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神雄

第69章 幽州保卫战

十年生死两茫茫,

老将士,

粮满仓,

千里孤坟,

幽州城厚墙。

纵使相逢应不识,

幽州城,

铁盾墙。

夜来幽梦忽还乡,

阳河酒,

味真香,

相顾无言,

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

破军势,

青龙岗。

关羽所过处,所有围着的盾墙都让开,让出一骑能过的通道,关羽直往前冲。铁乌龙紧跟其后,追得直嚷嚷。关羽左突右拐,在大阵里穿梭,只把铁乌龙带得晕头转向,不知东西。

关羽一下子穿过一个铁盾后,那铁盾突然合起来,档住铁乌龙。铁乌龙也不罗嗦,冲过来直接一锤将铁盾砸开。却见不到关羽的身影。铁乌龙左右观看,见一处盾牌后面人影晃动,提锤就冲过去。

将其砸开,却还是没见关羽的身影。铁乌龙又不知现在自己在阵中的位置,到处乱窜,都找不到关羽。这时,他刚刚将一盾墙砸开,还没冲过去,却见被砸开处一排的长枪,直朝他刺来。

铁乌龙也反应快,提着大锤左右横扫,把那些要命的长枪都砸飞。又见左右两侧的盾墙中伸出无数绕钩手,直钩住他胯下的马儿马脚,左右一拉,马直爬在地上。

把他从马背上摔了下来。铁乌龙不愧是乌恒第一勇士,反身爬起,提锤就砸。将左右两边的人都砸飞无数。铁乌龙虽厉害,但众军士毫不惧怕,相续而上。

没有了马,铁乌龙的杀伤力大大降低,再也没有了横冲直撞的资本。军士被砸飞几十个,但并没有混乱。被砸的空隙瞬间又有军士补上。关羽看在眼里,铁乌龙还真是厉害,如果不用点儿小招儿,怕是要损失许多将士才能拿下。

关羽又在中间的指挥台上将八色旗拿在手中。铁乌龙在军士的铁盾中间,看也看不到关羽,被这许多军士死死缠住,脱不了身。正当在这胶着之时,突然缠着他的军士一下子全部散开,

又像开始时一样,组成了一圈圈的铁墙。铁乌龙所冲之处向两边旋转而去的两个通道,只有两人可并排通过,也没有人再对他出手。所有军士都在盾墙内。

铁乌龙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得不知所措,站在原地。正当回过神来想向一边跑时,忽听身后轰隆声响,地动山摇。回头一看,身后一个满是铁刺的铁柱向他滚滚而来。

铁柱有水桶粗细,身周无数的长刺闪着寒光,两头用八根铁锁拉着,一头栓在铁柱上,一头伸入盾墙内。一看就知道是由盾墙内的军士控制。铁乌龙在厉害也没本事将这个大家伙砸飞。

只得转身往后跑,那铁柱在他身后直追不舍。正往前跑着,一条铁锁链出现在他前面不远处,离地一尺高,左右两头被控制在盾墙内。铁乌龙只注意身后的铁住,一不小心被这铁链给绊倒在地。

他迅速爬起,提着重锤就往前冲。突然前面也轰隆作响。一个同样大的铁柱从前面向他滚滚而来。铁乌龙顿时没了退路。他赶紧提锤向两边的盾墙砸去。

但盾墙内早有准备,见他砸来,都将长枪刺出攻他全身要害,铁乌龙无法,只得提锤来档,转眼功夫,两个铁柱就到了眼前。如果在不走,那就会被扎得满身窟窿。

铁乌龙左右重击,将伸出来的长枪通通打断,纵身一跃,足足跃起来丈多高,在空中一个空翻,整个人倒立在空中,直落而下。这时那两个铁柱当的一声撞在一起。

铁乌从空中落下,一锤顶在那两铁柱中间,整个人倒立在铁柱上方,两脚左右一旋,身子向一边一侧,顿时从铁柱上横飞了出去。落在地上。铁乌龙还没来得及高兴,又从后面滚来一个铁柱。

