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猎血

第15章 艰难的取舍

凌厉的长鞭呼啸而来,林枫沉稳地侧身躲过。两步挪移,他借势向着贝拉侧翼袭来。而此刻的贝拉,也显示出了丰富的作战经验。她果断拔出腰间的匕首,迎着林枫的大刀猛烈的撞击在了一起。那溅起的点点火花,更将两人衬托的犹如神祗。贝拉那纤细优雅的胳膊,却是硬生生的接住了林枫这一记猛攻。由于冲力的作用,两人都倒退了数步。在这么一个相对安全的范围,两人都不带一丝情感的,直视着对方。

“这段时间,你进步不小。”林枫思索着之前的战斗,依旧没有找到贝拉过大的瑕疵。

“你也是宝刀未老呢。不过说真的,你的天赐如今还能使用吗?虽然圣爵的手段有些低劣。但不得不说,面对他,谁也不能掉以轻心。”贝拉淡淡道。

“怎么,又打算使用天赋了吗?”林枫似笑非笑道。

“经过这么久的休息,自然也是恢复了不少。虽说暂时不能随心所欲的开启。但我想,威胁到现在的你,应该不成问题。我不是一个喜欢仗势欺人的伪君子。但既然是你们入侵在先,就怪不得我下重手呢。”

“你何止是下重手,简直是下毒手呢。”林枫无奈的摇了摇头,专注地观察着贝拉的一举一动。在时光消磨的同时,等待着他得意门生的回归……

另一边,韩毅与杰伊鲁激战正酣。没有过多的策略与技巧。有的,只是一次又一次正面的对垒冲撞。这一次,韩毅显然没有给杰伊鲁任何喘息的机会。他扔掉了自己惯用的红缨枪,拿起了短剑与杰伊鲁欺身近战。不仅周身的衣服被杰伊鲁的利爪撕得面目全非,韩毅那俊俏的脸庞也是添了两道浅浅的血痕。但反观另一边,杰伊鲁的状况更为险峻。由于精血的流逝,他的实力大不如前。再加上韩毅这段时间的进步,猎人与猎物,早已掉了个位。他拔出手掌嵌入的银针,抹了抹嘴角的血渍,冷眼望着韩毅。眼神中,也是不争地夹杂了一丝忌惮。

“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吸血鬼到底在谋划些什么阴谋。像你这种早就应该被无视的弃子,竟然还会被再次摆入棋局。不过有一点可以放心。这一次,我不会再给自己留下遗憾。”韩毅从腰间抽出匕首,另一只手的短剑微收向前,严阵以待。

“既然这条命是大人捡回来了的。那么现在,也该是我报答她的时候了。虽然不清楚她的打算;但至少,我不能让你们轻易带走萧墨砚!”一声咆哮,杰伊鲁不顾刀锋的锐利,任由短剑和匕首划开他的胸膛。趁着韩毅被他的疯狂举动干扰的瞬间,他紧紧缠绕住韩毅,天赋与自爆,同时开启!在双重威力加持下的自爆,杰伊鲁俨然将自己变成了一大堆随时引燃的**。

“薇拉,我来陪你了……”终于到了这天,想起之后的相见,杰伊鲁倒是流下了喜悦的泪水。

而此时,韩毅也容不得再作过多思索。他用尽全身的气力,将插在杰伊鲁胸膛的匕首狠狠拔出,然后径直向着他的左臂关节交接处划去。待到骨肉分离的一刹那,韩毅奋力摆脱了杰伊鲁的钳制。在向后鱼跃的同时,弯身用双手护住头颅。而在手掌刚刚接触到自己脸庞的一刻,一声惊天雷鸣,炸响了这一场用生命演绎的烟花…

“血族高层,又有了新的损失。”感受了杰伊鲁渐渐消逝的生命力,贝拉也不由的叹息。

“贝拉!你到底把韩毅怎么了!”望着那接近天际的楼顶在一声巨响后却是突然燃起了红霞,林枫内心也是萦绕着一丝不安和担忧。

“咳,咳咳…还好抱住了一条命。不过,现在的我帮不上什么忙了。师、父。”伴随着剧烈的咳嗽与喘息,韩毅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艰难的来到了林枫等人面前。全身多处烧伤不说,连那一张俊秀的脸颊,此时却是熏得黝黑;一头清秀的黑发,此刻散发着难闻的焦味。他踉踉跄跄地来到了林枫身后,一头栽倒在了地上。一旁看的心疼的柳菲,终是控制不住情绪。一股劲过来背起韩毅回到安全区,便马不停蹄的开始进行应急处理。

