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神雄

第46章 抓刘世景

“你说什么?你大点儿声!”张明通用双手死死的堵住耳朵,那衙差虽然说的大声,但他还是没有听清楚。那衙差只好奏上前去对着张明通的耳朵“大人,这声音是衙门外的大鼓发出的!”‘啪’一个耳光打在那衙差的脸上,

“你放屁,衙门前的大鼓能发出这种声音吗?给我快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张明通打了那下人一耳光,但手一离开耳朵,巨响声又传来,直震得张明通头混脑涨。赶紧缩回打人的手把耳朵堵住。那下人无奈,只得再次出去打探。

过不了一会儿,又回来了“大人,这声音是那大鼓所发,击鼓之人还说了,你要是再不接案,他会这样一直击打下去,直到你开门理案为止!”“真他妈的晦气,老子受不了了,快快快,开门,开门,立案,立案!”

张明通确认了是击鼓声,并有这种要求,他赶紧做出了最明确的决定。衙门前的广场上,众人都堵着耳朵。不知道关羽在搞什么明堂,关羽来之前击鼓那人想搞明白,就把堵着耳朵的手松了开来。

他这一松不打紧,他现在离这个鼓最近,一松开耳朵顿时一个尖锐的声音传入耳中,直震得他头昏脑涨。只感觉鼻子里热呼呼的,两个鼻孔里已经被震出了血。他摸了一把放在眼前一看,手上全是红通通的。不禁头一热晕了过去。

关羽刚刚敲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县衙的大门就打了开来。八个衙差冲出衙门,分两边而立。关羽见终于开了门,停了击鼓,把鼓槌放在了鼓架上。拍了拍手,然后对着广场招了招手,

示意众人可以放下堵着耳朵的手。“各位,衙门已经大开,县令已经升堂立案,各位有什么冤屈现在尽可以向县令大人申诉!”说完关羽让在一边,让这些昨晚从刘府中救出来的女子们进了衙堂。

张明通看到这么多女子冲进衙门,顿时头大。“堂下何人,报上名来!”虽然头大,但还没望衙门应有的礼仪和制度。“小女子莫寒香、小女子陈慧秀、小女子徐湛芳、、、!”

“行了,你们这么多人要报到什么时候,况且就算你了都报了我也不知道你们是谁!”县令张明通看着看着不对劲儿,这么多女人他哪儿认得过来啊!报上姓名还是免了吧,直接说什么事算了“你们都有何冤情!”

这时那个年纪大一点的自称是莫寒香的女子说“大人,你要为我们做主啊!”“莫寒香,本县被本官治理得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你们有何冤情?”张明通本来就知道这些女子为何而来,但这件事情跟他脱不了干系,所以对这些女子毫不客气。

“大人,我们这一行女子,都是被刘世景刘员外抓去,准备卖到妓院的。刘世景靠着财大气粗,蛮横无理,把我们这些良家妇女抓来通通欺辱过后,再卖到妓院。幸亏我们遇到好心人将我们这一行女子救出,才有现在的机会向大人生伸冤!”

虽然觉得这个张明通不可能给她们这些女子作主,但既然关羽都说了如果张明通不加理踩,那就交给他来办。这年纪稍大一点的莫寒香就像一般的伸冤一样向张明通说明。

“大胆,你敢说刘员外将你们抓了,你们有什么凭证证明他将你们抓去?再说,这盐城内刘员外可是个大好人,本县的县衙就是他出钱出力给办起来的,二来,刘员外是盐城的盐商大户,还用得着抓你们去卖了赚钱?

我告诉你们,你们这是在诬陷刘员外,你们这是犯法的。跟据我们大汉的法律,你们诬陷好人将要被送到异地去做苦力,再也不能回来。你们可得想好喽!”盐城之所以会变成今天这样,就是因为张明通的这翻吓人的的言词,

让许多原本冤屈加身的人不敢来报官,只能忍气吞声的忍着刘世景的横行霸道。很多人听到这儿会被吓得再也不敢往下说。但今天不同,今天她们不但要说,而且要把刘世景的所有罪行全都揭露出来。让张明通给他们这些盐城的百姓们一个交代。

“大人,小女子句句属实,如有虚假,我们都甘愿受罚!”原本这县令以为这些女子也会像往常一样不敢在继续说下去,可没想到这莫寒香还这么理直气壮。“如有虚假,甘愿受罚!”不仅是莫寒香这么说,而且这么一百多号二百号女子都附随着莫寒香。

这下张明通有点坐不住了,他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一般都是到此为止,再没下文。可现在这么多女子来告发刘世景,他心里实在是有点儿虚。“你们说得这么振振有词,有什么能证明?”“我们就是证明!”莫寒香说到。“对,我们就是证明!”“我们就是证明!”众女子纷纷附和。