他正准备往上跃,却从盾墙内飞出一张大网,将他死死网住,铁乌龙被困在原地,怎么挣扎都没用,动弹不得。眼见铁柱已到近前,铁乌龙只能闭上眼睛等死。

半天没动静,铁乌龙才睁眼来看,见铁柱到他眼前三寸处停住,铁柱上的尖锐的长刺近在咫尺,太阳反射的寒光直刺他的眼睛。铁乌龙见还没死,第一反应就是想挣扎。

左右两边的长枪手从盾墙内冲出,几十把长枪顶住他的浑身要害,只得放弃逃走的打算,老实的呆着。这一系列的擒拿只是在一刻钟的时间而已。

在乌恒军中的宝车上,那乌恒王铁疙瘩见铁乌龙去这么久还没回来,甚至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心里有些急,正想派人前去探,却见对面那大阵中冲出一骑,转眼冲到近前。

只见关羽一人手拿铁乌龙的人头,高高举起,大喊:“铁乌龙已死,尔等还不快快退去,如若不然,你们将和他一样下场。”那铁疙瘩听声赶紧往外看,只见关羽提的人头血肉模糊,头发披散,虽看不清那人头的面容,但这人头和铁乌龙几乎一模一样。

铁疙瘩心里一惊,铁乌龙这么勇猛的人都被这人给杀了,那这幽州还能打得下来吗?铁疙瘩犹豫了,他筹备了这么久才等到这个机会,绝对不可以放过。

但就眼前的情形来看,铁乌龙的死已经大大的降低了乌恒的气势。铁疙瘩把心一横,这次机会他不能错过,而且他还有二十五万大军呢!于是铁疙瘩下令让游骑在军中高喊:

“铁乌龙被汉从害死,汉人没本事就以阴谋害死铁乌龙,害死乌恒第一勇士,所有将士都要为铁乌龙报仇。”游骑的喊声激起了乌恒军的情绪,汉人害死了他们心中的神?那还了得。

所有人都愤激动,发誓要为铁乌龙报仇。顿时,杀杀杀的喊声几乎盖过了张飞的鼓声。关羽本来打算用铁乌龙的死来震慑乌恒军,,以打击他们的气势,结果适得其反,反而让铁疙瘩的几句话让乌恒大军气势大增。

关羽只觉得不对劲儿,赶忙将人头扔在远处,然后骑马回转,将那几万人的大阵整理成最佳壮态,等待乌恒军的到来。果然,关羽刚刚稳住脚,那乌恒军就喊杀震天的冲了过来。

尘沙漫天,喊声如雷,幽州城前,杀场之上,上演着一暮暮的悲惨情景。现在关羽是关键,他布的这个阵只有他自己懂,就连刘焉刘备都没听说过。

关羽又回到指挥台,手拿八色旗,调兵遣将。关羽一挥旗,张飞跟着关羽的节奏。将领都是看色旗来进攻,而士兵则是听战鼓来进攻或者防守的。

关羽一挥旗,整个盘龙阵像是个八卦图的外围图案,被分成一节一节的,都是铜墙铁盾。所有人都在铁盾里,不露分豪在外面。乌恒军一冲,都冲进了大阵里面。

从大阵空留出来的通道直冲而进,却看不到一个人,只有那些铁盾,很快,整个乌恒军就冲进去了三分之一,就快要把空留出来的地方站满,关羽又一挥旗,最外面那一圈的军士将铁盾连在一起,组成一圈铁墙,将外面的乌恒军档在外面。

而且大阵的出入口也被铁盾给堵住,丝毫进去不得。关羽这才举起进攻旗,张飞也相应的雷鼓,军士都一起发动攻击。盾牌一下拉开一点缝,绕钩手将绕钩抛出,挂住马脚,左右一拉,马都倒下,连人摔下来,还没等站起,长枪手已经把长枪刺进了他们的身体。

有力大的乌恒将领,用长枪刺不到,就用铁锁将马绊倒,然后用那满身是刺的铁柱来回滚动,将其扎死。还有很多乌恒军是被自己人踩死的。战场的混乱,远比想像的还要复杂。

这七八万进大阵的乌恒军在顿饭的功夫,已经死伤殆尽,铁疙瘩眼见进去的人渐渐的没了动静,心急如焚,令外围的人马猛攻外围的盾墙。在乌恒军的大力攻击下,丈多厚的盾墙也渐渐的支持不住。