“看这样子,回去必须用温养剂了。以他现在的状况,却是要休养许久。”一旁的李诗萼,也是好心出言提醒。

“嗯。”此时的柳菲,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平时干脆利落的流程,而此时却是格外的缓慢。那双沉稳的手,也是显得有些颤抖。当柳菲完成了最后一步——伤口的缝合以及包扎,一颗悬着的心,终是放了下来。

“不愧是你的徒弟,果然训练有素。只可惜,还是弱了一点。实战,可不是闹着玩的。”贝拉看着所发生的一切,淡淡道。

“我的弟子,还用不着别人来指手画脚!如果是堂堂正正的对决,公爵之下,无人可以与韩毅匹敌。”林枫冷冷道。

“别把事情理想化。这个世界,早已没了所谓的公平。如果你只想在这里抱怨,那或许是选错了地方。”贝拉的眼神,渐渐变得冰冷而平静。很明显,她也失去了耐心。而一旁的寒月,早已换好了弹夹,仔细凝视着眼前的贝拉。清澈的眸子,透露着最简单的怒意。

“李诗萼还是没有恢复,在这种状态下的贝拉面前我们处于绝对的劣势。师父,我们撤了吧。”柳菲望着休克过去的韩毅,咬牙沉声道。

“不。如果要退,你们先撤便是。我,一定要救出墨砚。”不等柳菲作答,寒月抬起了手枪,对着贝拉射击。而在贝拉躲闪的同时,林枫紧握大刀向着贝拉下一次落脚点袭去。如果击中,定能重创贝拉。贝拉眼见避无可避,黛眉一横,再次开启了天赋——“逐格”。

在“逐格”的领域内,一切生物的移动都会变得缓慢。而其程度,却是取决于受限制者与贝拉实力的强弱差距。虽然林枫不见得弱于贝拉,但因为那未曾根治的旧伤,使得他早已淡出血猎的前线。可这一次,他明白。自己,没有任何的退路。为的,就是弥补当年冒失犯下的诸多过错。

趁着贝拉应付这面前数十枚子弹时,林枫奋力挥动的大刀在空气中切割出一条流线,来势汹汹的劲道也是让刚松一口气的贝拉惊出了一身冷汗。虽然她也算反应迅速,在第一时间做出了躲避。可她那白净纤细的手臂,终是被划开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再次望向林枫的眼眸,已是冷冽的如万古寒冰。

反观林枫,此时的他也不好受。他接着冲力与惯性硬起的这一刀虽然凌厉,却也消耗了他许多体力。此时的臂膀,已经有了些许疲态。刚才给他的感觉,如同是在水银中摆弄刀刃。而那带来的阻力,可见一斑。他此时趁着贝拉的天赋中断的一分一秒,调整着自己的状态。

“你很强,值得任何一位血族重视。”贝拉调动这能量恢复着伤势,言语中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

“如果是二十年前,估计你早就没机会开口说话了。”林枫喘了口大气,接着道:“因为,你早已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呵呵,吸血鬼本来就没什么体温的,死不死都是一样。不过既然你一再的坚持,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抹掉你,也算是给血族扫清了一大障碍。”言毕,贝拉直接抽出了两袋血液。看这架势,她似是要动用最终的杀招。而此时的林枫,也是有些力不从心。望向贝拉的眼神,如同抹上了一层死灰。

就在贝拉准备喝下这两袋血液时,一个倩影,却是在眨眼间欺身来到了贝拉的跟前。在贝拉始料未及间,她用锋利的刀刃划开了血袋的薄膜。在洒落的血液中,一丝寒芒向着贝拉的玉颈而去。

而此时,回过神来的贝拉自然不会让袭击者得愿。拔出的匕首与来者的短剑猛烈的冲撞在一起;而这一次,后退的,只有袭来的寒月。

强撑这身躯不受惯性作用,贝拉为的就是这转瞬即逝的时机。可出乎意料的是,连一向聪慧的她,也会有失算的时候。寒月在向后倒退的同时,却是抽出了那三枚珍藏已久的“飞火流弹”,朝着贝拉的额头、腹部以及大腿三处而去。贝拉清楚这出自萧墨砚之手的血猎秘器,为保周全,她一个瞬息准备借此躲开。可这时的寒月自然不想放过这最后的机会。她迅速拔出手枪。三枚特制的银质子弹沿着之前的轨迹精准的命中了“飞火流弹”。细如牛毛的银针,漫天飞舞。