“你们说刘世景欺压凌辱你们,并将你们抓去卖到妓院!空口无凭,叫本官如何相信你们!”本来像这样的事情就要先把刘世景传到堂中,四至当面的问个清楚。但无论这些女子如何说,张明通都只有一个答案,就是证据。要这些女子出示刘世景罪行的证据。

有了铁证如山的证据张明通才把刘世景传上衙堂。这些女子都是被刘世景所害,不是却打水被扣就是直接被刘世景从大街上强抢回来的,现在都被关羽救出来身离险境。如今壮告刘世景,一没证据,二没当场捉住。若是衙差在刘府地牢里当场救出来的,那刘世景也没话说。

可如今什么都没有,这些女子硬是没了办法。“大人,我们真是被刘世景害的啊,大人,你要明察啊!”这些女子只能尽力苦苦哀求,只是那胖胖的县令张明通依然不理。

他想将这件事压下去。并不是为了刘世景,像刘世景这样的人,他一天可以拉起来一大把,他这样做只是为了他自己明哲保身。“汝等既然拿不出什么证据,那就赶紧退堂,本官还有诸多要事,

没闲工夫跟你们在这儿耗!”说着就站起来转身想走。“且慢!”一声大吼从众女子身后的人群中传来,让刚刚站起来想转身就走的张明通吓得一个没站稳,又坐回了椅子上。

人群分开,众女子让出一条路来,一个身穿白袍,风度翩翩的男子走到堂中,看着张明通。“关、、关、、、关兄弟,你怎么在这儿?”张明通一看见关羽就吓得浑身哆嗦,连话都说不利索。

“张大人,别来无恙!”关羽一句话中气十足,叫得张明通直冒冷汗。张明通可是知道,那是在刘府这么多守城军都拿他没办法。如果今天关羽插手这事儿,那他可就吃不完兜着走。

“关兄、、、兄弟,咱们到府内慢慢谈,慢慢谈!”说着又站起来,想把关羽引开衙堂。“慢,张大人,你刚刚说要证据,只要有了证明这些女子都是刘世景所害的证据,你就抓他吗?”

关羽毫不客气,直进主题。张明通见用这个方法实在摆脱不了,只能又坐回椅子上,“关兄弟,我知道你跟刘府之间可能有些误会,刘世景其实是这盐城的大好人呐。

你不要听信这些无知刁民,关兄弟你、、、”“你只需回答是与不是!”关羽不想听他费话,用命令的口气对张明通说。“关兄弟,这个自然是,只是你与刘府之间可能真的有些误会,

请你千万别相信她们这些无耻刁民、、、”张明通心里感到奇怪,这些女子不是前些日子就打算送到妓院去的嘛,怎么会全部都在这儿啊?“张大人,即然你说是,那么我可就要找证据喽!”

张明通紧张得不得了,如果让这撕找到证据,那不紧紧刘府完蛋,他也跟着完蛋。“关兄弟,你听我说、、、”张明通生怕关羽做出什么来,忙着跟关羽解释,可是一切都已经太晚。

“文大哥何在?”关羽向后面喊了一声。“文某大此!”那文武赶紧从人群中站出来,手里拿着一大堆的名册、账簿。走到关羽身侧“张大人,这位是我多年的好兄弟,他可以作证,

刚刚这些女子所说的一切都句句属实,文大哥在刘府做教头已经有三月有余,刘府所有的勾当他都一清二楚。张大人,是否让他来讲讲刘府的所作所为?”这文武张明通可是认识,

有几次文武跟着一起送人到妓院,张明通都亲自见过的。要是文武来作证,那就是百口莫辨了。急得张明通满头大汗。文武出不等张明通开口,就说起了从他进刘府以来刘世景所作的恶行。

“三月以前,文某来到刘府,在府内做教头,受刘世景之托,教他府内的仆人家丁功夫。但我渐渐发现,刘世景的许多生意都是靠强买强卖。而且在两月前,文某发现刘世景府内的后院儿有一间地下牢房,

里面关了很多容貌较好的女子,后来跟下人打听才知道,这些女子是被刘世景强抢而来的,准备卖到妓院。文某实在不忍让这些年纪轻轻的女子遭此毒手,本想将其放走,但由于刘世景对文某恩惠有加,

文某终没将人放走。此后的两个有月,刘世景都要抓一些年轻的女子回来,将容貌出众的女子凌辱过后,将其卖到妓院。有两次还让文某亲自送人到妓院,终于文某忍受不了这种谋财害人的勾当,

脱离了刘府,并将刘世景即将卖到妓院的一百多女子全部救出,现在,堂中这些女子就是文某所救。”文武不给张明通打断的机会,一口气全部说完,并指出这些女子是他救出来的。

张明通听说些女子是他放出来的,还有他已经脱离了刘府,不禁对他恨得牙根直痒,真想就这样把文武拉出去砍了。“当然,刘世景的勾当还有官府的人参与,还请张大人明察!”

