咆哮江湖

第65章 愁

每一个故事,多多少少都充满着传奇。有一个女人,都不会太简单,特别是她,一个充满着疾苦于一身的苦命之人。

传奇之所以被称之为传奇,就是因为经历过了与别人不一样的海浪汹涌澎湃。她出生的时候,母亲就难产死了,为此父亲天天痛打她,责怪她害死了自己的老婆。七岁那年,她离家出走,开始游荡江湖。

江湖并不容易闯荡,刚刚出来的时候,在一家叫周记当铺里打杂,十四岁的时候,被周记老板卖去**。到**后,因为她假意丑容而帮忙打理各个名花头牌的起居生活。也是在这期间,她知道了**的各种凄惨悲凉的故事。并且立誓要给她们指出一条光明之路。

一天院子里来了一群人,他们自称是老板娘的收债人,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刀,老板娘一看就知道祸躲不过去了,马上就安排起后事来。她一边叫人去纠缠住那群恶人,一边偷偷地对还是十八岁的她说:“一直以来,妈妈都没有强迫你干你不喜欢做的事,你的美貌数一数二的绝色无双,我还是知道的。今天大难临头,这后边的傻姑娘就交给你了,你快带她们离开这里。阿芷,快带她们走。”

结果可想而知,老板娘被人用大火焚死,而这名震一时的窑子院也成为了一宗迷案。

她带着一群哭啼啼的姐妹们来到了西北沙漠深处居住了下来。在这里她认识了一个男子,他风度翩翩,英俊潇洒。他很喜欢穿紫色的衣服,当地人都喜欢叫他紫官,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自从紫官认识她之后,每天都会按时按点地来到一处地方等她,这里是沙漠唯一的水源。每天她都会来到这里打水,而紫官总是帮她抬水。时间一长,他们俩的关系就发展成了夫妻关系。

长辈们的见底总是很准的。他们在成婚之前,姐妹们就跟她说,紫官是一个不靠谱之人,一定要谨慎思考后再做决定。结果终于灵验了,刚刚新婚不到一年,紫官就不告而别,消失得无影无踪。

自此之后,她就变得像一块石头一样,冷冰冰地不爱说话,每天都从早到晚忙活着姐妹们的生活。不久之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个性上更变得越来越冷漠了起来。好不容易把两个女儿生下来,却发生了一件令人感觉到匪夷所思的事情。小女儿刚刚不到一岁就会说话,而且看事情很准,好像知道事情的结果发展是什么。比如说,在这里有一空置的卖场,小女儿对她说要做生意最火了。一开始她不相信,而是其他姐妹相信,结果一去做生意,就真的满载而归了。

不久之后,在小女儿的指挥之下,她们就成为了这片沙漠之王。最后在小女儿的提议之下,她就创建了卷啼教,而她就是教主芷夫人,小女儿就是卷啼教圣女紫孜子。

如果一切都是注定好的,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命中注定的。

天灰蒙蒙,地黄灿灿。

寒风刺骨,孤雁无影。

一支卷啼教红绸女子军穿过荒凉沙漠,向西北沙漠深处驶去。龙韬和明吾我被人蒙着眼睛坐在马车上。不知道过了多久,来到一处,突然感觉到温暖如春。接着他们就被人押到一间满是红绸的山洞里,去掉蒙布之后,龙韬和明吾我便看到旁边两侧都坐满了女人,而坐在高堂之上的是紫孜子和一位上了年纪的华丽妇人。整个山洞里,就只有他们两人是在大厅中间站着,眼前都是杀气沉沉的女人眼睛直直瞪着,很是尴尬不自在。

“你们俩可知罪,不知道冒犯卷啼教圣女是死罪吗?”靠近高堂处左侧坐着一位身穿白色丝绸华丽衣服的老妇人开口问道。

“卷啼教教规我们确实不知道。”明吾我开口答道。龙韬和明吾我的手都被红绸带捆绑着,动弹不得。

“放肆?行刺圣女就是死罪,休得多言。”坐在靠近高堂右侧的紫霞子开口大骂说道。接着她就把那天去乌都镇渔屋迎接紫孜子的事情经过都仔细说了一遍。众人听后,更加气愤了,都纷纷叫喝着要把眼前这两个心口不一的男人砍杀掉。

“你们圣女是谁?”龙韬用低沉的声音开口问道。

“笑话,当然是坐在高堂之上的年轻女子。”紫霞子站起了身子,然后开口说道。

“哦,那我请问贵教圣女,可认识我们是谁?”龙韬对着坐在华丽高堂的紫孜子说道。

“我不认识他们。”紫孜子开口说道。

“不认识我们?那为何你会在我的渔屋家里?”龙韬反问道。

众人听后,便感觉其中有蹊跷,都在底下议论纷纷了起来。

“大家勿喧,就算我们卷啼教误会包围了渔屋,但是你们行刺圣女证据确凿,休想狡辩。”紫霞子来到大厅中间,对着龙韬开口说道。

“如果说,我是紫孜子的师父呢?”龙韬一边与紫霞子眼睛冷冷对视,火拼毅力,杀气郁浓,一边对着她开口说道。

“这更加是天下的笑话了,虽说我卷啼教不在江湖做买卖已有多年,但是也是富甲一方,威名远扬。你何德何能,我教圣女为何拜你为师?”紫霞子转过脸去,看了看自己妹妹的脸,然后开口厉声说道。