“不得不说,你真的很有胆量。区区一个‘转’,竟然敢挑战,公爵的威严。”下一秒,不顾周身嵌入的银针,贝拉紧紧锁着寒月的脖子,恼怒道。

“咳咳…就算死...我也要…救墨砚出来…要他…好好的活下去…”寒月的喉咙已经无法正常呼吸;窒息的压迫下,视线也逐渐变得模糊。她苦笑了一下,泪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贝拉,请你不要伤害这个孩子!”眼见寒月被贝拉挟持,老道的林枫也一下子慌了神,不知所措。

“为什么?能给我个理由吗?于情于理,我都不应该在这种特殊时期,再对你们这些血猎心慈手软吧。”血液的刺激,让贝拉变得更加的感性思考。望着眼前自己心中的情敌。情绪,越发的不受控制。卡着寒月的手,也是更加的用力。

“你这种人…配不上…墨砚…”寒月知道今日大势已去,而且自己又被贝拉擒获。赴死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干脆,留着这份思念与气节,就此离去……

“我配不上?你就配得上?因为你的冒失害的他吃了多少苦你知道吗?因为你的任性害的他遭了多少罪你知道吗?这些定论,还轮不到你来!既然你一心求死,我就成全你!”贝拉的眼中,尽是猩红。她咬着银牙,对着寒月咆哮道。话音刚落,她便拿起寒月的短剑,朝着寒月的脖子抹去。香消玉殒,似是在所难免。

“贝拉,住手!”一声直击灵魂深处的呼喊,却是让之前失控的贝拉停下了动作。在那短剑已经划开了寒月的皮肤之际,及时的停了下来。她擦了擦嘴角的血渍,整理了一下衣装。回过头来,微笑着看着萧墨砚。

“那点迷香,果然不能把你给熏倒呢。你是是吧?小天才。”贝拉道。

“贝拉…你到底是在做什么啊…”萧墨砚一脸茫然的看着贝拉。似是看着一个素未谋面的人。他用尽全力扳开了贝拉卡住寒月的手,愤怒的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被袭击的人是我。我只是,在维护一点必要的权利。”贝拉淡淡道,却不敢直视萧墨砚的眼睛。

“墨砚…咳咳…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寒月不顾周遭的情况,抱住萧墨砚便开始痛哭。压抑的情绪,一股劲的释放了出来。

“丫头,这段时间,我很想你。”轻抚了一下寒月的刘海,萧墨砚柔声道。然后,他望着寒月背后的林枫众人,出言道:“我很想念你们。这段时间,害你们担心了。除了没有人身自由,我过得,很好。师父,师兄,师姐,还有诗萼。”萧墨砚一一的打着招呼。除了尚未醒过来的韩毅,其他人都展露出了,释怀的笑容。

“墨砚,跟我们回去吧。回到那个,熟悉的地方。”寒月依偎在萧墨砚怀里,撒娇道。

“唉,这个可不是我想走就走得了的。至少现在,大伙合力也没见把她给打倒呢。”萧墨砚无奈道。

“不足一年,皇就要觉醒。这段时间,萧墨砚的命我留着了。”贝拉的语气,一如既往的不容置疑。

“好了,大家不用这么剑拔弩张的。归根结底,只是因为我一个人的去留问题。师父,现在我在协会早已呆不下去了。远在此处,我都能得知通缉令的悬赏。纵使有海默大爷在背后暗中帮忙。但现实,却是我此时无法面对的。”萧墨砚扶起寒月贴在他胸膛的脸颊,轻轻的吻了吻,柔声道:“放心吧,我在这个地方每天也有训练的机会。现在的我,已经无限接近于‘红合’。在这争分夺秒的时间内,我会开启天赐,觉醒血脉。所以,不用担心我。”

“难道,你不打算和我们一起离开这是非之地吗?”寒月惊慌的问道。

“不是我不想离开。是我…暂时没办法离开呢。”萧墨砚也是不知如何解释为好。

“不是他不想离开,而是他,不能离开!”贝拉收起了武器,沉声道。

“请你,不要在这里妖言惑众!”寒月紧张的神经,有些溃崩与烦躁。

“之前也只是一个猜测,可如今,却让我不得不信。”萧墨砚温柔的将药粉撒在寒月的粉脖上,然后轻轻地缠上绷带,接着说道:“当初杰克斯的精血虽然让我沉睡了一年,却也让我的觉醒提前了不少。如今,我和贝拉一起生活的日子里,越发感觉到了一种**力。如果我没猜错……”

