”

“……你,竟真是你!”君黎心中大震,一时怒极,“娄千杉,你是要有多蛇蝎的心肠,才会连秋葵都下得了手去!”

娄千杉冷笑,“她现在不是好好的么?”

“那么凤鸣呢?凤鸣就该当付出如此代价么!”

“你以为我想看到他死?”娄千杉的声音忽也高起来。“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死的要是他!呵呵,你不是信命么?怎么,你今日要杀了我,给他报仇了?”

逐血剑的剑尖微微颤着,一丝一抖间,都在诉说君黎心中的怒意。他此刻真的想将这一剑送出,洞穿这个蛇蝎女子的身躯——可是,沈凤鸣毕竟还活着,于他来说,那一线希望就还未断绝。他不愿意以一剑仇杀来湮灭那一线希望——因为仇杀,那是绝望之人才会做的绝望之事,而他还不想如此绝望!

娄千杉见他剑头摇摆,只道他心生犹豫,眼神微动了动,暗中提气,忽地足上发力,向后窜出数丈,眼见已近了出口,不料君黎见状足尖一点,身形倏然掩至,竟不慢她分毫。娄千杉心中骇了一骇。她不知君黎适才早已凝气,虽不出手,一口气并未散,见她似欲逃走,盛怒之下,骤然发力,瞬时的步法身法都用到了极致,莫说她是后退,就算是全力奔跑,只怕也无济于事。

“你还想走?”君黎便如一霎时晃了一晃,身形靠近,手上也挥出了一掌。掌上的力总也有七八分,娄千杉仓促间欲以青丝之舞应对,可那发丝飞起竟被他掌风击回,一时十数道细痕反划于她自己颈颊,几道浅赤裂开,飕然生凉。她惊了一惊,抬头欲再示以“阴阳易位”幻惑之意,可君黎右手长剑已便此点到她咽口。

“我今日不杀你,但你也休想离开此地!”君黎恨声道,“凤鸣和秋葵,他们安然无事便罢——若一人有什么不测,我必要你血债血还!”

他眉硬如棱,语锐如锋,娄千杉一时缄口,竟未能再生回应。

----

当下是将娄千杉暂且关于西北面一间石室之中。君黎情绪显是极差,怔怔然坐在沈凤鸣屋内不言不语,好一会儿,凌厉与钱老方进来了,钱老道:“问了她半天。她似乎当真不知道‘幽冥蛉’之毒的解法。”

“我只恨……我怎么竟能让这样一个人留在秋葵身边这么久……”君黎喃喃道,“明知她不是好人,我……我却竟未曾对她多加提防。若非如此……又怎会落得今日这般结果。”

凌厉叹了一口。“娄姑娘……身世也颇可怜。”

“我只是不明白。如果没有秋葵,她根本活不到今日,也根本休想能在禁城有片刻立足的机会。秋葵为了她不惜顶撞朱雀,不惜与我数度翻脸,不惜与凤鸣日愈交恶……身世可怜?身世可怜便可为恶了吗?这世上最信任她、最维护她、最将她当作姐妹的人她都要杀,她……她究竟想要什么呢?”

“女子的心思,你不明白。”凌厉道,“这世上大多数女子,想要的与男子不同。”

他的话像是未曾说完,君黎抬头看看他,却不知是不是听明白了。

“不早了。”凌厉道,“这总舵如今也不似以往了,你今晚便在此休息吧。”

君黎口中虽然嗯了一声,却显然还不打算起身。

凌厉没有再说什么,与钱老走去了外面。

两人心情也颇沉闷,隔了数久,凌厉方叹了一口浊气,道:“钱老,沈凤鸣是哪一年来的黑竹,你可还有印象?”

钱老有些惊讶,“公子不记得么?小沈来正好是公子离开黑竹会那年,前后也差不得多久,所以我是记得特别清楚。”

“是那年啊……”凌厉声色未动,“嗯,我倒真是没印象了,还是钱老记性好些。”

“看来公子那时候心思便不在黑竹会了。”钱老有意将语气变得轻松些。“也难怪啊,那时,公子成亲在即……”

他话说了一半,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下意识伸手去捋须,捋得两下,又重重叹气。

“怎么?”凌厉奇道,“叹什么?”

“我是想起了……唉,多说也是无益,是想起了……韩姑娘啊。她是纯阴之体,血可解世间百毒,如果……如果还能找得到她,小沈也便有救了。公子,我听人说你还一直在找她的下落,这么多年,真的一点消息都没有吗?”

凌厉这一次沉默下去,一言不发。

钱老不敢追问。昔年那个在与凌厉成婚当晚就悄然出走的女子,大概是他不会愿意旁人多提的痛吧?“纯阴之女”的传说随着她的失踪淡出江湖,渐渐地也没有谁会多想到她这一号人物了——因为这样的体质本就难得,上下千年的史载也不过只记下了两个,况且身为纯阴之体本也活不长久,那个女子或许早已黯然死去,不在人世多年了。

“有什么明日再议吧。”凌厉忽开口,语气少见地显得有些生硬。“我先去休息了,钱老自便。”

钱老拱手称是。他其实有些忐忑,不知自己忽然提到这位失踪的旧人,是否真的触到了凌厉的伤心。

小羊毛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