“好了,事情经过我已经明白了,来人把这俩人押下去,明日除尘日用他们的人头祭奠天地诸神。”突然,坐在高堂的华丽妇人开口说道。

“是,教主。”下人把龙韬和明吾我押下去了。而坐在高堂的华丽妇人就是卷啼教教主芷夫人。

夜色如伊泽,寂静凄清,时不时地向大地洒下昏暗的衣纱,让人好像在烟雾弥漫的大海之上,寻找不到半点光辉。一阵狂风,呼呼而来,涛声依旧宣泄着吵闹,迷雾散去,一座不夜通明如昼之城出现在眼前。

野帝城,霸州禁宫的舒华殿里,两个窃窃私语,与外面的热闹完全不同。

一张豪华的大床上,熊天杀和柳忆汝正相拥在一起。这几天,熊天杀天天宅在舒华殿里,不理会派中之事务。

“你现在已经不是湘阳城城主了。”熊天杀摸了摸柳忆汝的秀发,然后开口说道。

“那我现在是个什么?”柳忆汝用甜美的声音问道。

“你现在吗?你就是你啊?”熊天杀看了看她白皙稚嫩的美脸,然后开口说道。

“我的湘阳城,可是我的宝贝,岂能说不干就不干?”柳忆汝假装可怜,柔声说道。

“你现在已经晚了,我已经交代下去,让朝廷推荐四朵金花做湘阳城城主。”熊天杀起身穿着衣服,厉声说道。

“什么?你让你的四位侍女做我湘阳城城主。”柳忆汝对她们可是咬牙切齿,吃惊地说道。

“没有错,这是你来这里的代价。”熊天杀穿好衣服后,转过脸去亲了亲她的脸,然后轻声说道:“放心,只要你对我是真心的,我会给你至高无上的权力。”

说着熊天杀就走到门口处,一开门就对着两侧的下人说道:“你们要好好服侍夫人,从现在开始,里面的女人就是柳夫人了。”

这时柳忆汝已经起身,一听到门外熊天杀的话,就心花怒放了起来。

熊天杀离开舒华殿之后,便疾步来到了霸王宫。一入殿,就看到云来雷和吕良满脸愁容着,熊天杀开口问道。

“这几天可有什么旗骑派消息?”语调急切又有点严厉。

“首总,你终于来了。天下第一快醉中仙已经飞鸽传书回来,已经发现龙韬本人之下落。”云来雷对着熊天杀说道。

“龙韬下落?那岂不是更好,擒贼先擒王,你们立即出兵剿灭。”熊天杀听后,高兴地说道。

“龙韬在西北沙漠深处。”吕良阴沉沉地说道。

“西北沙漠深处?那就是卷啼教地盘。”熊天杀在脑海里勾划着地图,然后说道。

“对,没有错,哪里正是卷啼教势力。”云来雷说着,眉头皱了皱。

“龙韬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去卷啼教?难道是与卷啼教联盟?”熊天杀一边细细想着,一边开口说道。

“根据醉中仙的书信所说,龙韬是被卷啼教捆绑蒙眼的。我看不像联盟。”云来雷急切地说道。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卷啼教一向不按常理逻辑行事。可能龙韬此次前去,就是另有它事,而蒙眼捆绑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吕良说出了自己的忧虑。

“你怎么知道……”云来雷马上插话道。

“好了,两位都统别吵了。我看各种情况都有发生。云来雷听命,你带领五千精英武士前往西北沙漠深处,而吕良,你带领二千军队作为后防支援,保护好粮草。此次行动云来雷作为前锋将军,吕良作为监军,辅佐云来雷。一定要把龙韬置于死地。”熊天杀命令道。

“属下得令。”

刚刚说完,两人就急匆匆地走了。

西北沙漠,卷啼教。

在过几个时辰,处尘日活动马上就要开始了。

一间冰冷的潮洞里,龙韬和明吾我正在受罪着。明吾我一脸茫然地看着龙韬,只见龙韬闭目养神,很是轻松自在。

“莫急,明总使,我们先休息一会儿,等下再说这如何解脱一事。”龙韬轻声说道。

“少主,我们明明可以走的,为何留在这里。我们都几天没有吃饭了,怎么不着急啊!”明吾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然后开口说道。

“相信我,一定会有好事发生。”龙韬眼睛一开,亮晶晶地直瞪远方。

竹斋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