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神雄

第97章 举步为艰

在一个角落里,坐着三个年轻男子,大概在二十一二岁左右。相貌几近相似。正在罗汉寺的角落里谈着什么。“大哥,难道真有什么宝藏吗?怎么这些人都全部聚集到这里来。但是又没有什么动静。”

最小的一个男人叫作张梁,他和他的两个哥哥也差不到几岁。“管他呢,现在这寺里有吃有喝,有地方睡,管他有没有宝藏。”大哥叫张角,他这个人是个秀才。不过因为家里没钱,三兄弟本来都是饱读诗书的人。

可因为张让都是只认钱,不认人,所以他一连几年都没有考上科举。本来就贫穷的家庭,现在更是连锅都揭不开。父母因为劳累过度,不久前已经病死。三兄弟只能到处流浪,混饭吃。在中途不知听谁说的这麒麟山有宝藏,这才混在那些绿林人士中来到这里。

“要是有,我们能能搞多少就搞多少,尽力而为。如果没有,大不了又到别的地方去混就行了。”三哥叫张宝,有些悠闲的说道。三兄弟坐在那石阶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这时,不知从哪里走来一个老头儿。

浑身脏乱不堪,衣服破破烂烂,手里拿着一箩书,从他们身前走过。这个老头儿见他们三兄弟虽然有些落魄,但衣服还算干净,看样子,不像是没钱的。于是刚刚走过的身体又返回来,将那一萝书放在三人身前。

“小伙子,看你们三人骨骼奇异,面相沉稳,且前额突出,依我看,你们三个都是武学奇才,我这里有本武功秘籍,分别为刀法,枪法,和剑法,看在我们这么有缘的份上,就十文钱卖给你们了,以后维护这天下太平的重任就交给你们了。”

老头儿将一本破破烂烂,脏得不能再脏的典籍拿在三人的前眼晃,三兄弟相互看一眼,都同时摇摇头,老头儿见三人不喜欢,将这本书拿回去,又拿出了一卷书。“你们不喜欢习武?没关系,我这本书,就太平天书,可以帮你们平定天下,过上太平的日子。这个也不贵,就八文钱吧。”老头子笑的脸都快抽筋了。

三兄弟看了看,又同时摇头。这不是他们不想卖,而是他们跟本就没钱买。老头子将笑脸一收,“没钱呐!没钱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混吃混喝啊!”说完还将另一只手里的木棍用力的在地上杵了杵。

这才白了他们一眼,愤然离开。三人看着老头儿离开,都沉默了。是啊,他们怎么会混到这种地步,连本破书都买不起。还在别人这里混吃混喝。“不行,今次一定要把这宝藏弄得一点来,要不然、、、唉!”张角一声轻叹,将手里的干草扔在地上站起来就往院子里去了。

张宝也跟着一起跑过去,张梁在一旁连忙咸:“大哥,你们干嘛去啊?”只见张角张宝头也不回,“哎呀,叫什么叫,去看看要吃饭了没!”于是这张梁也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关羽等人也来到了这罗汉寺里。

还没到寺前,只是走在寺外的小道上,关羽就感觉无比的熟悉,仿佛他在这里生活过一般,这小道上,绿阴匆匆,周围高大的树木将这小道的太阳遮住,林阴绿叶。关羽感觉无比的温馨,仿佛这是他多年未回的故乡一般亲切。

当年,几年没下雨,就算这麒麟山,那也是树叶枯黄凋落,地上都铺满了厚厚的一层。可现在,这里四季如春,没有了凋落的树叶,也没有了那似血的残阳,走在这林**上,也突如其来的感到无比的悲伤。

这没由来的,莫名其妙的感觉,让他有些许的不适。这小道是这山里难得的一条平缓的小路。干净,整洁,但却很快就走完。罗汉寺三个大字出现在众人眼前。虽然还在,但其上已经绣腐斑斑,蜘蛛网遍布。