有散开的趋势。关羽连忙挥旗,将那些乌恒军放进阵中,很多乌恒军一进阵中,被阵中的惨烈壮况吓得说不出话来,直哆嗦,而且还有的直接吐了起来。

鲜血成河,残肢断臂满地都是,那死人的各种形壮都有。有被铁柱扎的满身是窟窿的,有被绕钩钩断双脚的,有被长枪从面门直刺而过的,还有的脑袋被砍了一半,脑浆还在往外流的。

有的直接被从腰处打断成两截的,只有腿没有上身的,只有脑袋和胸部,没有下半身的。千奇百壮,直把那些乌恒军吓得头昏眼花。关羽这次没有封住外口,任由外面的乌恒军往里冲。

而里面的都被吓得一时愣住了,停在原地,前面的不走,后面的往前挤,乱作一团。关羽乘机将攻击旗一挥,汉军顿时将那乱作一团的乌恒军杀得毫无还手之力。

铁疙瘩一看见这情形大急,连忙鼓舞士气,发下军令:“如果谁杀得一个十兵,赏银一两,杀得一个百夫长,十两银子,千夫长五十两银子,偏将一两黄金,如果能杀了关羽这个主将,那赏百两黄金,加封万户候。”

这一个令下去,顿进乌恒军都红了眼,也不管死活,直往前冲。本来乌恒军都是为了利益才跟着铁疙瘩来到中原的,现在许诺这么多的利益,他们可以连命都不要。

杀一个士兵就一两银子。天下哪里去找这种好事儿,要是运气好一点儿,杀一个百夫长,那一下子连本带利全都回来了。这些乌恒军被铁疙瘩用金钱一诱惑,全都失去了理智。

一拥而上,和关羽的将士撕杀在一起。关羽虽只有几万人,但都发誓誓死保卫家园的,没有退路,只有死拼。现在对上只为利益连命都不要的乌恒军,以硬对硬,在幽州城外死拼到底。

西风烈,

长空雁叫露晨月,

马蹄声碎,

雷鼓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

苍山如海,

残阳如血。

从早上开始,一直到现在,两军打得热火朝天,都不肯摆兵。都在苦苦支撑着。战场一片混乱。关羽虽然摆了一个盘龙大阵,但又方兵力实在悬殊太多,杀敌最多时,还是刚开始刚开始没有拼死的气势时。

被关羽杀死杀伤无数,但到了下午时分,太阳偏西,乌恒军拼死冲杀,关羽的大阵多处受损严重,很多地方都出现了空子。给乌恒军以可乘之机。

关羽尽力调兵遣将,将大阵维持下来,死死档住乌恒军。现在幽州城外的整个战场已经陷入深深的漩涡,这里仿佛就是一个上古的灭世战场,是一个无名的黑洞,无情的收割着无数人的生命。

每时每刻都有人倒下,每时每刻都有无数鲜血从各个身体里流出,汇集到一起,将整个护城河都流成了血河。尸积如山,活着的人跟本就找不到一脚的地方,到处都是死尸尸体。

活着的士兵只能踩在同伴或者敌人的尸体上,继续战斗。乌恒军为了金钱,利益,汉世军兵为了自己的家园,为自己的亲人而战。真是

乌恒戈兮被犀甲,

车错毂兮短兵接,

旌蔽日兮敌若云,

矢交坠兮士争先,

凌余阵兮躐余行,

左骖殪兮右刃伤。

又方军队相互对持,一个不让一个,将士们一个个冲上去,挥舞着大刀浴血奋战,一个倒下了,另一个就替上去,一个军士浑身被划得稀烂,在倒下去的一刻,仍旧高喊着“杀杀杀。”

此情此景,天地动容。血红的晚霞在渐渐的消退,愤战了一天的双方谁也不肯先撤,就这样一直苦撑着。就看谁的意志力更加的坚强了。无奈双方实力悬殊过大,关羽渐渐的支持不住。

终于,大阵被冲开了许多处口子,无数乌恒军冲了进来,关羽无奈,只得放弃大阵,马上令弓箭手搭弓射箭,以掩护他重新调整兵力。弓箭手几轮弓箭下来,即对乌恒军造成了大量损失,又为关羽赢得了时间。

