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

第268章 水月镜花(十一)

“他自然也在这岛上。”江一信扬了头,“他说还有几句话让我带给在场诸位,请道长先把这东西给诸位英雄瞧瞧。”

君黎依言,将那白布除去了。乌金色的剑鞘在阳光下一闪,人群中顿时有些耸动。

远观的刺刺是历过去年那一幕的,见到那剑鞘颜色,也是不觉“啊”了一声,道:“凌叔叔来了吗!”

单疾泉笑叹一声:“我早该想到了——你苏姨素来谨慎,今日怎么敢那般行事,却原来有人撑腰。”

君黎人在上首,所见却又有些不同。他记得适才单疾泉提过,或许此地便有自京城而来的黑竹会中之人。乌剑一现,他已注意到台下众人各异的神色。众人虽或诧异或不动声色,但乌剑于黑竹会中人之意义显然与旁人不同——要知道如今黑竹会中那一些年轻杀手多少是听着凌厉的传闻长大的,愈是不形于色,反愈显得异样。

那些人三三两两散在各处,有些甚至得以藏身其他门派的行列之中,与旁人一起在方才选择了投靠云梦教的哪一支。他们此来的目的不知是否真的是仅此而已,或是想要对君黎有所不利——可现在,乌剑在他手中,他们唯一可以做的竟然只剩下这样怔怔仰望,不知那个他们视同传说的人物,此举究竟是什么含义。

只听江一信道:“诸位见了这把剑,大概也能猜得到‘那个人’是谁了吧?——那个人对我说,‘我久不在江湖行走,不知中原武林还愿意认我这把剑不认,不过我知道今日会场之中有我一些小兄弟,纵然旁人不给我面子,他们总也会给的,不然,他们也不会二话不说,就跟着我把幻生界在这会场四周的六处埋伏给破了。你去告诉幻生界的那几个人,不必再等应援了。’”

关盛气极,道:“是他捣的鬼!”沈凤鸣心中一亮。想来那火蛾传讯之后关非故父子面色难看,是因为那所谓“六处埋伏”无一有应——原来竟是叫他给暗中破坏了。可他何时、如何聚合了此地的黑竹会众人,却又毫无端倪。

关非故也按捺不住了目中凶意,“既然来了,又何必藏头缩尾,只敢叫人传话,不敢出面示人!当真以为我便会怕了么!”

江一信见他脸色,骇怕几步,抬手道:“关前辈,我只是……只是传个话而已,还……还望你不要动手。那个人说,他的小兄弟们可都看着的,要是……要是你真动了手,就别怪他的小兄弟们了。”

他说着,似乎是为了壮胆,向人群里扫视了眼,道:“是不是?你们可都是认那一把剑的。剑在谁的手里,就该站在谁的一边。”

无人应答。纵然真的有这些人,他们又岂会自暴身份,只是这对于关非故等人的威胁之意,却又浓了一层。

江一信胆气壮了些,又朗声道:“那个人又说,‘现如今剑交到了君黎手里,我的意思也该清楚了,也便是要你们站在他这一边。’这话自是对他那些‘小兄弟’说的。他还说,‘我知道近日京城出了些事,你们有些惊怕无措,甚或迁怒于他都不足为奇,但今日便请你们看在这一把剑的面子上,保他无恙,那么待回到京里,我总也会设法给你们个交代。’然后他又说:‘啊,是了,还有云梦教的沈教主,你们该都是相识了。看在也是一会同道的份上,你们总不会坐视他为外人所欺。倘有人要对他们不利,你们总该知道怎么做。’”

一番话言下之意,竟是要利用在场那些年轻“同道”,将君黎与沈凤鸣两人都保下。不论在场是不是真如他所说有那些个“小兄弟”在,他的立场已很明白了。况如今他人未现身,以他的名头和手段,单他一人于关非故来说,也实已是足够的威胁。

李文仲大笑起来道:“关老儿,你还逞什么能,你的阴谋被人抖了,埋伏也被人端了,你还不夹了尾巴快滚,莫非真想被人在喉咙上戳个窟窿?”

关非故已知今日难有善果,与关盛对视一眼,后者点了点头。他便道:“好,今日有人定要多管闲事,手段卑鄙,老朽只好认栽,但我儿与我孙儿落在他手中,总须见还!”