寺门大开,内有无数人影闪走。关羽带着这种莫名的心情,一脚踏进了这罗汉寺。大痴和尚正在大雄宝殿内和吕布杀得昏天暗地,正在沉浸在棋局里,突然他一抬头。双眼里白光闪烁,直朝那寺外看去。

暗自说了一句:“终于来了!”吕布正和他下棋,突然见他这般眼睛放光,被吓了一跳,手里的棋子都掉在了地上。心里忐忑不已。大痴的目光一闪即逝,见吕布如此,哈哈一笑,“小施主,我们继续下棋吧。”

吕布本来就和他下了很长时间的棋,在这棋盘里,已经大战了几百回合。次次都是大痴略高一筹。无论他怎么努力,都跟不上。始终是让大痴压他一头。本来他还心存侥幸,可能因为他的小失误,才导致他的输。

可刚刚见识了这大痴无意中的一招,吕布马上明白,这不是他失误,而是他压跟儿就不是大痴的对手。大痴哈哈的笑着。当时壮意满满的年轻人,现在也是不敢在轻言打架了。“大师,当年我父亲、、、”

吕布提起当年的事情,本来想着要问问大痴,那事情该如何。原本打算经过刻苦的锻炼,打赢大痴,让他无话可说,给他他父亲想要的东西。可现在他只能是随口问问。大痴哈哈一笑,:“年轻人,且勿急躁,天意自有安排,当耐得时日,自会知晓。”

大痴的话吕布完全就没搞懂,说这话等于白说。但他想起大痴跟他在棋盘里有如实质性的交手,也只能悻悻然的返回,在寺里找了个住处。关羽一脚踏进罗汉寺的门内,却见这晴天碧日的天空突然一声炸雷。

一根闪电直射下来,在接近这麒麟山时,在麒麟山上空一下子分了开来。化成了无数细小的雷电,直将这麒麟山笼罩了起来。只是瞬间,这麒麟山仿佛是被冰冻了一般,树不在摇,风不再吹,水不再流,所有人都好像被钉住了一般。

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关羽和几个人都看着这一切,他们几人并没有这样的反应,并没有被钉往,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连忙往前走了一步。可这一步,这里的场景一下子变了。被钉住的麒麟山,一下子解开。

那水流,那支彩,那树,都又恢复了原壮。和之前一般,关羽觉得奇怪,难道这都是他的幻觉?关羽不敢相信的又上前了一步。却是这睛天碧日的,一下子又变换了环境,突然整个麒麟山变得炎热起来。

太阳犹如靠着人的火堂一般,快人都烤熟了。那汉水大滴大滴的就像下雨一样从身体里被晒出来。整个麒麟山炎热无比,树叶枯黄凋落。眼看就要没什么生机。这里的人都被晒得直趟在地上,全身无力,眼看就快要活不成了。

麒麟山的山体被晒得层层裂开。关羽等人站在进门处两步远,却什么感觉都没有。眼见这些人都要消散掉,关羽连忙又上前了上步。这上步跨出,这麒麟山又恢复了平静。和先前一模一样。那山还是那山,那水依旧碧水常流。那些人还是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

关羽现在有些不好办,他到底是往前走?还是不走?他这连走了几步,就来了两次变化。他不知道他要是再跨出下一步,这里会变成什么样。正在举脚无措间,韩英来到他面前:“关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我一来到这里,就感觉到不对劲儿,但是那里不对劲儿,我也说不上来。你看他们现在,都在做着自己的事,可只要我一走,他们又不知道会怎样。韩英,刚刚你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么?”关羽有些疑惑的问。虽然他知道韩英也可能不知道。

“关大哥,我也不知道,不过不管你如何,我都会一直跟着你的。你用心选你的路吧。”韩英不知为什么,在关羽这种举足无措的局面时,她内心一个强大的想法驱使她说出了这翻话来。就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本来关羽还在犹豫,不知进退与否。听韩英这么说,他的内心又平静了下来。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搞明白这宝藏的传说。即然来了,就把事情搞清楚。即来之,则安之。这句话,不禁又上他的心头。