“德古拉的觉醒,需要五位公爵足够的精血作为支撑。”贝拉缓缓的,道出了惊世骇俗的事实。

“之前圣爵和杰克斯的精血,不过是刺激了一下而已。我想,还远远不够。”萧墨砚沉声道。

“可如今,不过有四位公爵而已。到哪里,去找那第五位呢?”寒月急的快流出了眼泪。

“圣爵的宠物,也就是皇赏赐給他的坐骑,是有上一任的第一公爵,转化而成。它的实力,丝毫不在我之下。”贝拉道。

“这太冒险了!为什么?为什么你就这么相信她?墨砚,你觉得,难道她就会心甘情愿的把她的血给你吗?”寒月捂着脸颊,质问道。

“其它的我不敢保证。不过这一点,我的确可以做到。”贝拉平静地直视着寒月,沉声道。

“你拿什么保证!?”寒月也是被气得不行。

“用我这数百年来,唯一的动心。我,爱他。”不带一丝的情绪与表情,贝拉将这件埋藏许久的思绪,说了出来。

“我还真是消受不起呢。”萧墨砚很无语的望着贝拉,显得格外的无奈。事态,已经超出了他所能解决了范围。而他,却是最直接的导火索和最无辜的受害者。

“所以说,你不要我了?”寒月抬起头来,直视着萧墨砚的眼睛问道。

“说什么傻话!要是我不要你,几年前就把你给抛弃了。何必要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再转让给别人啊!”萧墨砚见寒月有些吃醋,不禁佯怒道。

“果然,你还是很嫌弃那时的我……”不等寒月继续说下去,一双温柔的嘴唇却是堵住了寒月的嘴。几秒钟后,当她害羞的睁开双眼时,却看见了萧墨砚一脸的坏笑。

“懒得听你啰嗦了,总是说些有的没的。实际行动,总能让你闭嘴吧。”

“萧墨砚,你魂淡!又强吻我!”言毕,寒月的拳头有朝着萧墨砚的胸膛而来。不过对于寒月的小胳膊小腿,小天才再一次笑着无视。如此同时,被他无视掉的,还有一旁贝拉的神情。

“大伙儿还是回去吧。很抱歉之前给你们带来的麻烦。终有一天,我会亲手为你们解决。”萧墨砚沉声道。言毕,他转过头,跟贝拉商量了起来。

“和你商量个事呗。”萧墨砚有些扭捏道。

“说。”看的出来,此时的贝拉心情格外的不好。

“借我点温养剂吧。我师兄都被烧成烤猪了,这总说不过去吧?”萧墨砚腆着脸皮道。

“第一,你怎么知道我会有温养剂?其次,我为什么要答应你?”贝拉冷冷道。

“像你这么有底蕴的人,肯定有不少收藏嘛。至于原因,你之前不是说…咳咳。”以萧墨砚的脸皮,也不禁脸红了起来。

“以后可不许再拿这个说事,听到没有!”素来冷清的贝拉,却是显得格外的羞恼。

“真是的,我为什么要帮那个混小子啊!?前一秒还在我面前秀恩爱,下一秒就来找我帮忙了。”贝拉细如蚊鸣的自言自语,自然不打算让萧墨砚听到。她下令让仆从取出了冷藏室的一管药剂,递给了萧墨砚。

“不甚感激,不甚感激!”萧墨砚开心了笑了笑,然后径直走向了韩毅身旁的柳菲。

“剩下的,交给你了。柳菲姐,让我和师兄打个招呼再走吧。”萧墨砚淡淡道。

“小子,这段时间,感觉你变了很多呢。”柳菲一边忙碌着为韩毅进行治疗,一边与萧墨砚拉着家常。

“还好吧,就是挺想你们的。不过现在这个时期过于特殊,很多取舍,并不是我的本意。我不在你们身边,寒月这丫头,就劳烦你多操心了。”

“这妮子本来就是我的好妹妹,我不照顾谁照顾呢?倒是你,可得管好你自己呢。别一天在外,拈花惹草的。”柳菲望着不远处的贝拉,调笑道。也不知为何,萧墨砚的女人缘,格外的好。

“注意你的言行!”贝拉也是有些恼怒。

“咳咳,都少说两句。柳菲姐,你还是先把师兄给弄醒吧。”萧墨砚只好站出来做着和事佬。

“温养剂已经用上了。现在只剩刺激他一下了。”言毕,柳菲一脸狡黠的摸出了一根粗实的银针。看样子,缝鞋底都够了。然后,用力扎向了韩毅的百会穴。一股钻心的痛楚,让一向沉稳的韩毅也不禁叫出了声。