关羽将队伍调整,全部集中在他身边,以他为首,身先士卒的冲杀。关羽又用老套路,弓箭手一轮弓箭后,他带一队长枪手冲出,在距离弓箭手还有几丈时,所有长枪手将手中长枪甩出,直朝乌恒队伍而去。

而后抽出长刀,直冲被长枪打得措手不及的乌恒军。后而是校刀手,紧跟其后杀入敌军阵中。关羽重新调整队伍,整个队伍这一天战斗下来,死伤上万人。

关羽也很无奈,幽州城的兵力全在这儿了,要如何保住幽州,就看他个人的了,关羽身先士卒,带兵在敌军阵中撕杀,虽然他勇猛无比,但他必竟就一个,身后的士卒都只能一个对一个。

好点儿的可以一个对两个,这种情况下,关羽仍处于劣势,虽然这样,关羽也没办法,现在已是日落时分,在坚持一个时辰,朝廷的援军就会到来,那时乌恒军必败。

他只要顶住这一个时辰,就足够了。关羽从敌军手中抢来武器,又用这武器杀敌,直到将那武器打折,才又抢一把,继续杀敌。仿佛有用不完的力。

张飞在城头上见关羽在苦苦支撑,也看不下去了,他将石鼓交给一个士卒,就提着他的长枪,冲出城门,和关羽一起,战在场中。张飞厚积薄发,憋了一天了,一肚子的气终于有地儿撒了。

那股猛劲儿,直杀得他身周三丈处无一人敢靠近。在加上张飞喜欢边吼边打,那吼声都可以将近一点的人震得头昏眼花。张飞的加入,使原本苦苦支撑的关羽和众将士稍微轻松了点儿。

但是总体情况还是不乐观,关羽没有适手的兵器,杀伤力大大减小,张飞用的长枪还比较合手,但除了他两人之外,其余人已经愤战了一天了,跟本滴水未进,已经是疲惫不堪。

又是以少敌多,优势依然在乌恒军那边。幽州军渐渐的越战越少,越战越弱,都紧紧的缩成一个圈儿,关羽和张飞分别守着圈外的短兵相接处,带着剩下不到四万人向城门处退去。

现在一切都已经徒劳了,关羽准备让这三万多人在城上防备,让幽州军占优势,乌恒军的攻城器械被困,没运过来,现在回城,就算乌恒军有天大的本事,也攻不进城去。

关羽一声令下,将所有人都放进城里,他和张飞两人站在护城河上的掉桥上,死死档住乌恒军的攻击。三万多人进城,是需要一点时间的,关羽和张飞和站在桥头的一边,乌恒军到了这里,在也难前进一步。

掉桥本来就不算太宽,仅可四人并排通过,四周围的骑兵围过来,也只有几十人能和关羽张飞对战。关羽和张飞将来攻击者通通杀于马下,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敌。

就他们两人,就将进城的唯一路经给档住。等所有军士都进城后,关羽马上让刘焉关上城门。现在关羽是把他自己和张飞至于绝地,城门一但关上,他们将无处藏身。

只能和乌恒军对抗。城门已经关上,关羽安心的回过头来,现在,他准备和张飞大干一场,关羽这一天下来,都在观看全局,他要顾虑整个大局。

现在他无一切后顾之忧,可以放开一切大干一场。大杀四方。张飞和他一样,也只求痛快的大杀一翻,以除心头不快。两人异心同合,对看一眼,都杀入了敌军阵中。

勇猛直前,刘备见情况不妙,如果关羽和张飞再不吃东西,过不了多久,就会力尽而死。现在城门已关,已经无法在送食物出城。略一思索,转身叫来士卒,拿上酒水干粮,用绳子将他从城头上放了下来。

刘备给关羽和张飞送去了酒水,同时刚刚进城的三四万军士也都吃上了干粮和水。准备吃饱喝足后会合马上就要到来的朝廷援军,杀退乌恒大军。

刘备将食物和水送给关羽张飞,并且也冲出掉桥,和乌恒军战在一处。给关羽和张飞进食赢得时间。关羽张飞边打边吃喝,左手拿肉,右手拿枪,边杀边吃。

刘备在前面给他们档住大部分兵马,刘备虽然说不上善于用武,但打起丈来也毫不含糊。和关羽张飞两人一样,勇猛无比。而且看起来刘备的身段比张飞还要灵巧。

夜孤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