关羽微微笑着看了韩英,回头继续向前走。一步跨出去,天空乌云密布,暴雨倾盆而下,电闪雷鸣,这山,仿佛就要被这从天上漏下来的水给淹了,房屋倒塌,人群离散。关羽犹如没有看见一般,又往前走,瞬间,这里又恢复了平静。

和先前一模一样。关羽一步一个脚印,带着韩英等人从门内走了进去。一直走到快上台阶时,这才没有了这奇幻般的场景。虽然是和前面刚进山时一模一样,但他经历的这些,干旱,洪水,春夏秋冬四季的变换,都有如身临其境。

切身的感受到了这些场景的存在。就这样的发生在了他们的眼前。关羽走到台阶处,直接就大步的朝寺内走去。麒麟山恢复正常,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变化。寺内的众人也仿佛做梦一般,刚清醒过来,就看见关羽一行人从外面进来。

这寺里的众人都亲身的感受了这个变换,他们都奇怪这麒麟山的天怎么这么的变换莫测。这才刚刚一会儿,就让他们像是上了刀山,下了火海一般,难受无比。一些世爱的人知道是怎么回事,连忙都围上前来。

都似乎有商量的一般,从四面八方围过来,将关羽一行人的去路档住。张飞一看情况不妙,连忙就要举枪对着周围的人。蔡斌和刘备也是抽出大刀长剑,对准周围人。关羽连忙将几人的兵器按下,客气的说:

“众位有礼了,小弟解良关氏云长,还请诸位前辈给在下让个道,也好拜拜这寺里的罗汉。”关羽双手抱拳,话语有些平静却不平凡。这些所谓的世家,和绿林高手,好像都暗中达成协议,如今罗汉寺已经人山人海,再这样下去,恐怕这宝藏再多,也不够分。

所以众人都有了阻难的心思。“哼,年轻人,要想拜的真佛,且是这么容易的事情。”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中年男人站在台阶的最前面,对关羽很藐视的说。关羽一见这种阵势,知道情况有些不妙,但也不能退缩,“这位大哥,还请赐教!”关羽是什么人,他可是见过许多的世面的人,对于这些人的心思,他是在明白不过。

这又要对他来一个层层过关了。关羽一抱拳,微微一弯腰,算是跟他客气了一下。“好说!”这中年汉子也对他摇拳一抱,就纵身从台阶上跃下,一拳头打向关羽。关羽也不势弱,举拳来迎,以硬对硬。

一拳头打在那大汉的拳头上,直把大汉打得翻回去。大汉上半向往后倒,双脚却是往前踢,顺势两脚连踢向关羽的胸口。关羽左右手各抓住一只脚,往下一压,大汉身体不受控制,往台阶落去。在接近台阶时,大汉单手撑地,双脚翻飞,挣脱关羽的手。

来了一招闪电独龙钻,双脚替换着向关羽的胸口直踢。关羽双手摊于胸前,左脚踢过来,一把将其打向左边,右脚踢来,一把将其打向右边,只是几个回合,已经档住无数脚。那大汉鞋子上的灰尘都让他拍了个干净。

眼见这大汉控制力及其的强,没有要停的意思,关羽一把扣住踢过来的左脚,用力往左力一甩,直将这大汉给甩得调过了头来。大汉也不慌张,见调过头来,连忙举拳又打关羽的脑门儿。关羽一把将打来的两拳抓住。

往下一拉,进接将拳头压下去,还没等这大汉回过神来,就直接一把抱住大汉的后脑,用力往前一拉,直把大汉拉得往关羽身后摔去。韩英和几人连忙让开,这大汉眼见要落地,连忙两个翻身,还好没有被摔个狗吃屎。

只是身体落地时晃了几下。方才站稳。刚想又跃上来时,腰一下子痛了起来。原来,关羽刚刚将他摔出去,他翻身时就扭了腰,现在一动,腰就开始痛了。他一只手按着自己的腰,一只手对着关羽摆摆手,示意不要打了。