“嘿嘿,效果还不错喔。”柳菲笑道。

“呃,师兄,好久不见师兄呐,师兄。”萧墨砚也是被柳菲的举动以及韩毅的反应吓得有些无语轮次。

“还以为挂掉了呢,没想到还能捡回条命。终于可以带你回去了,墨砚。”韩毅揉了揉疼痛的穴道,沉声道。

“暂时,还走不了呢…对了,师兄。之前你经历了一场硬仗吗?”萧墨砚眼见每个人都关心着他,实在不好意思,便转移着话题。

“杰伊鲁原来没死。或者说,在我解决掉他之前。”韩毅淡淡道。

“终于,亲手解开了心结呢。恭喜师兄。”萧墨砚也是长舒了一口气。

“血族的手段果然是防不胜防。那记自爆,差点就把我给拖下水了。”此时回想起来,韩毅还是觉得有些心有余悸。

“人生处处是冒险。就看你,有没有胆量。好了,不罗嗦了。今天你们也看见我活得好好的了吧?出于种种原因,我暂时还不能回到你们的身边。但我相信,离那一天,已经不远了。希望,我不再让你们如此操心与挂念。”言毕,萧墨砚深深得鞠了一躬。

“谁要操心你这混小子啊,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剩下的,交给我们吧。”柳菲打趣的同时,与寒月一起拉着李诗萼和韩毅向着山下走去。尽管,寒月的步伐,显得是那么的踌躇。

“主人,保重。”一向叽叽喳喳的李诗萼,此时却是显得格外的文静与懂事。这反而让萧墨砚有些不习惯。

“小子,还是那句话,给我好好的活着。”林枫叼了根烟,似是随意的说道。

就这样,萧墨砚看似轻松的告别了众人。待到寒月等人离去时,眼神,却渐渐的忧伤了起来。

“做出这个违心的决定,很困难吧?”贝拉递给萧墨砚一杯热茶,淡淡道。

“还好吧。只是再也不想,给他们添麻烦了。”萧墨砚喝了口热茶,沉声道。

“明明给你下了这么多的迷香,你是怎么醒过来的?”贝拉便是疑惑。

“抱歉,最近鼻炎犯了。半夜鼻子堵得慌,起来吃药,便看到了这么大的动静。”萧墨砚很平淡的说道。

“……这样,都可以吗?”贝拉也是被这奇葩的原因所折服。

“还好吧,也只能算是运气好。不然,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话锋一转,萧墨砚冷眼直视着贝拉。

“还在为我伤害你女朋友的事生气吗?”贝拉似是古井无波的问道。

“这种事,我不希望再次发生。我不想为此而将对你的尊敬与感激全都化作怨恨。”萧墨砚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吧,我尽量咯。”贝拉罕见的耸了耸肩膀,打着哈哈应付这萧墨砚。言毕,贝拉转身向这公寓走去。留下一旁的萧墨砚独自伫立在原地。

“丫头,等着我…”萧墨砚望着远方,深情的喃喃道。

回到公寓,贝拉瘫倒在了沙发上。之前接连的应战,外加天赋的开启以及二次强化,都耗费了她过多的精力与能量。此时的她,早已是筋疲力尽。她摸出了身上持有的最后一袋血液,内心做着斗争。

“做自己想做的事,爱自己最爱的人。这样,才不会给自己留下遗憾吧。”她拔掉了线管,不顾形象的大口大口饮用了起来。一旁的侍从,也是静静地关上了房门,不让回到公寓的萧墨砚,看到这一幕。

“圣爵那边,又有什么动向?”空荡的房间里,贝拉却是在某人询问一般的开口问道。过了一会儿,一个低沉的男声,传了出来。

“目前主要是提升他坐骑的实力,以及偶尔指导一下本诺与杰克斯。”

“皇康复在望,也是你做出抉择的时候了。是作为人类,还是作为吸血鬼,活下去呢?”贝拉道。

“我只是一个中立的家伙。但到时候,我想我会遵循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做出选择。”

“你为他做的,真的不打算告诉他吗?”贝拉接着问道。

“我为他做的,永远抵不上我欠他的。这辈子,都还不清了。”男子的话语,透着一丝悲凉与自嘲。

“放心吧。我也会,尽全力保护他的。”言毕,贝拉闭上了双眼,进入了睡眠。而男声,也在此时悄然散去。

“可是,我所说所做的。你又能,感受到多少呢?”贝拉的眼角,却是流出了一丝泪花。而她不知道的,是那个看似大大咧咧的少年,却也是在背后独自默默承受着辛酸与痛楚。取舍,更是显得那么的艰难,与不堪……

林氏阿貂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