本来还想一把掐死文武的张明通听到这话,不禁心虚的紧张不已。“对,我们就是被文大哥救出来的!”众女子纷纷证明。“张大人,现在证据在此,可否将刘世景传入堂中,当面对至!”

“关兄弟,这个、、、,这人我也不认识,你们的一面之词如何让本官信服!”张明通知道事情的严重。看刚刚文武手里拿的那一大堆名册,他已经知道这一次刘世景和他是难逃一劫。

没有关羽还好,关羽在这儿,谁都拿他没办法。“张大人,你本来早就应该把刘世景传入堂中,以便当面对至是否确有其事,如今你口口声声说我们是一面之词,你不把刘世景请来,

如何知道我们说的是真是假。莫非张大人知道我们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只是不愿意让刘世景到此,莫非你和刘世景是串通一气,所以才这般的为他辩解!”关羽见张明通还是不肯传刘世景上堂,

只能以言相激,逼他把刘世景抓来。张明通被关羽说到痛处,心里极为不痛快,一下子怒从中来“哼,本官在盐城为官多年,为民请命,为百姓之父母官,何曾与这些欺压百姓、

为非做歹的奸人一气,关兄弟,你不要妄自菲薄!”关羽见张明通发怒,不由心里高兴,这样一来,就有了机会了。“那就请张大人把这欺压百姓为非做歹的刘世景传入堂中,

以便还这些女子一个公道。”“这、、、,关兄弟,有话咱可以好好说嘛,何必搞得这么僵呢!”张明通努力挤出一幅笑脸,让本来就小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张大人,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你是官,我是民,官为民请命是你刚刚说的,也是理所应当,如今你百般阻扰,还敢称自己为父母官吗?”关羽的话句句刁钻,句句戳中要害。

张明通直被关羽说的再也没了话说。原本嘻笑的面容,一下子变了脸色。“这、、、!”“张大人,你还是把刘世景刘员外请来吧!”关羽见张明通没了说词,赶紧乘胜追击。

张明通说不过关羽,又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让他没了面子,但又拿关羽没办法。人家关羽说的可是句句在理。所以,只好把气全往刘世景身上撒。如果不是刘世景事情泄露,

怎么会发展到现在这种不可收拾的场面。越想越气,一怒之下,什么都不顾了,“来人,把刘世景给我抓来!”那些衙差自然也知道如果把刘世景请来,那张明通可就完了,如果张明通完了,

那他们也就没什么好活儿了。“大人,刘员外最近身体不好,行动不便,恐怕请不来!”一个衙差大着胆子回道。张明通正在气头上,哪听得下这些。哼,行动不便,他还希望刘世景死了呢。

至少死了不会连累他啊。“你们就是给我抬,也要把他给我抬到这儿来!”没想到胖胖的张明通发起火来那也是不得了的,这一句话直吼得那衙差的耳朵嗡嗡直响。“是!”

几个衙差迅速离开,朝刘府奔去。刘府,现在正在惶惶不安中,家丁奴仆现在全部都知道,昨晚刘府的库房被抢,虽然听说没什么损失,但是在刘府出现这样的情况,说明刘府的大难要来了,

那些家丁奴仆都忙着收拾行装,准备各走各路。刘府内乱作一团。“走走走、、、。”“快走,快走、、、”都是一些崔促的声音。刘阳河苦着脸站在刘世景床前,“刘阳河,你记得你跟着我多少年了吗?”

刘阳河莫名奇妙,怎么这关键的时候刘员外还说这些,但现在刘府在他手上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刘世景不但没怪他,还这么和蔼的和他说话,他心里多少有些感动。出就老实巴交的实话实说

“员外,自从你把我从强盗手中抢回来,我就一直跟在你身边,到如今,已有二十余载了。”“这二十年来我待你如何?”刘世景突然变得很随和,好像这几天他被打了趟在床上,就连性格都变了。

“员外,待我恩重如山!”刘阳河很不习惯这种改变,不过心里还是很感动,并没觉得有什么异常。“嗯,”刘世景从怀里拿出一封信,递给刘阳河,“你把这封信交给张明通,记住,

一定要在衙门的大堂上亲自交给他,他看了之后,就知道该如何救我们!记住,一定要亲手交给他!”刘阳河接过信,揣在怀里,拍着胸口保证“我一定亲自去,请员处放心!”“嗯,你去吧!”

刘世景挥挥手让刘阳河下去。刘阳河揣着信就直奔衙门而去。刘世景府内渐渐冷清下来,只有几个无家可归的奴仆还留在府内。其他的都已经走了个精光。刘世景待刘阳河远去后,

这才从床上坐起,看着刘阳河去的方向,不禁哈哈哈的笑出声来。岂料,笑声震得他胸口剧烈的疼,刘世景双手按住胸口,咬牙切齿的连眼睛都红了。

夜孤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