这才一拐一拐的走进了人群里。关羽刚刚回过头,却又见一年轻男子上前来,年纪跟他也差不多,只是这年轻人要比他学傲慢得多。上来什么话都不说,直接就冲上来。这少年虽然是个翩翩公子的打扮,可出手毒辣,完全不下这些个老江湖。

一来就用上了霸王拳,直打关羽的面门,咽喉,胸口,小腹,下阴,招招致命。招势刁钻,关羽一开始时,都有些忙于应付。不过在几招过后,关羽就在致的摸清了这少年的底儿,本来一套变换莫测,形意高深的拳法,这少年只是学得了一些皮毛。

表面功夫,而且还尽是一些阴损毒辣的招儿。关羽抓住机会,等少年一把反手抓向他的咽喉时,关羽伸手抓住少年的手腕儿,捏住转骨,往下一撇,少年顿时痛得叫出声来。情急之下,少年一下从地上翻起,从关羽的头顶翻过。

手上的疼痛感减少,连忙双手推缠,一下子挣脱开来。顺势将双脚踢向关羽的后背。关羽转过身来,来了个虎奔双拳,打在这少年的两只脚底,少年被他打得直飞出去,一下子拉住那高高的柱子,顺着柱子绕了一圈儿,双脚踏在柱子上,毫不停留的双向关羽冲过来。

屈指成爪,直扣关羽的脑门儿。关羽心里平静的波纹顿时起了一点涟漪,这些所谓的世家,大家族,就是这样来培养人才的,而且个个至高气仰。关羽有些看不惯这种人,计不如人,还傲慢无比,见这小子学得些三脚猫的功夫,就在这里来卖弄。

不由得心里就有些不爽,一把抓住少年的指骨,用力一捏,少看痛得一声惨叫,直在空中失去了平衡,关羽抓着他的胸前衣襟,一把将他扔回了他刚刚站的地方。少年被他扔在台阶上,向后退了几大步,直撞在身后众人的身上,这才被众人扶起站稳。

见关羽仍然面带微笑,看着他不禁火起,少爷脾气一上来,站起来就又要和关羽厮打,却被身后一猛汉拉住。这少年回头看了一眼,刚想骂,却见这猛汉正是他的受业恩师,连忙的退下去。这猛汉面带微笑,走上前来,看着关羽“小兄弟,在下有礼了,看兄弟这般身手,真是让老汉我心朝势血!方才小徒多有得罪,请见谅!”

这猛汉也就四十岁的年纪,看起来和蔡斌没有医好时差不多。相貌粗旷,却不失洒脱。“不敢,不敢,方才是兄台让着在下。”猛汉哈哈一笑“小兄弟好气度!看好了,老汉来请教几招。”猛汉说着就朝关羽冲来。

关羽知道,这些人就等于是商量好的,今天又免不了一场大战。见猛汉相邀,也不退缩,直接就和猛汉对上了。和关羽过招的人,都是没有报上姓名的,只要是打过了,分出输赢就行。猛汉也是走拳脚路线。

不用刀兵,举拳就朝关羽打去。猛汉也相当厉害,一双大拳头像是两只海碗般大小,挥舞起来呼呼生风。骨骼高大,直比关羽高出一个头来。一拳就朝关羽的脖子斜打而来。关羽连忙一弯腰,当拳头刚刚从他头顶打过时,一下子站起。

返身一脚踢在猛汉的胸口上,可是猛汉没动,他却被弹回来了几步。关羽感到有些惊讶,这中原之中,他去过的地方无数,基本上每个地方他都走过,可还从来没遇到过像这样的对手。但在这短短的一年内,却已经是遇到了

像李子阳,刑狂,和这个猛汉。这三人来说,这猛汉是趋于力气类的,善于以硬碰硬。和刑狂相差无几。

夜孤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