“你儿子……他倒没说起。”江一信挠挠头抢了话,“你孙儿……他说,等他们几个人都到了安全所在,自然会放他回来的。”

“我孙儿年岁尚幼,纵然届时得他放走,又如何独自寻得路途回来!”关非故厉声道。

“他说到时候会让……”江一信目光在近前一寻,就寻到了摩失,“让他给送回来的。”

众人目光都聚在摩**上,摩失表情才有些扭曲起来,可却也并不出言反驳,显见江一信也并非信口开河。群豪这才心中恍悟,暗道这异族人想必也是受了胁迫,或是被捉住了什么把柄,不得不听命于那人,方才领了两个少年来说书,多半也是那人的意思了。

沈凤鸣至此已知自己占了上风,心中放下了些,便故意叹了一口,慢慢上前道:“三支之会弄成这个样子,关前辈,莫说是你,我也一样脸上无光。纵然你先前是暗算了我,不过云梦总也不可无‘幻生’一支。关默兄和代语是云梦教的人,我自必替你要回来,只是今日便只好请你们先行离岛,以保无虞。剩余的事情,我与秋姑娘、净慧师太再商量商量,这里诸位英雄留下徒然无味,既然都是幻生一支接来岛上的,也只能劳烦你顺道带他们回岸上去,你看如何?”

他这一番话反客为主之意已浓,关非故反驳不得,一声不吭,扭头又向关盛低语几句,一行人便起身准备动身。群豪见状,亦纷纷起身跟从,唯恐错过了那几只船,要被抛在这岛上过夜。

只有风庆恺等人并不着急。他上前道:“君黎道长,秋姑娘,二位一会儿便搭风某的船走,如何?”

君黎还没说话,风庆恺又望了望沈凤鸣,陪笑道:“自然了,还有——沈公子、净慧师太和……娄姑娘诸位。”

君黎远远望见单疾泉几人也起身走了,沉吟了下,答道:“那便有劳风大侠——请你先带他们到月山南麓。”

秋葵吃了一惊:“你呢?你难道不走?”

君黎动了动手里的乌剑:“我要见他一面。你们先走吧。”

“可你们总也要离开此地啊?”秋葵道,“你们又没有船,我自是等你。”

“不知幻生界会不会另有后着,留在此地怕是夜长梦多,你们还是早些离开为妙。”君黎道,“至于我这边——他既然有办法来,总有办法离去,就不必担心了。”

“还是等你吧。”沈凤鸣喟然道,“没你在,湘夫人怎么肯罢休?再说了,三支之会本也有事情没了结,我们还消留一会儿。”

“说的是。”风庆恺道,“我叫我的人先回去镇上,风某一只船,足够带上几位了。况且若能——若能得见凌大侠风采,那更是风某三生之幸。”

这风庆恺虽是湖南一霸,可说起这句话来也不无渴慕之色。君黎见几人都是此意,只得点点头,回转身来,那江一信正愁眉苦脸站在一旁,见他转头,忙道:“道长也带上在下吧!”

君黎拱手:“正要请江兄带路。”

江一信一愕,随即不无沮丧:“道长,凌大侠方才是在这附近,可这会儿人在哪,我哪里知晓。只不过,现在关老头子的船必不肯带上了我,我给你们传了话,你们可不能丢了我不管。”

君黎甚感好笑,道:“那你方才在哪里见到他的?”

话音方落,已见江一信身后不远,一袭淡红色衣衫也现出身来。“你别为难他了。”苏扶风轻盈盈一笑,正如她轻盈盈的身形。“我带你去。”

------------

却原来凌厉是今日中午才将将到此,苏扶风原也不知他来了,只是两人自有暗里联络之法,便在午间先见过了面,由苏扶风将先前发生之事说了。

转了两个山坳,西斜的日光在时有时无的树影间隙洒得斑斑缀缀,君黎跟着苏扶风,便在流光掠影之中穿行。忽然阴影转深,君黎抬头,一株参天古樟正立在前面坡顶。再走数步,他已经隐隐看见树荫之下有个人影。

他应是坐着,那一身衣衫仍是那般熟悉的月白色,清闲而柔软。君黎心中一喜,快步掠上,忽才见人影的对面似乎还有一个小小人影。

他微微一怔,顿了顿步子。是了,关代语。他既被挟走,当然是在凌厉手中了。可这孩童浑然不觉地俯趴在树下,用手支住了下颌,好像极为专注地和凌厉一起在看地上的什么东西。再近了坡顶,君黎才看清——地上竟有一副用树枝横竖画出的棋枰,而关代语忽面现喜色,执起树枝,在一个交叉处画了一个圈,随即拍手一笑:“到你了。”想来竟是下了一步棋。

凌厉却转了头,微笑道:“下不成了。”

他不等关代语反对,衣袖轻拂,便待起身,君黎飞身而上,倒头便拜。

“凌大侠。”他喊得哽咽。去年初冬一别,他原不知是否还有命再见,只觉那时于走投无路之际得他之恩大概也只能来世再报。如今真得重逢,他实觉此际心头有无穷无尽的言语,都要与他来述说。

小羊毛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